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Crazy For You 番外一

注意事项:

1.强制爱下的囚禁梗

2.有肉

3.第十赛季结束后开始

4.狗血天雷ooc

5.结局HE……如果能写完的话

6.太久没有码字,手有点儿生

7.太久没有炖肉,手有点儿生

8.已放飞

9.进入卡文debuff,效果是码一千字删八百字,隐藏效果是用废话凑字数

10.有私设

11.伞哥亲情向

12.待补充

=============================


叶修睡了一场好觉。这段时间他一直全国各地的跑,今天在H市,明天可能就去了G市,没几天又出没于Q市,时不时还要因为冯宪君后或者叶秋的电话,飞一趟B市,又或者是出国。

世邀赛之后的叶修身兼数职。荣耀公司这边有一个职位,联盟那边也有一个职位,竞技总局这里挂着名,叶秋公司那里还领着薪水。干得活杂不说,还多,忙得连轴转,几个月下来都休不上一个囫囵的周末。

而昨天晚上,他是昏过去的。确切的说不是昨晚,是今天天亮前。具体几点他记不清了,最后的记忆很模糊,他现在也不想去回忆。

空调被下的身体是干爽的,没有任何粘腻的不适感。但是疼,胳膊疼,腰疼,腿疼,骨头疼,稍微动一动,全身上下就找不出不疼的地方。他张了张嘴,嘴也疼,嘴唇肿着,舌头舔一舔,干涩得要命。

他还没穿衣服,连内裤也没穿,光溜溜的,皮肤直接摩擦着柔软的布料,原本应该是很舒服的触感,现在却有些刺痛。但叶修没掀被子,只是咬着牙让自己坐起来,伸胳膊去够床头柜上的水杯。

他的胳膊上有零星的紫红印子,主要集中在上臂内侧,他的皮肤太白,衬得这些印子格外的醒目。但如果掀开被子,就不仅仅是醒目这么简单了,叶修不用看都知道,自己身上大概是没有一块好皮了,眼不见为净,放下喝干净的水杯,他转头找起了衣服。

衣服就摆在床头,叠放的整整齐齐,连内裤都是折好了摆在最上头,叶修啧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嫌弃多此一举。

但这不是他昨天穿的那套,鬼知道那套现在在哪儿,叶修抓了衣服来穿,刚套上衬衫,门开了,叶修看过去,周泽楷站在门口,见他醒着,转身关好门,快步走了进来。

他在床边站定,叶修没理他,他又侧身坐到床边,叶修还是不看他。周泽楷抓了把头发,弄乱了精心打理好的发型,但他现在顾不上发型,想说的太多却不知道该先说什么好,把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暗恨自己嘴残。

但是视线却忍不住往叶修身上遛。衬衫是圆领的,居家款,宽松,领口大,露出好看的锁骨,锁骨上有紫红的印子,他留下的,昨晚留的,没几天消不掉,消掉之前他还会再印上新的去,想想就觉得很棒。

唇角忍不住勾了勾,被子下头,叶修伸腿踹了他一脚。周泽楷笑出了声,蹭过去,一把把叶修搂进了怀里。

在叶修锤他之前,他埋在叶修的脖颈里喊“前辈”,声音娇憨,甜得能挤出蜂蜜。叶修让他抱了一会儿,然后捏住他后脖颈的皮,像拎小猫似的把他拎开。松了手,斜他一眼,小年轻眨着眼睛笑,含羞带怯的样子,是该死的迷人。

叶修忍不住想,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周泽楷迷人的?他的笑容,他的眼泪,他的痛苦,他的认真,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他无法转移视线,舍不得转移视线的?

周泽楷又凑了过来。挤在叶修身边黏黏糊糊地要帮他穿裤子,看到叶修已经穿好内裤还露出非常可惜的眼神,趴在叶修耳边嘀咕着“下次等我”,“我脱的,我给你穿”之类的浑话,吐字清晰流畅,毫不嘴残。

叶修推着他让他起开,周泽楷晃了晃身体,又贴上去。一条裤子,穿了好半天不说,还穿得叶修出了一身的汗。等到下了床站好,他已经不想再给小年轻半个眼神,给了他就能开起染坊,十分擅长得寸进尺。

然后叶修把周泽楷关在了浴室门外,一个人洗脸刷牙,还征用了周泽楷的面霜。等他收拾好了出来,卧室里已经空无一人,窗户开着,门也开着。

叶修想,还是有些眼熟的。毕竟除了敞开的门窗,屋子里的一切,从装潢到家具,都和当初周泽楷囚禁他的时候一模一样。

因为这就是那套房子。周泽楷在S市有三套房子,这套风景最好,也是最贵。周泽楷一度想卖掉这里,或者是重新装修,理由不用说叶修也知道,但叶修觉得没必要。他连周泽楷都接受了,更何况一套房子?如果房子需要换掉,或者需要装修,那他干脆连周泽楷也换掉,或者让他去整个容算了。

错的从来都不是房子,而是那个人。现在人都被自己原谅了,房子就更不需要被当成不能碰触的伤疤。

叶修慢吞吞地走出卧室。周泽楷果然已经做好了饭摆在桌上,正等他来吃。

 

叶修这次有三天的假,非常难得。周泽楷为了配合他的假期,也软磨硬泡了轮回经理一回,把自己的日程表调整的和叶修一样。实际上到昨天在机场见到叶修为止,他俩已经有大半月没有见面了,更不用说约会,每天只能打打电话,发个QQ,偶尔才能上荣耀里切磋几把,其实都是大忙人,没有谁比谁清闲的。

聚少离多,又是异地,他们的开始还是那么的糟糕。周泽楷花了无数的心思来维持他和叶修的关系,不敢有半点儿的松懈和迟疑。他知道,有段时间里,叶修在等待他的放弃,即使那个时候叶修早已允许他的靠近和追求。而他,无法对此有一丝一毫的怨言。

幸好坚持最终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结果。叶修接受了他,从心到身。他做好了叶修不会那么快允许他亲近的准备,没想到在昨晚就得到了最甜蜜的奖励。

周泽楷爱死了在他要去副卧时,拉住他的手腕,无声的挽留他的叶修的表情。那称得上是别扭,以及羞赧,还有懊恼和一点点的赌气,可爱的一塌糊涂。周泽楷从未在叶修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神色,而这种心情对叶修来说也是前所未有。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挽留,这并不是计划之中的,但身体比意识清楚,他已经准备好接受周泽楷,用他的身体,心甘情愿。

周泽楷欣喜若狂。本就嘴残的小年轻,张口结舌的半天,最终也只是小心翼翼地捧起前辈的脸,虔诚又珍惜的在他唇上落下一吻,犹如宣誓。叶修无声的叹气,微微勾起的嘴角,是温柔的弧度,也是纵容的默许。

他允许周泽楷索求他,允许周泽楷占有他,甚至允许周泽楷对他为所欲为。他躺在周泽楷的身下,迎合着他的亲吻和抚摸。压住他的重量不再让他作呕厌恶,反而觉得踏实安心。爱与不爱的区别是如此的鲜明,叶修感慨良多,又沉溺于年轻的恋人给予他的温柔,顺从地抬腰张腿,让他打开自己最隐秘最紧致的地方。

但是润滑和进入都必可避免的让叶修想到了过去。周泽楷从未粗暴过,就算是囚禁他的时候,也从来都舍不得他受伤。可偏偏就是这同样的温柔,让叶修有一瞬间的分不清现实,紧绷了身体,本能的推拒。

周泽楷只能哀求。他想停下来,想抱着前辈温柔安抚,可他做不到,真的做不到。他想进攻,不顾一切的进攻,占有前辈并不难,他能让前辈舒服,无论前辈愿不愿意,他都有手段让前辈在他身下和他一起共赴极乐。

可是会被抛弃。一旦他这样做了,他会被前辈再次推开,再不被允许靠近,他不能接受,他会死的。他只能哀求。求前辈看看他,求前辈摸摸他,求前辈不要不要他。

叶修听到了他的哀求。可那又怎么样呢?他惯会装可怜,装够了,就会露出本性,不顾他意愿的继续强迫他,要他接纳,要他出丑,要他臣服。周泽楷的隐忍只是为了得到更多,叶修很清楚,他不会心软,因为他不爱周泽楷,曾经。

而现在,叶修会心疼。并非不知道如果现在自己坚决的叫停,周泽楷就是死都会忍住离开,可怎么忍心呢。他已经爱上周泽楷了。想要他,也想把自己给他。

但是安抚却变得不太容易。周泽楷的精神绷得太紧了,叶修的放松没能让他在第一时间察觉到,还犹自强忍着欲望,不敢妄动分毫。

叶修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酸涩甜蜜刺痛简直不一而足。最后他抬手抹去小年轻额头的汗水,轻轻亲吻他的唇角,笨拙的探出舌尖舔了他的下巴。

这是无可置疑的暗示。暗示周泽楷他已经准备好了,暗示周泽楷可以继续进攻。这也是叶修现在能做到的极致,他不知道万一这也无法让周泽楷回过神,接下来他又该怎么做。

幸好这个暗示已经足够了。周泽楷又惊又喜,抱着叶修一个劲儿的喊前辈,一边喊一边往里推,叶修只能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承受着被剖开、占据、深入,和没有止境的撞击。

后面的事就再也不受叶修的控制。周泽楷毕竟是周泽楷,他可以因为叶修的抗拒而隐忍,却不会在叶修的允许之后再多一分客气。进攻才是枪王的本性,不给对手喘息的时间,不给对手闪避的可能,他的进攻一旦开始,将不会再被打断。

连他自己也不太记得到底做了几次。叶修昏过去后,他也筋疲力尽地倒在叶修身上满足的好像上了天堂。他就这样的睡着了,压着叶修,保持着还埋在他身体里的姿势,睡得安稳香甜。直到在睡梦中被他压得喘不过气、却又累得醒不过来的叶修胡乱的推他,他才不情愿的睁开眼,天已大亮。

睡了不过一个来小时,精神却亢奋的能下楼跑30圈。周泽楷不敢再折腾叶修,压抑着满心的欢喜,给他清理身体,换上干净的被褥。他已然无法再睡,却又舍不得放开叶修。前辈是他的了,完完全全是他的了,真好,像做梦一样。但不是梦,他知道,昨晚的每一个细节他都回忆了无数遍。前辈说爱他,一边承受着他的疼爱一边哭着说爱他。没有比这更好的了,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周泽楷觉得之前准备的关于三天假期的计划可以稍微增修一下,如果前辈不愿意出门,他们宅在家里除了可以打游戏,还可以做点儿舒服的事。嗯,可能不是一点儿,而是很多。

周泽楷对此非常乐观,毕竟你看,最难的那关他都坚持下来了,以后当然会甜蜜快乐啦。


END


没能赶上29号,但还是祝我最爱的老叶生日快乐。

原本就想用cfy的更新当生贺,最后憋出来的只有这么一篇非常不好看的番外。其实是打算炖肉的,然而好像失败了……emmmmmm

因为之前说保守的老叶和他很会玩的小男友这种设定很合适cfy,所以很早之前写的一个很浪的老叶和他的奶狗小男友就不合适发了……

还是当成平行世界的番外二发一下?

评论(15)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