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意外事故 09(非ABO的男男生子)

注意事项:

1.这是一篇大纲文

2.原著背景,第八赛季老叶退役开始

3.非ABO社会

4.未婚生子

5.慢热慢热慢热

6.私设如山

7.待补充

8.见详细说明


混更_(:з」∠)_


09

 

最终第八赛季的冠军还是被轮回捧走了。叶修这边刚从电视上看到比赛结果,那边周泽楷就已经发了消息给他,一个生动形象的表情包,小企鹅开心撒花,叶修笑着回复他一句恭喜,然后继续指挥公会联盟抢神之领域的boss。

轮回是比赛完第二天才回的S市,一下飞机就受到了大批粉丝的热烈欢迎,接着就是盛大的庆功宴,而且一庆就庆了个没完没了,本地的比如周泽楷方明华几个连回趟家的功夫都没有,搞得比赛前都忙。轮回老板原本还想给大家弄个福利,出国游什么的,结果愣是找不出时间,毕竟他们的队长兼最大的功臣周泽楷,行程已经铺满了整个夏休期,满打满算只能休个五六天,如果再把这点儿休息时间拿去要他参加俱乐部的出国游,就有点儿太不近人情了。何况就周泽楷本人而言,比起出国游,他更想去H市。天知道他已经把路线都查好了,只等一有假,开了车就走。

而且他还不打算订酒店,酒店多不方便,住在上林苑多好,同吃同住不说,还能和前辈排排坐着打荣耀,比住在酒店,然后前辈只抽出一天时间陪他逛逛H市好多了。为了能顺利入住上林苑,周泽楷也是费了一番心思,返回S市前,就在G市买了一大堆土产邮寄到上林苑,人人有份,连魏琛包子都有份,另外还塞了满满一箱子零食邮到嘉世给苏沐橙,妥妥的走起了群众路线。

他这突然示好,可让陈果他们吓了一跳。叶修也觉得有些奇怪,直到魏琛说,看来是感念老夫的技能点攻略帮他们轮回拿到冠军,特来报恩的吧,大家恍然大悟,叶修说你和轮回的买卖是银货两讫,互不相欠,人小周犯不上再来谢谢你,魏琛说是人家小年轻懂事儿呗,吃水不忘挖井人,有前途。叶修一想周泽楷那实诚的性格,觉得还真有可能是这么回事。但他不至于再到周泽楷那儿问魏琛猜的对不对,只是代表兴欣感谢了一下周泽楷的礼物,然后又去追杀毁人不倦去了。逮到这小子一次不容易,叶修珍惜得很,杀的那叫一个心狠手辣,毫不留情。他一心扑在荣耀上,也就压根没发现周泽楷没有回复他的感谢,而且接下来的好几天也一直没有消息,连定时报道都没了。

实在是周泽楷不知道该跟叶修怎么说。他已经捧着手机对着君莫笑的对话框发呆了好几天了,一个字都打不上去,太难了,难得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对话框里最后一条消息还是几天前叶修代表兴欣对他的感谢,周泽楷不至于连这个都不会回复,就算叶修拿魏琛的猜测来逗他,他也回复的来。可是,他想说的话哪儿是这么简单的啊,他想说的,他根本说不出口,没法说,换谁来都没法说,说了,他不敢想象叶修会是什么反应。

叶凛是他的儿子。是的,他知道了,有亲子鉴定书为证。父母怕他不信,也怕结果有误,找了两家机构,前后做了三次,这才拿着鉴定书给刚捧回冠军奖杯、名副其实事业有成了的儿子看,白纸黑字,根本容不得周泽楷辩解。

周泽楷还记得父亲把鉴定书拍在他面前时他内心的震惊,他甚至以为这是一个玩笑,尽管他父亲从来不开玩笑,而且也不至于开这么恶劣的玩笑。然后他被父亲打了,他说要去职业圈发展的时候父亲没有打他,他跟家里坦白自己喜欢同性的时候父亲也没有打他,但是这一次,父亲动手了,他的脸肿了一天,给他母亲心疼坏了。

当时太乱了,他先是震惊,然后被打蒙了,好多话没听清,后来被他爹关在家里反省的时候,周妈妈又慢慢地跟他说了一遍,他这才搞清楚亲子鉴定是怎么发生的,然后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这里要说明的是,周爷爷查叶凛身世的事儿周家其他人并不知道,他也确实在知道叶修的家庭住址之后就收了手,可周爷爷收手,周四叔却动手了。四叔和爷爷做事显然不是一个风格,周爷爷让人去查出生记录,周四叔直接安排人去H市给叶凛所在的幼儿园全体小朋友做了个体检,采了叶凛的血样做DNA比对。这招简单有效,隐蔽性也很高,如果不是,反正是偷着做的,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会有人发现,如果是,这就是将来认回孩子的凭证,毕竟事实胜于雄辩。周四叔是拿到了鉴定结果之后才跟他哥他嫂子说的这事儿,然后周爸爸又让人做了两次鉴定,求一个万无一失,以及,他是怎么都不相信,他儿子竟然在高中就搞大了女人的肚子。

要说周家,算是家风开放的了。周爸爸接受儿子高中毕业去打电子竞技,也接受儿子跟他坦白喜欢同性,可他不能接受周泽楷一边说自己喜欢同性,一边在高中读书的阶段就跟女人生了个孩子。还有周泽楷看到鉴定书时极力否认的样子也是让他生气的原因,敢做不敢当,周爸爸真是气死了。

可周泽楷是真觉得冤枉,简直六月飞雪,他活到这么大只和一个人搞过,还是个男人,怎么可能搞出来个孩子?他这是怎么都想不通,思维陷入死胡同,甚至都要异想天开的考虑是不是那一晚床上还有个女人,不过这个想法立刻就被否认了,不可能,那晚的每一个细节他都回忆过无数次,没有记忆死角和盲区,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想不通孩子是怎么来的,周泽楷也想不到该怎么和叶修说这个事实。真的,他开不了口。叶修有多疼这个孩子,联盟的人都知道,他更是亲眼目睹,不是假的,也不是普通的父子感情,兴欣的老板娘说叶修当爹又当妈,这话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叶修真的是当爹又当妈,一个人付出了两个人的努力,把叶凛照顾的很好,也教导的很好。他是那么的爱叶凛,叶凛也爱着他,周泽楷不知道他要如何告诉叶修,或者叶凛,你们不是父子,我才是那个亲生父亲。他觉得自己要是说出了这句话,就会很像个人人喊打的反派。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也不能找江波涛或者方明华商量。他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叶凛不是叶修的儿子,哪怕他心里清楚不会有人为此而嘲笑叶修,可他只要想到别人会想原来叶神父子不是亲父子啊,他就觉得这是对叶修的亵渎。周泽楷只能抱着这个不算秘密的秘密独自煎熬,他甚至不觉得这是帮他追求叶修的捷径,别逗了,他是那个要和叶修抢儿子的坏人,叶修不会接受他,只会远离他,说不定还会上黑名单,连靠近都不被允许。

但是周爸爸要他马上去把叶凛接回来,认祖归宗。周泽楷用尽全力解释叶凛和叶修之间感情有多么深厚,叶修是不会放弃叶凛的,周爸爸一概不听,他觉得只要给了足够的钱,叶修就会放弃孩子。甚至他觉得如果叶修真的爱叶凛,就该让叶凛回家,因为周家能给这个孩子最好的教育,最好的未来。周泽楷根本说不通他爸,连周妈妈都不站在他这边,只说要周泽楷跟叶凛的养父好好道歉,如果对方有什么要求,尽管答应下来,他们家一定会办到。

周泽楷有多为难,叶修一概不知。他连前段时间叶凛幼儿园的体检里藏着什么猫腻都不知道,每天奋斗在抢boss拾荒灭毁人不倦的第一线上,忙得不亦乐乎。叶凛开始学钢琴了,上林苑里就多了一台钢琴,叶秋赞助的,还是个三角钢琴,顶级品牌,十分昂贵。然后他们兴欣真的是卧虎藏龙,有个数学天才罗辑不说,唐柔这个网吧妹也弹了一手好钢琴,叶修意味深长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说要不小唐你来教吧,我教你战斗法师,你教我儿子弹琴,多完美。唐柔倒是不介意当叶凛的钢琴老师,当天她就去买了好几本合适幼儿练习的琴谱,教得像模像样。

周泽楷上门的时候,叶凛就正在练琴。给他开门的是陈果,叶修还在电脑前指挥抢boss,周泽楷跟着陈果走到训练室,没进去,就站门口和叶修打招呼,叶修连眼都没来得及抬只说了声来啦,然后紧接着就对着耳麦喊打断打断,拉过去拉过去。包子根本没注意到门口站了人,唐柔抬头笑了笑,魏琛则很低调,他刚才特意换到了一个周泽楷看不到屏幕的电脑前坐着,毕竟他开的号正带着轮回二团,周泽楷万一看过来一眼,发现他周围都是顶着轮回公会名称的玩家,容易起疑不是?想到这里,魏琛又觉得这个吃水不忘挖井人的懂事儿小孩儿不那么懂事儿了,你说你旅游就旅游,干嘛来H市,来就来,干嘛要来上林苑,来上林苑就来上林苑,你非要住在这里是个什么道理?看上老板娘了?看上唐妹子了?还是看上苏妹子了?魏琛越寻思越觉得有这个可能,然后还抽空打字发QQ给坐在他旁边的旁边的叶修。

叶修说我不知道啊,你观察观察呗,要不你问问他?魏琛表示他闲的,然后让叶修赶紧把这小孩儿送酒店住去,在这住影响他工作,叶修说小周有分寸,不会进训练室,魏琛哼哼唧唧的,最后说叶修,你别以为长得浓眉大眼的就不是心脏,荣耀第一人,说不定心脏也不在你们几个心脏大师之下。叶修没回他,因为boss红血了,然后boss倒了,然后他们开始分战利品,然后他就起来去休息室看周泽楷去了。

周泽楷正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看叶凛练琴。叶凛只在他进来的时候停了一下,喊了声周叔叔好,然后就继续练琴。他现在每天要练40分钟的琴,唐柔规定的,小家伙执行的很认真,40分钟里不找借口休息,连厕所都不上。周泽楷没有发现自己在看到叶凛时有任何异样的感受,什么父子连心,什么血脉的力量,他觉得百度到的那些新手爸爸第一次见到孩子时的感受他都没有。毕竟你看,叶凛已经4岁了,而他一直都认为叶凛是叶修的儿子,他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叶凛是怎么成了他的儿子的,缺乏真实感,理智说一万遍鉴定书不会有错,感性上也难以接受,就分裂的很厉害,要完。

叶修进休息室之前先看到陈果站在走廊上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看到叶修过来,陈果就把他拉到一边小声问,沐沐晚上过来,还出去吃么?叶修说都行啊,有什么问题么?陈果就比了下休息室,说你看,周泽楷,再加上苏沐橙,这要是不小心被粉丝看到……叶修说以前你拉着沐橙出去吃饭也没这么小心啊,怎么周泽楷来了你就变这么小心,偏心啊,小心我告诉沐橙。陈果狠瞪了叶修一眼,说以前咱们跟沐沐吃饭,目标不明显,但是今天加上周泽楷,太明显了啊。叶修知道陈果的意思,毕竟以前他们几个人中间夹个苏沐橙,也会因为他们不显眼,又不是大家眼熟的嘉世队员,也就没人会注意到其中的苏沐橙。但是今天多了周泽楷,周泽楷太显眼了,尤其是在兴欣的男人堆里,显眼的不是一点半点,他要是被人多看上两眼,准掉马,苏沐橙也会被一眼认出来。叶修说那就叫外卖,咱这儿的厨房就是摆设,谁也不会做饭,只能叫外卖了。陈果一听,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就说我知道吃什么了,然后一边打手机一边往外走,风风火火的,叶修见状,也转身进了休息室。

他这一进来,刚好赶上叶凛练完一首曲子,扭头看他叫了声爸爸,叶修哎了一声,没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周泽楷因为叶凛的一声爸爸突然脸色迷茫,叶修走过来的时候特意路过叶凛身边,抬手摸了把儿子的头毛,小家伙晃着脑袋很开心的样子,然后又开始新的一遍练习。

叶修走到周泽楷眼前,周泽楷站起来,喊前辈,叶修说小周你脸色不好啊,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房间老板娘给你准备好了,我带你上去看看。周泽楷赶紧说好,然后拎起自己的行李箱,跟在叶修身后上楼。

一路上叶修还顺手告诉他房间布局,训练室刚才周泽楷看到了,会议室现在没有人,门口挂了个金属牌,写着会议室,叶修就指给他看了一眼,然后着重点出了卫生间的位置。叶修说咱们这儿的卫生间分男女,进去前看好标识,万一进错了,老板娘会掐死你。周泽楷啊了一声,叶修笑了笑,说你们轮回是套间吧,不习惯?周泽楷连忙摇摇头,然而扭头开始找男卫生间的位置。叶修给他指了一下,然后又指了指旁边,告诉他那边是浴室,也分男女,这要是进错了就不是掐死那么简单了,估计还要暴尸荒野,周泽楷说不会,叶修打开一间房门,说你这几天就住这儿。

陈果给周泽楷安排的是一间还没人住的双人间,叶修说两张床小周你随便睡啊,不用客气。周泽楷说谢谢,然后把行李箱放到了左侧那张床的床边。周泽楷问叶修,前辈的房间?叶修指了指周泽楷要睡的那张床靠着的墙,说你隔壁,周泽楷挺高兴的,一墙之隔,离得近。

晚饭是花园烧烤。就他们这个排屋自带的小花园,炉子是陈果下午联系的附近烧烤店送来的,一同送来的还有大量的肉串海鲜,连烧烤店的特色凉菜都打包了几个。因为正好是周末,boss也都刷新完了,不用惦记着去抢,大家都吃的很放松,周泽楷融入的也很顺利。期间苏沐橙趁周泽楷去卫生间的时候坐到叶修旁边问他周泽楷是不是真要住这儿,叶修说是啊,苏沐橙就很奇怪,叶修说估计是有点儿心事儿吧,他今天脸色特别不好,苏沐橙说都拿冠军了还有什么心事儿啊,叶修说我哪儿知道,说不准是和战队闹矛盾了,又觉得我们兴欣不错,来实地考察一下,打算下赛季转会过来。他这话说的声音不大,刚好让陈果听到了,陈果当即被嘴里的肉块呛了个半死,魏琛还一拍大腿,说妙啊,有枪王在,什么肖时钦孙翔的,都不用怕啊。叶修就说老板娘,你加油啊,周泽楷和一枪穿云,争取拿下。陈果都要疯了,包子看大家说得热闹,也不知道是当真了还是闹着玩,等周泽楷回来,还问他,周泽楷,你什么时候来我们兴欣啊,陈果只能大喊一声包子你闭嘴,周泽楷不知道前因,一头雾水的看着叶修,叶修招招手,周泽楷走过来乖乖坐到叶修的另一边。

他没坐上一会儿,叶凛跑回来了。他刚才在屋里看动画片,看完了就捧着吃干净了的盘子回来找他爹。叶修像是掐准了时间似的,刚把烤的滋滋冒油的羊肉从签子上撸下来,放在一次性餐盘里,给了叶凛,叶凛捧着,扭头对周泽楷说,周叔叔,这是我的位置。周泽楷要让,叶修拿了叶凛的小板凳放在自己眼前,问叶凛坐这儿好不好?叶凛只要和叶修坐在一起就行,自己乖乖坐下,后背还倚着叶修的一条腿,一边吃一边指挥他爹给他倒饮料。

叶修说叶凛小朋友,你今天喝的够多的了,晚上会尿床。叶凛说才不会,我已经不尿床了。叶修说那你晚上能自己去厕所么,叶凛说不能,我还小,害怕,有坏人抓我。叶修就苦着脸,说你一喝多饮料就要去好几次厕所,还让不让我睡觉了?叶凛笑嘻嘻地撒娇,叶修还是给他倒了饮料。苏沐橙说你总说我们惯着他,其实最惯他的人是你。叶修说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不惯他我惯谁啊?叶凛听了可高兴了,从小板凳上站起来,非要坐到叶修腿上,叶修就把他抱起来,还说你是不是又沉了?也不知道老板娘这凳子结不结实,别让你给坐塌了。叶凛用他吃的油乎乎的小嘴去亲叶修的下巴,叶修假装嫌弃,说沐橙你快拿纸给我擦擦,但是又把叶凛搂得紧紧地,神情温柔。

周泽楷看的眼眶一阵阵发热,那些他想了好几天的话,未来几天要说出来的话,就跟浸了水的棉花似的堵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他想还是别说了,就当不知道,追前辈,追到手了,就两全其美了。可这个念头只有一瞬,就被他自己狠狠地打散。他不能这么卑鄙。

他的状态不对,叶修一下子就觉察出来了。实际上叶修一直都有分神注意周泽楷,这会儿看他眼神发直,抿着嘴像是在跟自己较劲似的,就让苏沐橙带叶凛去找包子玩儿,然后拿了个新的纸杯重新倒了些饮料进去,塞到周泽楷手里。

周泽楷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就撞进了叶修带着关切的目光里,就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惊慌和窘迫。叶修说小周你吃的不多啊,不好意思啊?周泽楷赶紧摇头说没,吃了,然后一低头,就看到自己手边放着的肉串蔬菜都凉透了,他还没怎么动。叶修把那些凉了的食物端起来送到炉子边上去热,然后又拿了些刚烤好的回来给周泽楷,说不用不好意思,想吃什么让老魏烤,他就干这个的,你不知道吧,蓝雨第一任队长退役后还开了两年烧烤店呢。魏琛大喊你大爷的叶修,吃都堵不上你的嘴!周泽楷笑了笑,挺勉强的,叶修看出来了,就没忍住伸手揉了把周泽楷的头毛,手法跟揉叶凛的一模一样,实在是刚才周泽楷的表情,和受了委屈的叶凛太像了。叶修摸完才反应过来,说哎小周,别介意啊,我这儿是习惯了。周泽楷摇摇头,其实心里因为叶修这一摸,竟然好受了不少。

叶修不会主动刨根问底,周泽楷想说他就听,不说他就拉着周泽楷闲聊,反正话题很多,荣耀啊,比赛啊,连才败在轮回手下的蓝雨也没饶过去,连带着魏琛一起,被叶修拿来爆了不少旧事。周泽楷一开始因为心里藏着事儿,听得就不太专注,后来慢慢就听进去了,实在是叶修太会说,小小的一件事也能被他说的妙趣横生,周泽楷听得一愣一愣的。

吃到了后半场,花园里就剩叶修和周泽楷。气氛就有点儿不错,不是说浪漫,就是挺安静的,平和,周泽楷就问叶修,凛凛的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

周泽楷这话问的还是挺巧妙的,因为这话在叶修听来,周泽楷是在问一个和叶修有关的人,但实际上周泽楷在探听的是一个或许和自己有关系的人。这几年问叶修叶凛生母的人不在少数,叶修说瞎话本就有一套,何况还是经过叶家精心编纂的瞎话,叶修说起来从眼神到表情都能不露一丝破绽,你就是让最有经验的审讯员来审他都不带露馅儿的。

可是叶修越说,周泽楷越确定,叶修嘴里的这个人他根本不认识,也没机会接触,实际上就在周泽楷来上林苑的前一天,周四叔还弄到了叶凛生母的资料给他看,照片上的人周泽楷敢发誓他从未见过,更不要说和人家发生过关系,但是他爹只认为是他把人给忘了,差点儿又要动手打他。


TBC


PS:简单粗暴的就让小周知道了叶凛是自己的崽儿。非ABO社会,小周就是确定自己没和女人做过,也想不到孩子是老叶生的。只能等老叶亲口承认了_(:з」∠)_

小周的前途坎坷吧?感觉比cfy还要坎坷了……

cfy……我争取下一更更cfy,希望flag不要倒_(:з」∠)_


评论(111)

热度(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