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意外事故 13(非ABO的男男生子)

注意事项:

1.这是一篇大纲文

2.原著背景,第八赛季老叶退役开始

3.非ABO社会

4.未婚生子

5.慢热慢热慢热

6.私设如山

7.待补充

8.见详细说明


写得罗嗦的要死,完全没有重点,想到啥就写啥,只要前后不矛盾,我就啥也顾不上了。

如果发现有前后矛盾的地方,一定要提醒我!

就,真的很啰嗦,大家当消磨时间的文看吧,感觉这一章写的真没啥意思,写完我自己看着都嫌弃_(:з」∠)_

依然是定时发布。


13

 

叶凛从生日后就转到关老师那里上全天课。一下子课程变多了,内容也丰富,难度对叶凛来说更是不小,因为很多课他学得晚了,自然要赶一赶进度。好在叶凛聪慧,韧劲又足,突然减少了能玩的时间也没哭闹,乖得厉害。

叶修却知道,儿子这还是不安。因为周家的关系,即使叶修尽量减少了叶凛和周家的接触,但是儿子不可能不受影响。他怕自己不听话叶修不要他,所以卯足了劲儿的乖,乖得让叶修格外的心疼。

叶修把所有空闲时间都拿来陪儿子,压缩自己的休息时间用来忙碌荣耀,用挤出来的时间带儿子出去玩。这段时间,叶凛瘦,叶修也瘦,陈果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现在是看到周字就犯膈应,连轮回赢了比赛她都要没好气的哼两声。有一回被叶修听见了,说,这都不挨着,老板娘你别迁怒啊。

陈果当然知道自己就是迁怒,可是人嘛,有几个能做到像叶修那么清醒理智的?陈果觉得自己做不到,也不打算为难自己,叶修不生气,她就替叶修生气,而且话说回来了,叶修是自己粉了多年的偶像,自己不护着,那还叫什么粉丝?

陈果和叶修商量是不是请个人来给大家做饭,总是外卖的不安全,万一比赛的时候闹肚子可就得不偿失了。叶修夸陈果想得周到细致,陈果没好意思说是从楼冠宁那里听来的,人家义战,可是有专业营养师和大厨的。

但是兴欣现在只需要一个能给大家做饭的钟点工,陈果这边正打算去招工,那边就有人主动上门,说是周泽楷先生让他来的。陈果一听就要赶人走,人说周泽楷已经预付给他了一年的薪水,如果兴欣这边不录用他,按照约定,薪水他不会退还给周泽楷。陈果对此是毫无心理负担,浪费周泽楷的钱就浪费呗。叶修却觉得这样不好,说这样吧,薪水我们这边同样的价钱再开给你,你把周泽楷给你的钱退回去,毕竟在我们兴欣工作,领轮回队长的钱算什么事儿呢。然后陈果还专门给周泽楷打了个电话,热情洋溢的感谢了一下轮回队长给他们兴欣推荐了一个好厨师。

周日叶凛在关老师的带领下和小朋友们一起去S市参加活动,结果还不到中午,叶修就接到关老师的电话,说活动现场出了意外,叶凛受伤。叶修一听就变了脸色,电话还没挂就去找钱包身份证,陈果喊着多带点钱然后给叶修叫了去高铁的出租车,叶修刚坐上车,手机又响了,是周泽楷。

也只能说是巧了,周泽楷也在那里参加商业活动。他这边活动刚结束,那边就听到楼下出了事故,本来他也没在意,从主办方安排的通道下楼,结果遇到了运送受伤小朋友的队伍,然后他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的叶凛。

周泽楷立刻跟去了医院,现在正在病房里陪着上完药的叶凛。因为还有其他受伤的小朋友在治疗,在没有家长来领孩子的情况下,叶凛只能等在病房里。周泽楷虽然是叶凛的亲爹,但是叶凛小朋友当着关老师的面喊他周叔叔,周泽楷对着儿子倔强的小眼神,只能说自己是孩子父亲的朋友,来帮忙照看。然后赶紧给叶修打电话,一是要叶修别担心,二是要叶修帮自己证明一下,他确实不是什么身份可疑的人。

知道周泽楷在叶凛旁边,叶修是真的狠狠地松了口气。他庆幸这个时候有人陪在儿子身边,不至于让凛凛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病房里。但他也知道儿子这个时候最想见到的人一定是自己,他让周泽楷把电话转交给叶凛。小家伙一听到他的声音就要哭,叶修赶紧安抚,说爸爸马上就到了,叶凛哽着声音说爸爸我等你,你快点儿来,你不来我不走,谁带我我都不走,叶修听得心疼死了。

叶凛是抵触周泽楷的。因为这个人,他可能会被抢走,和爸爸分开,所以他不愿意和周泽楷呆在一起。但是叶凛早熟的地方在于,即使他不喜欢,他害怕,他也不会哭闹着表现出来。病房里其他的小孩儿因为受伤,家长又不在,有的会小声的哭,叶凛不哭,沉着小脸很平稳的样子。

但周泽楷知道叶凛对自己有情绪。他也不会说些什么来证明自己,只是沉默地坐在床边守着他。叶凛要去厕所,但是伤口在腿上疼得不能走路,周泽楷见状一把把他抱起来,小家伙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反射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周泽楷就有点儿恍惚。他从不知道孩子的重量会这么沉,压在心里沉甸甸的,比什么都重,而一旦感受过这种重量,他就再也放不下了,无法割舍。

然后他就被儿子嫌弃了笨手笨脚。毕竟从没给儿子穿过衣服,伺候过儿子拉屎撒尿的,周泽楷那双能操作一枪穿云的手捋顺不好儿子的衣服,直接被小家伙不客气的拒绝了帮忙,有点儿可怜的蹲在一边看儿子自己把自己收拾的整整齐齐。

等再回到病房,叶凛就主动跟周泽楷说话了。虽然是问爸爸什么时候能到。周泽楷手机上有叶修发给他的高铁时间,他就指着消息上的时间给叶凛看,然后认真地跟叶凛算前辈还有多久到,什么高铁还有半个小时到站,打车过来大概要多少分钟,说着说着,就变成一大一小头挨着头,表情都是一样的。周妈妈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欣慰的差点儿掉眼泪。

周泽楷都不知道他妈妈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但是显然,因为周妈妈的出现,叶凛变得更加不安。周泽楷在关老师上前询问您是哪个小朋友的家长时,解释说这是我妈妈,然后拉着周妈妈到病房外说话。

周妈妈埋怨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事儿都不告诉家里,又说医院实在吵闹影响凛凛休息,要周泽楷带凛凛回家。周泽楷说前辈一会儿就到。周妈妈说那就派个人去接他。周泽楷回到病房问凛凛,要不要去周叔叔家呆一会儿,前辈也去。叶凛特别大声的说我不去,我在这里等爸爸,我和爸爸说好了。周泽楷马上说好,不去,等前辈。周妈妈听到儿子自称是叔叔,心里不是滋味。想着小修这个孩子也真是的,都这么久了,还不愿意让凛凛认泽楷,这是非要让泽楷父子俩生分么?可他这样拖下去,又有什么意义?泽楷就是凛凛的亲生父亲,谁也改变不了,血浓于水,凛凛终究会亲泽楷的。刚才她进门时,父子俩不就相处的很好么。周妈妈觉得,真该让叶修好好看看凛凛和泽楷相处时的样子,这样叶修就不会固执,早点儿想开。

周妈妈就不知道,刚才他俩相处的好,是因为有共同话题——叶修。

这个时候,已经陆续有小朋友被家长或亲自或派人给接走了。叶凛从有小朋友离开开始,就不断往病房门口张望,眼巴巴地盼着,模样十分招人疼。周妈妈见状,忍不住说,凛凛出远门,小修应该陪着他来才对。周泽楷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妈妈的意思,凛凛先脆生生地回了句,爸爸忙。周妈妈就叹气,说忙也要照顾好你啊。

叶凛没听懂,周泽楷知道他妈妈话里有话。果然,周妈妈继续说,泽楷,你再劝劝小修,让他跟你去轮回吧。白天跟你去训练,晚上回家照顾凛凛,都不耽误,多好啊。

但周泽楷完全不觉得这样有哪里好,他把不行两个字说得硬邦邦的,要他妈妈不要再说这话,特别是在前辈面前,不要再说。周泽楷明白自己的妈妈,她是典型的贤妻良母,以相夫教子为己任的。不是说这样不好,但是她不能因为周泽楷喜欢叶修,就要求叶修也在家当个“贤妻良母”。

周泽楷要的不是“贤妻良母”的叶修。他要的,只是叶修。

实际上为着周妈妈去上林苑说的那些话,周泽楷已经和她大吵过一架了,这也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和母亲吵架。

但在叶凛面前,母子俩很有默契的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周泽楷看了眼手机,叶修发来的最新消息,他已经到医院了。

叶修是跑上来的,电梯人太多,要等很久,而且病房也不过是在5楼而已。他气喘吁吁地踏进病房,小家伙一直绷着的小脸立刻露出笑容,大声喊爸爸。叶修冲到床前,小心地碰了碰儿子腿上的纱布,然后搂着儿子问,还疼么。

小家伙可算是能撒娇了。一头扎在叶修怀里,委屈巴巴地说爸爸我好疼,不能走路了。其实叶修还在高铁上的时候,就已经接到了周泽楷和关老师传给他的诊断,知道只是破了很大块皮,没有伤到筋骨。但这不妨碍他心疼儿子,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怕就是磕破块油皮,也足够叶修心疼得搂着儿子亲了又亲。

小家伙美滋滋的,好像忘了疼。赖在叶修怀里说这说那,就一点儿也看不出之前等不到爸爸的不开心和伤口很痛的苦大仇深。叶修要带他走,关老师赶紧把医院开的纱布啊药什么的送过来,并且做好了被叶修责怪的准备。刚才有个意外发生时站得远远的,半点儿伤没受的孩子的家长,在医院走廊里把他们几个老师骂了个狗血淋头。而他带了叶凛大半年,对叶凛的背景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心说今天就是校长站在这儿,大概都不够格跟人家道歉的。结果叶修只问了几句意外发生的原因,知道是不可控因素造成的之后,给叶凛请了两天假,然后就抱着孩子走了。

叶凛知道明天后天都能在家和爸爸呆在一起,开心地都要飞起来了,搂着叶修的脖子跟叶修商量,爸爸,明天我能不能干这个,后天我能不能干那个。叶修这会儿只会说好好好,行行行,连小家伙说,爸爸我流了好多血,得吃两根雪糕才能补回来,他也只是笑着问儿子,那要不要爸爸喂你吃啊,小家伙说要!

就完全别人插不进去话,连一滴水都泼不进去,亲密无间。

出了医院,周泽楷提出要送叶修。叶修问小周还没吃午饭吧,周泽楷说,我请前辈。叶修说你帮我照顾凛凛,哪儿能还要你请我吃饭,我来吧,想吃什么,你定。然后出于教养和礼貌,又客气的对周妈妈说,夫人如果有空的话,也一起来吧。

叶修的表情是看不出任何端倪的,好像他已经忘了周妈妈之前在上林苑跟他说的那些话,实际上让他有多生气。周妈妈觉得叶修还是很懂事的,就算一时不能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不能接受自己的建议,但是他在主动和自己拉近关系,就笑着说好啊,但是不能让小修破费,然后自作主张的拿手机给自家的某五星级酒店打了个电话,让餐厅准备。巧了,就是当初叶修来轮回卖技能点时住的酒店,也是周四叔见到叶凛的酒店。

因为酒店临近轮回,离医院还有短距离,就说坐周泽楷的车过去。医院门口没有停车位,周泽楷的车停的有点儿远,叶修抱着孩子走了一段距离之后,额头鼻尖就开始冒汗。

周泽楷问能不能他来抱凛凛。同样的话,当初在迪士尼的时候,周泽楷也问过。那时叶修回答的是不用,现在他回答的,还是不用,你抱不动。周泽楷想说自己抱得动,刚才还抱着凛凛去厕所了呢。周妈妈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告诉他,说小修说的没错,泽楷你不是从凛凛小时候开始抱他,是抱不来的,不会用劲儿,抱一会儿行,久了,凛凛不舒服,你也会胳膊疼,要影响比赛的。

后面周妈妈又说了什么,周泽楷就没再听进去。倒是叶修,顺着抱孩子这个话头和周妈妈交流了起来,他对带孩子非常有心得,连周妈妈听了都惊讶不已。周泽楷只有愧疚和自责。

他为自己一直自认足够了解叶修为了照顾叶凛长大付出了多少而愧疚。都说养育孩子辛苦,可个中辛苦到底是怎样的辛苦,大概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说清。周泽楷说不清,他只是知道而已,类似于人云亦云,他的感动也好自责也好,是真情实感,但也很苍白。直到周妈妈这无心的一句话,周泽楷才真正的碰触到叶修为了他的孩子付出的那些他无法想象的辛劳的冰山一角。

周泽楷一言不发的从叶修手上近乎强硬的接过了叶凛。这个举动直接就把叶修和叶凛都给弄愣了。然后叶修就听周泽楷哑着声音说,前辈,教我。

饶是叶修也没想明白到底是哪里触动了周泽楷的父爱开关。可这哪是父爱爆发,周泽楷从头到尾爆发的都是对叶修的爱和愧疚。他站着不动巴巴地看叶修,等着他教自己,周妈妈急着说泽楷你别逞能,你明天还有训练。

他们这三个大人抱着个孩子——重点是周泽楷抱着个孩子——的杵在路旁边,路过的人偶尔会好奇的张望一眼。这要是被哪个荣耀粉看到了,就是要上头条的节奏!

叶修赶紧说,等有空教你啊,你先把凛凛给我。他这边又把凛凛抱回来,周泽楷那边还问凛凛,我抱,难受?叶凛不客气的点头,周泽楷就跟颗被霜打了的小白菜似的,蔫巴巴的低下了头,而叶凛丝毫没有欺负了亲爹的自觉,继续搂着叶修的脖子,和他爹说悄悄话去了。

叶凛的腿伤不严重,加上叶家送来了些特效药,伤口愈合的很快,也没让小家伙遭罪。不过叶凛可借着受伤狠狠地撒了好几天的娇,只要和叶修在一起,基本就长在叶修身上了。也亏得叶修习惯了,身边挨着这么个小娇气包,也不影响荣耀操作。用他的话说,当年叶凛还是个除了吃就是睡再不就是哭的小团子的时候,他还抱着他训练呢。魏琛说他吹牛,最后是苏沐橙的一张照片给叶修作了证。

不过那当然算不上是叶修抱着叶凛训练,只能说是把叶凛固定在了腿上,固定带记载了叶修的腰上。照片上叶修戴着耳机认真操作着鼠标键盘,穿着粉蓝色婴儿服的小不点吮着指头睡得香甜。看了照片的众人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最后是唐柔问了句,其他队员不觉得违和么?苏沐橙说挺违和的,就这货(指叶修),前一秒还把队员训得心惊胆战,下一秒就抱着儿子喂奶去了,队长奶爸身份切换都不带冷却的。

其实当时陶轩还想过给孩子请个保姆,毕竟队长在训练室奶孩子这种事太魔幻了,对队员的冲击力不是一般的强。然而叶凛真的是离不开叶修,换了几个保姆都带不了,最后只能继续让叶修一边训练一边带孩子。苏沐橙说,陶轩那时候,真的很照顾叶修。但可能是他觉得自己已经让了这么多步,到头来叶修却还是不肯迁就一下他,接个商业活动什么的,最后才会更恨叶修吧。

叶修在半年多前还是个没有手机的人,当然也没有相机,反正就是从他这里,几乎找不到叶凛小时候的照片。照片都在苏沐橙那里,叶秋手里的都比叶修的多。叶修电脑里,和儿子的合照还是之前去迪士尼周泽楷给拍的那些。陈果说想看叶凛小时候的照片,其实就是想看偶像奶孩子的样子,苏沐橙像是猜到了陈果真正的兴趣,就挑了好多不外传的照片发给陈果,陈果拉着唐柔品评了一晚上。叶修觉得女孩子们的兴趣真的太难以理解了。

挑战赛以来,苏沐橙就没再来过上林苑。但是周家的所作所为,陈果都一个细节不放过的全部转述给她知道了。陈果不是笨蛋,她和叶修一起生活了一年,即使叶修不说,她也早就看出叶修并不是什么被老东家净身出户的落魄大神,何况很多时候叶修也没完全想着隐瞒。叶修的家庭有没有周家那么厉害,陈果不知道,但她知道苏沐橙和叶修的家庭关系亲密,苏沐橙知道了,可能叶修的家庭也会知道,那么是不是他的家庭就能在孩子的事上帮一帮叶修?

苏沐橙很遗憾的表示,叶修不让我说。天知道每次陈果跟苏沐橙说了周家又干了什么之后,苏沐橙有多想给叶妈妈打电话,叶秋的QQ都点开无数次了,最后还是想着叶修那句,沐橙,别跟家里说,又悻悻地把对话框关掉。但她也不是毫无办法,例如和叶妈妈煲电话粥的时候,来一句,叶修可能遇到了什么麻烦,但他不告诉我,或者,凛凛最近不太开心呢,可能是幼儿园里发生了什么吧。然后这段时间,陈果在上林苑见到了叶修的好几个亲戚,都自称是办事路过来看看,叶修忍不住吐槽,怎么最近H市事儿这么多么?

其实大家还真是办事路过,然后抽空到上林苑坐一坐,喝杯茶,其实都忙得连一起吃个饭的功夫都没有。因为叶修没有自己跟家里求助,所以家里人不好贸然插手。就是,你不说,代表你有能力解决,家里不会干涉,但是如果你开口了,家里一定不会袖手旁观。频繁路过,不是为了偶遇个什么情况,然后站出来给叶修撑腰,而是告诉叶修,你的家人都在关心你,家里的每个人都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不管怎么说,陈果觉得最近叶修心情特别好,抢BOSS也抢得更凶残了。要知道现在的兴欣不是以前的兴欣,现在的兴欣,有伍晨带过来的公会打底,已经实实在在的发展出了自己的势力。兴欣公会明明不是豪门战队的公会,但在抢BOSS这一点上,已经完爆所有豪门战队公会的成绩。

然后就是周家这段时间,好像是消停了不少,至少没再出现上门大放厥词的人。可能是发现送东西谈条件都不太好用,就改变了策略,现在叶修除了每天还会接到周泽楷的消息之外,再没有其他和周家有关的人或者事找上他。

但很快叶修就知道了周家的新手段。因为叶凛上课的这个地方,是一个覆盖了整个浙江沪地区的教育机构,所以偶尔有些活动跑S市参加,并不奇怪。就像叶凛出意外那次,其实都是叶凛第三次去S市参加活动了。但叶修就没想到,周家会在这上头做文章。关老师通知他的周末叶凛参加活动的地点,和周泽楷例行告知他自己所有活动的某一个活动地点一致,时间也相近。显然是上次的事给了周家灵感,开始想法设法把叶凛拉到自己的地盘上搞事。

但叶修也考虑了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只是意外的又撞到了一起。然后叶凛去参加活动的当天,周泽楷给他发消息说遇到了凛凛,叶修就确定这就是周家在搞鬼。

但是周泽楷什么都不知道,他真的就以为又是巧合。然后他因为担心叶凛再出意外,自己这边活动一结束,立刻帽子口罩一戴,混进叶凛的活动现场里,像个陪同的家长那样,时刻注意着孩子的安全。还没忘用手机拍照传给叶修,就很有点儿陪着儿子参加活动的傻爸爸的感觉,心中慢慢充满了为人父的自豪。

可这种情况连续两个星期,每星期发生一次,周泽楷也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巧合了。然后他就找叶修去坦白从宽去了,虽然这并不是他在搞事。叶修猜周家这么搞,其实是为了让周泽楷更有当父亲的自觉。一直以来都是周家在讨孩子,而周泽楷好像置身事外一样,叶修原本以为周家和周泽楷是一体的,但是后来的很多事都告诉他,周泽楷有自己的想法——虽然这个想法让叶修觉得很棘手,并且很想让他打消。叶凛不亲近周家,也不亲近周泽楷,周家没有更好的办法让叶凛靠近他们,只能想方设法的让周泽楷去亲近儿子。又因为叶修在场的情况下,周泽楷的重点总是放在叶修身上,所以周家才搞了这一出,让周泽楷和叶凛独处,血浓于水,父子俩总会亲近起来的。

叶修问周泽楷怎么想的,问他想不想要叶凛。虽然这话问起来好像多余,但仔细想想,其实周泽楷一直没有表过态。周泽楷没有立刻回答叶修的这个问题,他觉得这不是个可以在QQ上回答的问题。正巧又是叶凛到S市参加活动,因为要过夜,所以叶修也跟来了。周泽楷请叶修父子俩吃晚饭,S市最浪漫也是最贵的餐厅,一层就这么一桌,安静,私密,又正式。这一天,还是周泽楷的生日。周泽楷在吹蜡烛之前,许了个愿,对着叶修许的。

他说,前辈,我不会和你抢凛凛,凛凛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TBC


小剧场:

叶修:这是许愿?

周泽楷:是许诺。

评论(50)

热度(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