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意外事故 10(非ABO的男男生子)

注意事项:

1.这是一篇大纲文

2.原著背景,第八赛季老叶退役开始

3.非ABO社会

4.未婚生子

5.慢热慢热慢热

6.私设如山

7.待补充

8.见详细说明


鸡年最后一更。

回家使我效率低下,拖更很久,很愧疚,希望新的一年能更勤奋的更文,先把cfy更完,恳请大家监督_(:з」∠)_

蹄蹄在这里:

祝大家狗年旺旺旺旺!

祝老叶小周甜甜蜜蜜!

祝周叶tag红红火火!


10


除了叶凛的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外,周泽楷想问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叶修知不知道叶凛和他没有血缘关系,叶修为什么会成为叶凛的父亲,是叶凛的妈妈骗了叶修,还是叶修只是领养了叶凛。周泽楷虽然一向少言寡语,对八卦也是有心无口的状态居多,但是这种时候,他还是能发挥主观能动性,绕个弯儿问问叶修关于他和叶凛妈妈过去的事儿的。叶修也不怕被人问这个问题,简单几句话讲述了当年的“故事”,什么“年少轻狂一夜情后珠胎暗结,然而孩子妈一心向学要远赴海外,孩子被留下来给自己当纪念,他就只能一个人把这个纪念品拉扯大了。”实际上在这个概括起来只有58个字的故事里,严格说来,除了“年少轻狂一夜情”这7个字与事实不符,孩子妈这三个字上应该打个双引号之外,剩下的都是比针尖还真得事实。所以叶修说这个故事的时候也不需要演技,完全可以真情实感,只是身为一个心脏,叶修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故事说的那么引人入胜呢,就像他跟陈果解释他用假名打比赛的时候一样,就寥寥几句,简单的不行,全靠听者自己去脑补,反正他是不会去剖析自己的心路历程的。

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周泽楷知道自己才是叶凛的亲生父亲。那么结合叶修的故事,周泽楷就得到了一个让他气愤又自责的结论,前辈很可能被骗了,前辈很可能不知道孩子不是他的,前辈是当了自己的接盘侠,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这个盘是自己什么时候种下去的,甚至他都不认识那个女人。

然而这并不妨碍周泽楷去脑补当时的情景,而且脑补的很曲折,很艰辛,比如叶修刚知道有了孩子时的震惊,肯定是震惊的吧,他前几天刚知道的时候就直接震惊傻了,前辈那个时候应该更严重。还有带孩子,他虽然年纪轻没带过,但是亲戚里有不少小孩儿的同辈人,看啊听的,他也知道带个孩子有多不容易。前辈那个时候才多大?21?比现在的自己还小一岁呢,肯定吃了不少苦,嘉世刚好就是在那个时间点上失去了第四赛季的冠军,是不是因为前辈分神照顾孩子的原因?别看周泽楷嘴拙,说话慢,但是他脑子转得极快,就听完故事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脑补到十里外了。叶修眼看着他脸色越来越差,眉头越皱越紧,就十分想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这一脸的沉重愧疚又自责的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然后叶修也难得的发散了一次思维。毕竟周泽楷是现在联盟中女性粉丝最多的职业选手,然后他现在一脸心事的来找自己,不是找他的队友也不是找他的亲戚朋友,而是找自己这个和他刚刚熟识起来的前辈,叶修就要想了,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除了他荣耀打得特别好之外,大概就是他还有个孩子了,联盟里除了他没有其他的职业选手还有孩子。然后这么个思路下来,叶修忍不住就想,小周这不会是有了纪念品,然后到他这儿来取经来了吧?

不得不说,虽然这是叶修不负责任的猜想,但他已经十分接近真相了。只是这个时候的叶修真的就以为这是自己不负责任的猜想,想过就忘了,他还是觉得无论是什么心事儿,还是得等周泽楷自己想明白,或者想不明白了再主动来问他。

吃到最后,周泽楷吃掉的东西也不算多,可以说少的有点儿可怜,就不像他这个个头这个年龄段应该有的饭量,陈果和唐柔吃的都比他多。一问之后果然如此,小年轻为了拍广告什么的,在保持身材,烧烤这种肥胖之源是必须要杜绝掉的,就十分不人道。然后周泽楷说他晚上还要夜跑,还说吃了这些烧烤,今晚得多跑一圈,说的叶修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怜悯,然后没忍住又揉了一把他的头毛,手感非常好,和自家儿子的不相上下。

周泽楷就在上林苑住下了。他这次来打的旗号是旅游,顺便有几个商业活动要参加,还跟叶修交代了一下这几天的行程安排,叶修听了一耳朵,然后说咱们这儿没门禁,小周你随意,还告诉他大门右手边第二个花盆下头压着备用钥匙,要是万一没人给他开门,比如陈果去了网吧而其他人沉迷抢boss/追杀/拾荒什么的,让他自己开门进来。

要知道哪家俱乐部的选手宿舍都不会让战队以外的人随意出入,更何况上林苑的这栋排屋不仅是兴欣的宿舍,还兼顾日常训练和开会,周泽楷这么堂而皇之的住进来,其实是非常不合适的。也就是兴欣现在还在准备挑战赛,还没有联盟承认的战队资格,没那么多规矩罢了。当然了,就算周泽楷不讲究的进了训练室,电脑开机需要密码,重要文件夹也都另有密码来着。

其实周泽楷没什么时间在上林苑里呆着。就他之前脑补的和前辈一起打游戏,一起接送孩子上下幼儿园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他虽然打着旅游顺便参加活动的旗号来,但实际上活动占大头,毕竟新科冠军,现在的周泽楷就是炙手可热这个词的四次方,没有任何一方肯放过他。这要不是家里施加了压力,轮回老板也护着他,周泽楷根本不可能顺顺利利的跑到H市来,光S市的活动多的就能活埋了他。要不是早上吃饭多了双筷子,其实还真没有上林苑里多了个周泽楷的感觉。

叶修的五公会联盟搞的是如火如荼,成为了各大公会的重点防范对象。但是叶修哪儿是他们能防得住的,离间计也不好使,叶修多通透啊,大公会这边刚去招安,叶修就给同盟的会长们打了预防针,帮助他们认清现实,只有和叶修同盟才是他们的唯一出路。这边稀有材料入库,那边肖时钦达到嘉世。这天早上,叶修搭了周泽楷的顺风车去送叶凛上了幼儿园,回去的时候溜达到了网吧,正好围观到嘉世给肖时钦举办的欢迎仪式,还遇到了约等于被陶轩用完就丢扫地出门的刘皓三人。这仨被拿去交换肖时钦的事儿是苏沐橙告诉他的,叶修听完没啥感觉,就是觉得老陶真是好手段,然后头疼一下要怎么对付多了一个肖时钦的嘉世。苏沐橙也知道叶修的性格,是从来不会有什么报复心理的,但是刘皓倒霉,苏沐橙还是很喜欢拿来跟叶修分享。

但是苏沐橙没料到陶轩竟然在晚上带着肖时钦和孙翔去网吧示威。其实这也算是心理战,而且无论从纸面上看还是实际情况,嘉世真的比叶修的队伍要强大太多太多,叶修对嘉世,用以卵击石来形容并不为过,陶轩明知道这一点,还是忍不住要去示威,只能从侧面表明他是真的很怕叶修,而且他实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让叶修承认,自己是对的,叶修坚持的是错的。

结果他扑了个空。叶修中午就回上林苑去了,他过来一趟主要目的是从网吧二楼包厢的电脑里拷贝点儿资料,顺便围观欢迎仪式。魏琛唐柔和包子才是特意过来看看,主要是这仨没见过肖时钦真人,本着看热闹的心理过来围观,围观完就该干嘛干嘛去了。只有陈果因为是网吧老板,留在这边照看生意,陶轩这才不至于完全扑空,但也要看老板娘的脸色不是?人真不高兴了,就真不甩你,让你一个大老板带着俩全明星站网吧门口守门,或者假装粉丝叫破三人身份引全网吧的人过来围观,陶轩也只能哑巴吃黄连。其实陈果是真不想告诉陶轩叶修在哪儿,陶轩什么心理陈果不是猜不到,陈果这么护短的人,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陶轩带人去欺负(?)叶修。可是新来的网管嘴快,一秃噜就说秃噜嘴了,陶轩在上林苑也有房产,日常就住那边,熟得很,陈果心想说不准哪天就在小区里撞上了,也就没再遮掩,直接报了门牌号,等陶轩走了,赶紧一个电话打到上林苑,通知叶修有恶犬上门。

然后就很巧的,陶轩和周泽楷碰到一起去了。还是周泽楷拿钥匙开门的时候,陶轩带着他的两大金刚在后面问,叶秋是不是住在这里。周泽楷当然是听不出陶轩的声音的,回头说是,然后两边都吓了一跳。

就特别诡异。陶轩看周泽楷的背影的时候是觉得有点儿眼熟,但是没认出来,这会儿心里可谓是惊涛骇浪,一想就忍不住深刻了,属于分分钟脑补到月球的那种。孙翔就比较单纯,纯粹是没想到周泽楷会出现在这里,他一开始不知道陶轩要领他来干嘛,后来在网吧知道了是要来见叶秋,但是叶秋没见到,变成了周泽楷,就是很惊讶,多的他还想不到。肖时钦推着眼睛仔细看了好一会儿,确定眼前这个人真是周泽楷,他也是想不通周泽楷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先看周泽楷,再去看门牌号,确定他们没走错,然后才问了句,周队,怎么在这里?

周泽楷把门打开,然后说,住这儿。他也不知道该不该把人让进来,如果问他是怎么想的话,那他是很想把人关门外,永远也不要让陶轩进来。周泽楷多通透的一个人,陶轩来干什么,陈果都想得到他当然也能想得到,心里觉得这人真的太可恨了,看不起陶轩,但他对肖时钦和孙翔没什么恶感,也不好替叶修做主,就想先自己进去问一声,如果叶修同意,再放这仨进屋。

这个时候叶修自己出来了。他算算时间,估摸着陶轩快到了,就想出来开门,正好看到周泽楷站在门口,跟门神似的,似乎是在挡什么人,就问他小周,是不是陶轩来了。周泽楷沉声说是,然后让开门,让叶修看到站在台阶上的陶、孙、肖,叶修倒是态度随和,说了句来啦,然后手一划拉,意思是那就进来吧。

周泽楷面沉如水的走在最后,沉默的看着叶修和陶轩说话,直到几人走进了休息室,他才上了二楼,换了身居家服,然后走下来拿着手机也进了休息室。

休息室里泾渭分明,兴欣一拨,嘉世一拨,甭管心里怎么想的吧,面上还挺和气。然后周泽楷这一露面,气氛就变了变,不怎么稳定了。其实之前陶轩就想问了,现在看周泽楷连衣服都换了,心里的疑问就怎么也压不住,因为这怎么看,周泽楷和叶秋都私交甚笃,可以前他竟然完全不知道。周泽楷进来之后看都不看陶轩一眼,直奔叶修过去,问,前辈,我订餐,晚上想吃什么?叶修正把一瓣儿橘子塞进叶凛的嘴里,听到他的话一抬头,就看小年轻专注的凝视着自己,眼里没有其他任何人,不知道为啥,他就突然觉得,周泽楷这是在给他撑腰,周泽楷要陶轩明白,叶修身边还有他,虽然这在比赛场上并没有任何卵用。

但还是觉得有点儿感动,叶修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可感动的,但是有一个人,不由分说的站在你这边,用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举动来维护你,这种感觉挺好的,叶修就笑了,然后顺手把剩下的那瓣橘子塞到了周泽楷的嘴里,说你看着定吧,凛凛要吃肉。周泽楷也跟着笑,就那种特别灿烂的笑容,说好,然后蹲下身体和叶凛平视,问他,想吃什么肉。

其实陶轩刚进来的时候,叶凛正在看动画片,但是他一看到陶轩,立马丢下电视机跑到了叶修身前站着,小脸板着,好像谁抢了他的玩具不还似的,梗着脖子愤愤不平的小样子。叶修哪儿能不知道自己这是被儿子护着了呢,又好笑又感动,就也没怎么搭理陶轩的话锋,专心致志的给儿子剥橘子,直到魏琛说,想不到嘉世最终会由我来击沉,叶秋,到时候我可不许你拦着我啊(《全职》第721章)。叶修才笑着接了一句,那至少得嘉世能碰到我们啊(《全职》第721章)。就十分的诛心,连肖时钦和陶轩都难以继续淡定。周泽楷暗笑,前辈只用了这一句话,就让兴欣占据了上风。

但是肖时钦毕竟也是四大战术大师之一,还当了4年的队长,眼看着己方落了气势,孙翔又被唐柔和包荣兴激将的想要撸袖子拿卡pk,赶忙打了圆场,圆的陶轩十分满意。就在这个时候,陈果回来了,身后还带着一个人,还一副没看到休息室里有客人的样子,兴冲冲地跑进来,说你们看谁来啦!

乔一帆来了。兴欣的人呼啦一下子就把小孩儿围在中间,热情洋溢,对比鲜明,十分气人。周泽楷一看,就知道叫外卖不合适了,自作主张的换成了接风宴,直接打了订位电话,然后走到叶修身边,拉着他的手腕把他拉过来,用其他人能听见的小声问,前辈,定了XX的位子,你看行么?

周泽楷定的餐厅离这里不远,别说陶轩陈果,就连叶修也知道,是一家特受欢迎的餐厅,火爆到过了5点就要排队,一排都是2个小时排起。现在都6点多了,叶修从不知道这个时候打电话还能订到位子,而且还是包厢,周泽楷就笑笑说,老板是发小,魏琛感叹还是枪王面子广,然后招呼大家走起走起,饿死老夫了,就一副完全忘记屋里还有三个外人的样子。

最后还是叶修厚道一些,问了一句小肖刚来,要不要一起啊,其实这话一点儿也不厚道,说得好像陶轩抠门的都没给肖时钦办接风宴一样,虽然在嘉世吃的晚饭确实不是大餐,只能算是人比较多的便饭,但是是陶轩亲自作陪,意义不同,肖时钦不可能给陶轩落脸,而且也没道理跟叶修他们一起走,客客气气的推拒后,三人提前一步离开了上林苑。可以说陶轩这次示威,除了把自己弄出一肚子气之外,没得到半点儿好处。

吃过欢声笑语的一顿接风宴,乔一帆也算是安顿了下来。现在上林苑的住宿情况是这样的,叶修、魏琛,包子各占一个房间,陈果和唐柔占一间,空的两间一间住着周泽楷,还有一间没人住过,陈果的意思是让乔一帆先去住那间,乔一帆不好意思,因为就他所知,还有两个人要到,就想去包子或者魏琛那里合住,最后他住到了包子那里,无意中挽救了之后到的罗辑。

叶修一向在睡前带着叶凛去泡澡。这个习惯从在嘉世开始就有了,后来到了网吧,陈果的浴室里虽然也有浴缸,但是毕竟女孩子们用的浴室,叶修用起来就不是那么方便,泡澡的次数就大大降低,直到搬进上林苑,叶秋在上林苑装修的时候特意嘱咐过装修公司,最好的按摩浴缸,男女浴室各安装了一个,方便自家人随时随地随心所欲的泡澡。

叶修打开浴室门的时候没想到里头的人会是周泽楷,他知道里头有人,因为灯是亮的,他估计也就是魏琛或者包子,也可能是今天刚到的乔一帆,没想到周泽楷是因为他一向是在夜跑回来之后马上洗澡,这都距离他夜跑回来过去快两个小时了,就没想到他一直拖到了现在才洗。

都是男人,叶修也没避讳,直接问他介不介意一起洗,因为叶凛快睡觉了,再不洗他要困了。周泽楷当然不介意,叶修就把自己和叶凛的换洗衣物放到柜子上,开始脱衣服。叶修脱,叶凛也脱,而且父子俩的动作还挺一致,脱下来之后叶修把衣服顺手丢进洗衣机,叶凛也丢,准头差点儿,一半挂在洗衣机外头,周泽楷顺手就给拨拉了进去。叶修说小周你要洗衣服的话就放进去一起洗啊,周泽楷从善如流,这个时候,叶修已经脱得一囿丝囿不囿挂。

叶修的身体很漂亮。他平时穿衣服只追求舒适宽松,就看不太出来他的身材,包括之前那晚的同床共枕,周泽楷也没有机会看到他脱掉衣服的样子,也就根本不知道叶修的身材,竟然是有料的。如果让叶修自己说,他八成会用生无可恋的口气告诉周泽楷这都是生活所迫,当然不是说他也像周泽楷那样为了拍广告而健身,他是被迫健身,叶凛小朋友从那么小的一只长到现在这个个头,体重可是一天沉过一天,他天天抱着这么个小祖宗,和健身没什么区别。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叶家的基因好,他家的孩子都是稍微锻炼就能保持好身材的体质,虽然叶修没有周泽楷那么漂亮的肌肉,但是身体线条流畅,肩宽腰细腿长皮肤又白,就是让他站到聚光灯下,也绝不会难看,在周泽楷眼里,更是非常性感。

但是真正性感的,还是周泽楷。周泽楷平时的打扮偏时下花样美男的风格,身材虽然高大修长,但是看上去乖巧腼腆,没什么攻击力。但是一旦脱下衣服,露出那身漂亮的腱子肉,男孩儿瞬间变男人,荷尔蒙爆棚不说,举手投足之间,就特别有张力,肌肉线条起伏漂亮的抓人眼球,连叶修都忍不住赞叹一句小周锻炼的不错啊,这身材,打游戏可惜了。

周泽楷这才偷偷地松了口气,仿佛终于通过了叶考官的考核,尽管考官本人根本没那个意识,但是这句赞扬还是让小年轻开心又羞涩的半低下头。就在这个时候,脱光了的叶修转身,身体正对着周泽楷的视线,之前因为侧身,而且没敢往下看的眼睛刚好瞄到了叶修的小腹,那里很平坦,有肌肉的轮廓,肚脐圆润可爱,然后有一条已经不甚明显的长疤痕横踞在那里,周泽楷突然就很好奇。

他也说不上来这种好奇从何而来,就是心底有一种冲动,非得问问这条伤疤是怎么回事才行。叶修轻描淡写的说是几年前做了个小手术,取出来个东西,周泽楷一听取出来个东西,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肿瘤啊之类的疾病,叶修笑着说不严重,取出来就好了。他这话音未落的,叶凛从后面一把抱住他的大腿,仰着头看他还抿着嘴笑,都笑出声了,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还用小手去摸那道疤,叶修狠狠地揉了把他的头毛,说不是要泡澡么,你去放水吧。小家伙大声的说好,然后吧嗒吧嗒跑进里间,踮着脚熟练地给浴缸放起了热水,叶修也过去打开花洒调起了水温。

浴室的空间很大,两个成年男人和一个孩子一起进来也没觉得太拥挤,就是花洒只有一个,得排着队来。趁着浴缸放水的时间,叶修娴熟的给叶凛洗头抹沐浴乳,周泽楷站在一边看着,身上还没沾水,也不觉得冷。他很想帮忙,可惜插不上手,叶凛很听话,配合叶修,很快叶修就把他洗干净了。然后叶修不等浴缸里的水放到足够的位置,一把抱起湿漉漉的叶凛往浴缸里放,他放的很慢,小家伙勾着腿,用小脚丫去试水的温度,叶修问烫么,叶凛说烫,叶修说烫小猪咯~叶凛就笑得不行,等到他站在了浴缸里,叶修才放开手直起腰,然后顺手在自己的后腰上捏了几下。周泽楷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过叶修,自然也看到了他这个动作,就问他,腰疼?叶修说疼,然后指着在浴缸里扑腾得正欢的叶凛说从有了这个小的,腰就没好过。周泽楷纯粹是下意识的顺着叶修的手指看叶凛,但是叶凛就突然觉得周叔叔看他的眼神很严厉,好像在责怪他不听话,让爸爸劳累了一样,顿时不高兴,又委屈,喊了声爸爸,然后猛地站起来往叶修身上扑去。幸好叶修因为周泽楷正占着花洒用,自己就没动地,还站在浴缸旁边,正好被小家伙一头扎进了怀里,差点儿没站稳,周泽楷有一个明显地想去扶叶修的动作。显然叶修是经历过太多次儿子搞出的这种突然袭击,经验丰富,立刻稳住了身体,还搂着叶凛的小肩膀,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问他你要干嘛。叶凛在叶修怀里拱来拱去,不肯老实,叶修知道儿子这是在跟他撒娇,也不说他,就抱着他让他趴在自己胸口上,这是叶凛从小就喜欢趴的位置,只要叶修抱着他,让他的小脑袋靠着胸口,小家伙会很乖,不哭不闹。

周泽楷还是想说刚才叶凛的动作太危险了,叶凛危险,前辈也有站不稳被扑倒的危险。可是前辈不生气,还抱着叶凛安抚,他根本没法开口说一句叶凛的不对,他现在也没资格教育儿子。

倒不是说周泽楷已经有了当爹的心态,大概就是对前辈的儿子就会很包容,但是对自己的儿子就会比较严格,后爹和亲爹的区别吧。他今天夜跑回来的时候接到了周妈妈的电话,周父周母知道他来H市了,这是他说服父母不出手的条件,由自己来解决,这也合乎常理,父母没有反对,但是显然他们很关心儿子的进展,周妈妈克制了几天终于忍不住,打了个电话来问周泽楷有没有跟人家谈好,天知道周泽楷还没开口呢,只能说还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周妈妈很通情达理,表示很理解儿子的难处,毕竟这件事也是周泽楷有错在先,现在又要不厚道在后,周泽楷和孩子的养父不认识还好,开门见山直接说就行,偏偏周泽楷和人家算是同事关系,就不太好开口。周妈妈也怕万一闹得不好看,影响周泽楷的形象不说,还会让孩子对他们家有隔阂。电话里周妈妈细声细气的嘱咐周泽楷不要太着急,慢慢来,不要让人养父对周家有意见,进而影响孩子对周家的态度,还要周泽楷多和孩子接触,让孩子亲近他,父子天性的,孩子又还小,很快就能接受周泽楷。周泽楷才没有他妈妈那么乐观,因为周妈妈没有亲眼看到过叶凛对叶修那种发自本能的依恋,但是周泽楷希望叶凛接受自己,这一点不会有任何改变,因为他至始至终想要的,只有叶修。

周妈妈的这通电话是让周泽楷拖延了洗澡时间的最大原因,因为打得时间太长了,主要是周妈妈在不停的说。这也可以理解,突然升级当了奶奶,又新奇又激动的,天天在家盼着儿子的好消息,又设想了很多日后含孙弄怡的情景,就有点儿收不住心情,难得的絮叨个没完。实际上这几天周妈妈都开始收拾孙子的房间了,还问周泽楷的意见呢,周泽楷想了想叶修房间里的摆设,说叶凛喜欢车模型。周妈妈就说你也喜欢,你们父子俩还真像。周泽楷突然想起来自己不吃青椒,叶凛也不吃,以前只是觉得青椒这么难吃的东西,果然很多人都不喜欢,现在想起来,可能还真是因为遗传的关系?

最让周泽楷头疼的是,周妈妈似乎等不及周泽楷带孙子回家了,她想这几天就过来看看孙子,还说不方便的话可以先不惊动孩子的养父,让周泽楷把孩子带出来和她见个面就行。周泽楷哪儿能同意,斩钉截铁的说不行,周妈妈不死心,磨着周泽楷要他瞒着孩子养父带孩子出来,周泽楷就是不松口,只说见面可以,但是必须得到前辈的同意。周妈妈说你请你这位前辈吃顿饭吧,妈妈也去,就说感谢他照顾你,这样也能见到孩子。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说他要先问问前辈。周妈妈从周泽楷的话里已经听出来儿子对孙子的养父有多尊敬,但她就是没往儿子喜欢人家的那方面去想。虽然她早就知道儿子喜欢男人,可是这个养父的条件她也知道一些,年纪比儿子大,没什么名气(周母不怎么了解除儿子以外的职业圈,加上叶修不参加任何商业活动,出了荣耀圈知名度为0,周泽楷因为广告啊什么的,荣耀以外还有一大票的粉丝。),相貌虽然周正,但是比不了自家儿子,经济拮据,听说退役后就到网吧当了个网管,虽然周母不知道网管是做什么的,但是月工资才1800,都不够她儿子一双鞋的钱,周母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真是心疼死她那个还没见着面的小孙子了。还有学历,周泽楷的学历虽然也低,但好歹还高中毕业了,成绩也不错,可是这位养父,初中肄业,这在周母看来简直难以想象,她很怕孙子也受到影响,不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她自认不是一个苛刻的人,但是这位养父的条件真的算不上好,可以说差极了,周母就完全不会想到儿子喜欢人家喜欢了那么久,还是暗恋,告白都没勇气的那种,因为在周泽楷眼里,年龄、性别、相貌、学历、金钱,都不重要,只有那个夹着烟,笑意懒散的看着他,用一把烟嗓对着说,你就是轮回的那个新人吧,打得不错,加油,的男人才是他的终极目标。要是前辈能记得自己和他有过一夜之缘就好了,但是如果前辈记得,大概不会对他笑着说那番话,会扭头就走?肯定也不会在那一年的全明星赛赛后的聚会上替自己解围,还给自己倒饮料喝,还拉着自己的衣袖小声的告诉自己他酒量不好,说小周你替我挡挡。

其实就连这事儿叶修都不记得了,他为了躲酒什么招儿都用过,联盟里对他酒量的传言千奇百怪,有说他千杯不倒的,也有说他沾酒就醉,反正没个准话,都是他自己给人的错觉,当时对周泽楷说了实话是因为周泽楷老实乖巧,而且他和自己的那群损友们不太熟,叶修就放心的交了底,但实际上,他要是这么对黄少天或者张佳乐说,估计他俩都不信,只会觉得这是叶秋这个不要脸的在躲酒,得灌他,1/5啤酒+4/5雪碧太便宜他了,得2/5啤酒才行!

叶修抱了会儿叶凛,怕他着凉,按着他要他坐回到水里。叶凛拍着水面说爸爸你快进来,叶修说爸爸还没洗身体呢,进去水就脏了,叶凛说没事儿,我不嫌弃你,叶修点了下他的额头,说我嫌弃你,你刚才是不是往水里吐口水了?叶凛说我不小心喝到口水,吐出来,不是吐口水,叶修说你笨死了,这么浅的水都能喝进去,这要是送你去学游泳,你不得把人家游泳池里的水都喝光啊。叶凛说我才不学,爸爸不会游泳,我也不会,叶修说你能不能学我点儿好的?叶凛说爸爸什么都好,说的铿锵有力,别看叶修好像脸皮很厚,对谩骂赞扬都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他实实在在不太受得了儿子直白的夸奖,会不好意思,用叶秋的话说,就是他在叶凛和叶凛以外的人面前,脸皮厚度是不同的。叶修说低调啊儿子,你周叔叔还在呢,叶凛不明白叶修为什么提到周叔叔,其实叶修自己也不明白,他就是打岔而已,换成魏琛包子,他大概也会说你魏伯伯还在你包子哥还在。对,包子让小家伙喊他哥,然后包子喊叶修老大,反正辈分儿很乱,叶修也不想和包子捋清楚辈分儿,太累。

周泽楷正在洗头,也一直竖着耳朵听叶修和叶凛的对话,这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就睁开眼睛看叶修,刚巧叶修也看过来,然后啧了一声,周泽楷不明所以,还微微歪了脑袋,满脸疑惑。

叶修说我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小姑娘喜欢你了,小周,歪头杀啊。周泽楷赶紧站直了身体,在花洒下站出个军姿来,叶修忍不住笑了,周泽楷更懵了,脑袋冲着水还眨巴着他那双又大又漂亮的眼睛看叶修,水一下就流进了眼睛里,他又抬手去揉,叶修说你用毛巾擦一下啊,小年轻哦了一声,闭着眼睛去拧毛巾,叶修心说小周睫毛还真长,除了他儿子,他还没见过这么长这么翘的睫毛呢。

叶修不知道周泽楷站军姿的意思是他没有歪头杀,没有故意去招小姑娘的喜欢,他只想招叶修的喜欢,就是不知道怎么才能招叶修的喜欢,都快愁死了,然后还有一个巨大的减分项在前方等着他。不是他悲观,就是现在怎么看,摊牌儿子的事儿在叶修这里都会是减分项,前路漫漫不说,还坎坷,绝对是老天看不惯他前22年过的顺风顺水,非要好好的给他上一堂人生多艰的课。

叶修走过去用手指戳了戳周泽楷的腹肌。周泽楷还盖着毛巾擦眼睛呢,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得他毛巾都差点儿掉地上,瞪大一双漆黑点星的眼眸像受惊的小鹿,可纯了,又可爱,叶修说小周你欺诈啊,肌肉这么结实,脸这么嫩,现在小姑娘都喜欢这口的?周泽楷是不懂叶修为什么年纪不大却总喜欢一口一个小姑娘小年轻小孩儿的,但是他马上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现在小姑娘都喜欢什么口,叶修说你站边上打沐浴露吧,让我先洗个头。周泽楷就乖乖地往边上挪了两步,把花洒让出来,叶修站过去,仰头冲水。

周泽楷一直看着叶修洗头。白皙的手指穿梭在黑色的发丝中,之前看叶修给叶凛洗头的时候周泽楷就在想了,被前辈的手指按摩头部一定会很舒服,就有点儿羡慕叶凛。实际上叶修洗头的时候是有一点儿手法的,会按摩几个头部穴道,跟家里的理疗师学的。苏沐橙刚扎耳洞的时候不敢自己洗头,怕沾水,就让叶修帮忙,享受过几天叶修的洗头服务,表示舒服极了,五星好评点赞,并由衷希望叶修能一直承包给她洗头的工作。

叶修冲掉头上的泡沫,抹了把脸,睁开眼。这个时候周泽楷伸手过来,在他耳朵上抹了一把,说没冲干净,叶修不疑有他,周泽楷收回手,想前辈的发丝柔软又有韧劲,和他这个人一样,还有前辈的耳朵,好像很敏感,刚才被自己的手指擦了一下,前辈就有一个缩肩膀的动作,很轻微,可能前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个反映,但是周泽楷注意到了,觉得很可爱,就蠢蠢欲动的还想再去摸一下前辈的耳朵。

他俩这个时候站得很近,特别是周泽楷抬胳膊去摸叶修耳朵的时候,从叶凛的方向看,就是爸爸被周叔叔抱住了,叶凛叫了一声,发出好大一声噗通声,叶修吓了一跳,赶紧推开周泽楷,连声问凛凛怎么了?周泽楷也很担心,只见小家伙四仰八叉的躺在浴缸里,说爸爸我滑了一跤,屁股疼,叶修一把把他捞起来,弯着腰让小家伙趴在自己的肩膀上,用手给他揉了揉小屁股,又摸了一圈后背胳膊和腿,说没事儿,连红都没红,一会儿就不疼了。叶凛搂着他的脖子不撒手,说爸爸你再给我揉揉,叶修就手劲儿柔和的给儿子捏捏腰,捏捏屁股,再捏捏腿。因为叶凛搂着他的脖子脑袋枕着他的肩膀,叶修就看不到叶凛的表情,小家伙嘴上喊疼委屈,表情可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周泽楷,竟然有些凶狠,周泽楷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也能露出这样的表情,脸上的笑意慢慢敛起,认真而严肃的和叶凛对视,但很快,他又笑了,因为叶凛的表情让他想起了护食的小兽,凶狠,但是没有威胁度,太稚嫩了,却也不能大意。

周泽楷,不会轻视任何对手,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他也会全力以赴。


TBC


PS:我约摸着是有不少错别字或者语句不通,明天再修改。


评论(69)

热度(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