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Crazy For You 10

注意事项:

1.强制爱下的囚禁梗

2.有肉

3.第十赛季结束后开始

4.狗血天雷ooc

5.结局HE……如果能写完的话

6.太久没有码字,手有点儿生

7.太久没有炖肉,手有点儿生

8.已放飞

9.进入卡文debuff,效果是码一千字删八百字,隐藏效果是用废话凑字数

10.有私设

11.待补充

=============================


10

 

周泽楷言而有信,两次之后果然停了下来,规规矩矩地抱着叶修去清理身体,直到叶修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他还在给叶修揉腰按摩。辛苦是值得肯定的,叶修醒来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身体还算轻快,没有之前那种散了架一样的酸疼。

周泽楷还在睡,这是叶修第一次在周泽楷醒来之前清醒。小年轻修长的四肢缠着叶修的身体,又顾忌到了他的舒适度没让他有憋气的不适感。面对面的姿势,叶修一睁眼看到的就是一张过分英俊的酣睡脸,高鼻梁,长而翘的睫毛,薄而丰润的嘴唇,微微翘着唇角,像是梦到了什么好事。他睡得很熟,很放松,像个无忧无虑的大孩子,叶修一边醒神一边伸手捏住了他的鼻子,小青年顿时委屈的皱眉,然后微微张开嘴,呼呼地继续喘气,还是没有醒。

周泽楷其实很累。这几天叶修累,他也不轻松,叶修可以什么都不管的睡到饱足,他却要起床做饭照顾叶修,加上一直担心叶修逃跑绷着根神经,前两日根本没有好眠。昨天的摊牌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知道叶修妥协了,他也能安心的睡个好觉。

捏了会儿鼻子,叶修觉得没意思,又去揪周泽楷的头发。周泽楷的发型是定期去设计师那里精心打理的,他自己每天起来也要花时间摆弄,但是睡觉的时候总是要搞成一团糟,乱蓬蓬的没有一点儿帅气样。叶修到不至于真的揪下周泽楷几根毛来解气,手指缠着发丝搓了搓就放开了,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得出周泽楷的发质比自己的软的结论。

老人言发丝软的人心也软,叶修想这话肯定不适应于周泽楷,而自己,却有些太过心软了。

心里想着事儿,叶修也没老实的一动不动,一会儿伸胳膊一会儿动腿的,周泽楷就是睡得再死也还是被弄醒了。虽然寡言但爱笑的周泽楷在叶修面前更是从不吝啬笑容,哪怕睡得迷迷糊糊的,只要意识到叶修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他会立刻绽放最美好的笑容。

叶修用手去推他的脸,像是要把他的笑容推走一样。这个人为什么还能露出单纯又快乐的笑容?叶修不理解。至少他无法像以前那样,用欣赏期待的心态来看待周泽楷。

周泽楷还没完全清醒过来,被叶修按着嘴巴推脸也当成了叶修在和他闹着玩,抓着叶修的手腕放在胸前,闭着眼胡乱的亲过去,叶修躲不开,被亲了额头和鼻梁,反手又去推他。

“前辈……”黏黏糊糊地叫了一声,周泽楷用了力气把人抱紧,埋头在叶修的颈间,用力呼吸着他的味道。

沾满着自己的味道的叶修的味道。又亲密又甜蜜。

被迫和周泽楷在床上又搂搂抱抱了一会儿,叶修以上厕所为借口终于逃离了床。他没穿睡衣,因为周泽楷没给他穿,周泽楷也没穿,他喜欢两人肌肤相亲的感觉。

好在昨天丢在地上的衣服还在,做之前就脱下来了,也没弄脏,叶修不嫌弃,捡起来穿上,汲着拖鞋去浴室洗漱。

他刷牙的时候周泽楷也进来了,明明外面还有一个浴室,却非要和他挤着一个洗面池的洗。用同一管牙膏,同一瓶洗面奶,虽然这些本来就是周泽楷的东西。

早饭是冰箱里的冷冻食品,昨天的剩饭兑上热水煮开,叶修随手煎了两个鸡蛋,加上同样是昨天剩下的熏鱼,倒也像模像样。

吃过饭,周泽楷赶在叶修去开电脑前表示想出门购物。

无线路由器,新手机,还有答应赔给叶修的衣服。

叶修看了眼窗外阳光明媚的天气,生无可恋。虽然才六月中旬,S市已经是骄阳似火,动辄30度以上,对于叶修这种宅男来说,出门就是要他半条命。

周泽楷也是一样,电竞选手十个里九个半宅男,周泽楷再英俊再广告商的宠儿,他骨子里也是个宅男,特别是在他出名后,每次出门都要全副武装,从此他更爱淘宝、京东以及亚马逊直购。一个人出门是痛苦,和叶修出门却等同于约会,周泽楷从昨天睡前就开始计划,选定了要去的地方计划好了线路连穿什么衣服戴什么墨镜都考虑好了。

知道自己很快就能离开这座房子回B市之后,叶修就没了那么强烈的想踏出大门的冲动。可当周泽楷打开大门,他和周泽楷一样戴着墨镜帽子,跟在周泽楷身后走出去的时候,叶修还是有一种卸下了沉重枷锁的轻松感。

周泽楷开车,直奔商场。

除了陪兴欣的妹子们,叶修还没有一个人或者和大老爷们一起逛过商场。周泽楷带他去的商场人不多,里面一水儿的国际大牌,客人少意味着他们被认出的可能性小,国际大牌意味着这里的价格不是叶修能承受得起的。

“你剪掉的那套淘宝包邮不到一百块。”站在某个品牌的店门口,叶修说道。店内巨幅海报的模特非常眼熟,此刻就站在他身边,拉着他一脸执拗的非要他进去。

店员早就注意到了他们,周泽楷容貌太突出,带着墨镜帽子也免不了被人细心观察后认出来,加上自己的海报就贴在店内,店员一天要看个百八十遍的,掉马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经理很快就迎了出来,客气礼貌的请他们进店。陌生人面前叶修也不好再拒绝,被周泽楷拉进店里后,环顾一周先找到休息沙发,往那儿一坐示意周泽楷自便。

经理当然是围着周泽楷转的,店员也十分机灵的给叶修端了杯水。周泽楷对叶修这种临阵脱逃的消极行为有些无奈,但转念一想与其勉强叶修跟着他看衣服,倒不如自己亲手给他搭配,论眼光,周泽楷自信自己比叶修强上好几个档次。

周泽楷开始挑衣服,叶修那边坐着发呆,还没等他坐到无聊,周泽楷已经拿了几套搭配好的衣服要他去试。叶修一听还要试,头摇的像个拨浪鼓,日常淘宝款的人对试衣服这么麻烦的事毫无兴趣,怕累的要死。周泽楷这个时候不顺着他了,近乎强硬的把人拉进了更衣室,大有你不自己穿我就帮你穿的架势,吓得叶修一把把人推出去,关门落锁。

一个小时后,周泽楷拎着几个大纸袋,拖着明显体力值见底的叶修出了店。两人没再去别的店转悠,直接赶往下一个目的地。

此时的叶修身上已经不再是早上出门的那一套,而是刚才周泽楷选的一套休闲服,米色的基调很清爽,款式也舒适,但叶修总是觉得哪里别扭,坐在副驾驶上动来动去。

大概是因为衣服太贵了,肉痛。叶修想。刚才结账的时候,叶修早有准备的把自己的银行卡塞进店员手中,不去看周泽楷溢于言表的失望脸。经理虽然一度纳闷周泽楷为什么会想给一个男人买衣服,听到他喊男人“前辈”,就自觉地把送衣服这种行为归纳进正常的人际关系里去了。

叶修庆幸自己出门前很有先见之明的去背包里翻出了自己的钱包,也庆幸陈果把自己扔在兴欣抽屉里的存着自己那份奖金的银行卡塞进了自己的钱包。不然真让周泽楷付了账,他得难受死。

电器城离商场不太远。一进门又是周泽楷的巨幅海报,几乎隔几家店就有用周泽楷海报的,甚至有盗用周泽楷形象的海报明目张胆的挂在墙头,卖的还是灯泡电线,PS水平惨不忍睹。饶是叶修,看到了也忍不住闷笑,因为进电器城而又增加了一层口罩保护的周泽楷只能拿手指拽叶修的袖子,表达一下他的委屈。

由叶修出面买到了无线路由器,转头去水果专门店给周泽楷买新手机。水果专门店里全是人,周泽楷都没敢进,站在边上把自己的卡塞给叶修,密码简单粗暴到叶修直摇头。没有直白到以生日为密码,但也差不多,112429这种数字是怎么组合出来的,叶修不用想都知道。

买个手机也用不上几分钟,就是在划卡之后的签名上叶修捏着笔犹豫了一下。不是信用卡不需要本人签字,可刷周泽楷的卡签自己的名字想想也挺别扭。好在叶修这两字他也写的熟练了,签起来龙飞凤舞的不比叶秋两个字差,收银员还欣赏地多看了他一眼。幸好他的曝光度没有周泽楷高,收银员也不是叶粉,不然他就可以拉着周泽楷在电商城上演夺命狂奔。

出门三个小时不到,该买的东西就买齐了。要是搁平时,叶修一准要打道回府吹着空调玩游戏,但是今天,虽然出门的时候不太情愿,但是临到了买完东西要回去的时候,叶修也有了一些不情愿。

毕竟出门在外,周泽楷又是公众人物有诸多顾虑,没法像两人独处时那般放肆地粘着叶修恨不得长在他身上,没有搂腰,连拉手都没有,距离也不能太近,最多并肩而行,人群中的周泽楷,对他的态度更接近以前那个腼腆乖巧的后辈,叶修相处起来没压力,得心应手,就不太想那么快回到只有两个人的屋子。

周泽楷也不想那么快回去,光买东西了约会的感觉严重不足,他试探着问叶修要不要吃午饭,意外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顿时喜上眉梢,也不管路远,拉着叶修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去他喜欢的那家私房菜馆。

到了地方,叶修才发现这里他来过。好像是第六赛季的时候,常规赛打轮回,赛后轮回做东,就是在这里请的他们嘉世。叶修当时也去了,到现在印象也很深,因为那天他左边坐着周泽楷,右边坐着苏沐橙,被两队队员取笑为左拥右抱羡煞旁人。

周泽楷显然也是记得那天的事儿,应该说他记得尤为深刻。那是他长达数年的暗恋中离叶修最近的一次,整顿饭吃得食不知味浑身是汗,生怕自己哪里失了礼数惹叶修不喜。他实在是太紧张了,连筷子都少动,呆呆地听大家聊天,用余光小心翼翼地关注着叶修,看他给苏沐橙夹菜剥虾,偶尔也和别人插科打诨。论交际手腕,叶修远不比上刘皓,这种场合都是刘皓主导,他在一旁吃吃喝喝,只有和他熟识的人才能与他聊上几句,周泽楷自然算不上与他熟识的人,但是有那三场指导赛的情分,叶修也拉着周泽楷聊了几句,后来看小年轻紧张的结结巴巴说一个字都要费半天劲,也就淡了逗弄的心思,专心伺候苏女神吃喝去了。

那时候的周泽楷是羡慕苏沐橙的,羡慕的眼睛都红了。苏沐橙和叶修是什么关系,一直都是众说纷纭,当事人也从不出面说明,但看过他们相处的人自然能发现他们之间的默契和谐。有队员开玩笑说叶哥真是新世纪好男人,男友力十足,叶修当时笑了笑,看着苏沐橙的眼神那么的暖,周泽楷下意识地揉胸口,又闷又疼。

四年过去了,还是这家店,没有多余的人,只有他和叶修,相对而坐,那时的闷疼终于离他远去,不再如噩梦一般萦绕心头。

周泽楷捧着菜单按照记忆里叶修的喜好下单。叶修已经记不清那天都吃了什么,但周泽楷连考虑都没有,一连点了好几道菜。

“够了够了,咱们就两个人,吃不了这么多。”叶修打断他的报菜名,周泽楷眨着眼似乎还没点尽兴,心底却被叶修那句话里的“咱们”给甜得快要冒泡。

服务员一走,小包厢里顿时只剩下周叶二人。叶修拿着周泽楷拔下卡的旧手机玩游戏,周泽楷就专心致志的看他玩。桌面挺宽,桌子下头的空间也足够两人放下长腿,可没一会儿叶修就感觉到有人不安分的拿腿蹭自己的小腿,抬了眼去看周泽楷,小年轻一脸的无辜笑得十分好看。

叶修什么也没说,低头继续游戏,周泽楷微微露出一点点失望的样子,瘪了瘪嘴角,没再继续撩拨叶修的腿,只是贴着,小腿肚挨着小腿肚,叶修没躲,懒得躲,等到服务员端着菜进来,他才借着坐正身体的机会,把腿移开。

两人的早饭虽然吃的晚,但到了这个点也确实饿了。周泽楷菜点的多,菜量却不大,两人偶尔聊几句的慢慢吃着,倒也打扫了个干净,不必费打包的功夫。

喝过解腻的茶水,叶修看着周泽楷的眼睛,突然问了句:“遗憾弥补了么?”

周泽楷眨着眼没听懂,叶修笑着说:“我虽然印象不深,但好像那天吃饭的时候我没怎么搭理你,你今天选在这里吃,是不是为了弥补一下当时的遗憾?”

叶修知道自己这个问题问得戳心,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他以为周泽楷会急于解释又或者生气,没想到周泽楷摇摇头,露出一个带着苦涩却又十分甜蜜的微笑。

“没有遗憾。”他看着叶修,黑色的眼睛清澈透底,“坐在一起,很近,很好,开心。”然后微微垂下头,不好意思似的摸了下鼻梁,小声补充:“嫉妒,苏前辈。”

是开心,是嫉妒,但是没有遗憾。叶修听明白了他的意思,点点头,说:“回去吧”。

 

回去的时候又特意去了趟超市,周泽楷的理由很充分,冰箱空了,晚饭没着落。叶修觉得外卖不失为一个好主意,而跟着周泽楷进超市绝对是一个特别糟的主意,周泽楷却挺自信的表示超市是最不容易被认出来的地方,特别是这个时间。

正是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学生没放学,上班族也还在上班,精品超市里除了店员几乎看不到其他顾客,周泽楷连帽子都摘了,推着购物车挑挑拣拣,叶修像个尾巴似的跟在他身后,偶尔也往车里扔点儿东西。

一圈扫荡下来,购物车里堆成了一座小山,生鲜食材之外还有周泽楷买的零食,清一色的膨化食品,高油高热量,和周泽楷的形象严重不符。叶修想了想,抓了一盒最近经常做广告的某外国品牌巧克力放进车里,周泽楷看到了,对着他笑了一脸的春花漫烂。

叶修想想小年轻的腹肌,又看看车里的零食,顿觉十分费解。

结账的时候叶修看到一样东西,一样经常被摆放在收银台旁边的东西,嗯,冈本。

叶修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周泽楷从来没用过这玩意儿,还每次都要弄进他肚子里才甘心,顿时盯着四方的盒子眼神锋利地能割人。周泽楷发现叶修盯着一处不眨眼的看,顺着叶修的视线望过去,眨眨眼,伸手就要去拿,却被叶修一把按住,红着脸死死地瞪着他,周泽楷无声的笑开,像什么事儿也没有似的,转头继续把扫过码的东西装进购物袋。

叶修很想让周泽楷用套,可他很不想和周泽楷站在一起的拿套子结账!两个大男人一起买套子这种事太挑战他的羞耻度了,他接受不了,等周泽楷结完账,他主动拎过装满的购物袋,并用眼神示意周泽楷自己回去买套子,结果周泽楷这会儿开始跟他装傻充愣,从叶修手里接过购物袋,长腿一迈走得雷厉风行,叶修空着手站在原地纠结是自己去给周泽楷买还是就此放弃,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堵着摸不出头绪的气上了车,周泽楷趁着他低头系安全带的空档小声在他耳边说:“超市的,没有我的尺寸。”说完还小得意的冲他眨眼,叶修本就压着一股气,听了这句话直接就爆了,红着脸骂了声“滚”,然后一路再也没跟周泽楷说过一句话。


TBC


PS:很无聊的一章流水账,并且我大胆的认为,最后这段挺甜的!

PS又PS:祝大家节日快乐?嗯……其实不太想说节日快乐,毕竟一年只能见一次面的情侣,估计快乐不起来吧,见一面马上就要分别呢。



评论(24)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