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意外事故 14(非ABO的男男生子)

注意事项:

1.这是一篇大纲文

2.原著背景,第八赛季老叶退役开始

3.非ABO社会

4.未婚生子

5.慢热慢热慢热

6.私设如山

7.待补充

8.见详细说明


还是写成了流水账,这个时候,就只能用这是大纲文来安慰自己了!

依然是定时发布,捉虫等起床。


14


叶修一直都很有异性缘。其实这说起来还有点儿奇怪,他在离家出走前,异性缘好是可以理解的,叶家公子,长得又好,还聪明,爱玩会闹,特别吸引小姑娘。但是他离家出走之后,穷得兜比脸干净,衣服一个月都换不上一套的,还有不少网吧附近的小姑娘惦记着他,就让苏沐秋很不理解。甚至连苏沐秋的亲妹子苏沐橙,刚认识叶修那会儿还芳心暗许了一段时间,最后是在叶修有意识的引导下,小姑娘才把这暗生的情愫转化成了无可替代的亲情,直到现在。

说起那个时候的叶修,用苏沐橙现在的话来评价,就是少年心性,意气风发,锐意逼人,跟个小太阳似的,光芒四射得能让周围的一切都相形见绌。后来他有了叶凛,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太阳还是那个太阳,但是不刺眼了,柔和,温暖,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刻在他骨子里,由内而外的散发,就是单纯的在一旁懒散的坐着,都能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不仅招小姑娘的喜欢,还招大姑娘小媳妇中老年妇女阿姨们的喜欢,可以说通杀了。

现在,联盟第一脸周泽楷也跪倒在叶修29.9淘宝包邮的休闲裤下,还执迷不悟誓不回头,死心塌地的打算把自己吊死在叶修这棵老树上。

江波涛听说了自家队长告白再次失败的事儿,而且这次不光告白失败,还不知道那里惹到了叶凛,周泽楷饭后送叶修父子俩回酒店的时候,小家伙明显的针对他。江波涛觉得是周泽楷想多了,叶凛才多大,虽然因为身世的关系,他对周泽楷有情绪,可小孩子的情绪不外乎就是不理你,叶凛不理周泽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周泽楷突然又说叶凛针对他呢。

周泽楷说不出来,但他知道自己就是被针对了。他那个许愿之后,前辈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自己还是不能接受,周泽楷知道这不是什么动摇之余的欲迎还拒,前辈是真的还不能接受他。但是要说前辈完全没有动摇,周泽楷也是不信的。他的许愿式告白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许下的山盟海誓,而是经过了迷茫、自问、审视、确认,以及长时间的沉淀之后,才郑重地说出口的承诺,并且无论前辈接受与否,他都不会收回。

他的这份认真和执着,叶修感受到了,所以才有了那小片刻的沉默。真心总是会让人动容,叶修并不是冷心冷情之人,不接受不代表不会被感动。他觉得可惜,觉得周泽楷付错了一腔深情,自己不能回应他,所以他还是拒绝,不留余地,直白的告诉周泽楷,我还是不能接受,我不喜欢男人。

这次什么战队,什么周家,什么叶凛,叶修通通不提,只说他不喜欢男人,要周泽楷死心。周泽楷其实也想到了,叶修拒绝的理由总共也就这么些,他都想到过,也考虑过怎么解决。他并不打算掰弯叶修,因为周泽楷并不认为自己是同性恋,他只是爱上了叶修,而他要做的,是要让叶修爱上自己。

周泽楷就没那么甜的认为一顿烛光晚餐加告白就能拿下叶修,所以被拒绝也早有心理准备,失落归失落,该怎么殷勤还是怎么殷勤。可他开车送前辈和叶凛回酒店的时候,小家伙上车就趴到了前辈的怀里说困,然后马上就睡着了,他小声的想和前辈说两句话,可他一张口,小家伙就哼哼,像是嫌弃他说话打扰了他睡觉一样,弄得前辈也很不好意思,只说有什么事儿回去QQ说吧。周泽楷那个时候还觉得是自己不好,这么晚了凛凛肯定是困了,可到了酒店要下车了,他想帮前辈抱一把凛凛,小家伙突然睁开眼,精神头十足,哪里像困了刚睡醒的样子?然后还不等他好好地和前辈道别,拉着前辈用跑的,跑进了酒店。

他都听到前辈说别跑啊,跑什么啊,结果叶凛说什么来着,爸爸我困啦我要和你睡觉。

周泽楷觉得,他就是被自己儿子针对了。轮回经理过来通知他们荣耀大更新联赛停赛那一周的队内安排。

进入12月,气温骤降。上林苑排屋在装修的时候装了地暖,屋子里暖洋洋的,叶修除了早晚接送儿子的时候出去一下,基本上这一天都不会再出门。可就是大更新之后的第三天,叶修晚上去接儿子的时候穿得少了,受了凉,通宵之后整个人都昏沉沉的。陈果看着不对,塞了根体温计给他,低烧。

这要在嘉世,也就是苏沐橙和叶凛盯着他吃药,现在在兴欣,从老板娘到包子,好几双眼睛盯着他。叶修老老实实地吃饭吃药,然后被奉了老板娘命令的包子压到二楼睡觉。叶修心说不用包子跟着,他也是要睡觉的,结果向来大大咧咧的包子竟然还知道帮他关紧窗户,就差给他掖被角了。

叶修一觉睡到中午,醒来的时候,叶凛正趴在桌子上戴着耳机用平板听课。叶修要去厕所,下床的动静引起了小家伙的注意,他飞快扭头,看到爸爸醒了,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又转回去继续听课。

叶修从厕所回来,叶凛上午的课刚好结束。小家伙一把摘了耳机丢下平板,扑向叶修,叶修记着自己是受凉发烧会传染,挡着他不让他靠近,小家伙根本不管那套,拉住叶修的手就把他往床上拉,嘴上还嚷着爸爸快躺到被子里去,你不能再着凉了。然后等叶修躺好,他又给叶修盖被子,还拍一拍,最后很像那么回事儿的伸出小手去摸叶修的额头,再摸一下自己的,皱褶小眉头好像在衡量叶修有没有退烧一样。

叶修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就问他,凛凛医生,叶修爸爸退烧了么?叶凛一本正经的回答,还没有,还有点儿烫,爸爸还得吃药。其实他哪儿摸得出烧退没退,只不过是模仿以前他发烧,叶修照顾他时的动作和语言。然后还给叶修端水,拿体温计,问爸爸饿不饿,想不想吃零食,难不难受啊,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吧。小大人似的,叶修超级受用。

午饭是厨师送上来的。其他人这会儿都在睡觉,不吃饭。只有叶修的午餐,是早上陈果特别交代的,何况还有叶凛在家。父子俩吃完饭,叶修要再睡,叶凛也要睡午觉,叶修让儿子睡他自己的小被子,叶凛还不太高兴,但他听话,乖乖地铺了被子钻好,叶修说定个闹钟吧,别耽误下午的课,小家伙又爬起来拿叶修的手机。

手机的待机画面上显示了接收到的QQ消息,叶凛已经认了不少字,也知道一枪穿云是谁,但他像是没看到一样,熟练的定好闹钟,钻回被窝非要和他爹脸着对脸,睡觉。

晚上唐柔告诉叶修,早上叶修上楼之后,她本想按照叶修嘱托她的那样,送叶凛去上课,但是叶凛不肯去,说自己生病的时候都是爸爸照顾的自己,现在爸爸生病了,自己也要照顾爸爸。叶修听了,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叶修是隔了好几天之后,才注意到周泽楷给他发的那条消息,说想要几张凛凛小时候的照片。叶修想起正好前些天苏沐橙传给陈果好多,就从陈果那里挑了几张传过去。其中有一张是叶凛坐在婴儿背带里被叶修挂在胸前,而叶修正站在嘉世的食堂里打饭,小家伙好像是对盘子里的菜很感兴趣,伸着小胖爪要抓,嘴角还挂了一滴口水,特可爱。周泽楷盯着这张看了好半天,怎么看怎么觉得照片里的前辈憔悴的厉害,也瘦得厉害。

照片是叶凛4个月大的时候拍的,正好也是现在的这个季节。叶修怀孕的时候虽然吃胖了10公斤,但是一场剖腹产手术下来,身体损耗极大,他又没坐满月子——他说男人坐什么月子,赶在新赛季开始前就早早地回了嘉世。而第四赛季的嘉世,因为气冲云水的原操作者吴雪峰退役了,苏沐橙新加入,导致嘉世的战术体系发生大幅变化,叶修为此几乎殚精竭虑,本就没有养好的身体得不到休养,也就是仗着年轻还撑得住。

结果叶凛离不开他,在家哭闹不休,谁也哄不了,只能把叶凛送到嘉世。这下叶修就更不用休息了,孩子吃奶换尿不湿等等几乎都要叶修亲力亲为,就算睡觉也睡不上一个囫囵觉,不出一个月,人就瘦得衣服大了一个号。陶轩那个时候还是真心疼叶修的,特意叮嘱食堂多给叶修开小灶,叶秋更是拼命往嘉世送营养品,苏沐橙天天盯着叶修吃,这才把身体勉强补回来。但就这样,到了第四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叶修抱着孩子回家,一进门,叶妈妈眼圈就红了,儿子瘦成那个样子,当妈的怎能不心疼。

但是看到这张照片的周妈妈心疼的却是他的小孙子。此时周妈妈的闺蜜刚添了小外孙,她去看了,小婴儿很可爱,住在精致温馨的婴儿房里,得到的都是最好的照顾。但是照片的凛凛,她的心肝小孙子,那么小就被他养父放在背巾背带里到处走,看着也瘦,估计是喝不起进口的配方奶——其实凛凛那个时候体重是正常的,叶修科学喂养,小家伙很健康。再看照片里的食堂环境也不好——俱乐部的食堂,自然不会多高档,而且嘉世的食堂建的比轮回的早,时尚感各方面都要差一些。凛凛还要抓那些也不知道做得干不干净卫不卫生的菜!周妈妈已经想到凛凛大一些之后跟着叶修吃食堂了——确实是跟着叶修吃食堂,就算后来陶轩不待见叶修,但也让食堂另外给叶凛做饭,而陶轩不知道的是,食堂新招的一个厨子是叶秋塞进来的。

可现在周妈妈只要一想到闺蜜的小外孙的生活,在对比几张照片里,自家小孙子的生活,就忍不住掉眼泪。但她也知道这不能埋怨叶修,只能去怨简宁,怨她连孩子的爹是谁都分不清,竟把泽楷的孩子送给了别人,再一想她能弄错,肯定是和泽楷在一起的时候又和叶修在一起,就更觉得简宁不检点,不是个好女人,孩子生下来就撒手不管,三个月不到就出了国,也不是个好母亲。可以说周妈妈非常讨厌简宁,甚至当时周爸爸邀请简宁回国对付凛凛的养父的时候,她还担心简宁又看上泽楷,勾引泽楷,毕竟她是凛凛的生母,周妈妈觉得她的危险系数很高。这个时候周妈妈就无比庆幸儿子喜欢男人,无论简宁使出什么手段,儿子都不会被迷惑。

然而人根本没使手段,看到周泽楷逃得比兔子都快。周泽楷后来还想试着联系简宁问她当年的细节呢,人家QQ不加好友,微信不加好友,邮件石沉大海,电话从来不接。

周妈妈在几张照片里,挑了叶凛两岁时的一张躺在儿童床里睡觉的单人照当手机屏保,周泽楷则选了叶凛三岁时,和叶修穿着亲子装去游西湖的那张——父子俩动作一致的瘫坐在长椅上吃雪糕,怀里抱着他们各自的亲子小熊背包。

转眼又到了全明星周末。因为举办地在B市,作为土著的楼冠宁诚邀叶修等人来B市看全明星,全权接待,费用全包。叶修问了一圈,最后定下来去的人只有陈果、唐柔、包子和他,以及叶凛。然后他跟家里打了声招呼,说抽不出空的话就不回家了。叶秋说你回B市不回家住,难道要去住酒店?叶修理直气壮的表示,有人接待又不用我花钱,而且爸妈都出差,爷爷去疗养,你又公司加班不能回家,我回去干嘛?看小点么?叶秋奇道竟然还有人接待你?谁啊?叶修说楼冠宁。叶秋一听就知道了,组战队那富二代,心说等他看到我哥那张脸,就知道我哥是谁家的了,那他肯定不能怠慢我哥和我侄子,遂放下心来继续加班。

结果飞机晚点,叶修他们达到全明星赛场的时候,新秀挑战赛都开始了。活动结束后,楼冠宁来电约夜宵,叶修几人去了,等他们进到包厢的时候,义斩五人已经在座,看到陈果推门进来,纷纷起立,其中一个还显得特别激动。陈果心说自己先进来的是不是应该她先开口寒暄,然后就看楼冠宁几人齐刷刷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弄得陈果一头雾水,心说刚才楼冠宁在台上不是风度翩翩很淡定的样子么,这会儿只不过是见到了斗神,至于这么……惊讶?惊奇?惊悚?

能不惊讶惊奇惊悚么!那是谁啊!那张脸是谁啊!都要把他们吓死了好嘛!这要不是他们心理素质好,应变能力强,那声叶总就要脱口而出了。叶总,叶秋。斗神,叶秋。虽然同名同姓,但是正因为他们在B市这个圈子里,所以更不会将两人联系在一起。毕竟叶总日理万机,根本没时间去打什么荣耀,还混成大神。可现在,斗神的脸和叶总的脸重叠在一起,他们虽然见叶总的次数不多,但人还是认得出来的……就,听说叶总还有个双胞胎哥哥,叫叶修。

真相的推理过程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简单粗暴。然而,如果楼冠宁亲自负责帮叶修他们订机票订酒店的话,就能提前知道叶秋叫叶修,也就能早点儿意识到,大神到底有多么的深藏不露。可惜,订票这种事,那必然是交给下面的人去办的。

叶修看他们的反应就知道这是猜到自己的身份了,他也不解释,微微点了下头,楼冠宁一点就透,神色随即恢复如常的笑着请大神点评自己刚才在台上的表现,一顿夜宵聊得宾主尽欢。饭后楼冠宁安排车送兴欣一行人去酒店,还很体贴地私下询问叶修是住酒店还是回家,叶修表示哪儿能让小楼白花钱订酒店,他当然是住酒店了。

次日,楼冠宁亲自开车把叶修一行人接到了义斩的基地参观,随后兴欣幸运的捡到了野生的孙哲平大大。楼冠宁的发小在楼冠宁的暗示下,假装自己没认出这什么大神是叶家那位鲜少出现在人前的叶修,悻悻离去。

当晚活动结束后,叶修跟陈果打了声招呼,带着叶凛自由活动去了。陈果当他是回家去了,其实叶修是去参加聚会。这话还要从昨天说起。说蓝雨的某剑圣在新秀挑战赛的时候,跟自家队长念叨着去年全明星周末上,有个突然退役的职业选手,突然不讲究的出现在全明星周末的活动里,突然用龙抬头赢了人轮回的杜小明,那么他有没有可能,今年也突然出现在了全明星周末里呢?

喻文州觉得很有趣,就QQ询问了一下叶修。叶修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喻文州提议聚一下,黄少天要求必须带上叶凛,不然叶修也不用来了。

可能因为是喻文州组织的聚餐,饭店选的是全明星会场附近的一家潮汕粥店。叶修带着儿子被服务员引到包厢门口,一推门,屋里全是人。然后他就被黄少天和张佳乐给挤开了,那俩抢着要抱叶凛,叶修:呵,沉死你们。

在场的都是熟人,黄少天张佳乐抱过叶凛之后,叶凛就像击鼓传花里的那朵花,被一个传一个的抱了一圈。大家纷纷表示,嗯,长个了,胖了点儿,老叶照顾的不错嘛,十分家长式欣慰。叶修非常无语,但他也知道,他这突然退役,又弄了个新战队打挑战赛,这些熟悉的朋友嘴上不说,心里是牵挂他的,关心叶凛,其实侧面是在关心他。

这时叶凛被传到了最后一个人手里,周泽楷。叶凛刚被他接过来就推着他让自己下了地,然后一溜小跑的跑到叶修腿边站着。叶修看到小年轻抿着嘴冲他笑,也招呼了声小周。对于周泽楷会在,他完全不觉得奇怪,周泽楷的性格摆在那儿,虽然沉默存在感不高,但其实人缘很好,没人讨厌他。

乱哄哄地入座后,周泽楷如愿的坐到了叶修的旁边。叶修的另一边必然是叶凛,叶凛的另一边却是楚云秀。嘉世出局导致苏沐橙缺席今年的全明星,楚云秀没了伴儿,推开黄少天占领了小朋友旁边的位置。

叶凛坐好后有点儿不满意。他去拉叶修的手,说爸爸,离我再近点儿。叶修虽然不知道小家伙要干嘛,但是小孩子嘛,总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要求,就顺着儿子的意思挪动了下凳子,让他的凳子和小家伙的贴在了一起。但是叶凛还是不满意,又扯了扯叶修的袖子,说爸爸,你再靠过来点儿。叶修就往叶凛那边挪了下屁股。江波涛看着自家队长明明和叶神坐在一起,但中间明显空了大半个人的距离,叹着气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那眼神是:兄弟,你儿子在针对你,我信了。

周泽楷当然不会就这么闷声被儿子欺负。因为点得海鲜比较多,尤其是带壳类海鲜,叶凛要吃只能靠叶修帮忙剥壳,叶修就一直忙活着喂儿子,剥了好半天,自己却没吃几个。周泽楷把他剥好的虾不动声色地放到叶修的盘子里,叶修愣了一下,周泽楷就笑着示意他吃。叶凛见状,咽下嘴里的扇贝肉,捏着筷子对准离自己最近的那盘白灼虾,挑了其中最大的一个夹回来,还差点儿掉在半路上。然后丢了筷子开始剥壳,表情十分严肃,看得所有人都一愣一愣的。等他剥好了,他捏着虾尾,学着爸爸喂他的样子,把虾举到叶修的嘴边,说爸爸你吃,楚云秀在一旁感叹凛凛真可爱。而叶修根本没想到这是叶凛和周泽楷在暗中较量,只当儿子孝敬自己,笑眯眯地张嘴咬了虾,然后顺手把刚剥好的皮皮虾肉塞到了叶凛的嘴里。

这父子互喂的情景,与情侣互喂相比,又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暴击。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大概是人家秀猫的时候,自己就非常想养的心态。然后黄少天带头,非要凛凛也给自己剥个虾,弄得小家伙很茫然,想拒绝,但想到黄叔叔他们那么疼自己,又觉得不好拒绝。而这时,周泽楷已经重新剥好皮皮虾,又放到了叶修的盘子里。

皮皮虾,叶凛不会剥,叶修也不敢让他剥。小家伙瞪着那块带子的虾肉,灵机一动,夹过来自己吃了。叶修听到周泽楷轻轻地笑了一声,再看儿子的眼神就有些复杂,凛凛接受了周泽楷送来的吃的,他自然而然的以为是小家伙对周泽楷的态度有了软化,他不是没考虑过会有这么一天,毕竟周泽楷和小家伙也是血脉相连,他们会亲近起来,实在是太正常了。

其实叶修想过,如果有一天,凛凛想认周泽楷,他不会拦着,但那个时候的心情,他现在是不敢想象的。

这时周泽楷又盛了碗配料满满的粥放到叶修的手边,叶修问叶凛要不要喝,叶凛却用力摇头,说自己要喝另外一种粥,叶修盛给他,他自己喝一口,往叶修嘴里塞一口,直到喝完,又要叶修盛给他,然后再来一遍。

江波涛作为唯一一个围观了整场没有硝烟的父子战的吃瓜群众,不由地感叹,真不愧是小周的儿子,不容小觑。然后提前给自家队长点了根蜡,并祝他好运。

然后好运竟然就来了。叶神下榻的酒店竟然和他们轮回是同一家,饭后各回各酒店的时候才知道的。江波涛都想找个借口单独走,把空间让给队长和叶神父子,然而叶修已经拦到了车正喊他快上车,江波涛以最快的速度,抢占了副驾驶的位置,并在叶修说,坐在前面的要付车费啊小江,的时候,痛快地表示应该的。

既然知道了住在同一家酒店,周泽楷就不打算放过任何机会。早上七点,他就收拾好自己去了餐厅,一直坐到了八点半,才看到叶修带着叶凛进来,而且身边没有兴欣的其他人。周泽楷站起身,笑盈盈地喊了声前辈。

因为正好是早餐高峰期,又是周六,偌大的餐厅竟然没有几张空桌。周泽楷来得早,特意选了靠近取餐区的四人位。叶修走过来,边打招呼边问,等小江呢?我去那边……周泽楷说他们吃完了,前辈,坐。然后拉开了旁边的椅子,等叶修入座。这个时候叶凛摇了摇叶修的手,说爸爸,我想坐窗边儿,那儿能看到外面的喷泉。

周泽楷其实是无所谓的,前辈要是去别的地方坐,他也跟过去就是了。但是刚刚好,又进来几波客人,空座全满,没得选了。

取餐吃饭。周泽楷估摸着自己要是约前辈出去,前辈一定不会答应,就投其所好的问白天能不能来找前辈荣耀PK。叶修琢磨着答应他,最好能再拉上轮回的其他人,也让小唐包子练练手,马上就是线下赛了。但是叶凛不乐意,说爸爸我们回家好不好,我想小点了。周泽楷顺势就问小点是谁?叶修说是我家的狗,周泽楷很诚恳地表示自己也喜欢狗,并羞涩地提出,他也想去看看小点。

这是要登门拜访,叶修听出来了,看周泽楷的表情就有点儿一言难尽,心说,你这是要上门找死啊……

虽然叶爸叶妈叶爷爷叶秋都不在家,可让警卫员勤务兵陈姨他们看到了周泽楷一样是跑不了。

叶修当然是拒绝他啊,还要安抚儿子很快就过年了,过年就可以回家看爷爷奶奶还有小点了。叶凛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听话的好孩子不能缠着爸爸要回家,可他又不爽爸爸跟周叔叔PK,闷闷不乐地啃着奶黄包,小脑瓜里拼命地想着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让爸爸只和他呆在一起。

最后是意外的接到了王杰希的电话——昨晚他们发现叶修竟然开始用手机,号码在第一时间就不保了。王杰希要叶修过去帮忙,用稀有材料当报酬,叶修讨价还价了一番后答应了,挂了电话,他正准备跟周泽楷说小周你看,我有事,咱下次再约PK,就见周泽楷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王杰希的号码,言简意赅地敲定他也去帮忙。

叶修说小周你这就不对了,你们轮回是大户啊,怎么能和我们兴欣分老王给的那点儿稀有材料。周泽楷表示,我个人去帮忙,和轮回无关,材料都给前辈,然后笑得特别乖巧。

饭后离开餐厅的时候,叶修看到来吃早餐的江波涛等人迎面走来。


TBC

评论(59)

热度(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