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Crazy For You 23

注意事项:

1.强制爱下的囚禁梗

2.有肉

3.第十赛季结束后开始

4.狗血天雷ooc

5.结局HE……如果能写完的话

6.太久没有码字,手有点儿生

7.太久没有炖肉,手有点儿生

8.已放飞

9.进入卡文debuff,效果是码一千字删八百字,隐藏效果是用废话凑字数

10.有私设

11.伞哥亲情向

12.待补充

=============================

又是酸爽的一次通宵,我困得眼睛发花,脑子也不转了,全凭本能码到爆了字数,发完我就要趴着睡会儿,再不睡我要爆血管了。


23

 

下午叶修没给国家队安排任何训练,大手一挥,让他们自由活动。

大部分人都选择了逛街,买日用品,熟悉周围地形,都是三三两两的组队活动。也不敢走太远,毕竟人生地不熟,语言还不通。他们只有2名随队翻译,女生组带走一个,另一个就跟着最需要的那组去比赛中心踩点去了。

去踩点的不是叶修,而是喻文州。

叶修正带着周泽楷和肖时钦在超市买厨具。

是的,买厨具。因为那个豪华的令人咋舌的套房里还配备了一个小厨房,这解决了国家队目前最大的难题——吃不惯当地菜和当地的中国菜。

实际上叶修原本就打算买一个电磁炉放屋里给大家开小灶的,现在不仅有厨房,电磁炉和微波炉也一应俱全,简直是意外之喜。喻文州进到房间看到厨房后,第一时间就把这个好消息发到了国家队的Q群里,然后由孙翔提议,喻文州默许,叶修缺席的情况下,全票通过由会做饭的人住套间的决定。

而国家队里能做出让人下咽的饭菜的人只有两个,一个叶修,一个周泽楷。连苏沐橙都只会泡面,而且泡面水平还不如叶修。

知道了事情经过的叶修简直哭笑不得。

“让枪王给你们当厨子,不怕轮回经理杀上门啊?”

“哦,要杀也是先杀孙翔,他提议的。”心脏组淡定甩锅,孙翔憋屈得不行,这群人在投赞成票的时候可一个比一个积极,积极到他觉得提出这个建议的自己特别英明神武,连卖队长时的那点儿愧疚感都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

其实孙翔根本不需要愧疚,因为他家队长简直要感谢他卖自己了。原本还失落不能和叶修住在一起,没想到峰回路转,这个好事儿犹如天上掉馅饼一样,啪叽砸自己头上了。这会儿跟着叶修逛超市,哪怕身边多了一个名叫肖时钦的电灯泡,他也觉得很好,哪里都好,再好不过了,并暗自决定如果孙翔有想吃的菜的话,自己一定尽量满足。

 

买了东西,吃过晚饭,等众人再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叶修在吃饭的时候就问过喻文州场地的情况,心里有了底,就等明天实际去看一看。回到房间,他也没冷脸对着周泽楷,态度平和的和在众人面前时别无二致,还叮嘱他早些休息,不要再熬夜帮他写报告。

周泽楷乖乖的答应,却在洗完澡后端了一杯热牛奶去敲叶修的房门。

叶修站在门口接过牛奶三两口的喝掉,然后一抹嘴表示感谢,还了杯子跟周泽楷晚安。周泽楷攥着杯子,说了三个字。

“张新杰……”

叶修一下子愣住了。

他这一天都在考虑张新杰的问题。张新杰的时差调的并不好,精神状态差得要命,虽然叶修知道以张新杰的性格,就算是状态不佳,也会硬逼着自己调整好状态上场比赛。可是世邀赛的赛程十分紧张,如果开头张新杰就需要硬逼着自己上场,很可能会造成滚雪球一样的疲劳积压。

而中国队只有一个牧师,这是一个劣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你怎么看?”叶修倚着门框,问周泽楷。

“后天,张新杰不能上。”周泽楷的回答和叶修得出的结论一样,恐怕就是喻文州肖时钦,哪怕是张新杰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

“牧师不上的话,打无治疗阵容?”叶修又问。

周泽楷看着叶修,嘴角勾起,眼睛亮亮的,他说:“你上。”

“君莫笑么?”

“唔……忧郁小猫猫?悟道君?”周泽楷对叶修的小号很熟悉。

“你觉得哪个合适?”

周泽楷想了想,然后说:“忧郁小猫猫。”

“为什么?”

“强攻。”

叶修点点头,笑了。

他无法不笑。周泽楷所有的回答都和他心里的构想完全一致,首战中国队对瑞典队,叶修的打算就是用忧郁小猫猫这个守护天使替代石不转出场,然后组一个强攻阵容,不玩战术,只讲技术,用强悍的攻击碾压实力稍弱的瑞典队。

“装备……”周泽楷是知道叶修小号的风格的,虽然装配搭配因为转职的关系,不能再走君莫笑那个混搭风,但是叶修实用主义者的作风注定了他不会追求高尖端装备,别家战队队员的小号都是一身橙装,到了叶修这里,紫装蓝装,连绿装都有。

“关榕飞做的,7件80级伪银装,剩下的都是橙装,时间太紧,要是能再给老关一个星期,估计还能多几件。”

“还有机会。”周泽楷也笑了,兴欣的伪银装也是他们的一大特色,第十赛季季后赛刚登场的时候,着实吓坏了不少人。

“嗯,你们都能轮换,就新杰不能轮换,谁让咱们的牧师就只有他呢。”叶修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当张新杰替补的准备,所以集训前就通知了关榕飞给自己的两个小号准备装备,以守护天使为主,毕竟牧师号的话,可以直接扒石不转的装备来穿。

“后天,我上。”周泽楷主动请缨。

“擂台赛和团队赛都上?”叶修问。

周泽楷低头浅笑,点漆的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叶修的眉眼,故意压低了几分声线,在叶修耳边轻声道:“听你的。”我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叶修垂着眼,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也什么都没接收到。他还是保持着倚着门框的姿势,一手扶着半开的房门,从周泽楷站的角度看进去,只能看到放着电脑铺满资料的桌子,桌子上还摆了一包拆开的糖果,是叶修下午从超市买的。

周泽楷知道,叶修不允许他进自己的卧室,连看也不太想让他看到。

“上场名单明天开会再讨论一下,你先去睡吧,晚安。”叶修又是一副领队口吻。周泽楷小声“嗯”了一下,端着杯子走开。叶修在他身后关上房门,门板扣合上的声音很轻,然后他靠着门慢慢吐出一口气,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重新走到书桌那里坐下。

酒店全室禁烟,叶修烦躁的不行。

 

第二天上午,叶修带着队员去比赛中心正式报到。此时16支队伍都已经到齐,中国队这一路上碰到了不少未来的对手,大家都是未见过对方真人但早已熟识照片,可谓神交已久,礼貌的就互相点头致意,不太礼貌的就用眼神挑衅回去。

领过参赛资格证,叶修一行人又去了比赛场地和组委会划分给他们的训练场地。由于整栋建筑是由老体育馆改建的,地形稍有些复杂,加上比赛场地分为4个,每次比赛的场地都不相同,大家对着地图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后天比赛的地方。叶修很严肃的提醒大家注意比赛的前一天一定要确定好比赛场地的路线,不然这迷宫一样的地形很可能让大家迟到,迟到可是会被判弃权的。

场内的布置和国内联赛的差不多,选手都进单间,中央是一个很大的平台,用来播放全息影像。候场区在平台的两侧,遥遥相望。观众席分布在平台的四周,成阶梯状,每个场地固定坐席可接纳5000人同时观战。

训练场地的条件就有些艰苦了。屋子小,隔音差,昨天喻文州来的时候还不觉得,今天各队的人都到了,这会儿好几个队伍都在训练场地里调试电脑,隔着墙壁都能听到对面的鸟语,这要在训练室里布置点儿什么战术,都不需要窃听器都能被听去个一清二楚。

“我们隔壁是哪两支队伍?”叶修问。

“日本和美国。”喻文州说。

“老叶,美国队就交给你了,然后我们再找个懂日语的来?”方锐嘿嘿一笑,觉得自己猜到了叶修的意图。

叶修鄙视他:“你傻啊,你以为就我们能听到隔壁,隔壁听不到我们么?而且巧了,这两支队伍里,还都有华裔。”

黄少天等人开始拍大腿感叹中国人多,哪儿都不缺国人。

“倒是可以打打心理战。”肖时钦推了下眼镜,李轩忍不住拿胳膊去捅唐昊,问他有没有看到肖时钦眼镜上反的白光。他刚跟唐昊嘀咕完,抬头就看到4个战术大师互相笑得一脸高深莫测,直吓得小心肝扑通乱跳。

叶修招呼大家做常规训练。

从小组赛开始,都是隔三天一场比赛,和国内季后赛的强度一样。中国队的大部分队员都经历过多次季后赛,怎么调节自己的状态也是各有心得。叶修把自己拟定的比赛期间的训练计划交代了一下,大家都觉得可以,然后各自找了电脑坐下训练,一时间屋子里除了键盘鼠标的声音,竟然没人说话。

午饭由组委会无偿提供,三明治热狗汉堡随便选,中国队表示他们选择死亡。

叶修接了个电话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梁翻译,两人一人拎着两个超大的保温袋,袋子里装的是热乎乎的盒饭。

两荤一素配米饭,叶修自掏腰包,让梁翻译找了一家专门面向国人开的中国菜馆,跟他们订的。这家菜馆离比赛中心很远,开车也要超过40分钟。比起那些面向外国人开的中国饭店,这家的口味算是很地道了,只是厨子八成是东北人,口味偏咸,南方的选手还是有些吃不惯,叶修也是没办法,众口难调嘛。

下午只训练了两个小时,叶修就拉着队伍回了酒店。明天就是首战,虽然对手实力较弱,但荣耀是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比赛结果的游戏,叶修不会轻敌,他只会慎重的对待每一个对手。

国家队全队14个人,把套房的客厅挤了个水泄不通。

沙发和桌子都被推倒了墙边,大家在地毯上围坐成圈,开会。

都是专业的,敲定明天的出场名单没用太多时间。叶修就一个要求,擂台赛打出个人风采,团队赛不要管瑞典队死活。明天不上场的楚云秀点评:太凶残。

擂台赛:斗神、猥琐流大师、剑圣、魔术师、枪王。

团队赛:双一组合,剑与诅咒,沐雨橙风,唐三打,忧郁小猫猫。

由于团队赛采用的是欧美联赛6VS6的模式,即开场6人全上场,没有替补,这对习惯5VS5带一替补的中国队很不友好,叶修的解决办法就是把黄少天放上去。这家伙的打法一向游离在整体之外,在他不出手之前,只有他的垃圾话能证明他还在场。

唐昊问:“像枪王魔术师这样的角色,我们是不是应该藏一藏,等到关键时刻再拿来用?”和战术大师们接触这么些日子,他也多长了不少心眼。

叶修笑道:“怎么,想藏杀手锏啊?”唐昊点头,叶修却指了指自己,理所应当地道:“想藏杀手锏的话,得藏我啊。”

唐昊没忍住,狠狠地白了叶修一眼,而诸如黄少天张佳乐,都是很成熟冷静地对叶修比了个中指。

周泽楷在一旁点头。

喻文州忍不住问他:“周队认为叶修会是我们的杀手锏?”

“嗯!”这个回答又快又认真,完全不是周泽楷以往的风格,而且表完态了还没完,周泽楷还在组织语言继续解释:“我的比赛,很多,可以研究,散人,少。”

众所周知,叶修的散人出现在联赛赛场上满打满算才只有一年,散人又是一个复杂多变的职业,别说外国选手了,本国选手们都不敢说摸清了叶修的底,他们只知道每当他们觉得自己将叶修逼到极限了,叶修就会突破个极限给他们看。想他们认识这家伙这么多年,却完全摸不透他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这种感觉一点儿也不幸福。

心里服气,嘴上却没人承认,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跟说群口相声似的怼叶修,叶修呵呵一笑,用4个字让他们都闭了嘴。

“手下败将。”还附带一个俾睨众生的眼神。

众生想揍人,就揍姓叶名修当国家队领队的那个。

 

首战告捷。

擂台赛在魔术师和枪王未上场的情况下结束,团队赛中国队只阵亡了唐三打和夜雨声烦。

出席赛后记者会的是叶修、喻文州,和周泽楷。叶修和喻文州负责打太极,一唱一和的把台下的国内外记者忽悠的云里雾绕,大家问的什么战术啊,技能点啊,伪银装的话题,他俩一个实话不全说,一个实话说一半。记者把他俩的发言总结到一起之后,发现能分析出好几个意思来,每个意思都大相径庭,完全要靠自由心证。

至于那个长得特别好看的枪王,全程只负责微笑,有女记者干脆忘记了提问,自己拍或者揪着摄像师拍,拍了上百张周泽楷的照片后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个无死角的真帅哥。

记者会最后,叶修不负众望的说了那句他带着兴欣杀回联盟时的著名宣言,内容稍有改动,效果依然震撼人心。

“在保证出线的基础上,力争总冠军!”叶修说。

“总冠军。”喻文州说。

“嗯!”周泽楷说了他全场唯一一句话,还只是一个语气词。

休息室里看直播的国家队队员们都笑疯了。

三天后,中国队小组赛对战挪威队,再下一城,以11:7的成绩赢得比赛,积分继续暂列小组第一。

 

下午的训练结束的很早,叶修让喻文州带队先回酒店,他要留下来参加组委会召开的会议。会议时间挺长,重要的内容却没有多少,叶修听到一半差点儿睡着,还是梁翻译给了他几颗薄荷糖,才撑了过来。

会议一结束,他就跑到外面抽烟。抽完烟,他想起之前想到的一个新想法还没跟喻文州讨论,就赶紧回了酒店,直奔喻文州的房间。

喻文州听了他的想法觉得可行,两人又叫来了张新杰和肖时钦一起讨论。一直讨论到天黑,要不是黄少天来找喻文州吃饭,战术大师们可能要废寝忘食。

实际上已经废寝忘食过一次了。就在上一轮比赛结束的那天晚上,叶修因为意识到他们下一轮的对手丹麦队在实力上有所隐瞒,走的好像是当初诛仙战队的那个路线,特意来找喻文州讨论。喻文州看完,又叫了肖时钦和张新杰来看。等看完讨论完,别说晚饭了,连张新杰的睡觉时间都过了。

叶修还记得当时肖时钦提议叫个客房服务,张新杰着急回去睡觉,先走了。王杰希和喻文州也各有各的理由不打算参与,而叶修表示他有泡面,肖时钦只好回自己的房间自己吃。

叶修开门的时候以为周泽楷肯定是睡了,没想到他睡是睡了,却睡在了沙发上,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个汤碗一个盘子,上面都扣着盘子,显然是留给他的。

叶修强迫自己走进门,再轻轻关上。身后周泽楷因为响动已经醒了,揉着眼喊了声前辈,叶修嗯了一声却发现似乎是水喝的太少,嗓音竟有些沙哑,他赶紧清了下嗓子,说小周你在这儿等我啊,以后别等了,我有房卡能自己开门。

当时周泽楷是什么反应来着?叶修不愿意去想。周泽楷脸上的表情看得他心里发慌,等他等到睡着的小年轻没有因为他的话露出任何委屈和不满,只是乖巧的点头,然后说前辈,饭凉了,我去热。

叶修赶紧上去接过他端起的碗盘,直说你快去睡,我自己热。却又下意识的问了他一句,你吃饭了么。

周泽楷点头说吃了。叶修忍不住放下了心,周泽楷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等叶修快走进厨房了,才说,现在又饿了。

他想和叶修一起吃饭。

下午他回来得早,特意去超市买了能凑到的食材,做了他擅长的葱油大排和鲜蔬炒面。他想的周到,带汤水的面不能放,会泡涨失去口感,而炒面就算放一段时间,再热也是可以吃的。但他没想到叶修回来的这么晚,连炒面也已经坨成了一团。

面煮久了?还是水加的太多?周泽楷苦恼的思考着,叶修却麻利的热好了两样食物,重新端回桌上,对他说,小周,拿筷子。

周泽楷赶紧抽了一双方便筷送过去,叶修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饿昏了头了,他把筷子塞回给周泽楷,然后自己又去拿了一双。那天晚上,他是和周泽楷分吃的同一碗炒面,还有盘子里周泽楷留给他的最大的两块大排。

“叶修?”喻文州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叶修回过神来,问:“怎么?”

“你的电话。”喻文州把叶修扔在桌子上的电话递过来,叶修接过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周泽楷,他刚才走神想到的人。

电话一接通,叶修就听到对方喊了一声前辈。喻文州等人看到叶修的脸色变了,不自觉的都禁了声。叶修冷静的声音清晰的通过电话传递到对面小年轻的耳朵里,第二声前辈就喊得没那么焦虑,却更加委屈了。

叶修其实是有些紧张的。周泽楷几乎不会给他打电话,他会缠着他,却不会给他打电话。打电话对周泽楷来说不是一个理想的方法,他只会选择他更擅长的进攻方式,现在周泽楷破天荒的打电话给他,叶修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可能还是让周泽楷完全无法应对的事情。

他让周泽楷慢慢说,语气十足的耐心,如果让肖时钦来形容的话,他大概会用温柔这个词,但是张新杰会选择哄这个字。至于喻文州,他觉得这两个哪个都好,他更在意的是叶修的表情,他觉得自己从没在叶修的脸上看到过紧张的情绪。当然,如果陈果在,陈果会告诉喻文州,她的男神会在事情涉及到她的女神时,出现诸如紧张愤怒等平时大家难得一见的表情。其实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似乎是得到了叶修的安抚,周泽楷的情绪平稳了很多,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似乎是不想让别人听到,但是叶修能听清楚,不光他能听清楚,他觉得把脑袋凑过来挤在一块的另外3人也听得清。

“她们来,不肯走,我……听不懂……”说到听不懂的时候,叶修觉得周泽楷应该脸红了。他仔细听了听从电话那头传来的背景音——女孩子们的欢笑声,英语,再结合周泽楷的话,叶修大概猜到了是个什么情况。

叶修让他不要怕。另外3人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似乎不能理解他竟然用哄小孩的口气哄周泽楷。叶修觉得无奈,周泽楷的声音里都带了哭腔,可见他被热情的外国女孩们吓成了什么样子。他从电话里能听到背景音,但女孩子们都说了什么他就听不清了,他甚至推测出来周泽楷是借着倒水的机会躲在厨房里给他打的电话。

“我回去看看。”叶修保持着通话状态,对另外3人说。

“快去吧。”喻文州笑,“周圣僧等着你叶行者呢。”

这个形容成功的雷到了叶修、张新杰和肖时钦,叶修嫌弃叶行者难听,但他们3人又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周泽楷还真像掉进了蜘蛛精老巢里的唐三藏。

叶修一路小跑的上了楼。

等他刷开房门的时候,扑过来的周泽楷差点儿把他扑出门去,叶修猝不及防的张手抱住他,下意识的拍了拍小年轻坚实的背脊,然后笑眯眯地对上屋子里各色蜘蛛精,啊,不,外国美女们。

美国队3人英国队2人,都是主力选手,集训时他单独拎出来和大家分析过的。

叶修流利的英语和精准的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让他迅速赢得了美女们的好感,和叶修预料的一样,周泽楷漂亮的脸和华丽的技术让他火遍了外国荣耀圈,甚至赢得了英美强队中主力美女选手的芳心。

她们不约而同的来告白,发现盯上小帅哥的不仅有队友还有对手,就约定以荣耀定胜负,赢得人可以先告白。喜欢,交往,这些单词周泽楷就是高中毕业打游戏荒废英语多年也听得懂,但是以什么方式PK,几局定胜负,赢了的告白这类复杂一些,她们又说的特别快的话,周泽楷就完全听不懂了。

一开始周泽楷没打算跟叶修求助,毕竟是自己惹得麻烦,还是这样的麻烦,他又大意的把人放进了屋里,错上加错。他不敢想叶修知道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怀疑他的真心都算是好的,只要别迫不及待的把他推开就行。

他用记得不多的单词解释他有喜欢的人了,正在追求,这话也不知道引爆了女孩子们什么爆点,唧唧喳喳地把他围在中间说个不停。他听不懂又紧张,解释卡壳一个单词都蹦不出,连脸都急红了,然后他又突然想到,万一叶修这个时候进来……

抱着被发现还不如主动坦白的心态,周泽楷给叶修打了求助电话。

叶修没有推开他,也没有生气,他坐在周泽楷身边帮他解围,跟女孩子们说话聊天。周泽楷一样听不懂叶修在说什么,但他的声音让他觉得安心。

叶修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周泽楷注意到他的眉头皱起,仿佛还扫了自己一眼,但是太快了,他没看清。接着他听到叶修连声否定,女孩子们笑,其中一个又跟叶修说了几句话,叶修还是摇头。周泽楷很好奇,可他听不懂,而且他觉得叶修一定不会告诉他他们都说了什么,但他看到那个女孩对他挤了挤眼睛,笑容促狭。

女孩子们终于走了。周泽楷跟在叶修的身后送客,走到了门口,5个妹子排着队跟他拥抱。周泽楷觉得自己都快僵硬成一条木头了,却在听懂了对方在他耳边说的简单词语的意思后,彻底放了松。

“他很可爱。”

“你也很可爱。”

“加油,追他。”

“他会喜欢你。”

“你们很般配。”

 

TBC


PS:最后不知道写清楚没有,妹子们来告白,小周拼命解释自己有喜欢的人了,急得脸红,敲可爱,然后妹子们看到小周扑向老叶,就都懂了。从妹子们的角度看,小周喜欢老叶,特别明显,就跟老叶说了,老叶否认,妹子们就帮小周说话,完成了一次漂亮的助攻。

恩,怎么说呢,我一直觉得助攻这个角色,不太好由亲近的人当,特别是沐橙或者文州他们。因为他们和老叶熟悉,了解老叶,所以更加不会擅自替老叶做主。在不明白老叶想法的情况下,他们不会只因为小周对老叶好又或者他俩不在一起我很着急这种理由搞助攻。

PS又PS:正如开头说的,我是在通宵的情况下码的这章,所以脑子真的不够用了,我自己觉得我写了很多侧面描写来表明老叶的动摇和逐渐接受小周,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感受的出来。都来评论里说说呗,让我知道这不是我困成狗码字时的错觉。

PS又PS的PS:这段时间熬夜多,因为周末要去东京开会,我有会上发表,写论文写的头大,还要做ppt,加上又想着玩游戏,更新就慢了很多。不过大家放心,这篇不会坑的,结局也早就想好了,如果觉得我更得慢,可以攒攒再看。然后看在我每一更都很肥的份儿上,就给我个小心心呗~

评论(68)

热度(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