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意外事故 04 (非ABO的男男生子)

注意事项:

1.这是一篇大纲文

2.原著背景,第八赛季老叶退役开始

3.非ABO社会

4.未婚生子

5.慢热慢热慢热

6.待补充

7.见详细说明


原谅我吧,cfy实在是卡不出那个关键的过度,码这个不费脑子,顺畅的不得了。

这一章解锁了当年意外事故的小周视角,为了解释清楚,写的挺细,但是太细了,感觉漏洞不少……大家,不要在意细节!


04

 

周泽楷显然也是做过攻略的。哪里合适拍照,剧场表演和花车巡演的时间,最佳的观看地点,以及受欢迎的小吃摊等等。他还背了一个看上去就很专业的单反,并主动承接了今天一天给叶凛小朋友拍照的任务,连小朋友他爹也被拍了很多。

他们这群人都是一大早就来迪士尼的,到了中午都饿了要吃饭,而且难得的目标一致,都要去宝藏湾的那个巴波萨烧烤餐厅。叶修自己是无所谓吃什么,他家小朋友吃啥他跟着吃啥。他原本以为叶凛会想去吃汉堡一类的,结果陈果问叶凛要不要去看海盗船,小家伙十分感兴趣,叶修就随大流一起去了。

他们运气好,占到了能看到游船的位置。大家不约而同的把视角坐好的座位让给了叶凛,叶凛不需要叶修提醒,特别乖巧的自己坐好,还跟叔叔阿姨们都道了谢。方明华他老婆问叶凛你谢我们什么呀,叶凛拍了拍自己坐着的凳子,认真地说这里能看到船。方明华他老婆当时的表情是恨不得把叶凛抱在怀里狠狠亲上两口,直说要叶修传授育儿经验。叶修摆手说没什么经验,主要是像我。陈果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吐槽叶修不要脸,叶凛这么乖巧肯定是像他妈妈,叶修笑着说,那不还是像我么。大家一听都愣了一下,觉得叶修这话说的不伦不类,陈果倒是马上理解了,说知道了知道了,你当爹又当妈,像你像你,都像你。可她本意是孩子的性格天生随他妈,这要是随了叶修,肯定……肯定……肯定还是很可爱!陈果悲哀的发现自己竟然还是个她最不耻的脑残粉。

受了点儿打击的陈果掏出钱包要去点餐,叶修说他去,江波涛也说女士们坐着休息就好,然后招呼杜明他们去餐台。周泽楷看到陈果从钱包里掏出了几张红票子塞给叶修,叶修抽了一张还给陈果,拿着剩下的钱和自己的钱包跟上点餐小队。

叶修点了两个烤肋排套餐和一个印尼烤鸡套餐,三个餐盘他一个人当然拿不了,正想喊个谁来帮忙,斜里周泽楷伸手端走了叶修拿不下的第三个餐盘。等大家都坐齐了,发现点烤肋排的人还真不少。唐柔面前的是印尼烤鸡,和陈果换着吃,方明华夫妻俩也是。叶修把餐盘放在他和叶凛之间,更靠近叶凛,正把肋排上的肉撕下来,堆在米饭上方便叶凛吃。唐柔也扯了块鸡肉让给叶凛,方明华他老婆也夹了两块鱿鱼放到叶凛面前。叶修跟着叶凛一起道谢,但显然没人听他说什么,叶凛熟练的用筷子夹起鸡肉咬了一半,然后把另一半举到了叶修嘴边,叶修问他好吃么,叶凛点头,叶修说那你都吃了吧,叶凛就摇头,叶修偏头张嘴,叶凛把肉塞进他爹嘴里,然后问爸爸你觉得好吃么,叶修说,我儿子说的没错,确实好吃。然后吃鱿鱼也这么来了一遍,看的轮回的都一愣一愣的。

要知道眼前这个人是斗神啊,就算他退役之前嘉世成绩很糟糕,就算他现在退役了,可他还是斗神啊,还能打出龙抬头的斗神啊。这么父慈子孝的,反差也实在太大了点儿。

周泽楷是坐在叶修旁边的,但实际上这个位置并不好,因为叶修的另一侧是叶凛,叶修为了照顾叶凛,几乎一直都是侧着身体对着叶凛,然后和叶凛另一侧的唐柔陈果交流比较多,和坐在他对面的方明华夫妇交流也不少,唯独周泽楷这边,基本就没怎么转头看。江波涛一看这不行啊,他刚才悄悄问过周泽楷,上午他跟着叶秋父子俩的时候,三个人相处的还不错,可这人一多,周泽楷的寡言就让他迅速泯于众人,显然一上午的接触,没有让周泽楷在叶秋那里获得更多的关注度。好在方明华还记得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时不时的把话题往周泽楷身上带一带,侧面刷一下周泽楷的优点,比如有能力,赚钱多,人老实,靠得住什么的。

方明华和江波涛的本意是给周泽楷在叶修面前刷好感度,可是不明真相的杜明等人就误会了,直说队长不愁女朋友,好容易能和美女们一起吃饭,副队方前辈你们就不能夸夸我们么?叶修误会的更严重,饭后瞅着陈果和唐柔没注意到的时候,悄声问周泽楷是看上哪个了,他身为前辈能帮一把肯定会帮一把,要个手机号码什么的不在话下,可把周泽楷给苦坏了。

其实按照周泽楷的性格,喜欢就告白了,他各方面条件都好,别说女孩子,就是男孩子也挺难拒绝他。可偏偏他喜欢的人不是女孩子,也不是普通男孩子,是个年上的单亲爸爸,可以说是噩梦级别的难度了。江波涛和方明华知道的时候,都劝过他放弃,可他放弃过了,逼着自己放弃过了,没成功,放不下,他就是喜欢叶秋。

方明华以为周泽楷对叶秋的喜欢是从敬仰转为爱慕的,毕竟周泽楷从进青训营开始就在打听叶秋,这没什么奇怪的,那个时候的叶秋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他的粉丝遍布全荣耀,所有进入青训营的孩子们,都是以他为奋斗目标的。可周泽楷不是,他对叶秋当时还没有敬仰,有的,只是愧疚。

这是他不会告诉方明华江波涛,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的秘密。他曾经伤害过叶秋。

那是他进入青训营之前的事儿了。荣耀联盟的第三赛季,他还只是个高中生,家庭的关系,他在某个周末跟着父母去B市参加私人酒会,然后在会上,喝了杯应该是低度数的鸡尾酒。他那个时候酒量没现在那么好,但也不是一杯倒,这种鸡尾酒他喝一晚上都不会上头,偏偏这一杯下肚,立刻头昏脑涨难受的想吐。他跟父母打了个招呼,从服务员那里拿了房卡上楼休息,一路昏昏沉沉的走到房间门口,刷卡进门,然后还没忘把门反锁好。他那个时候已经很不清醒了,所以他根本没注意到他走错了房间,他的房间应该在隔壁,而且房门也不是他刷开的,是原本就开了条缝的,他甚至还纳闷了一秒怎么锁舌是横着的,然后他就反锁好门,还把安全锁也划上了。

他按亮了廊灯,也就没想到房卡根本还握在自己的手里没插入卡槽,然后他去了卫生间呕吐,吐完了还洗了个澡,洗完之后感觉更糟糕。浑身都热,仿佛酒精在血液里燃烧,烧得他更迷糊,迷迷糊糊地就摸黑进了卧室上了床,结果床上有个人。

其实挺惊悚的,周泽楷也是吓了一跳,但是酒精这玩意儿让人变得迟钝,然后在另一方面会让人变得敏感。他摸到了那个人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触感挺不错,滑嫩嫩的,好摸,心里觉得喜欢,就沿着线条摸到了被子里,肩膀,脖子,胸口,都挺好摸,他就硬了。后来逼问了给他酒的表弟才知道,他喝的酒里加了料,国外酒会上很流行的一种助兴酒,少年们好奇,就偷偷地弄来试试,成年人喝没什么问题,对未成年来说作用就大了点儿,但也就是撸一发就能解决的程度。

周泽楷身体健康,发育的极好,进入青春期开始,躁动是常有的事儿,他都是忍过去或者自己解决。他知道身边有不少同龄人已经有过经验了,然而他却实实在在是个雏儿,小电影都没看过,是个洁身自好的富三代。可是床上这个人对了他的胃口,虽然他连人家长相还没看清,但是手感好,太好了,声音也好听,他摸得太用力,对方哼哼了几声,等他钻进被子里,对方也没抗拒,还是由着他摸,由着他摆弄,由着他亲吻。

然后就无师自通的做了个全套。第一次的过程他其实记不清了,就记得先是被夹得挺疼,然后是爽,太爽了,就忍不住爽了第二次第三次。对方好像也没怎么反抗,他还是记不清了,反正等他爽够了,就抱着人睡着了。

等他醒了,就是真的惊悚了。直接从床上吓到了地上,连掐了自己好几把,才确定这不是做梦,这是一个糟糕的现实。他把一个不认识的人给睡了,还把人弄得那么惨,身上的紫青痕迹,床单上干枯的血迹,都昭示了他昨晚都干了什么好事儿。对方还是个男人。一个很好看的男人。

周泽楷觉得他应该先把对方叫醒,问问情况,毕竟那个时候他还认为这个房间是他的,那么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床上,他必须要问个清楚,可他戳了又戳,喊了又喊,对方不醒。就很难办。其实这不怪叶修不醒,周泽楷戳的太轻柔,喊得太小声,生怕打扰了他休息一样,怎么可能把他叫醒?何况周泽楷昨晚折腾了好几次,一夜的疲劳下来,这会儿他睡得正熟,雷打不动。

叫不醒人,周泽楷的手机却响了。他妈妈催促他下楼,早上的班机要回S市。周泽楷这会儿还懵着呢,也不知道这事儿该不该跟妈妈说,反正没等他说,妈妈又叮嘱了一遍快点儿下来,就把电话挂了。周泽楷情急之下,就拿便签条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放在了床头上。他当时想的是,无论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上了他的床,他把人睡了,就该负责,起码让对方知道怎么联系自己。然后他穿好衣服就走了,还没忘给叶修掖了掖被子。

但他忘记拔房卡了。等门卡死了他才反应过来,就想着下楼跟前台解释一下,还特意确认了一眼房间号。结果到了前台,前台说叶先生,您的房费是交到明天的,现在退房,明天的房费不能全额退款。周泽楷就又懵了。这时候周爸爸从后面走过来,看到儿子的房卡还插在裤子的后屁股兜里,直接拿出来交给了前台,周泽楷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他好像是搞错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走错房间了。

周泽楷有的时候会想,如果那个时候他马上跟父母说明情况,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可世界上没有如果,他在不知道该怎么说的纠结中被父母拉回了S市,又度过了几天捧着手机等电话响的日子后,终于意识到,对方没有报警,也没打算找他。

叶修没想过找他,还想把这事儿给忘了。可周泽楷没打算忘,他记住了,而且他还偷着去查了那位被他睡了的“叶先生”到底是谁。查到这个结果花了些时间,毕竟他得偷着查,然后结果又让他震惊了。

斗神叶秋。

这个时候的周泽楷已经沉迷荣耀了,而且他正打算说服父母让他高中毕业后去职业圈发展。玩荣耀的谁不知道叶神啊,周泽楷万万没想到自己因为走错房间,就把荣耀至高神给睡了。可毕竟没人见到过叶秋,网上也没有照片给周泽楷辨认一下脸的,他就抱着一丝说不上是侥幸还是期待的心态,进了轮回青训营,并且一进去就想法设法的打听叶秋。可青训营里的训练生都和他是差不多的萌新,并不比他多知道多少。等到他有机会见到叶秋,他已经是一枪穿云的新任操作者,轮回的新队长,而叶秋,儿子都已经一岁了。

这个消息他还是从职业选手群里看到的。周泽楷盯着聊天记录看了半天,确认自己没做梦,然后跑到方明华的房间问他,叶秋结婚了?方明华说结了吧。周泽楷就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他是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喜欢叶秋的。他甚至不知道他对叶秋的愧疚感是什么时候转化为爱情的。可能是再见到他时的第一眼,他觉得叶秋还是那么好看,更好看了,他看得移不开眼,又愧疚又欢喜,欢喜什么?那个时候他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晚了。

恋情没开始就被宣告结束,周泽楷知道自己连那句迟迟不曾说出口的道歉都没机会说了。过去了那么久,叶秋不仅一次都没有给他打电话,甚至已经结婚生子,周泽楷什么机会都没有了。别提多难过。就算后来叶秋在群里说女朋友早就走了,他是个苦逼的单亲爸爸,也没能让周泽楷好受一些。

他还是放不下叶秋。这个人太吸引他的目光了。你看他,走路的样子好看,说话的样子好看,笑着的样子好看,嘲讽的样子也好看,抽烟的样子特别好看,总之,叶秋就是对他胃口,不仅仅是身体上,一切都对,他就是那个对的人。

可他有儿子了。单亲爸爸,他能追么?

这个时候的周泽楷还不满20岁,这个命题对他来说太难了。他也曾怀疑过自己是受到那一晚的影响,分不清肉体和灵魂的吸引有什么不同,他审视自己,也审视叶秋,他的谨慎和理智最终让他确定,他放弃不了,他要叶秋。

其实江波涛和方明华觉得,周泽楷追到叶秋的难度可能要大于让轮回三连冠,可是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舍命陪君子,当个好助攻了。


TBC

评论(28)

热度(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