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恭苏肉文片段【三】(有点儿肉渣)

我就是传说中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并且ooc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不回头TAT
写出想要的感觉太讨厌了!




时间如流水转眼已过月余。

山脚下的小村子在落日的余晖里升起袅袅炊烟。

村口广场的大磨盘处,张猎户正把这两日进山达到的猎物分给村里的其他人,而站在他身后帮忙的,正是一身玄衫的百里屠苏。

猎物很快就分割完毕,百里屠苏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份之后,转身向村尾走去,那里是他现在暂居的地方。

离开欧阳宅之后,他用腾翔之术向西南方向一直飞,直至力竭才落在深山里昏倒,要不是被上山打猎的猎户捡到,指不定他就已经喂了老虎或是豺狼了。

醒来后他就留在了村子里,靠帮张猎户打猎生活。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除了每隔两日要进山打猎之外,其余的时间他都在打坐练功,日子过得单调却平静,一丝波澜也无。

欧阳少恭一直没有出现。百里屠苏也感觉不到他的气息,虽然不敢说真的完全摆脱了对方,但起码现在,他可以安心的休息、恢复力量,然后他要回到乌蒙灵谷,在那里过完此生。

米下了锅,他才发现灶台边的柴火昨日就已用完,想起院子里应该还有几块木头,拿来做顿晚饭应是足够。

起身推门而出,太阳落山前最后的光辉将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都染上了杏色的暖黄,正如他所熟悉的,那人衣衫的颜色。

而那人精致完美的轮廓,也在这片融融之色中,逐渐清晰。

欧阳少恭就这样出现在他眼前,没有半点征兆。

清雅俊逸的脸上没有丝毫怒容,他带着百里屠苏记忆中最深刻的温润笑容,向他伸出手。

“你出来玩的够久了,跟我回家吧。”

百里屠苏垂下眼睛,声音淡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他这一路逃亡一直刻意收敛气息,没有银钱连侠义榜都不敢接,甚至为了防止欧阳少恭丧心病狂的在他自己的衣服上也下了追踪用的冥蝶粉,他离开欧阳家之后就把穿出来的衣服拿到当铺换了盘缠。

“呵~我的傻屠苏,你怎么忘了,我并未从你身上取走我的魂魄,只要我想找你,你就是跑到了天涯海角,我也一样能找到你。”

欧阳少恭伸出右手,小指处浮现一根红线,与此同时百里屠苏的小指根处也有了一根,那细细的红丝蜿蜒相连,但仔细去看,两人手上的并不是红线两端,而是一根红线劈成两半,系在各自的指头上,延伸出去相交汇的地方恢复成一根,另一头是空的,被剪断了。

太子长琴,轮回之中寡亲缘情缘命主孤煞,获罪于天,无所谛也……

“别过来!”

欧阳少恭刚动了半步,百里屠苏便从背上取下焚寂握紧,执剑相向。

“屠苏,别闹了,快跟我回家吧。你离家这么久,难道都不想家吗?难道你不想明日?我们的孩子明日,他可是十分想念你的啊。”

明……日?百里屠苏的眼前立刻浮现出一张可爱粉嫩的小脸。

“跟我回家吧,屠苏,你若是还没有玩尽兴,等回了家看过明日,我再带你出门游玩,你想去哪儿我都陪你,可好?”

欧阳少恭循循善诱的语气极尽温柔,百里屠苏却只是冷硬摇头。

“我只想离开你。”

“屠苏,你这么不乖,让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他说的无奈脸上也做温柔之色,可百里屠苏没有错看那双凤眸中的冰凉狠意。

“欧阳少恭!你少在我面前做戏!马上离开我家,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家?”他轻蔑的看过四周,这样破烂的地方哪比得上他精心布置的宅邸舒适?“屠苏把这破地方当成家?”他笑的古怪,心中极痛。

“这里自然是我家!”

“错!你的家是我欧阳府!有我和明日的地方才是你的家!”

“一派胡言!欧阳少恭!你灭我全族又辱我极深!你莫要以为如今你我二人同生共死我就不敢杀你!”百里屠苏挥剑,已是气极。

“把剑收起来。”他看了眼焚寂,脸上没了笑意,“屠苏,你应当知道,焚寂已经失去力量,而以你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伤我分毫。”

百里屠苏瞪着他,眼中是以卵击石的决意。

“好了~乖~别跟我闹小孩子脾气了,万一伤着哪儿了,我会心疼的。”

变脸比翻书还快。

“闭嘴!”百里屠苏恨极。

“唉~你的性子真是倔强,难怪明日也是这般,见不到你就哭闹不休,连奶水都不怎么吃了,那么小的孩子可怎么受得了。”

“……”

尽管对欧阳少恭又恨又气,可百里屠苏的心还是忍不住牵挂那个孩子,出来这段时间里,他虽然从没想起过那个孩子,可梦里次次都会梦到他甜甜的笑靥……

欧阳少恭趁热打铁,柔声哄劝:“屠苏担心于他,何不与我回家看看他?我保证,等明日再大一些,能出门了,我就带着你和他去游山玩水,看尽这世间一切繁华美景,可好?”

百里屠苏眼中的动摇再次坚定下来,剑执护在胸前,是拒绝的意思。

欧阳少恭失望,“屠苏当真如此绝情,竟是连自己的骨肉都不肯见一见吗?”

“欧阳少恭!那并非我自愿生下的孩子!”

“并非自愿就不是屠苏的骨肉了?屠苏就能眼睁睁看着他因看不到娘亲而日夜啼哭,哭到没了力气生生昏厥过去?”

欧阳少恭的质问像一根根尖锐又细小的刺,密密麻麻的扎在了心口,疼得他心慌。

“昏厥……怎么……会……他还那么小……怎么会……知道我……”

“屠苏啊屠苏,你以为他小就认不出你了?他虽然小,可他知道是谁生育了他!他虽然小,也知道生下他的那个人把他抛下不要了!”

“没……不……不对……我不信……你骗我!天墉城也捡到过婴孩,也未见有过如此情形!”

骗他的,欧阳少恭一定是在骗他,他总是骗他,他知道!

“如果屠苏不信,那你就回去亲眼看看,看看明日是不是因为思念你而哭肿了眼睛,哑了嗓子,他还那么小!”

百里屠苏已经摇摇欲坠,只是欧阳少恭悄无声息靠近他的气息让他瞬间警觉,焚寂剑尖指向欧阳少恭。

“我不会与你回去……今日,我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与你走!”

“我哪里会让你死。”欧阳少恭无奈的摇头叹息,“屠苏,你真是太不听话了,这般调皮可着实令我为难。”他掩在广袖中的手指略动,百里屠苏手中的焚寂突然坠地,而他也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身体一软,下一瞬就被欧阳少恭紧密地揽在怀中。

“我本不想如此,可屠苏你一再顽皮,我也无法了。”他低头,双手扣紧屠苏的腰肢,唇瓣擦着他的耳廓,柔声问道:“你的身子已经养好了吧。”

百里屠苏一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却被对方顶在小腹上的硬物给吓得神色大变。

“你要干什么!”

“屠苏明明知道我要做什么,却故意这样问。”欧阳少恭怜惜的抚摸着他的背脊,像是在安抚他因恐惧而止不住的细微颤抖,“因你有孕,我们许久没有真正的亲近了,虽然屠苏也未曾冷落过我,可……到底比不上屠苏那处销魂。”

“污言秽语!你给我闭嘴!”他的脸涨红又变白,怒瞪着欧阳少恭的星眸里似有焚天灭地的烈火在烧。

可终究是连抬手推他一下都做不到。

“唉,屠苏就是脸皮薄,我们是夫妻,这是闺房之趣,哪里就污秽了?”欧阳少恭轻笑着把脸埋在少年脖颈间,用力的嗅着他身上干净清爽的味道,“屠苏……屠苏……我好想你……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日夜做梦都能梦到你,你在梦里的样子特别好看,可是每次我刚想抱住你你就调皮的溜走了,真是坏透了。不过我知道,那只是梦,你看,现在你好好的在我怀里,再也~跑不掉了~”

“不……不……你放开我!混蛋欧阳少恭!你放开我!!”少年星眸赤红,情绪近乎崩溃失控的大喊。

“好好好,等会儿我就放开你,不过现在,还要屠苏与我温存片刻。”他不顾少年千般万般的不愿,抱着人往内室走去。

“屠苏不必担心,我不会让你太辛苦,毕竟这里过于简陋,我们也要早些回家,我只要几次就好……几次……说不定你就又能怀上我的孩子了……”

当他把人压在那张简薄的木板床上时,百里屠苏的神情已是犹如煞气发作一般,他在催动全身的灵力试图冲开欧阳少恭对他的禁锢,可他们之间力量相差悬殊,少年几乎是立刻就遭到了反噬,鲜血顺着嘴角溢出。

“屠苏!你怎么又逞能!我的禁锢之术是你能冲破的吗!”凤目中的心疼之意是真,心里恨他倔强也是真,欧阳少恭凝视着身下宁死不屈的少年,脸上笑意蓦然扭曲:“屠苏真是不够坦白,若你不愿在这么破烂的地方与我欢好,直说就是,难道我还会委屈你吗?罢了,我带你离开,此处离白帝城不远,那里想必有舒适的客栈可以下榻。”

百里屠苏看见欧阳少恭向他展露深情笑意,温润俊逸的脸庞更是如玉般美好发光。这曾是他最为迷恋的样子,而如今在他眼里却是比酷刑更为残酷可怕的东西。

他要逃走,他必须要逃走!

强烈的意念驱使着少年奋然挣扎,竟是在欧阳少恭的禁锢之下抬起了手臂,他的星眸里燃烧着不屈的火焰,就算是螳臂当车,亦是毅然决然。

欧阳少恭只是用宠溺的目光看着他无力的挣扎,他又低声说了什么,百里屠苏没听清,一种强烈的困顿感逼迫冲入身躯,就像全身受到的禁锢那样,精神也开始逐渐受到他的桎梏……

在满心的忿恨,不甘甚至于绝望中,百里屠苏陷入了黑暗。

----------------------TBC---------------------------

后面还有点儿肉渣,放在博客上了,地址见微博

评论(1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