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Crazy For You 21

注意事项:

1.强制爱下的囚禁梗

2.有肉

3.第十赛季结束后开始

4.狗血天雷ooc

5.结局HE……如果能写完的话

6.太久没有码字,手有点儿生

7.太久没有炖肉,手有点儿生

8.已放飞

9.进入卡文debuff,效果是码一千字删八百字,隐藏效果是用废话凑字数

10.有私设

11.伞哥亲情向

12.待补充

=============================

 

21


不陪夜不代表叶修已经不关心周泽楷的身体状况,相反,他早上特意提前出了门,去了趟周泽楷的房间。

尽管手里握着周泽楷的房卡,叶修还是先按了门铃。没人来开门,叶修拿不准周泽楷是已经出门了,还是高烧反复又起不来床。为了以防万一,他刷卡开了门,想着如果周泽楷是出了门不在,回头自己去跟人家道个歉。结果他刚推开门,就看到周泽楷从浴室里走出来,浑身上下只穿了条灰色的三角裤,头发还湿淋淋的,显然是刚才在洗澡,所以没法来开门。

看到叶修,周泽楷也是吓了一跳,但是比起惊吓,更多的还是惊喜,喜得小年轻眼睛都亮了,就差在背后开上几多小花,再变出根尾巴来摇上一摇。他不会在意叶修擅自刷卡进入他的房间,可以说他欢迎叶修这么大方自然地进他的房间,什么时候都可以,他的房间永远为叶修敞开。可他也知道,叶修现在出现在这里,只可能是因为担心他的发烧,想到发烧,周泽楷的眼神闪躲了一下,有些心虚。

乍然看到周泽楷近乎赤囿身囿裸囿体囿的出现在面前,叶修是有些想摔门就走的。不过也就是那么一想,谁没有个条件反射不是?他控制住了,不是说看的次数多了就没了冲击力,冲击力还是有,还很强,看多少次叶修都不会习惯,都想躲开,起码眼神先躲开,但他没想到周泽楷竟然躲得比他还快,还心虚。

心虚什么?叶修有些莫名。周泽楷抓了抓还滴答着水珠的头发,露出一个讨好的乖巧笑容,“烧……退了。”所以他才敢洗澡的意思。

叶修有些无语。这人还真跟个孩子似的。叶修之前不让他洗澡,他偷着洗了,结果被抓了个现行,所以心虚。叶修不想解释他没那么大的控制欲,周泽楷是个成年人,他就是非要发着烧洗澡,叶修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可他偏偏表现出一副很怕叶修生气的样子,又是讨好的笑,又是心虚的解释,明明是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子,身材高大又健美,这会儿杵在那儿活似犯了错等批评的大宝宝,眨着水润的眼睛仿佛叶修只要说一句重话他立马就能蔫下去。

叶修说:“行,换好衣服就下去吃饭吧,你的房卡,我这就还到前台去。”说着,他扬了下手里刚刚拿来开门的房卡,转身要走,却被周泽楷一把拉住。

只拉了一下,又马上放开了,他的动作快过叶修做出挣扎的反应,本意也只是想叫住叶修,毕竟他的动作比嘴快多了。

看叶修疑惑的盯着自己,周泽楷无辜道:“吹风机,坏了。”

叶修也没多想,让周泽楷等着,然后回自己的房间拿了吹风机过来。

周泽楷不在浴室里吹头,他站在走廊下对着穿衣镜吹,其实他在哪儿吹叶修都没意见,只是他站在那里,刚好堵住了叶修的路,不让叶修出门。

“等我,一起下去。”对着镜子认真打理头发的小年轻说。

“我要先下去还房卡。” 

“一起去。”

叶修有种被黏住了的感觉。

 

周泽楷拿出了场上枪王的行动力,吹好头发换好衣服拿好背包,整个过程不超过10分钟,效率极了,生怕叶修等的不耐烦,给自己忙活出了个气喘吁吁。

叶修带着他出门,是带,周泽楷亦步亦趋的跟着,叶修有种带孩子的感觉。出了门,正碰上张新杰也出来,三个人走廊上打了个照面,互道了声早,一起往电梯间走去。

“新杰,你做的那份K国的分析我看了,我觉得你分析的还是有些太保守,回头叫上文州和小肖,咱们开个小会再研究一下。”

叶修的话让张新杰有些诧异,他推了下眼镜,问道:“我记得,我是昨天晚上12点才把分析报告发到你邮箱里的,你是什么时候看完的?”

“你一发过来我就看了啊,当时就想跟你说的,看你已经比平时晚睡那么多了,就没找你。”叶修回答的理所当然,张新杰皱眉,周泽楷也皱眉,没等他俩说什么,叶修问张新杰:“你这突然开始晚睡,适应得了么?”

“不太适应。”张新杰回答地很老实,他这几天开始改变作息,到了睡觉时间不睡觉,困得受不了,早上还要按时起,挺痛苦。

“看出来了,你这几天黑眼圈重的,都不用化妆,能直接去演熊猫。”叶修乐呵呵的打趣,张新杰叹了口气,没好意思说叶修你黑眼圈比我重多了。

“不用太着急,出发前给大家安排了几天调整时差,6个小时而已,跟着我抢两个BOSS,熬两天就适应了。”

“抢兴欣的BOSS么”张新杰觉得如果是的话,他还真有动力熬个夜。

“当然是抢霸图的啊,新杰你这态度不对啊,听领队的话,跟着领队走,领队指哪儿打哪儿才对。”

“周队,到时候我们联手,先把兴欣的BOSS抢了。”张新杰不理叶修,转头去联合周泽楷。

周泽楷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然后回答他:“好。”

叶修啧了一声,说你俩给我等着,敢抢兴欣的BOSS,等我给你俩小鞋穿。

面对叶修的以权力压人,张新杰面无表情,周泽楷只是笑。电梯到了2楼,张新杰先下,叶修要下一楼还房卡,周泽楷自愿跟着。

 

还了个房卡,叶修和周泽楷带回来个小尾巴。

一开始他俩谁也没注意到那个孩子,一同上电梯的还有别的大人,即使是注意到了,他们也只会以为是谁的孩子,根本不会想到这是个走失儿童。到了2楼,下了半电梯的人,他俩依然没有意识到跟在身后的小孩实际上跟着的是他俩,直到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餐厅,小尾巴也跟在后头刺溜一下的钻进来,全餐厅的人都炸了。

“卧槽,你俩就下个楼,怎么还弄出来个孩子?”

“我看看我看看,到底是谁的孩子?”

“长这么好看,肯定不是老叶的,周泽楷,你的孩子吧?孩儿他娘呢?”

“怎么回事?叶修,你们出去一趟还拐个孩子?”

“我们需要报警么?”

“国家队领队拐孩子,传出去得是丑闻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愣是没给叶修说话的机会,有好奇者如黄少天张佳乐等人,已经放下筷子围了上来,把孩子吓得直往周泽楷身后躲。

躲不要紧,关键他一边躲一边拽着周泽楷裤腿喊“papa”。

周泽楷懵了,其他人笑死了,叶修按了按额角,一边赶黄少天他们回座位,一边让苏沐橙过来帮把手。

本以为漂亮姐姐出马,能让小正太先放开周泽楷的大腿,可显然小家伙已经认准了周泽楷,睁着一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无论苏沐橙怎么哄就是不放手,也不回答,抿着嘴的样子和周泽楷倒是如出一辙。周泽楷委屈,小家伙也委屈,一大一小两个委屈,一起看着叶修,叶修本来还跟着其他人笑呢,这下笑不出来了。

“抱他去前台问问?”喻文州提了个靠谱的建议。

周泽楷看叶修,叶修点头。周泽楷弯腰对着小正太张开手,小正太也乖乖的张开手给抱,抱起来了就搂着周泽楷的脖子,脸贴着脸,都很乖,都看叶修。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苏沐橙笑着问。

“不用,你们吃吧,我和小周把孩子送下去就回来。”叶修说着,去看喻文州,喻文州明了的点点头,虽然叶修全权负责此次集训和接下来的比赛,但是领队不在的时候,他身为队长,也要负责组织大家训练。

直到被周泽楷抱出餐厅,小家伙才又开了金口。叶修在小家伙喊“papa”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孩子可能是个外国人,这会儿听到软糯的童音说着完全陌生的语言,叶修完全确定刚才苏沐橙问什么孩子都不回答,不是因为他像周泽楷那样惜字如金,而是因为他一句都没听懂。

叶修英语还行,日语完全不行,周泽楷……虽然为了学习观摩过不少岛国的片子,可这种场合下,不提也罢。

两人带着孩子去了前台,叶修三言两语的说明了情况,前台的工作人员很重视,立刻叫来了经理,经理试图接管孩子,未果,只能让周泽楷抱着,跟着经理去了休息室。

确认了孩子是酒店的住客,只要找到家长就万事大吉了。说着容易,找起来却实在需要点儿时间,小家伙不肯离开周泽楷,坐在他的腿上和他大眼瞪小眼,也不闹腾,好像两个人靠眼神就能交流似的,连叶修看着都觉得有趣。

经理告诉两人家长已经查到了,正在联系,又说给叶修他们添了麻烦,实在抱歉,又是端茶送水又是拿点心水果的,叶修也没客气,正好没吃饭呢,拿了个小面包啃着。小家伙看到蛋糕要吃,伸着小手指着给周泽楷看,周泽楷端了蛋糕碟子喂他,动作笨拙的可以,小家伙倒是挺开心的,吃一口就冲他笑一笑,一大一小其乐融融。

蛋糕吃完了,家长终于也到了。小家伙一看到进来的年轻男子,就撇下周泽楷这个临时爸爸,一溜小跑地奔向了正牌爸爸。年轻人先是搂了下孩子,然后对着叶修和周泽楷就是一超过90度的鞠躬,他英语不错,和叶修交流起来没困难,千恩万谢之后,要了叶修的联系方式,非要找时间隆重的感谢他们两人。

小家伙跟着他爹走的时候还挺舍不得周泽楷,拉着周泽楷的手喊哥哥——这个词都能听懂,周泽楷蹲下身体摸了摸他的头,小家伙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才挥着小手跟他们说拜拜。

等人走了,叶修才摸着下巴,跟周泽楷说:“你知道这人是谁?”

周泽楷当然不知道,他还蹲在地上,仰着头看叶修。

叶修的表情有点儿奇妙,说:“神生晃一, J国国家队的,职业……”他看了眼周泽楷,说道:“神枪手。”

周泽楷似懂非懂的眨眨眼,叶修突然笑了:“他儿子不跟别人只跟着你,是不是看出来你也是神枪手,和他爹一个职业啊。”

显然叶修这话是句玩笑话,周泽楷也笑了笑,站起身,跟着晃了一下,眼前发黑。

“怎么了?”叶修吓了一跳,周泽楷自己没觉得,实际上他那个晃动几乎要栽倒在地,叶修连忙拉了他一把,才帮他稳住了身体。

“晕。”周泽楷闭着眼没动,等着眩晕感过去,叶修没放开拉着他的手,也没催促他,等到他再次睁开了眼,才扶着他慢慢站起来。

“低血糖?”他俩都没吃早饭,但好歹叶修刚才还啃了个面包,周泽楷光顾着喂小正太,什么也没吃,又是大病初愈的,叶修看他脸色发白,赶紧扶着他去沙发坐下。

桌子上还有蛋糕,叶修拿了巧克力的给周泽楷,周泽楷接过来吃了一口,按着胃脸色更差。

这时经理进来,看到周泽楷的样子连忙问怎么了,叶修让他叫医生,经理忙不迭的去了,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的捂着脸,叶修拿了手机发消息给喻文州,告诉他今天的训练周泽楷缺席,他也要等一会儿才能回去。

 

医生给出的医嘱也是要周泽楷静养一天,周泽楷当着医生的面什么也没说,跟着叶修上了电梯之后才说要去训练室。

“不训练,就看看。”

叶修不同意,他就软磨硬泡,周泽楷的软磨硬泡十分没有技术含量,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话,叶修也知道换成是自己,肯定也没心思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静养,才勉强松了口,然后他没收了周泽楷的账号卡,周泽楷交的挺痛快。

上午的训练都是分组对抗,原本加上叶修是14人,都是轮空2人组6人队打对抗赛,今天刚好叶修和周泽楷晚到,剩下的12人刚好分成2队,等他俩到的时候,团队赛都打了一半了。

叶修站到了A队身后,周泽楷走到了B队身后,没有人说话,世邀赛也禁语音,和国内的联赛规则差不多。

打完团队赛,离午休还有一段时间,按照惯例,是各队各自复盘,叶修顺势加入了A队的复盘,周泽楷也跟着B队去看他们复盘。两拨人泾渭分明,头挨着头,唧唧喳喳的好不热闹。

就在A队的黄少天跟叶修吹嘘他那个银光落刃有多么及时的时候,B队传来了争执声,嗓门最大的那个是唐昊,叶修望过去,唐昊正怒气冲冲地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屋子里一下子就安静了,好好的复盘,怎么还复跑了一个?然后就看周泽楷也站了起来,长腿一迈,也出了门去。

“发生了什么?”叶修问道。其实他猜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刚才的团队赛,B队输了,虽然会输不是因为一个人的失误,但唐昊的失误确实是B队会输的根本原因。

同是B队的王杰希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复盘过程,特意强调周泽楷在指出唐昊失误之处时的不留情面,孙翔听了立刻不满,别人不了解周泽楷,作为同队一年的队友,他可是太了解自家队长的性格了。周泽楷寡言,所以说话总是言简意赅,他的不留情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缺少铺垫和委婉的用词。实话实说加上平铺直述,就导致周泽楷在指出别人错误的时候,显得有些尖锐,唐昊性子高傲,又自觉有错,被周泽楷的话一刺激,这才炸了。孙翔替他家队长辩解完,还摇头晃脑地感叹唐昊年轻沉不住气,也不想想他俩作为同赛季出道的选手,年龄都一样,而且刚到轮回的时候,他也被周泽楷气到几次冲出训练室。

喻文州想跟去看看,叶修让他留下复盘,自己去了。

出了训练室没走几步,叶修就看到唐昊和周泽楷站在不远处的拐角,周泽楷正努力跟唐昊说着什么。离得有些远,周泽楷的声音又不大,叶修听不清,但他看得到唐昊的表情,由愤怒渐渐趋于平静,最后竟然对着周泽楷露出羞愧的神情。叶修简直要惊讶了,他看到周泽楷抬手在唐昊的肩膀上按了按,唐昊用力的点点头,似乎重新振作了起来。

叶修都想去跟周泽楷取取经,好回去对付兴欣的莫凡。

赶在他俩回来之前,叶修先一步闪开,去了吸烟室。

 

这一层的吸烟室似乎只有叶修在使用,室内的通风做的也好,吸烟室里几乎闻不到烟味儿。当然,这是在叶修进来之前。

周泽楷摸过来的时候,叶修正靠在吸烟室的沙发上闭目养神,手里还夹着烧了一半的烟,LED灯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衬得他的皮肤白的透明,眼下的黑眼圈也愈发的明显。

他熟悉叶修这个仰头的姿势,在他的床上,在他的身下,叶修无数次像这样仰起头,露出脆弱的脖颈,下颌的尖细让人心疼,突起的喉结却又致命的性感。

周泽楷沉默地走过去,叶修没有睁眼,他仿佛并不在意此刻进来的人是谁,或许他已经意识到了,睁不睁开眼睛都无所谓,在周泽楷面前,他的抵抗也好厌恶也好,都不具任何意义。

周泽楷从他手中抽走静静燃烧着的烟,掐灭,叶修失去烟的手指并拢,松松地握了个拳头。他感觉到周泽楷站在了他的面前,阴影笼下来,染着轻微烟味儿的手指来到他的眉心,指尖点在那里,顺着眉骨,力道适中的按压。

“你跟唐昊说了什么?”叶修闭着眼问。

“他的问题,我的建议。”周泽楷回答。

叶修“嗯”了一声,没再说话。周泽楷的回答虽然简洁,但叶修不会把内容想的简单。周泽楷说话在某种程度上和他一样,都是实话实说,叶修的实话能气死人也能激励人,周泽楷的实话能气跑人也能安抚人。加上周泽楷长得好,又一向温和,容易博得他人的好感,在沟通上,周泽楷自有他的一套方法,有效。

叶修睁开眼,周泽楷正居高临下的凝视着他,手上的按摩没有停,看到他看过来,露出一个柔和的微笑,眉眼深邃含着情,沉默又不沉默。

意外的,叶修没有感觉到压迫感,周泽楷收敛了所有的锋芒,完全的温顺无害,但叶修却还是觉得紧张,在周泽楷注意不到的地方,悄悄竖起警戒,这几乎成了他的本能。

“放松。”周泽楷说。

叶修笑了下,眼底有些微的嘲讽,语气懒散的一如平常,“你不能强人所难呀小周,在你面前,我从来都没法放松。”

“会累。”他说这两个字的表情极认真,充满了对叶修固执的不赞同,叶修双手抱胸,接受他的按摩的同时,对他做出防御的姿势。

“你也知道我会累呀,这几天可把我累坏了。”

“想太多,不好。”

“不多想想怎么能行,我可不敢再着了你的道。”

“没有道。追你。”

叶修嗤笑了一声,“你觉得就你干过的那事儿,还能追得到我么?”

“试试。”

“这几天尝试的结果呢?”

周泽楷停下了按摩,双手撑在叶修头两侧,迫近。

他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反而是问他:“前辈,为什么觉得累?”

叶修看着他,明白了他的意思。周泽楷问他为什么会觉得这几天累,叶修当然知道,因为他在强迫自己,将对待周泽楷的态度一分为三,一方面信任他,一方面又恐惧他,还有一方面,在抵抗他。他说自己会一视同仁,不区别对待,所以他信任周泽楷,但他担心周泽楷又强迫他做那种事,所以他恐惧周泽楷。如果只是信任与恐惧,叶修可以驾驭,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哪怕周泽楷要求他履行约定,不过是付出身体,叶修也能强迫自己承受。可周泽楷偏偏不让他恐惧,他表现的太无害,软绵绵地毫无攻击性,甚至翻出肚皮来给叶修看,他不要叶修付出身体,他要叶修把心放在他身上,因为什么都好,他占据了叶修的注意力,叶修不得不抵抗他的示弱和讨好,因为周泽楷的无害和温良,才是他最大的武器。

叶修体会到了,比起抵抗一个会索取他身体的周泽楷,抵抗一个把他捧在手心放在心尖的周泽楷,才更令他感到心累。

因为他要抵抗的不仅是周泽楷,还有会被周泽楷吸引的自己。

“没用的。”叶修看着他,沉静的眼睛里没有波澜。周泽楷垂下了眼帘,又抬起,笑了笑,他知道,这并非叶修在嘴硬逞强,他有能力抵抗住自己的诱惑,也能坚守住本心不再动摇,因为他是叶修,他是那个不为功名利禄所惑、单纯追逐着荣耀并立于荣耀顶端的叶修。

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让他认输。

“不会放弃。”周泽楷的声音很轻,却很坚定,他和叶修其实是同一类人,不会认输,不会放弃,对于他们想得到的,无论是冠军还是什么,都会势在必得。

 

TBC


PS:恭喜小周找到了让老叶认输的方法,就是让老叶自己认输!

不知道最后这段有没有写清楚,老叶其实是动摇了,小周的各种手段是有效果的,老叶看的通透就是因为他被动摇了,所以要一再看清小周的意图,来提醒自己不要沦陷。所以我说,后期最纠结的那个人其实是老叶,你们心疼错人了,小周太幸福了,他只要一门心思追追追就好了。

如果要问那个日本人是干啥的?当然是以后可能拿来发展剧情的预备役了,其实就是想写小周带孩子,叶修带一个大的一个小的两个孩子,结果没写出来,怕太罗嗦,毕竟和主线无关。

因为没有大纲,这种和主线可能无关的剧情比较多,我都是写一步算一步的,到现在为止,感觉感情线已经乱成一团麻了,拖沓的厉害,等完结之后再大修吧。

感谢大家忍耐我的话痨和无穷无尽的拖沓。


评论(38)

热度(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