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Crazy For You 24

注意事项:

1.强制爱下的囚禁梗

2.有肉

3.第十赛季结束后开始

4.狗血天雷ooc

5.结局HE……如果能写完的话

6.太久没有码字,手有点儿生

7.太久没有炖肉,手有点儿生

8.已放飞

9.进入卡文debuff,效果是码一千字删八百字,隐藏效果是用废话凑字数

10.有私设

11.伞哥亲情向

12.待补充

=============================

大家久等啦!

更新送到~

然而,外链部分真的要重写了Orz

这段剧情是我超级想写超级想写超级想写了很久的一段剧情啊!但是就是因为想写得太厉害,脑补很多,结果脑补千万,下笔无言,脑补和写出来的总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完全不香!艳!不!好!吃!

不满意!十分不满意!


24


小组赛最后一场,中国队对丹麦队。

正如叶修他们推测的那样,丹麦队在前两场比赛中隐藏了实力,直到遇到强队中国队,才排出他们最强阵容,打算杀中国队一个措手不及。

结果还是被中国队杀了个措手不及。

赛后,中国队以小组第一的成绩出线,三天后将和日本队进行四分之一决赛。

叶修知道中国队之所以赢得轻松漂亮,是因为他们对丹麦队的战术意图早有准备,以及丹麦队虽然主意打得好,但毕竟是第一次在世邀赛上使出这个阵容,有一定的适应节奏和磨合问题,才被中国队抓住破绽狠狠地打了回去。但下一场比赛不会轻松了,这是每一个国家队队员都心知肚明的。

不过那也是明天才要烦恼的问题,今天赢了比赛,小组出线,值得庆祝。

中国人的庆祝从来都是和吃吃喝喝联系在一起的,国家队也不能免俗。叶修提前一天就跟梁翻译商量好了,他出钱,梁翻译出力,去中国超市买齐了涮火锅的材料,晚上全队的人挤在套房的客房里涮起了火锅。

两个电磁炉,两口大锅。一锅红汤一锅白汤,满足不同口味。

国家队都是些青壮小伙子,女生组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电磁炉此刻开到了最大档,成盒的肉片倒进去,熟了就没,熟了就没,绝对不存在煮老没人捞的现象,甚至有人还夹到了半生的。

“各位大神,你们一定要把宝贵的手速用在抢肉上么!”随队的翻译小杨发出哀嚎。可怜他等了三轮都没抢到一口肉,碗里倒是有根香肠,可是来了这么多天,顿顿都是香肠,谁还要吃香肠啊!

没人理他。

好在食材储备丰富,梁翻译带来的肉菜几乎堆满了整个小厨房,足够喂饱每一个人。只是可怜了周泽楷,一直站在水池边洗菜,连根香肠都捞不到。

叶修负责端菜送肉,没周泽楷那么脱不开身,偶尔混在抢夺大军里混战,战果颇丰。一半送给女生组,一半自己吃,几轮过后,他又被催着去端菜拿肉。

苏沐橙塞了个一次性碗到他手里,叶修低头一看,碗里有肉也有菜,还有两颗鹌鹑蛋,怎么看怎么像是他刚刚夹给苏沐橙的那些,这会儿还冒着热气。

“周队还什么都没吃呢。”苏沐橙指了下厨房,厨房的门没关,叶修的视线顺着联盟女神葱白纤长的手指看过去,周泽楷颀长的身影杵在水池前任劳任怨,安静极了。

叶修端着碗去了厨房。周泽楷已经又准备好了几盘子的青菜,还有切得整齐漂亮的莲藕青笋,他从冰箱里拿出整袋的墨鱼丸,拆开倒进盘子里。

叶修接过盘子,然后把手里的一次性碗塞过去,示意他快吃。

小年轻眨眨眼,端着碗到处找筷子。这会儿厨房里乱成一团,想找到一包方便筷子成了老大难。叶修看他一脸认真地团团转着翻找,也跟着翻了几处印象中看到过筷子的地方。

最后筷子没找到,塑料勺子倒是找到了一包。

周泽楷一手端着碗一手握着勺子,有些艰难的和肉片做起了斗争。肉片太大,勺子不好舀,只能直接往嘴里扒。横竖这里没有记者没有摄影师,只有饿狼十几匹,周泽楷差点儿把脸埋进碗里,吃得豪气云干。

叶修送了两趟菜回来,又给周泽楷带了一碗煮好的食材。还是他抢的,除了他,也没有其他好手能从那群人手里抢出食物了。

然后他接替了周泽楷的工作,继续洗菜。

洗着洗着,嘴边突然多出一个勺子,勺子里躺了一颗粉胖的虾丸。叶修抬起眼,看到嘴角还沾着油花的小青年含笑望着他,亮晶晶的眼睛仿佛在说,“你吃呀”。

叶修偏了下头,说:“你吃吧。”

周泽楷哦了一声,手腕一翻,勺子方向就转到了自己那边,张口吞掉了虾丸。

刚咽下虾丸,碗里又多了几颗红彤彤的圣女果,是叶修刚洗好的。圣女果是生吃的,叶修估摸着外面那群人小十轮下来后差不多都有点儿饱了,正好上点儿水果给他们解解腻。

圣女果沾上了碗里的川崎香辣蘸料,味道变得十分古怪,周泽楷皱着脸咽下去,然后张着嘴等叶修往他嘴里喂。

叶修从他手里把空下来的一次性碗拿走,又把装满圣女果的玻璃盆放上去,然后挥挥手,要他快出去。

小年轻有些失望的低头,然后突然拿了一颗圣女果塞进了叶修的嘴里,动作快、轻、准,等叶修反应过来,嘴里已经弥漫开圣女果清甜的味道,带着微微的酸,十分好吃。

 

涮火锅涮到了后半段,大家的速度都放慢了不少,叶修和周泽楷也终于都从厨房里彻底解放出来,加入了大部队。

这时的话题已经从没有边际的侃大山回到了对本场比赛的感想上了。三四个人聚在一起,各自讨论。说着说着,举着筷子就开始比划。张新杰提醒了黄少天他们几次不要把汤汤水水溅到地毯上,根本没人听他的。还是肖时钦和李轩又找来一些报纸,平铺在那几个聊得兴起的年轻人周围。

叶修本就是半饱,又吃了一会儿就不怎么动筷子了,歪着头和苏沐橙、楚云秀聊天。周泽楷原本还竖着耳朵听了那么一会儿,发现主题竟然是各国国家队的八卦,顿时对联盟女神和荣耀之神的精神生活肃然起敬。

比如英国队多基佬,副队长和他们的牧师之间有不可不说的故事;俄罗斯队民风彪悍,日本队有个小右翼拿北方四岛的话题去挑衅,被揍了个鼻青脸肿,然后这货还是个怂包,愣是不敢去组委会告俄罗斯队打人,只说是自己摔的,把他们队长,也就是叶修认识的那个神枪手气得够呛;韩国队的美女术士看上了意大利队的一个小帅哥,然而小帅哥另有意中人,对韩国美女视而不见,天天往中国队这边溜达,也不知道看上的到底是中国队的哪一个。

叶修本来想说不是沐橙就是云秀,可一看姑娘俩的眼神,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果不其然,国家队队员从1号他开始,一直排到14号方锐,挨个被拿出来讨论可能性。叶修觉得这个话题他是参与不进去了,正打算换个地方坐,参与个和比赛相关的讨论,这时黄少天扯着张佳乐过来,硬生生,插到了叶修和苏沐橙之间,坐下。

地方本来就窄,就算女孩们主动让开了自己的位置,俩大小伙子坐在原本姑娘们的位置上也显得更加拥挤。叶修被挤得往周泽楷那边挪,周泽楷跟着挪,可挪不动。他旁边是唐昊,唐昊正和孙翔王杰希讨论的热火朝天,根本没注意到他们这边的拥挤,坐得稳如磐石。周泽楷只好竖起盘着的大长腿,尽量让自己占领的空间小一些,给叶修更多的施展余地。

叶修没想那么多,黄少天挤进来,他就往旁边让,让着让着,就把自己的腿贴到周泽楷的腿上了。突然碰到了别人的腿,无论那个人是谁,都会下意识的收一下动作。叶修也是这样,他还在听黄少天的滔滔不绝,贴向周泽楷的腿往回收了一下,然后又不自觉地靠了过去,热乎乎地贴在了一起。

周泽楷眨眨眼,然后捧着碗加入到叶修他们的讨论中。

 

尽管第二天没有比赛,大家也都十分自觉,看时间差不多了,纷纷起来收拾起眼前的残局,然后三三两两地结伴离开。

苏沐橙和楚云秀是最后离开的两个。女孩子细致,准备了空气清新剂和清洁地毯用的喷雾,都喷了一遍,确认没什么遗漏了,才挥手道晚安。

正好叶修憋不住要下楼抽烟,和女孩们一起出了门。

这一去,时间就有些久了。久到周泽楷都洗完了澡,他还没有回来。周泽楷试着往喻文州等人的房间里打了电话,都说叶修不在。又给苏沐橙打了电话,苏沐橙也说不在。两人都有些着急,因为叶修只是去抽烟,连手机也没带在身上。正商量着要不要出去找,叶修回来了,说是抽烟的时候遇到了认识的人聊了几句,耽搁了时间。

放了电话,叶修似乎有些犹豫,周泽楷没动,他觉得叶修有话要对他说。

叶修确实有话要提醒他,但是这话要怎么开口,叶修竟然没了主意。最后,只是干巴巴的挤出几个字,说:“最近小心点儿。”

周泽楷歪了歪头,眨着眼睛表示没懂,就差在头上顶几个问号了。

叶修扯了下嘴角,笑得有些嘲讽:“美国队的那个战斗法师,叫鲍曼的那个,看上你了。”说完,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周泽楷,想看他是什么反应。结果周泽楷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他甚至有些呆的点了下头,然后哦了一声,就没有然后了。

“对你还有些想法。”叶修补充了一句。实际上不仅仅是看上又或者有些想法这么简单,刚才在楼下抽烟遇到的那个英俊邪气的金发青年,对方在他面前提起周泽楷时的嘴脸,叶修现在想起来还会起一身鸡皮疙瘩,恶心的想吐。

周泽楷察觉到了叶修的反感,也知道这不是冲自己来的,相反,叶修在担心他,他感觉得到。

“别担心。”这是他首先对叶修说的,眼神很认真,也有力度,“鲍曼,我知道,风评不好。”之前在分析各国选手时,这个人就是分析的重中之重,他的战斗法师玩得很好,和孙翔不相伯仲,但是人品很糟,富二代出身,除了毒㘥囿品什么都玩,玩得很开。

“男粉丝,有过,练了防身术,没事。”

周泽楷说防身术,叶修恍然大悟。之前他就觉得周泽楷肯定是练过,果然是练过,而且听周泽楷这话的意思,他还被男粉丝骚扰过,所以练了防身术防身。想到周泽楷曾经把他用来防身的防身术用在强迫自己就范上,叶修就觉得自己的担心又多余又好笑。

他是笑了,自嘲和讽刺混在一起的冷笑,周泽楷看到了,伸手去拉他,想要安抚,叶修躲开,后退一步,面无表情、公事公办地又一次提醒了他注意安全后,径直回了卧室。虽然住在一起以来的每一个晚上,叶修都是尽量呆在自己的卧室里来减少两个人独处的时间,但是今晚他离开的步伐变得相当急促,像是逃离一样。

可逃离的到底是什么?叶修自己也说不清。

 

如果不是吃了火锅一身的火锅味儿,叶修真不想出去洗澡。可就算不洗澡,他还要洗漱上厕所。这套套房的卫浴有两套,一套在主卧,他没进去过,听说里头还有个按摩浴缸,十分宽敞豪华。还有一套在客厅,没有浴缸只有淋浴,叶修用的一直都是这套。

拿着换洗衣物硬着头皮出来时,客厅里没有人,厨房里也没有,主卧的房门紧闭着,叶修扫了一眼,然后匆匆地进了浴室,上锁。

他洗澡一向很快,最多不超过15分钟,就裹着浴袍出来了。

是的,浴袍,就是酒店给客人准备的那种。酒红色,纯棉的,长袖,没有扣子,只有一根腰带,但是下摆很长,长到叶修的小腿肚,可以把叶修裹得很严实。

客厅里还是没有人。叶修说不上是意外还是什么,这些日子以来,周泽楷总是在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正巧呆在客厅里忙活些什么。有的时候是看比赛录像,有的时候是对着文档敲敲打打,还有的时候是和什么人在竞技场里PK,然后等叶修出来了,他就会抬头看上一眼。

他不掩饰他要看的是叶修,刚洗完澡的叶修。掩饰也没有用,第一次看到叶修穿着老头衫出来的时候,他完全遮掩不住眼底的情欲,炽热的视线让叶修一瞬间就竖起了全身的警戒,瞪着他好似他敢动一下,叶修就能揍他一样。那之后叶修就换了浴袍。

其实浴袍的叶修更好看。酒红色,衬得他皮肤更白嫩,裹得严实,露出的脖子,手腕,小腿,脚踝,就更加纤细性感,还有领口遮不住的锁骨,好看的让小年轻脸红心跳,拼了命的压抑住深刻在脑海里的那些旖旎的画面,不敢多想,不敢多看,但又忍不住不看,红着脸,眼神摇晃着,羞涩地不知所措,无害的样子和叶修记忆里绑架囚禁强迫他的周泽楷大相径庭。

叶修需要更多的注意力来警戒周泽楷。

但是今天他没有出现在客厅,客厅里空无一人,只有桌子上放着一杯牛奶,还冒着热气,显然是留给叶修的。叶修不知道周泽楷这是什么意思,他不肯彻底躲开,还要留下他心里挂念叶修的证据,就算他不出现在叶修面前,他也要让叶修想到他。

那杯牛奶,叶修喝不喝都无关紧要,因为它的作用已经达到了。叶修是想着周泽楷回的房间,并且一整晚都没能理出个头绪。

 

组委会搞了一个自愿参加的主题派对。主题当然是荣耀,不仅招待各国的国家队队员,也招待提出申请的粉丝。因为正好是在小组赛之后四分之一决赛前举办,实际上也算是给被淘汰出局的八支队伍的送别派对。

派对的地点刚好在中国队下榻的酒店,叶修不禁止队员们参加,实际上大家也有点儿兴趣,特别是派对上免费提供软饮和各国小食,还有随机抽签的荣耀PK。

因为不是正式的酒会派对,对服装没有要求,会场里穿什么的都有,穿成假面舞会的,提前过万圣节的,日本队那边还有几个搞起了cosplay。中国队就比较正常了,都是休闲便装,只有两个女孩穿着小礼服,还是下午拖着叶修去现买的。叶修穿的就更简单了,就是国家队队服,往会场里一站,十分显眼。

一开始大家都排排站的围在放食物的桌子旁,以吃为主。没一会儿,人群就散开了,有去看PK的,有上场PK的,还有躲在角落里窃窃私语的。苏沐橙和楚云秀更是不知道去了哪里,叶修端着盘子找了半天,最后在舞池里看到她俩一人被一个小帅哥搂着,顿时默默地继续回去吃他的东西。

也有人来跟他搭讪。讨论荣耀的,叶修就跟人讨论几句,邀舞的就以不会跳拒绝,索求联系方式的,叶修就给人家一个QQ号——反正都是数字,老外也搞不清楚中国的手机号是几位。

等他吃饱喝足,会场里放眼望去已经一个中国队队员都找不到了,甚至连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周泽楷,都在跟他报备过去洗手间后没了踪迹。叶修觉得无聊,加上想抽烟,就一个人往外走。走到半路,还没出会场,迎面进来的金发美女颇为眼熟,叶修抬手打了个招呼,美女看到他,露出了个笑容,快步走了过来,拉住叶修欲言又止。

美女就是之前来跟周泽楷告白过的美国队中的一位,她拉住叶修后还有些犹豫不决,最后还是开了口,不太确定地告诉叶修,她看到他们队的张文熙拦住了周泽楷,因为说的是中文,她听不懂,但是周泽楷跟着张文熙走了。叶修想了一下,张文熙就是美国队里的华裔,这个时候他还没有明白美女跟他说这件事的真正意思。

张文熙和鲍曼关系很好,经常一起玩,你可能不知道,鲍曼他……

叶修的脸色变了,他几乎是立刻意识到了危险,语速急切地问她有没有看清他们去了哪儿,美女摇头,只说看他们出了洗手间往右边去了。叶修说了句谢谢后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掏出手机拨周泽楷的电话,可是无人接听。

叶修不知道他这一路撞到了多少人,说了多少句对不起,他知道洗手间右侧开始是休息室,组委会包下了几间,给参加派对的人使用。休息室里也放了电脑,如果有想私下切磋的也可以来这里。叶修想张文熙可能是以切磋为由引走的周泽楷,那么去休息室的可能性很大,叶修希望能在休息室里堵到人,他一间一间的推开休息室的门,有的里头有人,但不是他要找的,有的里头没有人,直到最后一间,走廊尽头的那间,被上了锁。

叶修试图趴到门上去听里面的声音,他刚趴上去,门就被打开了。冲出来的人正是他要找的周泽楷,叶修几乎是下意识的拉住周泽楷就开始跑。虽然只有一眼,他看到屋里绝对不止张文熙和鲍曼两人,还有好几个陌生的外国男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正挣扎着爬起来,嘴里骂骂咧咧的,骂的是周泽楷,要给周泽楷好看。

叶修想只要跑到有人的地方就安全了,所以他是往会场的方向跑的,可是跑了没几步,周泽楷就用力的拉了他一下。叶修不解的回头看他,周泽楷脸颊通红,表情难堪,他指了指自己的下腹,叶修发现他的腿间已经鼓胀得十分明显。

“喷雾,喷到了。”周泽楷艰难的解释道。

叶修的头一下子就大了。周泽楷这个样子是一定不能被人看到的,看到了无论怎么解释都会成为丑闻。会场不能去,有人的休息室也不能去,不巧的是拐角那头又传来很多人的说话声,并且越来越近,马上就要拐过来了,叶修甚至没有时间再去试周围的休息室里哪间是没有人的。

他忍不住狠狠地捶了下墙,却意外地将旁边的储物间的小门震开了一条缝。叶修顾不上多想,他拉着周泽楷躲了进去,几乎是周泽楷进去关上门的瞬间,那群人拐到了这条走廊上。人很多,有说英语的也有说别的语言的,走得近了叶修听得清楚,是记者,来休息室随机采访选手和粉丝的。

真是千钧一发。

叶修忍不住松了口气,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为了听外面的声音,他几乎整个人都贴到了周泽楷的身上,下巴支在周泽楷的肩膀上,嘴唇对着的,是周泽楷的耳朵。

而周泽楷,已经是浑身滚烫,呼吸急促到粗粝,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叶修猛地往后退去。可储物间的空间极为有限,又在里侧堆了清扫用具,叶修这一退,直接撞到了清扫工具上,不得已,他只能又向前,向周泽楷的方向,迈进了小半步。

这是他和周泽楷之间,能保持的最大距离,不到一臂的距离。


http://wx2.sinaimg.cn/mw690/7d6d5f71ly1fl5ot2xd8gj20c83sh798.jpg


TBC


PS:先说自己不满意什么吧,最后这段不仅仅是写出来和脑补差太多的问题,而且感觉写的很乱。我这里想表达的,是老叶意识到,他习惯了小周的靠近,但他依然不能接受小周的欲囿望。

其实看我之前的内容也能猜出来,我之前一直避免涉及到情囿㞅欲,小周都是卖卖萌,撒撒娇的,但是欲囿望这个问题是需要解决的,老叶需要一个冷静的直面的机会,哪怕得出来的结论是他还不能接受,起码也是一个进展,以后也有更明确的攻略方向吧。

然而,我一开始想写这个梗只是想让老叶看性感到不行的小周呀!

结果写完之后小周没有脑补的那么性感,倒是很惹人怜爱……emmmmm,没办法,老叶吃这套啊!

PS又PS:外链这段拿回去重修的话,等修好了会重发一次,大家不用担心会错过啦!

PS又PS的PS:肯定有很多错别字,大家凑合看,等我完结之后再大修Orz

评论(46)

热度(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