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意外事故 16(非ABO的男男生子)

注意事项:

1.这是一篇大纲文

2.原著背景,第八赛季老叶退役开始

3.非ABO社会

4.未婚生子

5.慢热慢热慢热

6.私设如山

7.待补充

8.见详细说明


时间线的关系,第九赛季他俩能有的交集真的太少了。

一个在S市,一个在H市,一个打常规赛,一个打挑战赛,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_(´ཀ`」 ∠)_

虽然想发动时间大法,但是春节刚暴露老叶家世,也不太好直接跳到第十赛季,所以就写了点儿线下赛的部分。

然后吕少这个伏笔其实在前面就已经有了,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表弟的设定也是在设定周父周母的时候就决定好了的。

以及,再重申一遍,这篇文真的慢热,异地恋本来就不容易,更何况小周这是异地暗恋,异地追人,中间还有不少障碍的,真的快不起来。

以上。

依然是定时发布


16

 

其实叶秋觉得叶凛有些太乖了,乖得有些不太像他们家的孩子。因为他和他哥从小就皮,作为军区大院里长大的孩子王,那些能惹的不能惹的祸,他俩都惹了个遍不说,有的还要变着花样地惹上三次四次,屡教不改,家旁边的操场上经常能看到他俩被罚跑圈的身影,基本风雨无阻。

但是叶凛就几乎没有调皮捣蛋过。虽然他在家的时候少,也就每年过年的几天,战队夏休期的十天半个月,可听苏沐橙的意思,他在嘉世也好,还是后来在网吧也好,叶凛从来都没让叶修不省心过,这让叶秋觉得不可思议。因此偶尔,只是非常偶尔的,他会想叶凛这个性子可能是遗传自他那个真正的父亲,但很快他又会纠正自己,凛凛这么好的孩子,怎么会有哪怕一丁点儿的地方像他那个不负责任的混蛋父亲的?凛凛全身都是他们叶家人的优点,大气,沉稳,有范儿,还是个帅小伙儿!

叶秋狠狠地关掉周泽楷的采访视频,然后打电话通知秘书,集团下的任何产品,一律不准找周泽楷做代言。秘书大过年的还是深更半夜里,突然接到老总这么一通没头没尾的电话,人都有点儿懵,放下叶秋这通电话又赶紧打电话去确认,是不是现在的哪项产品代言出了问题,连带着折腾了好几个相关高层大半夜的不能踏实睡觉。

其实叶秋也好苏沐橙也好,都是典型的自家孩子,有毛病也是小毛病,小毛病等于没毛病的心态。其实叶修也有点儿,但本质上他兼并了严父慈母两个形象于一身,所以还算是理性客观,叶凛不好的习惯他一向都是发现了就纠正,加上他可能在处理这方面真的很有天赋,用的方法得当,凛凛也听话,所以在其他人来看,凛凛就是一个乖巧听话惹人怜爱的好孩子。

但也不是真的一点儿事儿都没发生过。比较严重的一次大概是在第五赛季,常规赛最后一场,嘉世客场打轮回——这件事现在想起来,叶修会觉得有些奇妙——因为叶凛离不开他,所以客场比赛的时候,叶修一向都是带着叶凛一起去,然后在上场比赛的时候托付队里的后勤帮忙照看——这位帮忙照看叶凛的后勤也是叶家安排进来的,不然斗神有个儿子的事儿可能先斗神本人一步的被媒体曝光,另外这个时候虽然队内变动大,陶轩也对叶修渐生不满,但是瞒住叶凛的身份对陶轩来说非常重要,毕竟事关嘉世和斗神的形象,所以他对嘉世上下都下了非常严格的封口令,暗中又有叶家防范,所以叶凛的事儿最终知道的人不多。

这个时候叶凛已经一岁多快两岁了,会走路而且走得还挺稳的,又好动,因此赛前叶修跟队员强调战术的时候,小家伙不知道怎么的就自己溜达出了休息室,等叶修发现的时候,孩子都走没影了。这可把叶修吓坏了,几乎发动了全队的人去找,然后眼瞅着比赛就要开始了,叶凛才慢吞吞的从休息室旁边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钻出来,一头扑到刚找了一大圈回来,追问其他人有没有找到孩子的叶修怀里,还笑嘻嘻的十分开心的样子,他以为刚才他们都出来找他,是在和他玩呢,根本不知道叶修当时都要急疯了。

然后不等叶修说什么,工作人员就来通知上场,叶修只能把叶凛交到同样找孩子都要找疯了的后勤手里,然后匆匆带着队员们走了。等比赛完回来,叶修发现儿子缩在沙发里一动不动,后勤说从叶修上场后他就一直这个样子,连喜欢的酸奶也不喝,怎么哄都不理人,然后叶修走过去,叶凛看到他,小家伙就突然哭了。

后来叶修自己估摸着,可能是他走之前没跟小家伙笑一笑,脸上还是着急生气的表情,所以小家伙害怕了,以为爸爸走了不要他了,就吓傻了,不哭不笑也不动,直到看到叶修又回来了,才吭吭哧哧地哭出声。叶修当时心疼坏了,一把把儿子搂过来,小家伙这才趴在他怀里呜呜地哭,一边哭一边喊爸爸,小手揪着叶修的衣服,一直到他们回到酒店都没放开。

从那之后,叶修每次需要暂时离开叶凛的时候,都会笑着跟儿子说爸爸离开一会儿,很快回来,叶凛会乖乖点头,等他会说话之后还会加上一句,我不乱跑,我等爸爸回来,奶声奶气的,听得人心都能化了。

所以这其实是一个叶修教导孩子,同时也在纠正自己的过程。当然也有一些叶修完全搞不定的状况,比如有段时间叶凛不好好吃饭,只吃零食,叶修把他零食都没收了,他就可怜巴巴地跟苏沐橙要,叶修不让苏沐橙给他,他又回来可怜巴巴地跟叶修磨,还会跟叶修讨价还价呢,什么吃一口饭,再吃一口零食,他那会儿最爱吃的就是叶秋从国外带回来的巧克力,叶修都没法想一口米饭一口巧克力是个什么味道,然后小家伙还真这么吃了,弄得叶修没脾气,只能打电话跟叶妈妈求助,叶妈妈说你和阿秋小时候也这样过,叶修赶紧问他妈是怎么对付他们的,叶妈妈说没收零食,然后饿了他们哥俩三顿,第二天就好了。叶修斟酌着问那我先饿他两顿试试?叶妈妈在电话那头怒吼,你敢!

后来叶修和周泽楷在一起之后,有一次他说起这段,周泽楷特别惊讶的表示,一口米饭一口巧克力的吃法他小时候也吃过,叶修显然不信啊,周泽楷就让他去问周爷爷,周爷爷还拿了照片为证,三岁的小周泽楷一手抓着巧克力,巧克力都化了一部分黏在手上,一手抓着小勺子往嘴里塞米饭,就和叶修印象里,叶凛那会儿的动作神态,是要多像有多像。不过这是后话,现在这会儿,叶修最多也就是跟周泽楷还有周爷爷说说叶凛是什么时候会说话的,什么时候去的幼儿园,喜欢吃什么,爱玩什么而已。

这是周爷爷以个人的名义,单独请叶修父子吃饭。周妈妈周爸爸以及周四叔都不在,只有半边脸颊紫青紫青的周泽楷作陪。叶修进包间后就塞给周泽楷一盒药膏,然后指了指他的脸,说涂上好得快,周泽楷倒不至于为这个就受宠若惊,但开心还是很明显的,然后他一低头,看到叶凛正盯着他的脸看得目不转睛,顿时就有点儿窘迫。

叶修跟周泽楷说,凛凛想问你疼不疼。周泽楷这下是真的受宠若惊了,小家伙这是在关心他?虽然周泽楷没敢期待过,但是突然听到叶修这么说,心里就特别高兴。他蹲在叶凛面前,很认真地告诉小家伙,说话会疼,笑也会疼,叶凛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也很认真地跟周泽楷说,那你别说话,也别笑。周爷爷忍俊不禁,叶修却觉得儿子可能是在调皮。

这顿饭吃得挺宾主尽欢。周爷爷绝口不提什么认祖归宗,全程都是以普通长辈的立场关心叶修,反倒对叶凛不是那么关注。而且周爷爷显然对荣耀有一定的了解,更是对自己孙子的比赛如数家珍,和叶修聊得愉快,还特别问了问兴欣之后的线下赛。周爷爷开玩笑说,自家孙子的战队没什么好赞助的,要是兴欣能进联赛,他要叶修一定让兴欣的老板给周氏一个赞助的机会,然后又故作担心的问,该不会赞助已经都被叶总给包了吧?叶修也笑着学周爷爷的口吻说,可能叶秋也觉得,自家哥哥所在的战队没什么好赞助的。但其实,叶秋早就探过叶修的口风,只是叶修觉得,如果叶秋因为他给了兴欣大笔赞助,陈果肯定会很纠结,老板娘现在偶尔动用一下魏琛那笔钱都会很不踏实,叶修不想她为难,也不想弄的太复杂,挡不住叶秋的赞助的话——肯定挡不住——具体操作就让叶秋自己去想个周全的办法。

饭后叶修和儿子是坐着自己家的车回去的,开车的还是他爹的警卫员——穿的便装,弄得叶修上车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早上他说中午要和周爷爷吃饭的时候,他爹啥反应都没有,跟没听见似的,只有叶爷爷问他族里的聚会是不是今晚,问叶修去不去,然后叶妈妈又说起了别的,就好像周家在叶家这里不值一提。可现在,老头子派了自己的警卫员来接叶修回家,这可是叶妈妈都没享受过的待遇。

晚上叶修带着儿子去参加族里的聚会。今年来的人比去年的还要少,但是有一位年轻的男士怀了孕,因此气氛还挺热闹。当年给叶修主导的医生还特别叮嘱了对方好些注意事项,又拉叶修过去,要叶修给他传授经验。叶修尬的不行,对方也很不好意思,再怎么说都是大老爷们的,在没有特殊嗜好的情况下,孕期经验这类话还真让人难以启齿。这时叶凛端着盘草莓凑到叶修边上,自己咬一个,往叶修嘴里塞一个。叶修问那人要不要吃,那人说很想吃,但是家里不让他吃,说冬天的草莓都是激素催的,他现在怀孕了,吃了不好。叶修讪笑,因为他那会儿啥都吃,馋的要命,也没考虑过啥激素不激素的问题,想吃就下楼去买,反正是等不及叶秋往他那儿送的。然后以饮食为话题,对方打开了话匣子。叶修知道了他是个操盘手,业绩非常好的那种,但是因为怀孕,他的爱人要他辞职,还不准他再碰电脑,连手机都被没收了。叶修觉得他说这话时并不全是被爱人关心的幸福感,反而还带着明显的压抑,就直截了当的说自己是个职业玩家,怀这个的时候天天蹲电脑前研究怎么提升战队实力,怎么杀死对手团队的,那人就很惊讶,眼睛看看叶凛,又看叶修,结果叶凛先开了口,说,爸爸说我很乖,然后握起小拳头给那人看,说,我从这么大的时候就很乖。对方其实有点儿没听懂,叶修不好意思的解释,他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就很乖。小家伙用力点头,然后扑上去亲了他爹一脸的草莓味儿的口水。

叶修只得去洗脸。因为包厢的卫生间正好被占用,叶修带着叶凛去外面的洗手间洗脸。结果回来的时候在走廊上遇到了一大群人,走在最前头的都是熟面孔,周家的一大家子,然后还有一个吕少。就是楼冠宁酒会上不请自来找茬挑事儿最后差点儿被楼冠宁和他发小联手逐出会馆的那个吕少。

不管对面都是什么表情吧,叶修自己是神色如常的打了声招呼,说来吃饭啊,然后拉着儿子靠墙边站站,意思是各位先请。周爷爷笑着说小修要是有空就过来,周泽楷在周爷爷耳边说了句什么,然后周爷爷带着其他人走了,周泽楷留了下来。

叶修说小周你去吃饭吧,我也要回去了,不软不硬的等于拒绝了周爷爷刚才提的去周家那边坐一坐的邀请。周泽楷却摘了口罩,露出脸上的紫青,小声说药好用,不疼了,谢谢前辈。叶修心说可能家里的特效药就是这么立竿见影,然后说那行,你坚持擦,我先走了。叶凛立即迫不及待一样的拉着叶修就跑,倒没忘记懂礼貌的喊了声周叔叔再见,只是连头也没回,显然是敷衍了事。

周泽楷苦笑着回到自家那边,一进门,就听吕少在那儿跟周爷爷说叶家的八卦,这倒不奇怪,他和宋家的女儿结了婚,当然向着宋家,但是说着说着,连叶修和叶凛也给编排上了,还说的特别引人往不好的方面遐想,顿时别说周泽楷了,连周爸爸周妈妈和周四叔的表情都不太好看。

其实吕少是带了私怨的。酒会那天打脸不成反被叶修和唐家大小姐联手来了个二段击,然后还差点儿被逐出会馆,这口气吕少可咽不下。虽然他去挑事儿前没想到里面竟然还藏着个叶家大少,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怕,因为都说这人在叶家毫无地位,连他外公的集团公司都没继承到一星半点,都归了他的孪生弟弟,可见这人没什么能力,典型的不学无术,也就只能玩玩游戏,当个什么职业选手。

吕少非常讨厌职业选手。不然他干嘛非要去挑事儿,又不是和楼冠宁有深仇大恨的。和他有深仇大恨的其实是周泽楷,这个从小到大,一直是周围人嘴里的,别人家的孩子。

长得好看,各项成绩优异,又是周爷爷最宠爱的孙子,周泽楷打小就是周家众星拱月一样的存在。吕少自认哪点都不比周泽楷差,但除了他的父母,根本没人正确的认识到他才是真正的优秀。后来周泽楷去打电竞,他还暗爽了好一阵子,觉得这下大家都知道周泽楷其实是个不学无术的绣花枕头了,结果周泽楷当队长,接代言,拿冠军,虽然吕少个人对周泽楷的成绩嗤之以鼻,但是周围人还是觉得他果然优秀,干什么都优秀。吕少真是要气死了。但他还不能表现出来,就更气。

但现在,他成了宋家的女婿,他觉得自己很有发言权了,所以当着周爷爷的面,他劝周泽楷收收心,别玩了,也别和叶家大少那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走太近,趁着年轻进公司好好学学,不要怕吃苦,balabala……连带着还把在场的其他同辈人都教育了一顿。

周四叔笑着把他叫到了一边儿,直截了当的问他最近几桩生意上的问题,本来这事儿周爷爷是打算明天去办公室关起门来说的,好给这位宋家的乘龙快婿在他的一众堂表兄弟姐妹面前留点儿面子。很快吕少就小脸煞白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坐在周泽楷旁边的表弟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然后很解气的告诉周泽楷,这货弄砸了好几个本该拿到手的生意,损失的钱得是周泽楷好几年的薪水加代言费,再翻个十倍的样子。然后表弟问周泽楷,叶神组战队打挑战赛的事儿你知道多少啊,无论知道多少,给我们说说呗。

然后哗啦一下子,好几个脑袋凑过来,统统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就这几个,都是荣耀迷,还清一色的都是斗神粉,大忠粉,嘉世泼脏水都没能动摇信念的大忠粉。周泽楷很想说就刚走廊遇到那人就是你们偶像,但他怕他这一说,这几位马上就能窜出去找前辈要签名,就只说了些能说的,比如前辈退役是有隐情的,嘉世不地道之类的,再就评价了一下兴欣的实力,分析分析之后的线下赛。表弟表示他已经买了线下赛的票,打算一场不拉的追兴欣的比赛,还畅想能和偶像偶遇。

值得一说的是,这位表弟,就是当年给周泽楷喝了加料酒的那位表弟,也是他帮周泽楷查到的睡在那间房里的人是叶秋。不过他一直以为周泽楷是因为遇到了一个住在同一层的可能是“嘉世的叶秋”的人,但不能确定,所以才让他帮忙来查住户叫什么名字,结果叫叶秋,嘉世的叶秋。表弟当时觉得表哥运气真好,竟然见到了从不露面的叶神,他还特意问过周泽楷叶神长什么样子,表哥告诉他很好看,表弟十分信服。而且能被周泽楷夸长得好看的人,那得是多好看啊!从此以后,表弟对网上黑叶修长得矮挫胖又黑的都嗤之以鼻,心里叶神的形象比周泽楷还要光辉上好几个层次。

周泽楷一直在B市呆到初六,才飞回S市直接归队报到。不过他一直没机会约叶修出来,电话倒是能打得通,但是叶修总说他没时间。这倒不是骗他,因为叶修虽然人在B市,但是心系荣耀,主要是罗辑那边时不时的会根据他提供的材料数据提些问题,叶修有时候还得QQ叫上魏琛来一起讨论。

就这样,2月1日,职业圈第一把75级银装出现在比赛场上的时候,千机伞也终于提升到了60级(《全职高手》第九百四十一章)。说到这职业圈的第一把银武,还是一枪穿云的左手左轮,碎霜。虽然和轮回的比赛得是下个赛季,但是时时收集对手银装的数据,以及观看分析对手的比赛也是战队必做的功课之一。兴欣现在除了叶修,也就魏琛和伍晨能干这活儿,所以叶修还无法丢开手,只能一边吃着儿子送来的夜宵,一边拖着进度条分析轮回的比赛。小家伙爬到叶修的椅子后面,给他爹按肩敲背。等叶修保存好文档关电脑的时候,叶凛已经趴在他的背上睡着了。叶修也不叫醒他,直接背着儿子上楼睡觉。

其实叶修一直有考虑和叶凛分床睡。小家伙今年就要六岁了,他和叶秋像叶凛这么大的时候,早就自己睡了。因为他在家住的时间短,家里也没给叶凛单独准备儿童房,但他的卧室里其实是有叶凛的小床的,只是叶凛不肯睡。说起来,叶凛只在周岁以前,睡过陶轩给他准备的婴儿床。之后就一直都和他睡在一张床上,婴儿床变成了置物柜,现在估计已经被陶轩给扔了吧。

但你不能说叶凛不够独立,离不开爸爸。因为叶修因为工作熬夜不能睡觉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睡的,从不哭闹,都不用叶修去哄。他只是不接受能和爸爸一起睡觉的时候,非要分成两张床,让他不能趴在爸爸怀里。叶凛非常不喜欢这样,实力拒绝。而叶修其实非常惯儿子,也就顺着他了。结果直接导致后来周泽楷除了要跟儿子争宠之外,还要争床。

不过他现在连门都进不去,离床还远着呢。江波涛觉得他快总结出规律来了,就是每逢大的节假日之后,他家队长总能给他和方明华带回来一个惊喜。比如去年夏休期之后,叶凛变成了他的亲儿子。比如今年过了个春节,叶神变成了叶大少。可他并没有助攻难度又增加了的感觉。江波涛和方明华吐槽,可能这是因为地狱难度和十八层地狱难度的区别只在于一个十八,反正都在地狱里了,类似于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然后2月就在职业选手失误率成爆发式增长中结束了。3月兴欣每天和职业选手组成的十人小队过招。到了4月,兴欣接到通知,定下19号飞B市参加线下赛。叶修和关老师商量好叶凛一个月的在线课程,他肯定要带叶凛去B市,而且小家伙坚决不肯回家住,非要和叶修挤酒店。叶秋嫌联盟安排的酒店条件差,自掏腰包给兴欣另外安排了住处。陈果为了方便联系,签到的时候就把酒店地址和房间号都留给了联盟的接待人员,结果他们刚返回酒店还没安顿好,陶轩和崔立来了,然后冯宪君来了,最重要的是,叶秋也来了。

叶秋是过来给他侄子送东西的,顺便也看看他哥。这还是除陈果唐柔外,兴欣其他人第一次见到叶秋,当时就引发了极为严重的围观热潮。特别是包子,一个劲儿的喊好厉害好厉害好厉害,也不知道他这个厉害到底是指啥。陈果觉得不好意思,赶紧把包子他们赶回了房间,只有魏琛装大尾巴狼似的拉着叶秋讨论投资,陶轩和崔立就是这个时候到的,唐柔给他俩开的门。一进门,他俩就觉得自己可能该去配眼镜了,怎么这眼睛看人都看出重影了呢。

就,双胞胎这种东西,如果用嘴说出来,可能一开始很容易被人当成是写小说,但是眼见为实啊,叶秋就站在叶修身边,一模一样的脸,让陶轩和崔立根本无从分辨。

叶秋其实非常不待见这两人,但是他哥没给他信号,他也不好给他哥强出头,就有点儿不爽。但是他哥两三句话,就把冒用弟弟身份证打比赛的锅盖到了嘉世头上,让陶轩崔立哑口无言,还得反过来帮他哥遮掩,叶秋就保持着淡漠的高冷总裁范儿,暗地里笑破了肚皮。

真的,他哥那张嘴,不怼他怼外的时候特别让人解气。然后冯宪君敲门,又是一番惊吓,叶秋看他哥对这人态度蛮好的,也顺着他哥的话表示自己对荣耀一窍不通,成绩实打实都是他哥的。冯宪君没有当场表态,嘟哝了“句本来是为什么事儿来的?”,随即就带着两个随从走了。叶秋给他哥打了个眼色,然后跟着追了出去。

陶轩明白冯宪君的意思是要看他们的具体操作,顿时心里就七上八下的不安生,他要叶修对外宣称叶秋是网名,叶修笑着点头。陶轩带着崔立离开,崔立这才小声提醒陶轩,叶秋刚才跟着冯宪君出去了,可等他俩出了房门,走廊上已经空无一人,连崔立也无法确定叶秋刚才是不是出来找冯宪君的。

叶秋就是来找冯宪君的。他也不需要多说什么,只需要拿出一张名片,冯宪君就露出诧异又明了的表情。陶轩只在H市扑腾,未必听说过叶秋公司的大名,但是冯宪君可是B市土著,又是联盟主席,他太明白如果能得到叶秋的帮助。联盟又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陶轩这个人,心胸不宽,眼界不广,眼光就更成问题了。要不然他怎么能干出为了点儿广告赞助就把叶修净身出户这么低劣的事儿来?要说B市这个地方,是一块牌匾砸下来,就可能能砸到3个处级干部的。叶秋衣着不俗,气质更是不俗,他就愣是没想到查一下叶秋是何许人也,直接让相熟的记者写了个稿子发在了周一的电子竞技周报上,直指叶秋披马甲搞老东家嘉世,叶秋不要脸,叶秋无耻。

陈果觉得,像陶轩这么厚颜无耻阴险卑鄙的人,简直是她平生之仅见。但是叶修不会站出来澄清——这个时候澄清也没用,叶修就是浑身是嘴,舌灿莲花,粉丝也不会听的。陈果第一时间就发了帖子说明情况,但是不仅没有为叶修正名,反而在有心人的主导下,被断章取义混淆黑白。虽然这其中还是有一些人愿意相信她的,但是这样的人太少了,声音也很微弱。

陈果觉得嘉世一定是请了水军了,带节奏带的溜,几篇一看就是精心策划的所谓知情人爆料直接上了话题榜,而且还有要屠榜的趋势。陈果看着那满屏的对叶修的谩骂,又是心疼又是着急的,差点儿就要哭了。但她不敢哭,怕被叶修看见,让唐柔看见也不好,就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攥着拳头发抖。

魏琛问叶修,你家里不管管啊,叶修说管啥啊,这点儿小事儿。其实魏琛也觉得这不叫事儿,网友不明真相又爱凑热闹,很多时候他们追求的并不是事实的真相,而只想听到他们想听到的真相。一个一个的去澄清,去纠正他们的看法也太麻烦了,兴欣只要打败嘉世,这些人就会安静下来听叶叶修说话,而且魏琛敢打赌,到时候骂嘉世骂的最凶的那些人肯定还是现在骂叶修的这些人,不就是换个马甲的事儿么。

叶秋知道他哥在网上都快被人骂出翔的时候,心里其实是很恼火的。因为是他大意了,他以为搞定了冯宪君就搞定了联盟,但他忘了陶轩实际上不受联盟管辖,他们之间不是上下级的关系。叶秋赶紧找人撤黑料,但意外的是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动手了。而且对方手段也老辣,没上来就急火火的大范围删帖,因为帖子发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个时候突然大批量删除,很容易成为叶修心虚找人删帖的证据。所以帖子还在,但是带节奏的一下子少了很多,只剩下一些精力旺盛的键盘侠在单打独斗“凭爱发电”,热度终于是降了下来。

周泽楷接到表弟的电话,说帖子等热度再降一降就可以删除了,周泽楷说谢谢,表弟说义不容辞,陶轩敢黑我叶神,我找人作了他都是便宜他了,表哥你不知道这家伙有多黑心,叶神啊,荣耀第一人啊!哦,表哥我的意思不是说你不是第一人,我的意思是叶神是第一人,你们都是第一人,那什么,就,表哥你现在年薪是多少?你知道陶轩给叶神的年薪是多少么?我都不忍心说,我忍心说你都不忍心听,哎哟我就没见过这么黑心的奸商,简直是我们商人之耻,拖出去得人人喊打扔他臭鸡蛋烂菜叶……表哥你放心,这些料我现在肯定不能放,等叶神打败嘉世,我也找水军,陶轩找的这几家根本不行,我认识几个哥们,干水军干的公司都快要上市了,我狠狠地爆他一把,我让他黑我叶神,我爆不死他……啊?兴欣网吧?叶神当网管?我叶神退役后竟然是去当网管?!表哥你没骗我?我知道你肯定不会骗我,我马上安排人去网吧采访……表哥咱们英雄所见略同啊,我也相信叶神稳赢,什么孙翔肖时钦,都是我叶神的手下败将!

 

TBC


评论(35)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