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恭苏】蓬门今始为君开(又名:药杵的正确用法&玄衫少年身为秘密远走他乡为哪般)

送给大狈狈的新婚贺文!

虽然晚了点儿……Orz


拖了两天写结尾,结果还是特别不满意。

然后老板也很不满意……

昨天崴脚,今天还崴脚,崴在同一只脚上,彻底不能动了TAT

老板我错了, 看在又是万字肉的份上,高抬贵手放过我吧嘤嘤嘤QAQ


关于题目:

蹄子是个取名无能星人,所以题目求助了大狈狈 @初若 和米总 @唯一最好的朋友米 

感谢两位好基友(づ ̄ 3 ̄)づ


涉及少量生子内容,蹄子的恶趣味啦DX

以上。



临近中午,欧阳少恭终于为最后一位病人开好了药方,示意他去旁边抓药。

还有几日才是上元节,回老家过年的元勿等人都要等到出了正月才会回来,因此这些日子抓药等杂事都是百里屠苏一人来做,幸好今日病人不多,倒也不算忙碌,只是不知是正午天热还是怎的,一向清清冷冷无甚表情的少年竟是满头细汗双颊绯红,好看的令人移不开眼。

医案前慢条斯理整理笔墨纸张的杏衫大夫轻声呵笑,凤眸状若无意的微挑,指尖荧光一闪,转瞬即逝。

正在药柜后头包扎药材的玄衣少年顿时呼吸一促,似有不适似的身形微晃不定。

“百里小哥,你没事儿吧?我看你这脸色不对,别是受了风寒吧?”站在柜前等着拿药的婆婆颇为关切的询问。

少年闻言有些不自在,肩膀都僵硬了几分,面前的婆婆看不出可却逃不过那边某位大夫的眼睛。

“没事。”

两个字被少年说的又硬又冷,态度可真是糟糕透了。幸而街坊邻居久了,大家都知道欧阳大夫身边的这位百里小哥是个冷面热心的好孩子,不会有人介意。

“百里小哥可别嫌老婆子罗嗦,这天儿是暖和了,可这倒春寒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容易着凉,可得小心着。”

婆婆的絮叨是好意,百里少侠哪怕这会儿是真听不进去,也只得默默听受着暗自忍耐,柜台遮住的腰腿早已酸软的微颤不已,他几乎用了全部的自制力才没有软下身体勉强保持着上半身的平稳自然。

细长的手指灵活而快速的将药包包好扎紧,递到了婆婆的面前。

婆婆笑呵呵的接过,一边叮嘱着他别贪凉受寒,一边慢慢悠悠地走出药庐。

待到婆婆迈出药庐大门,少年抬手挥出一道劲气将门掩上,才支撑不住似的缓缓滑下身体软趴在柜台之上。




“先生……何意?”

少年睁着一双濡湿星眸,懵然不懂的样子颇为可口,欧阳少恭忍不住深深吻上,唇舌斯磨良久,才不舍放开给他呼吸。

“屠苏是否还恨着我,害死了你的母亲、族人……”

被吻得昏然的少年顿时瞪起了星眸。

“先生为何会这样想!”

“乌蒙灵谷一事,先生已然尽了全力,然而天意难测,谁又能料到雷严竟然也是重生之人……”

欧阳少恭垂眸,关于这一点,少年有所不知。

雷严并非如他们二人这般重生,雷严还是那个雷严,只是谁也不知他竟在谋取掌门之位以前就得到了一面古镜,从镜中幽魂口中得知了丹芷长老对他只是利用并早有提防甚至起了杀意。而实际上,年少的欧阳少恭自重生后便只想再见一面他心爱的少侠,若能得他原谅,他愿意放弃一切只求与百里屠苏共度余生,他隐遁逃出青玉坛,只身进入南疆寻找记忆中乌蒙灵谷的位置,却被雷严暗中跟上。

他在红叶湖遇到了重生后的云溪,可喜的是,云溪体内的魂魄竟然已是前一世杂糅着太子长琴一魂四魄的百里屠苏的魂魄。小云溪,确切的说是小屠苏,他早已将一切对韩休宁和盘托出,女娲大神此次派出的使者并不再是为了封印焚寂,反而是为了解开封印将剑中魂魄归还欧阳少恭。

他在乌蒙灵谷结界失效前三日便在韩休宁的帮助下入谷商议移魂之法,便览谷中藏书后他决定以结界失效重启后的巨大力量替代血涂之阵,然而他们计划好了一切,却被雷严带着服用了洗髓丹的大量弟子突袭,那洗髓丹是雷严亲手炼制,他又没了在青玉坛燃香多年的条件,乌蒙灵谷一族即使有所准备,却是根本抵不过那些妖化的弟子,屠族惨祸再次降临。

而冰炎洞中,雷严妄图抢夺焚寂,年小力弱的百里屠苏重伤倒在欧阳少恭怀中,韩休宁拼死催动血涂之阵将焚寂剑中的魂魄引入欧阳少恭体内,太子长琴的魂魄既全,欧阳少恭获得仙人时期的全部神力,雷严毙命,然而韩休宁却依然回天乏术。

韩秀宁身死,乌蒙灵谷灭族。

可一切又已经全然不同。

百里屠苏去了天墉城拜入执剑长老紫胤门下,欧阳少恭回到青玉坛重整门派,在百里屠苏十七岁那边,他们相约在中秋节那日于琴川相会,谁承想翻云寨的山贼胆大包天,掳了方家小少爷和他的总角之交索要赎金,一向爱装柔弱不肯动手的欧阳少恭在地牢中看到一袭南疆玄衫的少年向他缓缓走来……

如同上一世一般结识了方兰生和襄铃,却因这一世的风广漠并没有重伤失忆而是好好的回到了幽都,他们再也见不到那个为了寻找哥哥而来到人界的温暖少女风晴雪。

遗憾虽有,但毕竟好过生离死别。

也好过他一说起晴雪某人就怒摔醋坛。

他们一起走过了很多地方,而桃花谷便是他们旅途疲累后可以休憩的家园。位于琴川的这个药庐是百里屠苏提议开的,一是欧阳家在此,总还有些亲戚朋友需要走动,既然占了人家的身体,也该尽了孝道才是。

二是欧阳少恭医术了得,不拿来赚钱贴补家用,持家有道的百里少侠心有不甘。

只是对于做生意,欧阳少恭十分的不上心,见天的以各种手段哄骗少年行夫妻之礼,药庐三天两头歇业,这钱自然赚的不多。

拖着腰酸背痛的身体去刷侠义榜,在这件事上,百里屠苏还真挺恨他。

欧阳少恭见他沉默,只当百里屠苏真的对他心有隔阂,神色不由黯然,连笑容都变得苦涩几分。



END



评论(13)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