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一个老叶成了地缚灵的脑洞(一发完 HE)

逻辑漏洞很多,缺点更多,并不好看,也不虐心,而且真的是HE!HE!HE!

我的宗旨就是不拆不逆不BE!

以上


叶修出了车祸,然后他变成了一个地缚灵。但他并没有被缚在某个地方,而是被缚在周泽楷的身边,就是活动范围以周泽楷为中心,半径不超过3米这样的一个距离。然后因为是阿飘嘛,没人看得到叶修,也听不到叶修的声音,叶修也碰不到任何东西或者人,每天都只能跟着周泽楷飘,连他早上去晨跑都要一起,周泽楷跑,他飘。

倒也不累,挺好的,除了不能抽烟之外,叶修很满足。何况他喜欢周泽楷,喜欢了挺久的了,只是没告白,因为他就是在去告白的路上出的车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能去轮回,而是出现在了这个轮回,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叶修还挺乐观的觉得这是老天爷对他的补偿。谁不想和喜欢的人近距离接触呢,虽然现在根本不算是接触,而且某种意义上来讲,他这算是视奸了。但是没办法啊,他离不开周泽楷,而且他都死了,彻底消散前能多看一眼喜欢的人也是好的。因此叶修观察的还挺仔细,包括小年轻早上赖床时迷迷糊糊的样子,还有偷吃零食被轮回经理抓包时心虚的表情。就特别可爱,让人想摸他的头。

但是叶修摸不到。他碰不到任何东西也碰不到周泽楷。他的身体可以穿过任何障碍,包括卫生间的墙。但是叶修从未穿过卫生间的墙以及门,他很尊重周泽楷的隐私,小年轻上厕所啊洗澡什么的他都会自动避嫌,把自己停在卫生间外头。但是吃饭啊,跑步啊,训练什么的,叶修就会光明正大的欣赏。甚至比赛的时候叶修都能跟着周泽楷进单间,时时点评对方的表现和周泽楷的表现,只是周泽楷听不见,没有人能听见。

但是叶修还是挺自得其乐的。然后特别有意思的是,偶尔叶修会在周泽楷换衣服的时候,随口说这件不好看,那件我觉得你穿更好看,然后周泽楷就真的换了叶修看中的那件,叶修自己把类似的情况定义为心有灵犀,还不用偷着乐,可以肆无忌惮的乐。

然后叶修其实是想在消散前,知道周泽楷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可能别人不知道,连轮回其他人也不知道,但是叶修知道,周泽楷有喜欢的人。就是第十赛季的全明星赛,他在后台溜达,有个妹子不知道怎么的混进来了,堵着周泽楷告白,正好被他撞上。周泽楷当时拒绝对方的理由就是他有喜欢的人,而叶修觉得以他的性格,这个理由肯定是真的而不是拿来糊弄人的借口,不然拒绝可以有无数个借口,何必那样郑重又大声的说自己有喜欢的人呢。大声到叶修都听到了,心里别提是什么滋味。叶修还记得女孩跑开后,周泽楷略显紧张地对着他,然后慢慢脸红的样子。叶修当时就明白了,还跟小年轻保证自己不会说出去,让周泽楷放心。周泽楷当时是怎么说的来着,他说以后会告诉前辈,一定告诉前辈。叶修心想我也喜欢你,我并不想听你说你喜欢谁,但他当时只能说行,我等着。然后周泽楷就笑得特别好看,叶修到现在都记得他那时笑着的样子,眼睛里都好像撒了星星,好看极了。

叶修想,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周泽楷带着他喜欢的人来到他面前,告诉他,前辈,这是我喜欢的人,估计那个时候他的笑容也是这样的好看,或者是更好看。但是叶修看不到了,也很庆幸自己看不到了。

但他还是想知道那个幸运儿是谁。也不是说他觉得嫉妒啊或者什么的,就是单纯的想知道,人之常情嘛,叶修也不能免俗。何况他现在和周泽楷24小时绑在一起,除了周泽楷想什么他无从得知之外,周泽楷干什么叶修都知道,可以说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叶修的眼睛。

可是周泽楷没有在钱包里塞喜欢的人照片的习惯,不过这可以理解,毕竟钱包也有可能被其他人看到。新赛季开赛后周泽楷没有回过家,叶修也就没机会看到周泽楷的家,但他确定周泽楷宿舍里没有喜欢的人的照片。他宿舍的唯二的两个相框里,一个摆在架子上的是他和家人的合照,一个摆在床头的是某次职业选手聚餐时不知道谁给他拍的单人照,不过叶修觉得这张拍的不是很好,乱入的人太多,仔细看右下角还有他的半张脸呢。当然周泽楷的电脑桌面叶修也看到了,训练室是统一的系统默认,宿舍里的台式也好,周泽楷个人的笔记本以及平板也好,用的都是五圣的图。叶修觉得小年轻真是特别腼腆特别谦虚,他就是用枪王单人也完全可以,但人就是用五圣。但奇怪的是他用的是第六赛季官方出的那张,从装备上能看出来,明明每次装备变动后官方都会出新图,但是周泽楷的电脑里用的就是第六赛季的,叶修猜可能是第六赛季一枪穿云被封为的枪王,有纪念意义吧。而且周泽楷墙上的海报都贴的是这一版,除了纪念,叶修想不到其他的解释。不过他挺高兴的,因为只有这一版,他的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站在一起,其他的都没有站在一起过,然后第八赛季之后一叶之秋易主,五圣里再也没有他叶修了。

但叶修万万没想到,他会在小年轻自囿㞅囿慰的时候,听到他喊了声前辈。叶修发誓他不是故意听墙角,就,这种事周泽楷要是在卫生间干,他就把自己停在外头,然后看不到也不可能听到。但周泽楷这次是在床上,叶修只能背对着他,不看,但是能听。听着小年轻性感到不行的喘息声,然后听到他用这么性感的声音低喃出两个字,前辈。

当时叶修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周泽楷喜欢的人年纪比他大啊,然后想这小子还真够痴情,他都离开学校多久了,还没忘记前辈。后来才反应过来,前辈不一定指的是学校里的人,还有职业圈呢。他又不是没听过周泽楷喊沐橙苏前辈,叫王大眼王杰希前辈,韩文清前辈张新杰前辈喻文州前辈张佳乐前辈,黄少天他不喊他前辈,就黄少天。然后叶修想起来,周泽楷只对着一个人喊前辈,只是前辈。

是对着他。不是叶秋前辈也不是叶修前辈,周泽楷面对他的时候,从来都只喊前辈。叶修突然觉得冷,从他成了地缚灵开始他就没感觉到过冷热,但是他现在觉得冷,特别冷。他回过头,用难以置信到惊恐甚至悲伤地眼神去看周泽楷。周泽楷侧着头,他在看床头那张单人照,确切的说,是单人照右下角乱入的小半张脸,叶修的脸。

叶修冲上去问他,说小周你刚才喊得是谁?我听岔了你再喊一遍,你喊得到底是谁?周泽楷看着照片里的叶修,笑得羞涩又好看,他当然听不到叶修的质问,但他轻轻地动了动嘴唇,前辈,他用气音呢喃着,前辈,我喜欢你,前辈,叶修。

叶修想这到底算是什么事儿呢?他已经死了,他可以死的毫不知情,但他知道了,虽然这挺好的,喜欢的人也喜欢着自己,双向暗恋呢,可以烧了,可以瞑目了。可这到底是什么事儿呢?周泽楷不知道啊,周泽楷不知道他已经死了,周泽楷还想着有一天亲口告诉他,前辈,这是我喜欢的人,我喜欢的人是你,可他已经死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呢?

其实叶修刚被绑定在周泽楷身边的时候,他还挺期待看到小年轻知道自己死讯时的样子,这倒不是他变态,纯粹就是好奇,他也想过周泽楷会有什么反应,惊讶肯定会有,说不定还会难过。不知道他会不会去参加自己的葬礼,不过叶修不抱什么希望,除了世邀赛那段时间,他们之间没有再多的交情了,其实叶修蛮想跟着周泽楷去参加自己的葬礼来着。

但叶修并不想看到周泽楷嚎啕大哭。他的死讯出现在了热搜上,虽然晚了好几天,但他本身又不是明星或者重要政客,晚几天并不奇怪,而且可能也是家里的考量。叶修没有仔细看网上是怎么报的,他只看到了叶修车祸死亡这六个字,然后他去看周泽楷,周泽楷脸色惨白,盯着显示屏看了很久很久,然后他的手在抖,抖着打字,在群里问,真的么,群里都炸了,都在问是真的么,然后是沐雨橙风,苏沐橙说,车祸,是真的。然后周泽楷像承受不住一样的闭上了眼睛,瞬间泪流满面。

叶修慢慢地飘了过去,他知道他什么也碰不到,所以他什么也做不到。他只能用手指虚虚地抚摸着周泽楷的脸颊,然后看着周泽楷的眼泪穿过他的手指,没有温度,没有湿度,他什么也感觉不到。

但他觉得疼,心疼,疼得特别厉害,比被车撞飞的时候还要疼。这个疼,他觉得他能带到下辈子,即使不记得周泽楷是谁,不记得叶修是谁,不记得这辈子的父母兄弟不记得苏沐橙不记得荣耀,但他会记住这个疼,他把他爱的人一个人孤单地留在了这个世上的疼。

他说小周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早点儿跟你告白,是我浪费了我们的时间,是我让你永远都不能知道我爱你,其实是我的错,并不是你的,所以不要说你错了,不要后悔你没有来得及说,忘了吧,当做一场无疾而终的单恋忘掉吧,别哭了。

叶修一边说一边亲吻周泽楷的额头,他觉得难过,也觉得不舍,可他要走了,他的时间到了,他想多留一会儿,尽管周泽楷听不到他的声音,也感觉不到的亲吻和抚摸,他的所有安慰都是虚无,可他还是想多陪周泽楷一会儿,哪怕只是一小会儿。

但是来不及了,从他的手指开始,有光芒,并不刺眼的白光,甚至有些温暖,温暖的好像紧贴小年轻脸颊的温度。然后叶修猛地撤手,这不对,可他的手已经被抓到了,被周泽楷抓到了,他抓着叶修的手,隔着泪水,看着叶修。

他看到了叶修,也感觉到了叶修,他甚至是听到了叶修的声音,从叶修说我爱你,他听到了叶修说我爱你,叶修爱他,他的前辈爱他。周泽楷难以置信,他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极度悲伤中的幻觉,但他真的听到了,他确定,他甚至感觉到前辈就在他的身边,紧紧地靠着他,摸着他的脸,还亲了他的额头。

心里无疑是惊喜的,但同时涌上来的是惊恐。因为前辈在发光,那不是实体的,尽管他已经紧紧地把前辈抱在了怀里,但是周泽楷知道,他在一瞬间就想起儿时听过的一个说法,亡故的人会因为思念而在离开前去最爱的人那里看一眼,所以前辈是来看他的么,所以他是前辈最爱的人,所以,他要永远失去前辈了。

叶修想他真的是太对不起周泽楷了。死就死吧,干嘛非要让小年轻眼睁睁地看着他消散,小周漂亮的脸都不好看了,那么崩溃悲伤的表情一点儿也不合适小周,但他什么也做不到了,这一次,是真的什么都做不到了。

 

叶修没想过天堂的样子,也没想过地狱的样子,他是唯物主义论者,虽然他还正儿八经的当了几天的地缚灵,但他从没想过当完地缚灵之后他能去哪儿。他觉得可能是嗖的一下子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睁开眼,然后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疼。

真疼。脖子往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以及突然出现在他视野里的这个好看的人是谁啊,怎么和他家小周长得这么像,就是胡子拉碴的憔悴的厉害。叶修笑了下,心想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不修边幅的小周,要是让老冯看到可不得了,得心脏病发作,但他现在也不得了了,笑这一下身体更疼了,跟要四分五裂了一样。

但他还是抽着气说我爱你。我爱你,小周。

 

其实周泽楷那天没看完苏沐橙的消息。车祸是真的后面还跟了一条,人没死,热搜是假的。这年头被死亡的名人那么多,何况叶修是真的车祸,真的抢救了快一天一夜,真的在ICU病房里躺了7天,所以媒体只是提前预告了一种可能,就是标题水分太大,发布五分钟内就登上了热搜第一。

然后叶秋铁青着脸找人撤热搜,发布正式消息,顺便把这几家敢咒他哥的媒体给狠狠地收拾了一顿,把天凉破三个大字发挥了个淋漓尽致。

但是周泽楷是一直到第二天才知道的。当时叶修在他眼前消散,周泽楷整个人都崩溃了,哪儿还有心思去看Q群去看热搜。然后等天亮了,他拿着手机给苏沐橙打电话,一张口给苏沐橙吓一跳,就,周队你感冒了么,嗓子怎么哑成这样。然后周泽楷才知道,叶修还活着,凌晨才脱离的危险期。然后周泽楷抓着钱包就冲去了机场,买的最近的一班飞机飞的B市。苏沐橙把他领到病房的时候,叶父叶母还有叶秋都吓了一跳,但更让他们吓一跳的还在后头,就这个叫周泽楷的小年轻,哭着对还昏迷不醒的自家儿子/老哥说我爱你,哭得泣不成声,然后周泽楷就被默许留了下来,用叶妈妈的话说,就是看他难过伤心的那个样子,也就想不到什么同性恋,什么世俗,何况叶修当时只是脱离了危险期,人能不能醒来还要另说。

幸好叶修在转入普通病房的第二天就醒了过来。这期间周泽楷没离开过半步,一直守着叶修,连觉都没怎么睡,也没心思打理形象,所以叶修一睁眼就看到了周泽楷,狼狈又憔悴的周泽楷。

后来他们当然在一起了。双向暗恋转明恋,可以烧了。

 

 

其实这篇应该写成短篇,但是我非常不擅长写短篇,更不擅长短篇虐心,就凑合得搞成了这样的一个类似于脑洞大纲的东西。感觉感情铺垫的很不到位,应该侧面再表现一下小周隐秘而浓烈的单恋,这样他看到热搜时的感情爆发才顺理成章。

然后写的时候感觉自己该交代的东西有很多,但是写完就全忘了……_(:з」∠)_

 


评论(16)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