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Crazy For You 27

题头醒目一下:禁止转载啦~~~~~

注意事项:

1.强制爱下的囚禁梗

2.有肉

3.第十赛季结束后开始

4.狗血天雷ooc

5.结局HE……如果能写完的话

6.太久没有码字,手有点儿生

7.太久没有炖肉,手有点儿生

8.已放飞

9.进入卡文debuff,效果是码一千字删八百字,隐藏效果是用废话凑字数

10.有私设

11.伞哥亲情向

12.待补充

=============================

嗯,我更了。

读条终于成功,憋出来一章过度_(´ཀ`」 ∠)_

我知道我拖更这么久就更了这么点儿玩意儿大家肯定想打死我_(:з」∠)_

但是,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洗心革面!重新做提!

还是定时发布,捉虫等我起床……


27

 

下午只有少量的调整训练。

训练结束后,时间还早得很,叶修直接原地解散,让大家自由活动,训练室里顿时充满了约购物、约散步、约回酒店联机psp的声音。

叶修欣慰:“大家的心态真不错。”

坐在旁边的喻文州听了,笑问:“你紧张?”

叶修看了他一眼,一言难尽道:“不是我紧张,是我家老头子,给我下了死命令,明天的比赛只许胜不许败,要是你们输给了日本队,他说我就不用回去了。你说说,我又不上场比赛,凭什么输了要怪我?”

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为了让领队不被扫地出门,明天我会努力的。”

叶修疑惑:“明天你上场?”

“我不上啊。”喻文州答,叶修瞪他。

“但是周队上,”喻文州对着走过来的周泽楷说道:“周队,明天好好打,不然咱们领队要进不去家门了。”

周泽楷不知道前面他俩说了什么,但是听了喻文州这话,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叶修笑容不变,像是刚想起来似的,对周泽楷道:“小周,你和孙翔去看下明天的比赛场地,有什么变化的话,拍个照片发给我。”然后不等周泽楷回答,他又去喊孙翔。

孙翔答应得十分痛快,毕竟绕道去看下比赛场地并不费事儿,他拿上自己的背包招呼周泽楷。周泽楷哪里不知道这是叶修又在支开他?但他不会拒绝,他愿意做任何叶修要他做的事。

叶修没去看小年轻离开的背影,低头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边问喻文州:“之后有安排么?”

“购物。”喻文州说着,拿出手机划拉开记事本给叶修看,“好长一串清单呢。”

叶修心有戚戚焉地看了看,突然抬头问:“需要领队帮忙么?”

喻文州奇道:“这么主动?”

叶修一副不要帮忙就算了的表情,喻文州连忙笑说:“那就麻烦领队了,两位翻译都被其他人约走了,我正愁该怎么办呢。”

叶修摸了摸下巴,顺杆道:“那你觉不觉得,应该给主动提供帮助的领队一点儿回报?比如一盒烟什么的。”

“我想是不用的。”喻文州笑得狡黠,“你又不想回酒店,不是么?”

叶修哑然。

 

并不是不想回酒店,只是暂时不想看到某个人。叶修当然不会纠正喻文州的说法,算是默认,却又拖着喻文州跑了趟组委会办公室,杂七杂八的要他帮忙做了好些琐事,才慢悠悠地问喻文州打算去哪里购物。

喻文州自然是去那条全世界最昂贵的班霍夫大街。

叶修之前帮苏沐橙查过路线,这会儿再查更是熟门熟路,电车站出了比赛中心走不远就是,两人溜达着慢慢过去,谁也不着急。

还没到电车站,叶修的手机响了。

喻文州瞄了一眼来电显示,队医的,就有了点儿不太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叶修一接电话,没几秒脸色就沉下来了,喻文州心想上次看他这么变脸还是周泽楷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原来队医也有同样的效果?还是说这次又是……

“周泽楷把脚给扭了。”挂了电话,叶修对喻文州这样说道。

喻文州觉得他也快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了,打算就此跟王杰希少做探讨,不过眼下,大概是要先陪叶修回去看看周泽楷的情况,看他这脸色,周泽楷的脚八成扭得很严重。

其实不是扭得严重,而是扭得原因让叶修气闷。

当然不是说周泽楷平底崴又或者是多么奇葩的原因。而是他和孙翔都走到酒店了,却被蹲守的几十号粉丝守株待兔一拥而上,堵了个正着。也怪最近大家都有些松懈,乐观的以为苏黎世这么远,不会有太多粉丝跑过来围观。可他们偏偏就忘记了,真爱粉是不在乎距离远近旅费多寡的,何况那几十号粉丝还清一色的都是轮回粉,周泽楷粉,亲妈粉女友粉妹妹粉姨妈粉,总之,不差钱。

孙翔和周泽楷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粉丝团团围住,现场顿时就失控了。推推搡搡,冲撞之间,周泽楷不知道被谁给绊了一下,又推了一把,直接从酒店正门前的楼梯上崴下一阶,登时那只脚就不能动了,疼得直冒冷汗。

但是没有一个粉丝发现他的异样。连孙翔也没有。孙翔还自顾不暇呢。

幸好酒店作为组委会指定的,对这种情况早有预见和对策,大堂经理立刻联系了中国队留守酒店的后勤人员,又派出好几个保安配合,才将周泽楷和孙翔给救了出来。

周泽楷是一直坚持到电梯里,才说了自己崴了脚。这个时候再看他那只脚,踝关节处已经鼓起了个馒头大小的包,看的孙翔火冒三丈,差点儿冲出去找粉丝讨说法,被周泽楷眼疾手快的给拉住了。

闹开并不会有说法,说不定反而会引发不可控的舆论浪潮。周泽楷在这方面经验丰富,压着孙翔不让他乱来,之后让肖时钦把孙翔从他这里领走,这才让队医给他看了脚伤。

万幸虽然肿得厉害,倒没伤到骨头,但是今天绝对是要静养了。叶修和喻文州匆匆赶回酒店的时候,周泽楷正靠在自己的床上,伸着腿敷冰袋,队医给他调整垫枕的高度,小年轻抿着嘴皱眉,显然还是疼的。

但是叶修一进门,那眼睛就亮了。

他是想冲叶修笑一笑的,叶修在担心他,他想告诉叶修,不用担心。可是牵起的嘴角还未勾出笑的弧度,就忍不住垮了下去,变成了委屈和可怜。

跟在叶修身后的喻文州惊讶的简直要掏手机拍照留证据了,周泽楷这眼神是怎么回事?受了欺负的奶狗终于找到可以撒娇的主人了么?他还想再看仔细一些,兴许是他看错了呢。但叶修已经快步走到周泽楷的床边,周泽楷的视线也紧跟着叶修移动,喻文州想看,已经是看不到了。

“怎么样了?”叶修人站在周泽楷面前,眼睛却是看的旁边的队医。队医刚给周泽楷调整好垫枕,直起腰和叶修说话,也就没看到周泽楷伸手去拉叶修垂在他那侧的手指。拉了一下,被叶修不动声色地甩开,然后又拉了一下,又被甩开。

喻文州说:“我去问问小张这事儿怎么处理。”小张是这次随队人员中专门负责粉丝和应援团这块的后勤。

叶修飞快地说了声好,然后继续和队医讨论周泽楷的脚伤。

明天周泽楷要上场,虽然脚伤不影响比赛,可上下场那可是众目睽睽,周泽楷扭伤得这么严重,明天能不能动还不一定,难道要找个人背上去或者拄拐么?那可要引起轩然大波的。

队医说要看今晚能不能消肿。

喻文州过来说小张和负责公关宣传的李哥正在商量对策,叶修说,“文州,今天不能陪你去买东西了。”

喻文州没什么意见,他自己去买也没什么问题,简单的英语来之前他突击过,而且今天买不完后面还有好多天,他们总不至于被日本队淘汰。

“那你留下来照顾周队吧。”喻文州笑眯眯地说着。叶修觉得不对,为什么他就觉得自己是要留下来照顾周泽楷的呢?就不能是他要去找小张和李哥一起商量对策么?

叶修刚想纠正喻文州的说法,周泽楷竟然在他前头开了口,还拽着他的手腕。

“前辈,我没事,你去。”他因坐在床上,就需要仰着头看叶修,那张英俊到让人挑不出瑕疵的脸在俯视时会给人以侵略性的压迫感,但是在扬起时,却又有着柔软人心的天真和无辜,乖顺得令人心疼。

那双黝黑又清澈见底的眼睛仿佛是在对他说:“不要因为我打乱你的安排,你会不开心,我不想你不开心。”

却偏偏又在眼底深处,留下一抹浓重到无法忽视的留恋和依赖。

叶修意识到自己的心跳有点儿快,他觉得是他从外面赶回来走得急了,却不知道握着他手腕、拇指正好贴在他脉门上的周泽楷有没有察觉。他借着和队医说话走开,周泽楷不得不松手,他在彻底放手前,拇指轻轻擦过叶修手腕的内侧,像是暗示。叶修仿佛过电了一样,用力甩开了他。

队医要叶修不要抢自己的饭碗。好歹他是随队医生,照顾病患是他的职责所在,叶修把活全抢去了,他这工资要挣得不踏实。队医是个中年的北方汉子,和叶修混得尤其的熟,玩笑一开,气氛也随之轻松了不少。

医生病人都不留他,叶修觉得自己也没必要非在这个时候尽领队的职责。他和喻文州一起离开,从酒店坐车直奔班霍夫大街。喻文州是代购,对照着清单直接买就好,连货比三家都不需要,因此两人步伐匆匆,活像在赶场子。

客观原因是他们真的需要赶时间,这条大街上的大部分商店5点就歇业,因为周泽楷的事,他们的购买时间实在剩的不多。至于主观原因,喻文州却觉得他不太好问叶修。

但他最后还是问了个问题:“和我逛街,很痛苦么?”

叶修难得一脸呆愣的看着他,说:“没啊。”

喻文州指着自己的眉心,“你这里皱得能夹苍蝇,我以为你对我有意见。”

叶修这才意识到,他的眉头一直皱着,从知道周泽楷崴脚开始,就没松开过。

 

晚饭,叶修还是跟着大家一起去吃的日料。只是他吃的不多,理由也很正当,他对生的东西不太在行。苏沐橙笑嘻嘻地把他套餐里的生鱼片拿到自己那边,然后把自己的天妇罗和烤牛肉统统都塞给了叶修。

这顿饭没有吃太久,毕竟第二天有比赛,叶修要大家早些休息,养足精神。四分之一决赛开始就是淘汰制了,每一场比赛都是生死之战,他们不容有失。

回到酒店,苏沐橙在电梯里分给叶修一个袋子。叶修打开看了一眼,都是苏黎世的零食,就有些不明所以。因为这显然不是给他买的。

苏沐橙说给周队。

倒不是她知道周泽楷受了伤,仿照孙翔上次在B市给周泽楷买慰问品。在叶修不知道的时候,周泽楷和苏沐橙已经成为了零食好友,经常互相交换零食心得,谁吃到新奇的好吃的,都会想着告诉对方一声,代买一份也是常有的事。

苏沐橙这个袋子里,五花八门装了好几种零食,还有饮料,挺沉的,代表着零食好友的沉甸甸的心意。

叶修回到他和周泽楷的套房。刷卡开门,然后直接进了周泽楷的卧室。

队医不在。叶修刚要问人哪儿去了,从听到门响就一直盯着卧室门口直到叶修进来就把视线黏在叶修身上的周泽楷回答:“吃饭。”

叶修问:“你吃了么?”

周泽楷老实的摇头,然后还咬了下嘴唇,小声的说:“饿。”

饿你不会叫客房服务?叶修腹诽。但随即又想起来,以小年轻的英语,他还真的难叫客房服务。

叶修问他想吃什么。周泽楷说想喝汤。叶修大约猜出这人是想让他去做,他也没拒绝,把零食袋子交给周泽楷之后,叶修就去了小厨房忙活。不过半个小时的功夫,端过来一大盆西红柿鸡蛋疙瘩汤,老B市做法,地道极了。

周泽楷一滴汤都没给他剩,乖得要命,叶修收拾了餐具,回来又给他换了一次冰袋。

叶修拿着用过的冰袋要走,周泽楷坐起来去拉他的衣摆,本来想拉手的,叶修防着呢,他也就来得及拉住衣摆,换来叶修的瞪视。

“我……不是故意……”在叶修的视线下,小年轻讷讷地辩白着。他以为叶修一直皱眉是生气他弄伤了脚。他怕叶修误会,他没有故意弄伤自己,苦肉计什么的,他一向很有分寸,不会乱来。

叶修没有回头,由着他拽着自己的衣摆,平稳的让周泽楷察觉不出异样的呼吸下,是已经控制不住的翻滚的情绪。他说:“我知道,你好好休息,晚点儿我再来给你换冰袋。”非常领队的态度,让人挑不出任何错漏。然后他把衣摆从周泽楷的手中拽了出来,径直走出了卧室。

叶修没有误会周泽楷,也没有生周泽楷的气。他是在气自己,明明想好了疏远,明明知道不应该靠近,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尽管那还很微弱,但叶修无法原谅自己。

他被自己背叛了。

 

TBC


PS:就着上一章的内容吧,我就想写一写老叶不想过线但是控制不住的过线嘛。然后脑洞贫瘠如我,想来想去,又是想让小周受个伤【是的,又是受伤,我都鄙视我自己的没新意】,让老叶想逃避但是逃不开,得照顾。然而想法是好的,一写起来就不受我控制了……

但我觉得,人不在,心在,似乎更好一些?

PS的PS:就很怕这个进展特别突兀,因为后面有一盆从第十章之前就准备好了的狗血要泼,在泼之前想尽量做足铺垫,大家觉得,老叶这个程度的动摇,小周算是迎来了黎明前的曙光了么?

PS又PS的PS:和基友 @jy 讨论了一下,感觉前几天更的那个肉片段,可以当做cfy的番外来看,就是未来他们在一起之后的某一天。嗯,立个flag,cfy的番外,会有一篇《保守的老叶和他很会玩的小男友》。


评论(48)

热度(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