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一个入赘周的脑洞

其实就是想写小周委屈巴巴的要老叶用他,然后我码了5千多字的废话……

能码出废话来我也已经尽力了,最近好懒,只想摸鱼_(:з」∠)_

你们 @jy 太太知道我这点儿废话码的有多不容易,中途放弃了多少次,但我不就是不死心,我就想写小周要老叶用他_(:з」∠)_

算是一个执念吧,执念生而不灭,勉强放下,更易入了心魔……【古一八周年了,让我缅怀一下经典对白】

依然是定时发布。

PS:感觉自己文力枯竭,已经不会码字了。


叶修是个哥儿,今年22了,一直没说亲,算是远近闻名的大龄剩哥儿。其实叶修的条件非常好,模样就不用说了,很俊,属于知情的男人见了他要脸红,不知情的小姑娘看到了他会心动的水平,男女通杀,老少皆宜,而最重要的是,他弟弟很有钱,叶家很有钱,有钱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这顺天府里,半数的商铺都姓叶,人送外号叶半城,说的就是叶修的双胞胎弟弟叶秋。

但其实,这份儿家业是兄弟俩一起挣下来的。当年叶老爹意外过世,留下了一个烂摊子给兄弟俩,是叶修毅然决然的带着叶家的商队出关出海的倒腾货物,而叶秋坐镇家里经营商铺,短短几年的功夫,兄弟俩就把叶家的小铺子变成大铺子,大铺子变成一大片铺子,跟滚雪球似的,赚下了这万贯家财。

叶秋其实不太想让他哥嫁人。虽然他哥是个哥儿,但他哥不是普通的哥儿,做生意做得比他还好不说,又能文能武,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年他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叶秋觉得就没什么是他哥不会的,如果哪天他哥要去客串一把接生婆,叶秋觉得可能问题也不大。

所以你看,叶修这么厉害,别说比哥儿,就是比大多数男人,都要优秀的多,让他嫁人,然后一辈子在后院里相夫教子,管理妻妾,别说叶修愿意不愿意,反正叶秋不愿意。他都想好了,他哥不嫁人他就养他哥一辈子,他哥要是哪天想嫁人了,他就拿出一半的家产给他哥当嫁妆,然后风风光光的把他哥嫁出去,让男方家里根本不敢给他哥脸色看,要让他哥在婆家也能横着走。

可上个月,叶秋突然病了,而且病得很蹊跷,治不好,眼看着竟然要不行了。

这个时候,从叶老爹那辈起就没打过交道的族人们上门了,族长带头,来跟叶修商量过继的事儿。

当然是过继给叶秋啦。叶秋还没成亲呢,自然也没儿子了。这要是就这么没了,叶修是哥儿不能继承家产,这偌大的家产要怎么办?肯定是要归了族里啊,到时候怎么分,族长觉得要早点儿来和叶修商量。

但族长并不是好心,他是贪心。前面说了,叶秋把一半的家产给了叶修当嫁妆,虽然是只有叶修出嫁才能带走这些家产,可在族长眼里,这么多的铺子田地都是姓叶的,怎么可以让一个哥儿带到外姓人家里,那简直是大逆不道,他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姓叶的家产改姓了他姓,所以他要叶修答应过继自家10岁的幼子给叶秋当儿子,还要叶修嫁给他那个无赖妻弟——竟是打着独吞叶家家产的主意。

他说得好听啊,什么叶修就是嫁了人,叶秋无嗣,他就等于没有娘家人,婆家就会欺负他,抢他嫁妆,叶修到时候连哭都找不到地方,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还不如嫁给他的妻弟,他肯定向着叶修balabala。还什么叶秋辛苦挣得家产,凭什么分给其他人,还不如过继个他家的幼子,承了那半数家产,也算是帮叶修保全了家产不是?反正是说得天花乱坠,仿佛他真是一片苦心为叶修一样。但叶修每次听完都是谢谢了您内,不为所动,然后端茶送客。

叶修当然知道族长的算盘,但他还真没有什么太好的对策。没办法,千百年来的礼法就是这样的,他就是有通天的本领,这种情况下能做的却是有限,只能期望叶秋能好起来,让族长死心。

可惜,天不遂人愿,叶秋越病越重,大夫要叶修准备后事,族长得到了消息,带着幼子妻弟以及一大家子人找上门来,逼叶修马上下决定,甚至得意之下露出口风,大意是就算叶修现在不同意,只要叶秋咽了气,他一样可以用族长的权利,强行将儿子过继给叶秋,再把叶修配给他的妻弟。而且这些天他一直派人盯着叶家大门,也没见有媒人上门,就算叶修要偷着找个人嫁了,对方没有上门提亲,没有三书六礼,他作为族长,同样可以不承认这门亲事。

族长是算准了叶修没有其他的路可走,只等叶修应下他的要求,好让这万贯的家产入了他的口袋。可谁成想,叶修一副哎哟不好意思,我这几天太忙,都忘了通知您老一声,我招了个赘,这两天就要成亲了。然后他手一指,指着低垂着头,站在来家里回话的大掌柜魏琛身后的年轻男人,说,这就是我那成亲对象,您帮我看看,可还成?

此话一出,别说族长他们吃惊,连叶修身边的苏沐橙、陈果和唐柔都一副这货是不是疯了表情,魏琛更是目瞪口呆,但他马上就反应过来,附和着叶修说,对对对,你快抬头让大家看看,然后乐呵呵的等着看大家更加吃惊的表情。

连叶修都跟着吃了一惊。虽然这人是他指的吧,但是指之前他还真不知道这人长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有多好看呢,大概就是名副其实的举世无双风华绝代了,属于驾着车在顺天府绕一圈,掷果盈车都只是小意思,他可能还要被砸出个脑震荡然后被人绑回家逼着他成亲。

就他这一抬头,整个厅堂都亮了,他再弯着嘴角浅浅一笑,族长那家子人里当即就有人昏倒。叶修忍不住给魏琛了个眼神,意思是这人你从哪儿拐来的,魏琛嘿嘿一笑,用口型比,老夫就知道你忘了。

叶修确实是忘了。这人其实是他两个月前在路边捡的一个叫花子。当时他受了重伤,身上又是血又是泥的,脸更是脏得看不清,叶修也就不知道他捡的这个人长了什么样的相貌。后来他因为有要事在身,就把这人放到了魏琛管着的铺子里,让他帮着治伤,再后来他事儿还没忙完,叶秋却病倒了,叶修分身乏术,也就把他捡过人的事儿给忘了。然后今天,也是巧了,魏琛看他伤好了,人也精神,就想带着他来见一下叶修,至于他是不是知道最近叶修被逼婚,带人来是存了给叶修一个选择余地的心思,那就不知道了。

但现在这人还真成了叶修的成亲对象,还是入赘的,魏琛就有点儿没底。因为入赘那是要被人看不起的,好男儿但凡有一点儿活路,都不会选择入赘。魏琛怕这人当场拒绝,那叶修就下不来台了,事情会变得更糟。可没想到这人不仅没拒绝,还笑了笑,然后又在族长如同刀子一样狠戾的眼神里走到叶修身边站定,用行动表明,我和他是一起的。

叶修诚邀族长一家子两天后来参加婚礼,族长气得都说不出话来,因为这入赘和嫁人不同,没那么多繁文缛节,更不需要三书六礼,只要男方同意了,把人接到家里过日子就行,有的人家连酒席都不摆。可再看那叶修,正一副虚心求教的表情跟族长商量您看我这成亲,是摆三天流水席好呢,还是摆五天呢,哎,族长您别走啊,您真走啊,那您慢走啊,不送。

然后转头盯着那人,说,咱们谈谈?

是得谈谈。因为叶修指了这人说成亲,那么婚礼的时候换了人就不太好解释了,而叶修有理由相信族长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放弃的。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和这人谈拢,毕竟入赘不是什么好名声,他又有这样惊艳世人的容貌,看气质也不同寻常,别说叫花子,说他是龙子凤孙都保不齐有人会信,这也是族长这么快就离开的原因之一。

叶修开门见山的跟他商量,以三年为限,你在我家当入赘儿婿,三年后你可以选择走也可以选择留,留,我让你锦衣玉食的过一辈子,走,我也可以给你一大笔钱财保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但是这三年里,你得听我的,然后问他,你愿不愿意?

旁听的魏琛觉得,只要不是傻的,就叶修开出来的这个条件,基本没人会拒绝。虽然入赘于名声有碍,生了孩子也不能跟自己的姓,但是叶家有钱啊,进了叶家的门就等于躺在了金山银山上。魏琛认为如果叶修早点儿放出消息他要招赘,指不定会有多少男儿要把自己梳洗干净塞进花轿让人抬进叶家呢,可现在,只能白白便宜这小子了,啧啧。

但是那人竟然没有马上答应,还迟疑了好一会儿,然后脸上慢慢浮现出委屈的神色,他看着叶修,抿嘴,又过了半响,才说了句,前辈,你不记得我了……

叶修一愣。魏琛转头跟苏、陈、唐三个妹子说,这还带神展开呢?

然后叶修终于想起来,这人他还真认识。虽然捡他的时候他脸脏得看不清脸导致他一直没认出来,但实际上他们不仅认识,还有一个前后辈的缘分,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他那会儿也不过8岁大,而周泽楷——对,叶修连名字都想起来了,周泽楷那时候只有4岁,还长得圆圆滚滚的像年画上的胖娃娃,十分可爱。叶修当时是跟着一个云游道人学武,正好落脚在周泽楷的府上,周泽楷闹着也要学武,云游道人就让叶修教他几个动作,其实就是哄周小公子玩儿,但小家伙一本正经的要跟叶修拜师,不成之后又缠着叶修乱喊师父师兄,叶修觉得他又乖又听话,比自己弟弟好玩,就逗着他让他喊自己前辈,然后就被小家伙跟在身后奶声奶气地叫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前辈,最后叶修要跟着云游道人走了,周小公子哭得特别伤心,一边掉金豆豆一边追叶修乘坐的马车,好像还喊了什么等我长大了我去娶前辈之类的,当时那云游道人还说呢,现在的小孩儿真早熟,4岁就知道把哥儿了。但后来这事儿就被叶修给忘了,现在他很想写封信问问云游道人,问他还记不记得周泽楷,那时候的小家伙已经长大成人来兑现诺言了,不过不是他来娶,而是自己指了他入赘,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殊途同归。

周泽楷说,我立过志的,这辈子只成亲一次——陈果觉得他的眼神在补充说明——和你(指叶修),叶修说行吧,我知道三年后你不走了,但是你好像是定国公的小公子吧,入赘我家真的没问题么?还有我捡到你的时候你伤重的就剩一口气了,到底是情杀还是仇杀。

提到这个,周泽楷还是露出了一点儿怅然的表情,但是很快就消散了。后来叶修才知道,定国公去世不过五日,周泽楷的大哥,也就是定国公世子“意外”坠马身亡,然后他的三个哥哥为了爵位争得是你死我活,周泽楷本不想争抢,但他不争,他的哥哥们却不信,这么优秀的弟弟,不争爵位怎么可能?有些人就喜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来着,然后三哥四哥联手除二哥的时候,顺手把周泽楷也给带进去了。他虽然有防备,但毕竟落了单,双拳难敌四手,重伤之下一路逃亡,最后支撑不住的昏倒在路边,然后幸运的被前辈捡了回来。

现在还成了前辈的夫婿。周泽楷觉得这还真是祸兮福所倚,比起父亲去世后就乌烟瘴气血流成河的定国公府,能跟前辈一起生活简直是再美好不过的事情。但他还是问叶修,入赘能不能不改姓,叶修觉得无所谓,他又保证以后有了孩子,孩子都姓叶,叶修说这个到时再说,然后叶修带他去见了叶秋,整个叶家都开始为两天后的婚礼做起了准备。

叶修虽然拿摆几天流水席的话来刺激族长,但真到了婚礼那天,仪式安排的却是简洁但不失隆重。毕竟叶秋还病着,太闹腾不合适养病,然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叶修成亲的关系,叶秋这两天病情竟有了好转,周叶拜堂的时候他还观了礼,然后随着两人婚后日子越过越久,他的病也一天好过一天,一个月后竟然不治而愈,搞得叶修拎着周泽楷看了又看,心说难不成这是个人形仙药,进了叶家门,就把叶秋给治好了?

晚上周泽楷含羞带怯的跟叶修讨赏。他想讨啥,叶修很清楚。实际上成亲这么久,他俩还没圆房,小年轻早就忍不住了,偏他因为叶秋生着病,一直没那个心思。周泽楷也顺着他,见他无意,也当作不知道圆房这件事,每天晚上两人都纯盖被子睡觉。洗漱换衣服什么的倒不避着,可这样一来更糟,偶尔看到个胸口大腿的,那觉都没法睡。周泽楷很愁,这入赘的夫婿要听媳妇的话,也要照顾好媳妇,更要尽到为人夫婿的本分,前两条他做到了,还做得前辈很满意,可他一直没能尽本分,就很担心前辈不要他。

叶修也知道不好再拖下去了。可他心里打怵啊。虽然没吃过猪肉但书啥的都看过,知道是怎么回事,也知道哥儿的承受度虽然不如女子但比普通男子要强上许多,好好润滑了就不会受伤。可前提条件是,周泽楷不是天赋异禀。

前面都说过啦,他们洗漱换衣服都不避着,所以叶修新婚之夜就不小心看到了小年轻的骄傲,那可真是够值得骄傲的,勃挺起来估计能称得上是人间凶器,绝对是照着要人命的尺寸长得,吓得叶修赶紧让魏琛从香膏铺子里调了最好的膏脂过来,不管啥时候用,有备无患。

然后这膏脂就被每天亲自收拾床铺的周泽楷给发现了,小年轻捏着小巧精致的瓷瓶脸红的比瓷瓶上的合欢花还娇艳,然后谨慎又仔细的把瓷瓶塞到了自己的枕头下面,只等着能用的这一天到来。

可这日子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等得叶秋病都好了,前辈都夸他是福星了,也没说让他尽夫婿的本分。周泽楷就很慌啊,压着叶修在床上,又是委屈又是可怜的,直问叶修为什么不用他。

叶修没听懂啊,还反问他用你干啥?小年轻羞答答的表示:生孩子。叶修觉得可能今天自己就要交代在床上了,但他还想再挣扎一下,就说这个是不是不着急……小年轻就真急了,眼圈都红了,一副要被叶修抛弃了的样子,说前辈不用我,是要用别人么?是我长得不好看?还是身材不够好?前辈是不要我了么?

叶修赶紧安抚,说我没有不要你,然后周泽楷马上要求,那你用我吧。叶修心说你那里磨小一点儿,细一点儿,我可能就用你了。周泽楷仿佛猜到了叶修的心声,就期期艾艾的问,前辈,是不是怕我技术不好?叶修艰难点头——这又没啥不好承认的,小年轻倒不撒谎,很诚实的表示,我技术不好,没做过,没经验,但是我看书了,研究过了,以后也会努力磨练。他说的铿锵有力,眼神还特别坚定,叶修就多嘴问了一句,跟谁磨练?小年轻羞涩地拉叶修的手,跟前辈……叶修甩手,不练!然后小年轻又急了,要练,现在就练,以后多练,不然前辈嫌弃我,不要我了怎么办!

然后叶修就陪练了。第一次花的时间比较久,第二次也很久。第一次久是因为技术不熟练,光进去就用了一半的时间,第二次久是因为周泽楷年轻力壮持久性还非常感人,感动的叶修哭了半宿,嗓子都哭哑了。

后来周泽楷没事儿就拉着叶修练习,勤恳尽本分,努力造孩子。再后来叶修怀了孕,把手里的生意都丢给了叶秋,带着他的小丈夫去过最后几个月的二人世界去了。

其实叶修一开始只是因为他指了周泽楷入赘,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才打算和他相敬如宾地过一辈子。但这个想法很快就不见了,变成了真的想和周泽楷过下去,所以圆房的时候叶修才那样逗着周泽楷,半推半就,不然以他的性格,会跟完成任务一样的和周泽楷上床,疼死都不会掉一滴眼泪。

而周泽楷,自入赘后身上就没揣过钱袋。他的理由很充分,我是入赘的,媳妇给我买啥我用啥,但他把属于自己的,未入赘之前的财产都交给了叶修打理,理由也很充分,我是入赘的,我的就是媳妇的,钱财交给媳妇管天经地义。

后来他们恩恩爱爱的过了一辈子。


END

评论(18)

热度(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