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一个把收养的弟弟养成了童养夫的脑洞(一发完)

其实原本是想写一个老叶以为养了一只小奶狗,但其实养出来一只小狼狗的脑洞,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而脑洞这种东西,向来不可能按照计划走,因为根本无法预测脑洞会往哪个方向开啊!

然后这个脑洞吧,码的挺乱的,主要是时间线上。因为写的时候我自己也没数。大概的时间段应该是小周6岁被叶修捡到,12岁知道叶修是哥儿,对,我也跟着 @jy 用了这个设定,14岁开始一边做生意一边追叶修,由暗到明花了两年的时间吧,16岁买通王杰希上门给叶修面相,18岁两人成亲。

另外,这个男孩儿勃囿那个囿起啊,从小就有,受思维控制的是从10岁开始吧,然后梦这个那个的遗有从12开始的。

依然是定时发布。

以上。


叶修出门捡柴火却捡回来个小孩儿,看上去约莫五六岁的样子,衣服破破烂烂的,被他背在放柴枝的背篓里给背回了家。

小孩儿是昏迷的,叶修看他瘦,脱了衣服更瘦,身上还全是被打的痕迹,就猜他可能是从哪儿逃出来的,体力不支,昏倒的。

叶修给他擦洗了身体又给他涂了药,然后发现这小孩儿长得真好看。要不是擦身体的时候看到了他的小玩意儿,叶修看他脸都看不出他是男是女,那真是眉目如画,精致的像个瓷娃娃。

后来小孩儿醒了,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叶修,也不说话,但看得出他很紧张,也很警惕。叶修就笑着自我介绍了一下,说你放心啊,我不是坏人。小孩儿还是不说话,他根本不相信叶修。

叶修给他端水,他不喝,问他饿不饿,他只摇头。但是肚子叫的声音太大,叶修笑了笑,小孩儿满脸通红,叶修觉得这孩子真是可爱,比自己那个笨蛋弟弟可爱多了,就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问他,想吃什么?然后又笑着说,哎,想吃啥都没用,家里啥都没有呢。

然后他在小孩儿呆愣愣的注视下又笑着说,别怕,哥有办法,肯定能让你吃饱,乖乖在家等着啊。然后他就出去了,小孩儿要下床,但是掀了被子又赶紧盖上,因为被子下头的自己光溜溜的,衣服全没了,他觉得害怕,但是皮肤凉凉的很舒服,他把胳膊凑到鼻子下头闻了闻,有点儿苦涩又清香的药味儿,他这才知道,叶修给他涂过药。

他想趁着叶修不在的时候离开,但他找不到衣服,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叶修的,屋子里的箱笼都上着锁,他打不开。他想干脆裹着被子跑算了,但是这个时候叶修回来了,他回来的真快。

叶修拎着个鱼篓,说运气真好啊,扔在池塘里的鱼篓里竟然钻了两条大鱼进去,我们今晚喝鱼汤。然后他看小孩儿裹着他的被子站在那儿,就说哎哟我忘了给你拿衣服,你小子,不会是想裹着被子去茅房吧,那这被子还能盖么,我可就这一床被子了,弄脏了咱俩晚上就得挨冻咯。

小孩儿才不信他是忘了,他看着叶修拿钥匙开了箱笼,而那钥匙竟然就在枕头下头压着,然后叶修拿了套旧衣服给他,说这是他前两年的衣服,旧是旧了些,但还能穿,还促狭的问他会不会穿衣服,小孩儿抿着嘴拿过衣服,赌气一样地穿了起来。

叶修没等他穿好就又出了屋子。小孩儿系好衣带追了出去,看他进了厨房,杀鱼生火,没一会儿他就闻到香味儿了。

叶修的鱼汤真的就是鱼汤,鱼和汤,没了,顶多就加了一点点盐巴,还是他从罐子底儿好容易刮出来的。

但是小孩儿吃得很香,他很久没吃过热食了,叶修一边喝汤一边嫌弃鱼刺太多,他不爱吃刺儿多的鱼,小孩儿纳闷,这鱼就一根大骨,哪有那么多刺?

吃完饭,叶修对放下筷子的小孩儿一脸严肃的说,你吃了我的喝了我的,总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总不能让我喊你小点儿吧?说着,旁边就传来一声狗叫。小孩儿吓一跳,他都没注意到这院子里有狗,叶修却笑骂,哪儿野去了,回来这么晚,就只剩鱼骨头了,可惜你不是猫,凑合着啃吧。然后他把鱼骨头扔到地上,小孩儿看到一只不大的小土狗趴在叶修的脚边,啃得挺欢。

叶修说它叫小点儿,那你叫什么啊?小孩儿憋了半天,憋出个周字,叶修笑着问他是哪个字?米粥的粥?还是小船的舟?哎,你认字么?小孩儿又是半天才憋出来个周围,叶修说哦,是这个小周啊,那你认识字?小周摇头。

第二天,叶修要教小周认字。这可把小周吓坏了,他不懂这人为什么要教他认字,而且,他不打算赶他走么?或者像其他人那样,把他卖掉?小周知道自己还挺值钱的,他长得好看,人牙子会多给些钱,如果卖到那种地方,钱更多。

叶修不知打哪儿弄来写沙土,平铺在院子的一角,又折了合适的树枝,握着小周的手教他写字。他先教的是周字,小周学得很快,又教他叶字,小周学得也很快。等学了有十个字了,也到晌午了,他俩早上就喝了点儿昨晚剩下的鱼汤,腥呼呼的不好喝了,这会儿肚子都饿扁了。

叶修说走,带你吃好吃的去。然后他拉着小周出门,门外是平整的土路,往左看不远处有一条河,叶修领着他往右走,右边是往村子里去的。

叶修的家在村子边儿上,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叶修的家虽然破旧,但很大。越往村子里走,屋子越好,叶修拉着他去了其中一家门上有铜环的人家,站在门口扯着嗓子喊,王大眼,开门!

小周想这人的名字好奇怪,叫王大眼,是眼睛特别大么。然后他就看到,开门的那个少年人眼睛是大,一边比另一边大,吓了他一跳,叶修坏笑着说,王大眼,你吓到我家小孩儿了。那人瞪叶修,这让他的大小眼变得更可怕,但他接着又蹲下身体,摸了摸小周的头,说你好,我叫王杰希。

叶修直接问他中午吃啥,王杰希沉着脸说你不是吧,蹭饭还要拖家带口。叶修说多新鲜,我要不是拖家带口我还用得着来蹭饭?王杰希一听也是,叶修要是一个人的话,肯定就是往山里一钻,甭管干什么吧,以他的能力,混个饱肚肯定没问题。

叶修说我不白蹭你饭,其实我昨天晚上,突然想起来一个方子……小周就看王杰希大小眼一亮,马上就让开了门,一边引他们进门,一边问叶修,什么方子?

后面的话小周就听不懂了,但是他看王杰希特别高兴的样子,还让一个叫柳非的女孩儿中午多加一道肉菜。小周中午吃得饱饱的,临走前,他看到叶修用笔写了张纸给王杰希,王杰希看完了又拿了几个银锭给叶修。小周长到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多钱,把至今为止他被卖掉的钱加在一起,都没有王杰希给叶修的多。

小周想怪不得叶修不用卖他,叶修有更赚钱的方法。但是叶修好像还不满足,直说自己亏大了,但出了王杰希家的门,他又高高兴兴地跟小周说,我们去镇上买东西吧。

小周不想去镇子上,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叶修拉他走他就走,然后叶修竟然从村里借来了辆牛车,把小周抱到车上,他就挥着鞭子赶起了车,嘴里还哼着难听的小调。

到了镇上,叶修先买了粮食,又买了肉蛋,路过成衣店的时候,他拽着小周进去转了一圈,出来的时候小周就穿了一身新衣服,衬得他更好看了,跟画上走下来的小公子似的。然后他们又去了笔墨铺子,小周看着叶修花钱如流水,最后还去了糖果糕点铺子买了好些零嘴点心,他把这些都放到小周的腿上,让他坐车无聊的时候吃。

小周觉得胸口涨涨的,很想哭,他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别看他年纪小,他知道哭没有任何用。他把眼泪憋回去,小声跟叶修说谢谢。叶修听见了又笑着摸他的头,小周看着他的脸,觉得自己又想哭了。他赶紧低头,但晚了,有人看清了他的脸,叫了人来围堵他和叶修。

叶修听堵在他的牛车前的地痞流氓说小周是怡红院里逃跑的小厮,他们手里还有小周的卖身契,要叶修识相的话赶紧把人交出来。叶修说现在做皮肉生意的都这么厉害了吗?大街上看到个长得好看的,就说是自己那儿的小厮,你们这么厉害,咱们县太爷知道么?领头的一听就火了,说你个小兔子崽子,人不大口气倒不小,还县太爷,我们有他的卖身契,就是县太爷来了,他也得跟我们走!

叶修说那走呗,咱们去县太爷那儿问问,看县太爷是让他跟你们走,还是跟我走。然后他们还真去了衙门,领头的让人回去拿卖身契,叶修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小周拽住了,就回身又摸了摸他的头,说晚上回家咱们烧肉吃。

领头的万万没想到县太爷说他们的卖身契是伪造的,还要打他们板子。小周跟着叶修走出来的时候脚步都是虚的,然后他被叶修带到了衙门的后门,从那儿有进去,然后熟门熟路的摸到了县太爷的书房,而那些捕快都熟若无睹,连个阻拦或通报都没有。

叶修进门就说,雪峰哥,你再帮我个忙呗。小周看到刚才坐在堂上的年轻县太爷无奈的冲叶修笑,说知道你要什么,然后递了个本子给他,叶修说谢了,然后拉着小周就走了。

回到家之后小周才知道那是什么,那是户籍凭证,都写好了还盖着大印,只姓名那栏是空着的,等叶修自己填。

叶修提着新买的笔,蘸好墨,问小周,你给自己起个命儿呗?总不能写小周啊。小周看着他,乌溜溜的眼睛里像是有水光晃动,他说周泽楷,我叫周泽楷,然后他就哭了,泪珠成串儿的从眼睛里流出来,但他没出声,他还定定地看着叶修。

叶修笑着说,好名字,然后郑重的把周泽楷三个字写了上去。周泽楷虽然不懂,但他觉得叶修的字真漂亮,然后他扑到了叶修的怀里,放声大哭。

几年后,周泽楷成了远近闻名的美男子,还不到14岁,就有无数媒婆上门说亲。叶修开玩笑说小周出门一趟,带回来的果子够他吃半个月的,周泽楷却黑着脸拒绝了所有的说亲,还把叶修正在啃的、他从镇子回来的路上不知道是谁扔到车上的果子给抢下来,然后一股脑的都丢出门去。

叶修感叹孩子大了,不好带了,以前的小周多可爱多听话多乖啊,逗一逗就脸红,好玩极了。哪像现在,逗一句就撂脸,还得他去哄。

周泽楷在厨房麻利的生火做饭。晚饭是四菜一汤,有荤有素,饭是白饭,可见这几年家里过的很好。其实自从周泽楷住进来就一直过的很好,叶修一个人过日子爱将就,不挑吃穿,有地方睡觉就行,家里有钱没钱对他来说差别不大。但如果他想赚钱了,那钱也是滚滚而来,不仅足够他俩的日常开销,还供着叶修的孪生弟弟叶秋在京城读书。

周泽楷喊叶修过来吃饭。饭桌上,叶修又问起周泽楷要不要去读书。这话叶修一天要问好几遍,每次周泽楷都是轻飘飘的一个字,不。叶修就很郁闷,说你不是很爱读书的么,天天缠着我教你,周泽楷说,你教我,我爱学,不是你,我不学。叶修气得拍桌子,但是周泽楷不为所动,还给他夹菜,叶修苦着脸往嘴里塞饭。

他就是不想教了,想让周泽楷像叶秋那样离家上学。

晚饭后叶修刷碗,周泽楷烧洗澡水。烧好了,叶修先洗,周泽楷在院子里练功。他的功夫也是叶修教的,而且叶修督促他练功更甚于读书。这里头有点儿原因。周泽楷当年虽然有了户籍,但他实在是长得太好看了,叶修带他去集市上买东西,十次有八次周泽楷会遇到拐子,不是强抢就是上迷药,有一次叶修没来得及赶过去,周泽楷都被人抱上了马车。叶修觉得这不行,小周这张脸纯粹就是个麻烦,不如毁……不是,不如学点儿功夫起码能自保。这才露了自己的武功,开始教周泽楷习武。

而周泽楷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读书读得好,习武也很有天赋。就是心思不正,让叶修颇为头疼。

这不,他这刚洗完,周泽楷就来敲门,说是帮他倒水,叶修把衣服穿得严严实实了,才去给他开门。

周泽楷说,这次的药皂,好闻。叶修屈指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周泽楷捂着连红都不见的额头委屈巴巴地看他。叶修这两年个子正往上窜,而他虽然因为吃得好又习武,已经比同龄人高出不少,但比叶修还差了一个头,看人还像小时候那样,仰着脸。烛火下,那颜色好得让人心惊。叶修心说这还真不如当初就给他毁……也不至于现在要殃及池鱼。

叶修都不知道周泽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发现他是哥儿的时候?还是更早之前他给周泽楷吸蛇毒的时候?还是再早……

其实周泽楷也说不太清楚。如果从头捋,大概是这样的。当年叶修救了他,还给了他自由身,又收养他照顾他,教他读书习武,那时他觉得,叶修是他的神明。那几年里,他是真心崇敬叶修,而且叶修什么都会,厉害得不得了,让他难以相信叶修只比他大四岁。他甚至觉得,叶修可能真是神仙也说不定,但叶修只是一本正经的告诉他,这是积累。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神明正懒洋洋地趴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太阳,眯着眼睛,像只懒散的大猫,而周泽楷想如果积累就能像叶修这么厉害,那他不睡觉,不吃饭,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读书习武,是不是就能追赶上叶修?追上去,站到他身边,周泽楷的愿望强烈,连心跳都跟着加速。

然后这个心跳就恢复不会来了。叶修握着他的手教他写字的时候咚咚咚,跳得他浑身冒汗,叶修指点他武功碰到他身体的时候也咚咚咚,跳得他浑身冒汗,叶修给他洗头、给他披衣服,就连对他笑一笑,说一声小周做的真好,都要咚咚咚,跳得他浑身冒汗。这日子就简直没法过了,叶修都怀疑他体虚,从王杰希那里讹来了好些补药给他补身,这不补还好,一补更完,晚上热得睡不着。八、九岁的孩子,也就是睡不着了,还能干啥呢。

周泽楷12岁那年和叶修上山,不小心被蛇咬了,那蛇窜起来咬的,位置非常寸,大腿内侧,离腿根不到一掌的距离。叶修当机立断的撕了他的裤子,用嘴把蛇毒吸了出来。周泽楷当时还不觉得怎么样,但伤好后,叶修埋头在他腿间的这一幕频繁出现在他的梦里,然后这日子就更没法过了,以前只是热得睡不着,不用洗被子,但是现在得洗被子,而且他偷偷摸摸洗的时候还被叶修撞了个正着,明明什么都没说,可那促狭的笑容足以让周泽楷羞耻的找个地缝钻进去。周泽楷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晚饭是红豆饭。后来又被叶修撞见了几次,他也破罐子破摔,干脆光明正大的洗,但是洗的次数多了,叶修又开始委婉的提醒他要克制,然后又从王杰希那里讹了补药给他补身。周泽楷当时真想把自己梦里出现的是谁告诉叶修,让他还笑!

但他不能说,他怕说了,他在这个家里就呆不下去了。然后就是在这一年,他发现了叶修后腰上有一朵梅花胎记。世上有一种男人可生育,这样的男子在出生时,后腰上就会有这么个梅花胎记。周泽楷受叶修的影响,书读的杂,他在书里读到过,况且这又不是什么秘闻,这样的男子并不罕见,只是不多罢了。

周泽楷近乎突兀的回想起当年他被叶修收养后,拒绝了叶修给他收拾偏房,执意要跟叶修睡一张床时,叶修那短暂的犹豫,虽然叶修最后答应了他的要求,但不过半年,他一满七岁,叶修就连哄带吓地把他的被褥挪到了偏房,直到现在。再想想当年叶修发现自己又睡着睡着钻到了他的被窝里时一言难尽的表情,周泽楷就很后悔。后悔当年年纪小,后悔当年什么都不懂,后悔当年浪费了那么多机会。但要不是这样,估计早被叶修丢到偏房里去睡了。

可是现在的日子也太艰难了。叶修天天想着怎么把他赶出家去读书不说,还总想给他订一门亲事。但他并没有看上老孙家二翔的那个妹子好么?只是那姑娘打得一手好络子,周泽楷想给叶修做个香囊,这才请她教自己。而且他学的时候二翔都在旁边盯着他,防他防得可严了。只是最后学收尾的时候不巧又被叶修撞到,后来他就总爱拿二翔他妹子说事儿。周泽楷觉得自己都要委屈成一个小可怜了,好在有一回他进叶修的卧室,看到那个香囊被收在了枕头边上,周泽楷打算跟王杰希要一些安神的香料塞进去。

没办法,叶修实在是太警觉了。以他现在的轻功,根本无法做到偷偷潜进屋里不被叶修察觉。这不,叶修又睁开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他,让他这瞄准了叶修睡穴的手落也不是,不落也不是。还问他小周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儿么?周泽楷能怎么办?只能把手落到叶修的被角上,提一提,垂下眼睛,老实地说,怕你着凉。窗外一阵蝉鸣。

其实叶修的顾虑,周泽楷都知道。哥儿不太好生孩子,高门大户世家大族甚至是皇亲国戚都偏爱娶哥儿当正妻,是为了后嗣的教养,却并不指望哥儿来生育——当然如果能生下来,那绝对是继承人的不二人选。所以娶了哥儿的男人,无论哥儿有没有生育,都会为了开枝散叶而纳妾。如果不爱,叶修不会嫁人。可如果爱,叶修又怎能忍受对方三妻四妾?所以他压根就不打算成亲。他有家底,不愁吃穿,有武功,能保护自己,现在他还有个年纪轻轻就高中状元、官途不可限量的孪生弟弟,他不需要结婚,他可以生活的很逍遥很好。

而他对周泽楷,确实并非无情。可这就更矛盾了。放任这段感情发展,如果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叶修势必不会允许周泽楷纳妾,但他也是把周泽楷当弟弟看待的,也不可免俗的希望周泽楷能有自己的孩子。

王杰希借着手谈的时候跟他说,其实我看你的面相,是个好生养的。叶修问他,小周给了你多少钱?王杰希为人光明磊落,毫不犹豫的告诉叶修,你家周泽楷答应送我三株百年老参,两株五十年何首乌,还有天山雪莲若干——竟是打算把这些年叶修从他这儿讹走的药材连本带利的全都讨回来。

叶修丝毫不担心周泽楷付不起这些,周泽楷虽然不肯去读书,但他做起了小生意,好像生意还不错,最近又认识了一个很好的帮手,珠联璧合,快要日进斗金了。

然而叶修发现,周泽楷自从进了商场摸爬滚打之后,这个脸皮是越来越厚了,以前被他抓包他还能脸红羞涩,现在是完全面不改色心不跳,大胆,直接,什么盖被子取暖的借口统统不要,我想吻你,我喜欢你,我爱你,孩子要是生不出来就怨我不能生,不是叶修不好生,孩子要是生出来了,就是我厉害,我还能让叶修继续生。

叶修很想抓着周泽楷的衣领,让他把以前那个又纯又乖的小周还给他,而个头已经超过叶修一寸高的小年轻笑得又甜又好看。

又两年,叶修和周泽楷成亲,婚后三个月,叶修有孕,周泽楷给王杰希送了个匾额,上书四个大字:铁口直断。


END


评论(18)

热度(717)

  1. 昃食宵衣tezukakaz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