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意外事故 12(非ABO的男男生子)

注意事项:

1.这是一篇大纲文

2.原著背景,第八赛季老叶退役开始

3.非ABO社会

4.未婚生子

5.慢热慢热慢热

6.私设如山

7.待补充

8.见详细说明


emmmm。cfy读条再次失败,加上最近真是忙爆了,这周又是两次通宵,连码意外的时间都没有Orz

然后这一章就写的比较散乱,想到啥写啥的节奏。而且那啥,这篇就是想写和cfy不一样的狗血,才开的,所以很狗血,很俗套,已经错乱到了豪门恩怨上去了【尔康手】,大家多担待_(:з」∠)_

怕没交代清楚,有小天使不明白,老叶对小周无情,是因为现阶段对老叶来说,儿子比小周重要,老叶不接受小周,最大的原因其实是体质问题。大家不妨想想老叶的家庭,他这种体质万一露馅儿,被有心人拿去利用,那就不是他或者凛凛拖去解剖研究那么简单了。

我更新慢,我就尽量一次多更一些。小天使们关心的cfy一定不会坑的,结局早在前十章就定好了,我只是不满意自己写出来的内容,所以在不停修改不停修改,陷入修改地狱 _(´ཀ`」 ∠)_

还是定时发布,捉虫等我起床后……希望没有前后矛盾的地方,这是我最担心的!

以上


12

 

八月末,各大战队集合之后没几天,兴欣终于报名了挑战赛,包括留下来的莫凡。

说到莫凡,这家伙从来就完全不和其他人打交道,除了苏沐橙能和他说几句话笑一笑之外,也就叶凛和他交流的最多。据包荣兴说,他看到过莫凡帮叶凛从冰箱里拿雪糕,叶修听了之后立刻去找莫凡,告诉他叶凛一天只能吃一根雪糕,要他不要再被小家伙忽悠着给他拿第二根。莫凡看都不看叶修一眼,仿佛没听到,叶修估计这家伙心里肯定在想以后继续给小家伙多拿根雪糕,转头又去找儿子谈话去了。

在叶凛的零食问题上,叶修一向很严格。

苏沐橙告诉叶修,陈夜辉被人打了,嘴肿得像香肠,叶修问这是脏了谁的手啊,苏沐橙说不知道,但有传言说是邱非。叶修挺惊讶的,因为在他眼里,邱非这孩子特别沉稳,也不知道陈夜辉嘴贱了什么,惹得好脾气的邱非都生气动手。

同样在生气的还有周泽楷。只不过他生气不动手,甚至稍微不那么熟悉他的人,都看不出他在生气。一个性格内向日常腼腆温和的人,生气起来当然不会是摔打吵闹,就是低气压,不笑,神色冷峻,好像被一枪穿云附体,帅得让人想尖叫。

他在战队正式集合前就搬出了家,住到了自己买的房子里。战队的人不知道,周妈妈可为此伤心了好几天。儿子在生气,生气他们自作主张,周妈妈是又难过又委屈,觉得自己本是为了周泽楷好,儿子不理解不体谅,还板着脸和她说看凛凛要经过孙子养父的同意,周妈妈觉得,如果孙子的养父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她也愿意大家一起坐下来和和气气的谈,可那个人,分明就是铁了心不让孙子和他们家亲近,周妈妈真是心急如焚。

其实这一点周妈妈还真没错怪叶修。叶修就是铁了心不让叶凛回周家。他说不拦着老人看孩子,他说到做到,周父从美国回来后要见孙子,叶修就带着孩子去了。没去S市,就在H市,地方周泽楷订的,还是那家他发小开的网红店。一进门叶修还挺客气的让凛凛喊他们周爷爷周奶奶,叶凛听话的叫了,小手紧紧地抓着叶修的手,连坐下,都要叶修抱着他,用力的靠在叶修怀里。然后基本都是周爸爸周妈妈跟叶凛说话,叶修偶尔补充说明。过了一会儿,叶修觉得差不多了,打了个电话让人来把凛凛接走了。

叶修说有些话当着孩子的面说不好,周父也同意,但是接下来叶修的话就真是特别冰冷残忍无情无义了。简单来说,就是让他们放弃认回凛凛,没戏,没门,窗也没有,烟囱堵死了。然后不等周爸爸说什么,叶修又表示以后他和叶凛是吃香喝辣还是吃糠咽菜都不会去找周家,你们不用担心我把着孩子不给你们是想赖着你们,你们不信咱们可以立字据。

叶修这话一出,周爸爸商场老油条了脸上什么变化都没有,周妈妈却有点儿尴尬。因为他们确实曾经暗暗担忧过这种可能性,并且已经找了律师咨询该怎么杜绝这一可能。坐在叶修旁边的周泽楷脸色煞白,握紧的拳头指甲都快戳破掌心了。

叶修的话等于告诉周泽楷,他真的完全没有考虑过周泽楷的心意。这和叶修信不信他的真心无关,周泽楷曾经很担心他现在告白会让叶修误以为这是他讨要孩子的手段,但是眼前的情况告诉他,这比他担心的还要残忍。叶修根本不在意他的心意。

是真是假,目的是什么,都无所谓。因为叶修根本没往心去里。

难过到了一定程度,是连眼泪都流不出来的。有的只有酸涩,眼睛酸涩,心里酸涩,一百颗柠檬压成汁一口气灌进喉管,连一声苦都叫不出来。

周爸爸其实是有点儿佩服眼前这位叶先生的。他阅人无数,什么人在他眼前都藏不了太多的小心思,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一眼就能分辨,而这位叶先生眼神清澈透亮,态度洒脱自若,若说是演技,周爸爸觉得没有人能在自己眼前演得这么逼真。

而且他还很懂人情世故。周爸爸其实是个不太喜欢弯弯绕绕的人,说话虽然不像周泽楷那么惜字如金,但也是个喜欢言简意赅的人。现在这种场合,和生意桌上没太大区别,你来我往互相试探是少不了的,但是这位叶先生,他看得透一切,周家的作为、目的、甚至是担忧,他都一清二楚,开门见山的拿出来说,就很有打开天窗说亮话的爽利,又丝毫不让人觉得他没心机,他那话里,刀锋有,机锋也不少,周爸爸都要掂量掂量再回复,真的非常人才。

但是周爸爸也不是毫无准备。包厢门一开,进来个女孩儿,叶修愣了一下,好半天才认出来,竟然是凛凛名义上的那个“妈妈”。

其实他和帮他顶包的,这个叫简宁的,族里的女孩儿还挺熟的,之前在家养胎的时候见过好几次面,当时是为了以防万一,互相熟识一下,留点儿交往的证据,以后不容易漏破绽。但是那会儿这丫头短头发,不怎么打扮,像个小野丫头。后来他生了凛凛,简宁去瑞士读书,四年多的时间,女孩儿变化大得让叶修一下子认不出来。

简宁径直走到叶修面前,抬手,然后一把抱住了叶修。

叶修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结果简宁先捶了他一下,说你是不是认不出来我来了。叶修难得尴尬,说,变漂亮了,没敢随便认。简宁用力的拍了他胸口一把,这才又换上淑女一样的微笑,说周先生周太太,谢谢你们邀请我回国,然后又转向周泽楷,叶修就突然有点儿紧张。

简宁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些材料,递给了周泽楷。她说这是她当初把凛凛交给叶修时留的字据,一式两份里的自己的那份,应该具有法律效力。叶修真是感激死她了,这份字据是真的,也是当年写的,做戏嘛,然后他那份放在家里了,现在他不好回家拿,想不到简宁倒是先拿了出来,解了他燃眉之急。

周泽楷其实比叶修还早的就认出了简宁,毕竟之前在家他看过简宁的近照,但他不知道他爸爸竟然把简宁请回了国。简宁的突然出现,让周泽楷担心她是受了他父母的指使,来帮着他们家抢凛凛的,幸好简宁进门之后就在力挺前辈,虽然那样亲密的拥抱,那样熟稔的交谈,都昭示着他们曾经关系密切,周泽楷难过的想,这是前辈的前女友,是凛凛的妈妈,前辈都说过她不会回国,但现在回来了,她会想和前辈破镜重圆么。

简宁放下字据转身就走。周爸爸出于什么目的叫她回来她太清楚了,她也一眼就看出那个帅得天怒人怨的小帅哥就是凛凛的亲爹,但是她这个亲妈是假的,和人家亲爹一面都没见过,心虚得很,呆久了她可不敢保证自己不露馅,还是走为上。

周泽楷追了出去。

被帅哥拦路简宁还是很开心的,但是请不要是这个帅哥,她真的心虚,腿都哆嗦。周泽楷紧盯着她问她,哪里。简宁听得一头雾水,又被周泽楷那双好看的眼睛盯得心脏狂跳,就算她一时猜到了周泽楷的意思,是问她他们在哪里发生的关系,可是苍天在上,这个瞎话要她怎么编?

那天我心情不好,简宁慢慢地说,周泽楷愣了一下,简宁趁机绕开他,说,算了。然后她要走,周泽楷又从后面拉住她的胳膊,简宁心里都快哭了,心说这么狗血的八点档,可她只是个冒名顶替的女主,然后就听到叶修走过来问,你住在哪儿,我送你过去吧。

周泽楷立刻放手,简宁如蒙大赦,几乎是一个箭步得窜到叶修身边,尖细的高跟鞋好悬没把她脚给崴了。叶修把她挡在身后,跟周泽楷打招呼,说小周我带她先走了,你父母那边,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可以再约时间谈。周泽楷看了一眼尽量把自己缩在叶修身后的女孩儿,沉声说好,然后他抬手想去替叶修整理被简宁拍乱的领口,结果被叶修挡了下来。

简宁从叶修身后伸出半个脑袋,被周泽楷瞬间犹如惨遭抛弃的小奶狗一样的可怜巴巴的眼神萌了个肝颤。然后她就被叶修拖走了。边走她还边问叶修,能不能去看看凛凛啊,好久没看到了,都长大了吧。叶修说什么周泽楷没听清,但是周泽楷有一种怀疑,简宁的态度让他产生的怀疑,这个怀疑没有证据也毫无道理,可以说只是一种直觉,但是他本能的觉得,他的直觉是对的,简宁有问题。

不管周泽楷怎么怀疑,这会儿简宁跟着叶修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然后叶修打电话让沐橙带了叶凛过来。等叶凛的时候,简宁八卦心十足的追问叶修和周泽楷的事,叶修说什么都没有,简宁心说就最后小帅哥那眼神,你跟我说啥猫腻没有,以为姑娘我会信?

叶修其实是真觉得他和周泽楷之间什么都没有的,因为他什么都没想,至于周泽楷怎么想的,他管不了。但是简宁不死心,又问他,这么帅的小帅哥,和你都有孩子了,要是他真的喜欢你,你就真一点儿想法没有?叶修笑说我该有什么想法?简宁说当然是答应他啊,你们就差一个结婚诶,虽然国内不让你们这种情况的结婚吧,但是以你家那条件,你们可以出去结啊。叶修说那也得我喜欢他啊。简宁问他,这么帅的你都不喜欢,你还想要个什么样的?叶修惆怅,说我要喜欢的,起码得是个女的啊。简宁刚想说什么,然后又把嘴闭上了。

别说,你啊,还是最好找个女的。简姑娘搅着自己面前的咖啡,表情淡了很多。她说叶修你知道么,两年前族里出了个事儿。叶修说你是说美国那件事吧,简宁说你知道啊,叶修说知道,聚会的时候,听别人说的。

两年前族里有个中年男性,怀了孕,然后跳楼自杀了。孩子还是婚生子呢,只因为孩子的父亲突然觉得恐惧,怕男人生下来的孩子是怪物,就要自己的爱人堕胎。他们相爱十几年,对方也口口声声说过不在乎男人的体质,发誓他生下来的孩子就是上帝赐给他们的宝物,结果当他亲眼看到男人的肚子大起来,他就接受不了了,要男人堕胎,家暴,抛弃他,男人心灰意冷,最后跳楼了。

想起这件事,两人的兴致都不太高,直到苏沐橙带着叶凛进来,才又重新聊起了别的话题。

怕夜长梦多,简宁没敢在国内多呆,第二天一早就飞回了瑞士。

几天后,叶凛5岁生日。叶家一大早就安排了飞机把人接回叶家,直到晚上吃完生日宴,才又安排了飞机把人送回H市。陈果他们只当叶修是带着孩子出去玩了一天,根本不知道他这一出门,直接回了趟B市。而上林苑里,这会儿也堆满了大家送给叶凛的生日礼物。

叶修上了下QQ。周泽楷果然有留言,问叶修今天是怎么安排的。这话他三天前就开始问了,叶修一概没回。今天又多了一句,祝凛凛生日快乐,然后补充说自己有送礼物,希望凛凛会喜欢。叶修敲了两个字谢谢,然后关了电脑上楼。

陈果正好找他,两人站在叶修卧室门口说话。陈果告诉他下午周家来了人,周泽楷也把电话打到了她的手机上。

叶修好奇了一下周家来人干嘛,陈果说还能干嘛,厚脸皮想接凛凛去S市过生日,他家也真有意思,孩子姓叶不姓周呢,还去周家过生日,有病吧。叶修笑笑,陈果沉着脸,又气不过的道,我说你带凛凛出去过生日了,他们还不信,说周先生说了,诚挚的邀请叶先生同去,真是好笑,你说这家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有钱了不起啊?

叶修只能说幸好我一早就带着凛凛出门了。陈果说就是没出门你们也不用去!他们有本事,就让他们强闯民宅绑你们去啊。陈果还想说唐柔的猜测,但叶修已经问起了今天有没有高手约战的事儿,话题就被带过了。

而唐柔跟陈果说的是,周家八成是准备了什么大场面,来接人的车都来了三辆,可想而知生日宴会会多么奢华,他们想让凛凛体验小王子的生活,然后等凛凛再回到上林苑,巨大的落差会让凛凛想回到周家,至于邀请叶修,大概是想让土包子看看周家到底多么有势力,叶修只有把孩子送回来,才能得到好处。

说到底,其实是周家根本不想走到对簿公堂那一步。虽然仅凭简宁的字据,叶修的胜算并不高,但是一旦真的走法律途径,在那个圈子里,叶凛的名声就会有损伤,周家这么重视这个孩子,不到万不得已,他们绝对不会上法庭。周家还是希望叶修能把叶凛送回来。如果能在送回来的过程里,父子俩产生隔阂就更完美了。

唐柔的猜测让陈果心惊,陈果很想提醒叶修,又怕说不好让叶修难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让她想不通,就是周泽楷的那通电话,竟然是要她告诉叶修,不要带叶凛去他家。周泽楷和周家,难道不是一条心?陈果挺纳闷。

其实准备个生日宴会,算是周家这段日子以来的大动作。同时他们也没少在上林苑刷存在感,几乎每天都有辆气派的小轿车拉着满满一车高档货来兴欣的排屋卸货。都是给叶凛的,从衣服到零食,到各类用品,某天还拉来一架三角钢琴,叶修猜是叶凛练琴的时候被他们听到了。但是这些东西叶修全部拒收,陈果跟着看了几天,发现周家送来的东西里,有不少是叶凛现在正在用的,有一回叶修还指着其中一件挺贵的东西跟陈果说,别看它贵,质量不行,凛凛用着不舒服,我早就不给他买这个了。陈果难得在荣耀以外的时候虚心听叶修的讲解,更觉得叶修这样的才叫为人父。

叶修和陈果站在房门口说话这会儿功夫,叶凛正在卧室里拆礼物。叶凛喊爸爸你快来帮帮我,叶修哎了一声,陈果说你俩早点儿睡,这都11点了,明天要去办退园手续是吧?叶修说是,然后回屋帮凛凛整理满地的礼物。

周泽楷的礼物混在了黄少天他们那堆礼物里,还没被小家伙拆开。叶修挑出来给儿子,说这是周叔叔给你的,要先看看么。叶凛盯着精美的包装盒不说话,叶修说要不明天再看,你困不困,和爸爸钻被窝不?叶凛说困,然后张开手要叶修抱他上床。叶修掐着他腋下把他抱起来,说你太沉了儿子爸爸真的要抱不动了!

第二天,叶修带着叶凛去幼儿园办退园手续。本来叶修不想带叶凛来,但是小家伙最近是一刻都离不开他,非粘着,叶修就带他一起出来。结果到了幼儿园,叶修一下子笑出来了。幼儿园张灯结彩,大门口挂着横幅,写着祝凛凛小朋友生日快乐。叶修和儿子手拉手站在门口不远处,谁也不想进去,叶凛说爸爸我想吃麦当劳,叶修觉得也行,带着儿子转身就走。结果到了麦当劳,先看到的是那么大甜筒的广告,叶凛问这是周叔叔吗,叶修说是,你要吃吗,叶凛要吃薯条。

九月,新赛季开始,挑战赛也拉开序幕。

兴欣第一回合轻轻松松开门红,第二回合遭遇职业级战队无极。陈果没想到叶修还有找朋友借装备这么骚的操作,然后还真被他借到了19件银装。

兴欣装备的强势吓坏了观众和陶轩,职业选手也有人来看比赛,江波涛觉得眼熟,仔细一想,这不是上周和他们打比赛的义斩那几个角色的银装么?能从打联赛的队伍里借出银装,兴欣和义斩关系到底有多好?或者说叶神和义斩关系有多好?江波涛下意识就想去问假期打入兴欣内部的队长,结果一回头,他们队长明显消瘦不少的脸上写满了严肃,江波涛默默把话咽了,和方明华交换了个眼神。

周泽楷家里的事儿,他俩知道了个七七八八,就很唏嘘,谁能想到还有继子变亲儿子的设定呢。好好的噩梦难度,一下子就扑朔迷离了起来。听队长的意思,叶神现在电话不接,消息几乎不回,面对面时态度倒是客气,可要让方明华说,客气才最麻烦,不客气反倒好呢。

但不管怎么说,常规赛一开始,就算每周有一天休息,周泽楷都没有太多的机会能去H市找叶修,这半远不近的距离,搁在一般的为爱痴狂的男人身上,大概天天开夜车也要去心上人面前刷好感了。但是周泽楷不是这种人,他是职业选手,也是轮回的队长,他的身上有责无旁贷的担子。想到这一点,江波涛都忍不住吐槽,难道队长要靠铺天盖地的甜筒广告刷存在感么?方明华心说,那也得叶神喜欢吃才行啊。

兴欣淘汰无极,然后又和无极做起了生意。考虑到兴欣的财政状况,叶修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每一分都要用在刀刃上。陈果觉得是自己不给力,叶修反而安慰她现在比他们以前的状况好多了,他应付这种状况很有经验,魏琛在旁边帮腔,顺便还忆苦思甜了一下,听得陈果各种心酸。

就在兴欣顺风顺水的进行接下来的挑战赛的时候,有人拿着丰厚的赞助合同找上了门。

遇到这种事,陈果都会第一时间找叶修和魏琛出来掌舵,结果来人想找的就是叶修,因为他是代表周家来的。赞助是给兴欣的,也要求兴欣出成绩,但最重要的,是要叶修让叶凛每周能回周家住两天。

陈果一听就毛了,结果叶修在那儿老神在在地说,那你这个赞助的数额可能不太够。然后在对方很期待的问您想要多少的时候,叶修说,怎么也得拿周氏来换吧,我看你们家老板那态度,好像没有凛凛,周氏就后继无人一样。对方听了一时都说不出话来。周家再重视这个孩子,也不会说就把周氏给他一个人,而且周氏现在还在周老爷子手里呢。叶修看他脸色不好,又气得说不出话,就笑呵呵地送客,陈果立刻让包子把人扔出去,转头回来,就看叶修又没事儿人一样的趴电脑前捣鼓兴欣的银装去了。

周家想用金钱打动叶修,也算是商人最擅长的手段。他们对叶凛则不一样,看着和儿子几乎是一个模子看出来的小家伙,周父周母的心都软做一团,真是恨不得要星星不给月亮,接回家当成小王子来养。但是孩子的养父太难搞定。周父在那次见面之后也大概的了解了一下叶修,知道他个人不为金钱所动,所以这次他把条件换成了对兴欣的赞助。兴欣这个网吧他让人调查过,非连锁,没有合伙人,特别普通,那个女老板能有多少资产很轻易就能估算出来。这样的资金水平怎么能对抗得了豪门嘉世?周父认为叶修要想重返联盟,充足的资金一定是不可或缺的一环。其实他想的并没有错,只是叶修怎么可能拿儿子去换他的荣耀?

周妈妈跟丈夫说,让她去亲自去找叶先生谈谈。周父问妻子是不是有什么把握,周妈妈说你们男人想事情都太直接,太功利,周父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但是想到妻子是女性,看问题的角度和解决方法肯定会和他不同,说不定能对上叶先生的路子,就同意让妻子去找叶修再谈谈。

周妈妈也不是说去就去,她做了一番准备,还和轮回老板吃了顿饭,然后才很正式的登门拜访。

这一次她拿出了对待家里人的态度,来对待叶修。叶修就有点儿懵,因为周妈妈的态度,也是因为她接下来说的那番话。

周妈妈其实是典型的大家闺秀,性情温和,说话也是慢条斯理。她说她接受叶修,叶修就愣了,不知道她这话从何而起。周妈妈继续说,泽楷喜欢你,叶修没说话,陈果茫然地问叶修,她在说什么?周妈妈柔柔地笑了笑,说泽楷一早就跟家里说过,他喜欢同性,我们没什么意见,孩子喜欢就好,但是他竟一直没说,他喜欢小修。叶修被这声小修给噎住了,陈果也一脸的混乱。周妈妈叹了口气,说泽楷这孩子要强,我这个当妈的了解他,他是想有一番事业之后,才好和小修一起生活,男人嘛,想要为喜欢的人遮风挡雨,泽楷这性子像他爸,嘴上表达的少,都在实际行动上。叶修说夫人,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其实叶修想问的是周泽楷到底跟家里说了什么?但实际上周泽楷根本没说他喜欢叶修。周泽楷想说来着,但怕说了家里人利用这一点做出他无法防范的事,所以忍着憋着没说,但是他忘了,知子莫若母,一开始周妈妈没想到这一茬,但是这段时间周泽楷对他这个前辈的百般维护,甚至一副儿子不如前辈重要的态度,周妈妈要是再看不出点儿什么来,她就枉为人母了。

周妈妈诚恳的跟叶修道歉,说一直以来周家的做法不妥帖,让叶修受了委屈,以后都是一家人,希望叶修不要介意。叶修说夫人等等,怎么就一家人了,我和周泽楷之间什么都没有。周妈妈就用难过的表情看着叶修,说你心里有气,我知道,我不求你马上原谅我们,但是我们相处看看好不好?叶修的表情特别严肃,因为他知道周妈妈是认真的,绝不是装腔作势来骗他。陈果站起来走出休息室,拿手机给周泽楷打电话去了。

周妈妈说她其实是感激叶修的,算年龄,叶修收养凛凛的年纪并不比泽楷大,但他做得这样好,把凛凛教育的这样好,周家都应该感谢叶修。叶修不得不严肃提醒她,叶凛是他的儿子,他教育好自己儿子,不需要任何人来感谢他。周妈妈不住点头,说是的,凛凛也是你的儿子,以后你和泽楷在一起,凛凛自然是你们的儿子。叶修心说还真是我俩的儿子,但是他知道周母的意思绝不是这个意思。

叶修打断周母的话,强硬的表示,他不喜欢周泽楷。周妈妈认为叶修在赌气,毕竟泽楷那么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他呢。但是周妈妈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叶修生气没有错,毕竟周家之前的做法有些势利,叶修和周泽楷是这种关系的话,周家的做法真的让人心寒。周妈妈自认通情达理,非常理解叶修,不住的劝叶修不要生气。叶修觉得她再劝下去,自己才真要生气。

结果叶修估计错了,因为周妈妈接下来的话,才更让他匪夷所思。

周妈妈要叶修去轮回。她说叶修已经是职业末期了,时间宝贵,挑战赛不是他该打的,他应该去轮回,和周泽楷一起。叶修表情很淡,如果这个时候陈果在,她就会告诉周妈妈,叶修在生气,可惜她不在,周妈妈看他没什么反应的沉默不语,以为他是在考虑,就继续劝了下去。

这个赛季打完,小修你就27岁了,我听说你们早期的选手,退役的都比较早,但是27岁对于男人来说,还是很年轻的。你可以再去学习,留学也可以,我们给你联系学校,当然以你的兴趣为主,但是我希望你能学习一些金融方面的东西,毕竟泽楷退役以后是要回来接管公司,你学一些相关的知识就可以帮他打理,这样以后也没人敢轻视你。

周妈妈看着叶修以一个自由散漫的姿态瘫坐在沙发里,没流露出一丁点儿鄙夷和责怪,她笑着说还要给叶修请最好的礼仪老师,教他怎么在这个圈子里生活,她说他会护着叶修,就算周泽楷以后娶妻,她也向着叶修,周泽楷更会向着叶修,家里自然会有叶修的地位,不会动摇。

叶修听到这里,眉头皱了一下。善于察言观色的周妈妈当然察觉到了,她很无奈的跟叶修解释,他们这种家庭,无论如何都需要一个妻子来当门面,就算他们家接受周泽楷和叶修的感情,但是不接受的人还有很多,他们或许会碍于周家的面子,不会当面给叶修难堪,但其实心里会瞧不起叶修,有个女人挡在外面,叶修只需要关起门在家和周泽楷过小日子,岂不是很好?

叶修觉得忍到现在他已经算是好涵养了,可以拿去跟他家老头子自豪了。叶修就说了两句话。第一句,周夫人,你想多了,我和令郎没有任何关系。第二句,我在哪里打比赛,由我自己决定,没有人能替我做主,周夫人的好意,心领了。

然后叶修站起来做了个送客的姿势。这时,周妈妈的手机响了。是周泽楷的电话。

他接到陈果的电话后,恨得不插个翅膀飞过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知子莫若母,同样的,知母莫若子,他完全猜得到他妈妈会对前辈说什么,而他不敢想前辈听完他妈妈的话之后会是什么反应,换位思考如果是他的话,他真的会非常生气。

周泽楷其实很难。他不好做。尽管他是周家这一代里最受宠的孩子,但他并不能影响家里的任何决定,他没有话语权,没有地位,根本无法在自己家的所作所为中保护叶修。

但要叶修来说,他不需要周泽楷的保护。其实叶修知道周泽楷的处境,很好猜,叶修甚至会同情周泽楷,但也止于同情。周泽楷这些日子已经做到了他能做到的极致,叶修心里有数,但是他不会回应。回应什么呢?毕竟他不会爱上周泽楷。他不会爱上任何男人,没法爱,他连想都不会去想一下,就他这个体质,他没法去冒险,因为后果太可怕了,他承担不起,他的家庭也承担不起。


TBC


评论(66)

热度(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