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Crazy For You 22

注意事项:

1.强制爱下的囚禁梗

2.有肉

3.第十赛季结束后开始

4.狗血天雷ooc

5.结局HE……如果能写完的话

6.太久没有码字,手有点儿生

7.太久没有炖肉,手有点儿生

8.已放飞

9.进入卡文debuff,效果是码一千字删八百字,隐藏效果是用废话凑字数

10.有私设

11.伞哥亲情向

12.待补充

=============================

我是在快被论文搞死的空隙里码的字。


22

 

集训转眼而过,出征的日子近在眼前。除了叶修和王杰希,没人回家,都是在B市整装,等待出发。飞机是早上六点多的,国家队和随行人员先在酒店集合,乘坐总局的大巴一起前往机场。尽管时间这样早,却也挡不住媒体和粉丝的热情,三四点钟的机场大厅里被挤了个水泄不通,当叶修打头带着众队员走进来的时候,爆发出的欢呼声几乎掀翻机场的房顶,长枪短炮的闪光灯此起彼伏连接成片,晃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也是很像明星走红毯了。有不明真相的过路旅客在微博上这样评价道。

都是年轻人,长得都不差,出发前有专人给捯饬了外形,这会儿国家队队服一穿,挂着墨镜拉着拉杆箱,肩宽腿长青春有活力,照片是怎么拍都好看,就是拍糊了都会有人拍手称赞意境美。

其实一个个都困得快睁不开眼了。为了倒时差,众人从前天开始,就在队医的指导下逐步适应苏黎世的作息时间,今天更是要求大家上飞机再睡,这会儿都恨不得快点儿进到休息室打个盹,连黄少天都没了和粉丝互动的兴致。全员目不斜视的前行,神情端庄严肃,还真有点儿出征的肃杀感,媒体满意,粉丝满意,总局更满意。

叶修就是在晃得他想流泪的闪光灯里发现的老头子的身影。他看了两眼,才确定那个站在第一排很靠边、不是他眼神好都发现不了的那个中年男人是他家老头子。叶修很惊讶,据他所知,除了军情,老头子从不熬夜,就连他今天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老头子也没说会来机场送他。可他现在就出现在了那里,默默地注视着叶修。离得太远,闪光灯太亮,叶修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父子连心,叶修知道老头子是在担心他,挂念他,支持他。叶修觉得眼底有些涩,他忍不住抬起了手臂挥了挥,没有特定的方向,但他知道老头子能看到,这就够了。

有无数媒体拍下了叶修背对众人挥手的照片,在他的身后,国家队的队员刚好成V字排开,这张照片被各大门户网站和纸媒刊登在最醒目的位置。

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换好登机牌并托运了行李,过海关过安检,最后浩浩荡荡地杀入vip休息室。

到了这里已经不会再有媒体和粉丝来打扰,大家卸下了偶像包袱,反倒多了几分精神头。包括叶修在内,没人是第一次出国,可出国玩和出国打比赛哪能一样呢,这会儿新鲜感都上来了,聚在一起仿佛一群要去春游的小学生,连张新杰都在和肖时钦讨论苏黎世的人文历史,没一会儿就约了一大批人打算利用比赛中间的休息日搞观光游。

叶修想很好,赛还没比呢,这群人倒都想着玩了,但他不仅不制止,反而也凑上去报了名。没过多久地勤人员来通知他们登机,叶修摸遍了兜都没摸到登机牌被他放在了哪里,正要问苏沐橙,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手里拿着的正是他的登机牌和护照。

“桌子上。”周泽楷指了下身后的圆桌,叶修想起来他好像是进来后就直接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那边,和他的背包一起,而背包这会儿也被周泽楷拎在了手里,仿佛这就是周泽楷该做的一样。

不是没有人看到周泽楷给叶修拎包,但是看到的人都没有半点儿惊讶。似乎从周泽楷高烧之后开始,大家不约而同的接受了周泽楷和叶修关系好、走得近的设定,连苏沐橙都不会奇怪周泽楷和叶修的形影不离,也根本无从发现叶修是被缠住了。叶修不会跟苏沐橙求救,不会跟任何人求助,周泽楷吃定了这一点,堂而皇之的占据了叶修身边最近的位置。

包括航班座位。

叶修是坐好后才发现坐在他身边的人是周泽楷。其实以叶修现在对周泽楷避之不及的心态,如果他早知道坐在他旁边的是周泽楷,他会提前一步和谁换个座位。可周泽楷就防着他换座,故意在登机的时候慢吞吞的走在队伍的最后面,等他踏进商务舱的时候,其他人都找到座位坐的差不多了。

是的,他们坐的是商务舱,双排座,挺宽敞。

叶修陷在商务舱对他来说还挺宽大的座椅里,看着周泽楷对他笑得乖巧,知道自己已经换座无望。他这排刚好是商务舱的第一排,前面是和头等舱的隔板,左边是窗,后面坐的是苏沐橙和楚云秀,想换座就只能站起来喊个人跟他换,可这么一来,闹得动静就有些大。

周泽楷是算计好了的。

正是周泽楷这些层出不穷的小算计,才让众人对他们干什么都在一起习以为常。叶修从来不会坐以待毙,周泽楷缠着他,他就躲,随便一个理由他就能把周泽楷支走。可现实中周泽楷的进攻和场上的枪王一样蛮横不讲理,叶修躲得再巧妙,再不着痕迹,他都是直愣愣地跟上去,一副老实腼腆的样子,无辜极了。

就像现在,他坐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带,拆了飞机提供的旅行小包,翻出眼罩,还跟叶修道了声晚安,然后他就睡了。

确认叶修在他身边无法离开,他就放心的睡了。不过分纠缠,也不会给叶修避让的机会,周泽楷对两人之间的距离掌控的精妙,刚好卡在叶修不至于生气却无法忽视他的位置上。

叶修也戴了眼罩睡觉。为周泽楷这点儿算计而赌气睡不着?那是不可能的。他早就困得厉害,登机前抽得那两根烟的劲儿过去了,这会儿都不需要给他个支点,闭上眼他就能睡着。

 

周泽楷醒的时候,叶修已经醒了。商务舱里静悄悄的,周泽楷不确定除了他俩之外还有谁醒着,他看了下表,知道自己才睡了不到3个钟头。

放在平时,他肯定是要继续睡的。但是现在,他看到叶修正在平板上打字。平板是横着放的,可就算横着放,键盘也不会太大,叶修的双手局促在平板上方轻轻跳动,依然很好看,像一支静默的舞蹈。静默?周泽楷忍不住笑了。

叶修是带了电脑的,选择用平板写报告,大概是怕敲击电脑键盘的声音影响他的睡眠。旅行小包里的耳塞他没用,周泽楷不习惯用,叶修显然是注意到了。

他总是这样细心又温柔,无论对象是谁。

周泽楷完全拉下了眼罩,凑了过去。平板上的字不大,他要眯起眼睛才能看清,因为他的靠近,叶修动了下身体,扭头看他。

“我吵到你了?”叶修问。

周泽楷摇头,他的表情还有点儿呆,是没睡醒的呆,他看着叶修,慢吞吞地问他:“没睡?”

“睡了一会儿。”叶修随口回道,又继续对着平板皱眉。

周泽楷去拿自己的背包。他今天背的背包比平时背的大一些,装得鼓鼓的。他把背包放在腿上翻找。叶修只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余光里周泽楷打开了桌板,那台熟悉的外星人被摆了上去。

开机,打开文档。周泽楷把电脑转到叶修的方向,给他看。

叶修先是不明所以,等看清文档那个和自己正在写的那份一模一样的标题后,心里有点儿明白了。

自从当了国家队领队,领了一份皇粮开始,叶修除了要带着队员训练之外,书面工作也比当战队队长时多了不止一倍。各种阶段性总结报告,分析报告,汇总说明,和世邀赛有关的无关的报告多的数不胜数。他偶尔会分一部分给喻文州张新杰他们写,都是不会太占时间精力的、有固定模式的报告,喻文州他们不会拒绝叶修的请求,却也不会主动从他这里揽活。

周泽楷是唯一一个主动帮他写好报告的人。叶修猜他是问喻文州他们要的文档格式,该怎么写也是问的他们,不知道这个不善言辞的小年轻是怎么跟喻文州他们解释他要帮叶修写报告的,但叶修不得不承认他完成的不差,能直接拿来上交。

“还有。”周泽楷又点开了一个文件夹,叶修看过去,除了类似的报告之外,还有叶修没来得及做的一些外国队队员的针对性分析,以及针对上周世邀赛组委会公布的比赛地图的分析。

神枪手个人视角的,团队赛视角的,君莫笑参与的团队赛视角的。

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周泽楷做了那么多的分析报告,他到底用了多少时间,费了多少心血,叶修不会不清楚,他太明白了。

周泽楷没有半分邀功的意思,他只是扯了下叶修的手腕,说:“睡觉吧。”

他做了那么多,是为了比赛,也是为了叶修,为了能让叶修多一点儿休息。别熬夜,多休息,这话谁都会说,谁都能说,不过是上下嘴皮子一碰的事儿,可对那些真正忙碌到连睡觉吃饭都没时间的人来说,这话除了听听,没有任何用处。周泽楷不说,他从来都不说,只做。所以他默默地做好这一切,然后在叶修需要的时候,交给叶修。

叶修承他这个情。他无法不承这个情。他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周泽楷看到叶修对他笑,是那种“可算能让我能偷个懒了”的轻松又愉悦的笑容,他甚至把手放在周泽楷的肩膀上拍了拍,以一副老怀欣慰的口吻对他说:“谢了小周,回头我一定在全队面前表扬你支持领队工作,号召他们向你学习!”

周泽楷抓了抓头发,笑得特别腼腆。他小声说“不用”,又用眼神催促叶修关平板,自己也麻利的关掉电脑重新塞回背包。

然后他塞给叶修一个一个U形枕,自己手里也拿了一个。他把两个U形枕都塞在背包里,怪不得背包那么鼓。周泽楷还帮叶修调整背椅,不是叶修不会调,而是他一开始没找到按钮的位置,周泽楷眼疾手快,左手肘支在两人之间的扶手上,右手臂伸长跨过叶修的身体,按上了位于叶修座椅左侧的按钮。

他这突然把上半身倾斜到叶修身前的动作,让叶修不得不尽量往椅背里靠,属于周泽楷的味道涌入鼻腔的那一瞬叶修就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周泽楷察觉到了,然后他立刻退回到自己的位置,半垂着头,似乎在为自己唐突的动作而感到不好意思一样。没有掩饰,他摆明了自己就是在叶修面前急于表现,像个毛头小子,笨拙的讨好,追求,真心实意的。

叶修把U形枕还给了周泽楷,说自己用不惯,周泽楷没有表现出半点儿失望,只是把枕头放在腿上,又去帮叶修调空调的出风口。

在叶修戴上眼罩之前,周泽楷比他还快一步的躺好,叶修不要的枕头被他抱在怀里,被眼罩遮住一半的俊脸冲着叶修的方向,他仿佛能感觉到叶修看了他一眼,形状姣好的嘴唇轻轻动了动,一句无声的“晚安”。

叶修把头扭到窗那侧,费劲儿的找了半天的姿势,才慢慢入睡。

 

那个枕头,最后还是垫到了叶修的脑袋下头。叶修完全不知道周泽楷是什么时候把枕头塞过来的,他把耳塞拿下来,听到了黄少天和孙翔斗嘴的声音,后排苏沐橙和楚云秀看剧的声音,还有周泽楷问他要不要去洗手间的声音。

叶修说去,周泽楷立刻起身让开。说来巧死了,一直平稳飞行的飞机偏偏在叶修和周泽楷错身的时候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颠簸,叶修晃了一下,周泽楷也晃了一下,周泽楷立刻扶住座椅稳住了身体,叶修就没那么好运,直接撞到了周泽楷的身上。还踩了他一脚。

“你俩,注意点儿!”

叶修听到楚云秀严肃的警告。

周泽楷扶着座椅承受了叶修的冲撞,导致楚云秀放在连接着座椅的桌板上的咖啡杯也承受了不小的冲击力,差点儿洒了。

“飞机的错啊。”叶修无辜道,苏沐橙笑着拿出一个半透明的小包,递给他。

“喏,有洗面奶和新牙刷。”

叶修正要接过来,周泽楷那边也递过来一个差不多的小包。

叶修的手是要继续伸向苏沐橙的,可没想到他最可爱可亲的姑娘竟然把小包收回去了,还笑嘻嘻的说:“你用周队的吧,我这洗面奶爽肤水啊都是女士用的,你用不合适。”

叶修想他又不是第一次用,没不合适过啊。

苏沐橙已经又和楚云秀头挨着头,继续品评电视剧去了。

叶修只能拿了周泽楷的小包去洗漱,回来的时候他想起来问了周泽楷一句:“刚踩你一脚,没事儿吧?”

当时被实打实狠踩了一脚的小年轻红着脸猛摇头,好像疼得皱眉的人不是他一样。叶修看他一眼,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一脸的生无可恋。

他烟瘾犯了。

周泽楷从背包里又掏出一小袋混合坚果,还是进口的,叶修看苏沐橙吃过,他也尝了,挺不错。

然后他就看着周泽楷把包装撕开,塞到了自己的手里。

这个时候他听到苏沐橙在后面问他要不要吃糖,比起糖,叶修得承认他更接受坚果。苏沐橙一时没听到他的回答,就站起身从他头顶上又问了一遍,问话刚起了个头,她已经瞥到了叶修手里的坚果,顿时笑眯眯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又坐回去了。

 

等到下了飞机,叶修明显的放松下了神色。

好在大家都是经历了10个多小时飞行,都有不同程度的疲劳,脚踏实地的舒适感令人愉悦,叶修明显的放松并不显眼,又因为他立刻投入领队的工作,带领大家过关取行李,也没人发现他在迫不及待的远离周泽楷。周泽楷老老实实的跟在队伍后头。

组委会派了大巴来接,同来的还有一名组委会指定的负责人和一名翻译。国家队自带了两名翻译,3个翻译负责20来个人,不算宽裕也没那么紧巴。

当地的翻译是个30刚出头的男人,姓梁,看到叶修的时候激动地差点儿把自己绊倒,不用说,是个叶粉,看年龄,可能还是粉了好多年的那种。

果不其然,上了大巴没多久,梁翻译就抱着印有斗神封面的本子来找叶修。

“这个你得找孙翔签啊,君莫笑的有么?我给你签君莫笑。”孙翔就坐在叶修的前头,叶修说这话的时候也不觉得尴尬,孙翔转过头来抢过了本子和笔,大笔一挥,签了自己的名字。但是他签的位置靠下,最合适的位置被空了出来,他把本子又塞给了叶修,粗声粗气的说:“签!”

叶修被逗笑了,他去看梁翻译,梁翻译还尴尬着呢,叶修问他:“签叶修还是叶秋?”

梁翻译还没尴尬完呢又开始纠结,叶修就自作主张的签下了叶秋。

梁翻译感动的差点儿没掉眼泪,然后他又拿出本君莫笑。这次叶修没问他,直接签了叶修,梁翻译抱着两个本子,像抱着自己刚出世的大胖儿子,笑成了一朵花。

酒店也是组委会指定的,离比赛场地不远,步行不超过10分钟,又刚好位于商圈的边缘,购物吃饭都方便。

负责人去给他们办理入住,回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不用说叶修都知道有事发生。

“酒店这边的预约出了问题,单人间少了两间,临时给我们开了一个套房,有两个卧室,叶神,您看怎么安排?”梁翻译问道。

原本的安排是队员住单人间,随行人员双人间,现在单人间不够,意味着有两个队员要去住套房。

叶修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看苏沐橙和楚云秀,唯二的两名女队员,关系又好,她俩住再合适不过。

“套房的副卧有点儿小……”梁翻译又补充了一句。

叶修把看向苏沐橙的眼神收了回来,去看喻文州。喻文州冲他点了下头,算是同意,叶修说:“我和文州住套房。”

叶修对房间大小没讲究,打算自己去住副卧。房间的问题解决了,他让梁翻译把房卡发下去,然后打发其他人先上楼。

因为住在一起,喻文州走的时候顺带着拉走了叶修的拉杆箱,叶修做了个谢了的手势,继续和组委会的负责人核对赛前的一些事宜。

负责人交代完他该交代的内容就走了,今天没有其他的安排,梁翻译作为组委会指派翻译,只负责接机和比赛日的翻译,中国队办理完了入住,他也该跟着负责人一起回组委会复命,作为资深叶粉,梁翻译走的时候那叫一个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叶修笑着约他晚上一起吃饭。

 

套房和其他队员的单人间不在一个楼层,叶修坐着电梯上去,找到了房门,按过门铃没两秒钟,门就开了。

叶修说不上他是不是已经有了预感,但他看到给他开门的人的时候,叶修真的很有转身离开的冲动。

开门的人是周泽楷。

叶修皱眉。


TBC


PS:终于“同居”了!编到这儿可真不容易 _(´ཀ`」 ∠)_

小周步步紧逼,逼到老叶承受不住认输了的时候,小周就赢了!老叶,嗯,看来还能再坚持一下,小周逼得太紧老叶肯定要反弹,但是反弹就意味着老叶开始在意了嘛,不然当没看见不在意就好了。可是老叶是个明白人啊,什么事儿都看得透,小周的计谋看得透,小周的真心他也看得透啊,看的太透了,只能纠结了。

还是心疼老叶啊!

PS又PS:别看我之前玩了游戏,我最近真的是被论文虐惨了,前天通宵在研究室泡了超过36个小时,今天又是凌晨两点才到家,我觉得我可以和小周一起实力可怜巴巴_(:з」∠)_


评论(41)

热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