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意外事故 19(非ABO的男男生子)

注意事项:

1.这是一篇大纲文

2.原著背景,第八赛季老叶退役开始

3.非ABO社会

4.未婚生子

5.慢热慢热慢热

6.私设如山

7.待补充

8.见详细说明


终于卡出来了!

接下来尽量把剧情都放在周叶身上,但是叶凛会强势抢戏……没办法,我真的好喜欢写老叶和儿子的互动呀!

“用甜甜圈钱充话费”这件事确有其事,是我基友和她三岁的闺女的,当时听她说完就把我萌的不要不要不要的,然后她同意了我把这个梗用在这篇文里,但是我写的完全不萌_(:з」∠)_

以上。

依然是定时发布


19

 

叶修是带着任务回到H市的。他得给儿子物色个小学,叶凛再有两个月不到就6岁了,正好能赶上九月开学。叶秋让人整理了一份H市的小学资料给叶修,叶修花了不少时间琢磨,琢磨完又把各个学校的特点讲给叶凛听,要叶凛自己选。叶凛只有一个要求,不能是寄宿制。小家伙坚决不肯离开叶修,哪怕是一晚上都不行。

唐柔提议不如带叶凛挨个学校转转,看孩子喜欢哪里就去哪里。叶修觉得这主意不错,但一查路线,发现要把这几所学校都看一遍,得跑遍整个H市。可怜他们兴欣里就没一个人有车,包括唐大小姐。这说出去可能都没人信,要知道兴欣并非纯正草根,这里头一个红三代,一个富二代,一个怀揣1800万,连老板娘的网络会所也是生意兴隆蒸蒸日上呢。

最后帮忙解决这个问题的是陈果的亲戚,确切的说说陈果远房亲戚的亲戚。那天早上叶修带着叶凛要出门的时候,这人开着车来找陈果。陈果当时正要给叶修叫个专车,这人就主动提出用他的车,陈果当然是不肯啊,拐着弯儿的亲戚,又不太熟,哪好意思这么用人家。但对方强调自己是叶修的粉丝,很愿意为偶像服务。盛情难却之下,叶修就带着儿子上了他的车。

但是叶修回来的很早,只去了一所学校。陈果看到叶修下车前还掏了几张红票子塞给对方,对方没推辞的笑嘻嘻收下,陈果心里就有了那么点儿异样。果不其然,叶修问她和这人熟不熟,陈果说不太熟,然后看叶修那么严肃的样子,陈果就下意识地解释了一下,这人其实是亲戚介绍给她认识的,也就俗称的介绍对象。叶修毫不委婉地告诉陈果,这人在车上一个劲儿问网吧的经营状况,战队的经营状况,问陈果有多少房产,还问陈果到底给叶修开多少钱。陈果脸色难看,叶修说要是亲戚那边实在催得厉害,要不老板娘你拿老魏顶包……陈果作势要打,叶修马上改口,包子包子,包子怎么样,沐橙说现在流行什么小狼狗还是什么狗的……陈果瞪他,然后一脸无所谓的表示,反正只是远房亲戚,爱怎么催就怎么催去吧,和姑娘我无关,然后掏出手机把那人的电话微信都拉黑。这时叶修的手机响了,是周泽楷。

今天是轮回客场打呼啸,这会儿周泽楷他们已经到了N市,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好几个小时。也不知道周泽楷从哪儿知道的叶修喜欢体育馆旁边一家老店的盐水鸭,就趁着休息去打包了几只,真空包装发到上林苑,这通电话就是告诉叶修这事儿的。

其实从周泽楷知道真相返回S市之后,基本每天都会给叶修打电话。发消息容易被叶修无视,电话的话只要叶修接了,就一定会听他说话。叶修虽然对着周泽楷的时候觉得老脸挂不住,尬,但要是因为这个原因就故意不接人小年轻的电话,好像他不敢面对什么似的,所以一般叶修会接。

但他没跟周泽楷说叶凛选学校的事儿。等到轮回拿下第九赛季冠军的时候,叶修连叶凛的入学手续都办好了。然后就在孙翔带着一叶之秋落户轮回,引发大众对于孙翔入队后对内调和问题的讨论时,周泽楷突然出现在上林苑,而且在叶修给他开门后,一言不发地猛地抱住叶修。幸好叶修惊吓之余还记得赶紧拖着小年轻进了屋,要知道如今的上林苑也不是那么安全,神通广大的记者早就摸清了地址,时不时就有记者粉丝在附近溜达,试图搞点儿什么八卦新闻。

休息室的门在他俩进去后就被陈果给关上了。其实好几个人都想围观来着,包括陈果本人,但这毕竟算是叶修的私事,连苏沐橙都克制的扭头回了训练室,其他人还真没什么资格留下来听墙角。然后休息室内,叶修好说歹说才让小年轻把自己放开,然后叶修问他你这是怎么了,周泽楷不说,就看着叶修,放在膝盖上的拳头握得指节都泛白,活像在自己跟自己较劲一样。

其实在来的路上,周泽楷想了好多他要在叶修面前说的话,尽管有些话现在说已经太晚,可他不能不说。然而那些只要张口,凭本能和内心的情感可以脱口而出的一系列话语却在面对叶修的时候变得苍白无力,周泽楷甚至能猜到如果他此刻开口说了,叶修会是什么反应。他不会在意,也不需要周泽楷的自责和懊悔,他甚至会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小周你也是不知者不罪。可是周泽楷自己不能原谅自己,尽管他并不知道该如何惩罚自己,又或者他该做出什么样的补偿,才能弥补他的无知无觉以及无能为力。

叶修没料到周泽楷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能让我看么。可他要看啥,叶修这会儿完全想不到。结果周泽楷说肚子,叶修一愣,然后他就懂了。叶修说就一道疤,没什么好看的。周泽楷说想看,叶修黑着脸提醒他说你不都看到过么,周泽楷张了下嘴,但是这次什么也没说,就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叶修,看了好一会儿,叶修才叹了口气,站起身,转过去,周泽楷听到窸窸窣窣地衣料摩擦声,等叶修再转过来,是他一手撩起上身T恤,一手扒着裤腰拉到了胯部的位置,露出了整个小腹。

叶修的脸色不好。当着周泽楷的面露肚子给他看,他的脸色怎么会好?多耻啊。他是打算给小年轻看一眼就算了的,可还没等他有动作,周泽楷已经半身起屈膝凑过来,加上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几乎是叶修眨了下眼睛的功夫,周泽楷就已经单膝跪在他的面前,两手扶着他的腰,小心翼翼地贴近,将吻印在了伤疤上。

叶修立刻要推开他,可是他的手刚放在周泽楷的头上,小腹就感觉到了湿意。周泽楷哭了。叶修自上而下的看过去,小年轻闭着眼,一动不动,表情近乎虔诚,叶修知道小年轻的这个举动没有半点儿情欲的意思,但他却觉得更加羞耻,只是除了羞耻之外,心底莫名其妙地生出了一种解释不清的安宁和平静。

苏沐橙问叶修是不是原谅周泽楷了,叶修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也没恨过小周啊。苏沐橙不满,说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你讨厌那个敢做不敢当的人,叶修说是啊,讨厌啊,但是周泽楷并不算是敢做不敢当。就是,叶修不知道那个害他怀孕的人是谁的时候,他恨那个人,可等他那个人是周泽楷,又从周泽楷那里知道了当时的情况,再谈恨又谈不上了。怨嘛,可能刚知道是周泽楷的时候有,但现在也没什么可怨的了。这也不是说叶修大方善良到了圣父的地步,你让他现在回忆刚知道怀孕时的震惊,孕中的各种不便,还有面临未知生死的分娩时的心情的话,他还是会苦笑唏嘘,甚至是抱怨,但他可以很坦然地说他不后悔。他不后悔生下了叶凛,一点儿也不。

实际上叶修从不认为叶凛不是个麻烦,但他从没有因为这个麻烦而心生过怨恨。平心而论,叶凛很麻烦,特别麻烦,头两年几乎让叶修殚精竭虑,筋疲力竭,但他带给叶修的快乐和开心是没有任何尺度能衡量的。叶修喜欢这个麻烦,从看到叶凛的第一眼开始,叶修就喜欢这个麻烦。

叶凛正坐在叶修的腿上啃汉堡。汉堡当然是叶修买的,本来不需要买,他们坐的是商务座,有免费的午餐可以吃。但是小家伙想吃肯爷爷,叶修就在上车前给他买了。叶凛吃汉堡比较规矩,不会东咬一口西咬一口,弄的乱七八糟粘糊糊的,通常他也吃不完一整个,会剩下小半边儿给叶修,叶修一般就吃儿子吃剩的。这也是个挺有意思的变化过程,就是一开始,叶凛还小的时候,是叶修拿着汉堡吃,叶凛嘴小,还得是他咬下来喂给儿子。后来叶凛能自己拿了,就是叶凛拿着啃,啃一口,举到叶修嘴边让叶修啃一口。现在则是先让叶凛吃,叶凛吃饱了叶修吃剩的,并不是说叶修没钱再买一个,这不是还有一份免费的午餐么,叶修没打算浪费。

叶修不太记得自己小时候第一次吃汉堡时是啥感觉了,但是叶凛第一次吃的样子,叶修到现在都记得。小家伙那时候是两岁多一点儿,他和苏沐橙带他去店里点了一桌子。小家伙第一次吃这么神奇的食物,全程眼睛都亮亮的,叶修把汉堡送到他嘴边的时候,他还模仿着叶修的样子,用两只小小的手和他爹一起托着汉堡,努力长大嘴咬,却只能咬下块面包和一点点鸡腿肉,但这足以让小家伙觉得美味,抬着沾了蛋黄酱的小脸冲叶修笑得可灿烂了,还用软乎乎的声音说好吃,一边咬一边说好吃。苏沐橙把这段拍下来发给叶秋,叶秋恨得不买一个汉堡店送给小侄子,叶爷爷和叶爸爸看了也笑开了怀,唯独叶妈妈,看完之后给叶修打电话,要他少带孩子吃这种不健康的油炸食品,但过年回家的时候,叶妈妈亲自下厨给小家伙炸鸡翅炸鸡腿,然后强调,自己家做的更健康。

但叶修不会刻意控制儿子吃的次数,想吃一般都会给他买,主要是小家伙真的让他省心,最多一周要求吃一次。说起来这还是因为小家伙刚懂事那会儿,不知怎么的以为他爹很穷,而且是因为养他所以才这么穷的,就很乖的不要零食不要玩具,眼巴巴地瞅着但是叶修问他要不要的时候他就说不要。叶修当时还真以为儿子与众不同不屑这些骗小孩儿玩的零食玩具呢,加上宿舍里堆满了叶秋送来的吃的用的和玩的,他觉得小家伙也不缺这些。结果有一次苏沐橙带他出去,给他买了一个很大众的巧克力后,小家伙一边吃一边跟她的沐橙姨商量,能不能不要告诉爸爸沐橙姨给我买了这个呀。苏沐橙以为是他怕叶修生气他乱吃零食,但是小家伙说,爸爸没钱,不能给我买,沐橙姨给我买了,爸爸知道了,爸爸会难过。苏沐橙学给叶修听的时候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但后来又忍不住和叶修笑成一团,然后叶修特意把儿子抱过来,搂着亲了又亲,但他没跟儿子说爸爸有钱你想买什么咱们都可以买买买,只是之后再出去买东西,叶修会先拿出一些钱给叶凛,告诉他这是你今天买你想要的东西的钱,想买什么都可以,但是不能超过这个数。

其实这就相当于给小家伙可自由支配的零用钱。叶修还给他买了个小钱袋,鹅黄色的,上面还绣了只憨态可掬的小熊,用来给叶凛放他的零用钱。小家伙不是每次都会把钱用光,零零碎碎的攒起来,成整数了,叶修就给他换成整钱。后来有段时间,小家伙迷恋吃嘉世俱乐部附近一家高档面包店的甜甜圈,几乎每天都要买,然后有一天小家伙给叶修打手机,叶修手机停机了,回来后小家伙问叶修为什么爸爸的手机停机了呀,叶修说因为没有话费了啊,小家伙问为什么没有话费了啊,叶修说爸爸没有冲啊,然后叶凛眨着眼睛看他爹,叶修刚想说爸爸现在就去冲,结果小家伙一把掏出自己的小钱袋,从里面抽出唯一的一张面值为50的纸币,举到叶修叶修的眼前,说这个给爸爸充话费。叶修特别惊讶,问他那你不买甜甜圈了么,小家伙扁扁嘴,小手往回缩了一下,但是马上又伸直,说不买,给爸爸充话费,甜甜圈下次买,爸爸没有话费,我就找不到爸爸了。叶修就拿了儿子给的钱充了话费,然后第二天给儿子买了双份甜甜圈。

叶修开始吃他那顿免费的午餐。小家伙之前吃饱了,这会儿从叶修的腿上下来,挨着他站着,偶尔扒着叶修的手,把叶修夹起来的菜送到自己的嘴里。隔了一个过道,周泽楷几次想让叶凛到他旁边的空座坐,但几次都没能张开口。小家伙根本不搭理他,叶修也被叶凛占据了全部注意力。

说起来,他们这是要去B市。但是为什么身在S市的周泽楷会和叶修父子坐同一车次的动车,那就只能说为了多和叶修相处,周泽楷实在是很拼。

就是百鬼夜行活动结束后,联盟召集各战队队长开会。开会的地点当然是在B市,叶修作为兴欣的队长当然要参加。其实他在当嘉世的队长的时候,虽然不出镜,但是开会一向不缺席。况且又是在B市,很方便,叶修一直都是带着儿子去,然后他去开会,儿子回家,都不耽误。然后这次也一样,叶修甚至提前一天回B市,为的就是多在家住一晚。去年夏休期他只在儿子生日那天回了趟家,家里想孩子想得厉害,所以今年的夏休期虽然还是走不开,但是像这种情况,叶修还是尽量让孩子多在家呆一天,陪陪老人。

然后因为此次开会并不仅仅是开会,会后还有个什么宣传照还是什么的拍摄,会议地点不在总部,而是在一个交通并不算便利的地方。为此联盟准备了专车接送,这就需要各战队队长出发前把车次或者航班号通知联盟的负责人。陈果觉得作为新队不好拖拖拉拉的等到快出发了才告诉人家车次,就在叶修订好票的同时,通知了联盟那边。而周泽楷,人直接问的负责人,兴欣队长怎么到什么时候到,三秒之内就把叶修的行程掌握了个一清二楚。然后他就定了叶修坐的那趟动车,先从S市坐动车到H市,再和叶修一起登上去B市的动车。

真的很拼了。但更拼的是,他虽然知道车次,但不知道座位号,周泽楷的解决办法是把所有空着的座位都买下来,所以现在他想让叶凛坐到他旁边的空坐上是完全可以的,因为那就是他买的座位。但是他想让叶凛过来坐的主要目的并不是想和儿子拉近距离,而是叶凛这么粘着前辈,前辈不能好好吃饭。看,他又从前辈的筷子上抢吃的了。

正常来讲,叶凛需要午睡。这一点周泽楷也知道。所以他准备好了一旦叶凛要午睡,他就让孩子睡到自己身边的位置上来,当然最理想的情况是叶凛睡在前辈的座位上,然后他就能让前辈坐到自己旁边来。但是叶凛不睡。这一点叶修不奇怪。小家伙外出的时候精神头很足,不需要午睡,然后晚上会睡得比平时早一些。但是叶凛不睡,叶修却困了。兴欣现在作息时间特别好,和嘉世那场比赛后叶修一睡不起的情况让陈果心有余悸,老板娘强硬要求所有人保持职业选手应有的作息规律,特别是叶修,还养出了午睡半小时的习惯。

商务座可以放平,但是窄,叶修躺下了叶凛没地方坐,所以叶修就想坐着眯一会儿。周泽楷立刻提出让叶凛到自己旁边来坐,叶修想说不用麻烦,但是叶凛先脆生生地跟周泽楷商量,周叔叔,能不能和爸爸换个座位呀,周叔叔一个人,坐这边(指叶修和叶凛的单排座),我和爸爸坐周叔叔那边(双排座),然后揉着眼睛看叶修,说爸爸,我也困了,想睡觉。

叶修说那你趴在爸爸身上睡吧,叶凛高兴地说好,周泽楷哪儿能看着老大不小的儿子压着前辈睡觉,那前辈还用不用睡了,当即表示换座吧,叶修觉得周泽楷旁边的空座虽然现在是空座,保不住后面有人上车。周泽楷不能说车厢里就没空座了,都被他买了,只能说这个位置,也是我的,怕……有粉丝……叶修一听觉得是这么个理儿,这好几个小时的车程呢,万一周泽楷旁边的位置被粉丝买去了,周泽楷这一路还有的安生么。然后两人就把位置换了一下,但是叶凛强烈要求爸爸坐靠窗的位置,理由是自己喝多了饮料,可能要5分钟去一趟厕所,会打扰爸爸睡觉。叶修说那你也得喊我带你去厕所啊,叶凛指着周泽楷,说我找周叔叔。

才怪。但是周泽楷点头表示,前辈放心睡吧,我照顾凛凛。叶修觉得哪儿不对,但是那一大一小都是一副前辈/爸爸快睡觉的态度,叶修就躺下去闭上眼,但耳朵听着动静,又等了一会儿之后,悄悄眯了眼睛去看。

叶凛还坐着,坐在叶修的外侧,扭头看坐在叶修原本座位上的周泽楷,周泽楷也在看叶凛,一大一小谁也没有说话,叶修看不到儿子的表情,但他能看到周泽楷,周泽楷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就是皱褶眉头。然后不知道为啥,叶修觉得有点儿想笑。

叶修以为这种情况下,他不能睡着,打算闭一会儿眼睛走了困劲儿就起来。可也不知道是座椅太舒服还是什么原因,他闭了会儿眼睛之后竟然真的睡着了。正好睡了半个小时。他睁眼的时候,叶凛也躺在他旁边面向着他睡着,小手还抓着他的手,而周泽楷正附身要给他俩拉毯子,看他醒了,小年轻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TBC

评论(19)

热度(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