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Crazy For You 07

注意事项:

1.强制爱下的囚禁梗

2.有肉

3.第十赛季结束后开始

4.狗血天雷ooc

5.结局HE……如果能写完的话

6.太久没有码字,手有点儿生

7.太久没有炖肉,手有点儿生

8.已放飞

9.进入卡文debuff,效果是码一千字删八百字,隐藏效果是用废话凑字数

10.有私设

11.待补充

=============================


07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稀里哗啦的,隔着窗也烦人耳朵,更烦心。

显示屏上开着的训练软件因为训练者停止操作太长时间已经自动终止,叶修没心情再开一局,干脆退了出来,抓起桌子上的烟起身,就听一阵叮铃啷当的乱响,叶修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周泽楷不在卧室里,连着两人的锁链长长的从卧室门口延伸出去,门是开着的,叶修坐在这里就能看到客厅里的沙发和电视,还能看见厨房的一角。想想觉得好笑,之前他脚上没链子,想观察一下逃跑路线还得拼上裸奔,现在他能大大方方的走出去了,说不定只要他开口周泽楷连大门都能给他打开,可又有什么用呢,他被锁链锁住,成了名副其实的阶下囚。

心情实在是糟透了,被绑架囚禁甚至是强上都没能让他的心情变得这么糟,当感情单纯的趋向于同一个方向的时候并不需要过于复杂的处理,可是现在,他会想起周泽楷将锁链的另一端扣在自己脚上的那一幕,跟放慢动作似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清晰,还有他的表情,难过的仿佛随时会哭出来的表情,仿佛受到了莫大伤害的悲伤表情。

叶修觉得脸长得好看真挺占便宜的,周泽楷那个乖顺又委屈的模样很容易打动人心,连他都有一瞬间的茫然,为他那个举动,也为他那个惶然的眼神,可当叶修的视线触及到自己脚踝上的锁链时,这一切就都碎了,周泽楷是加害者,而他是那个唯一的受害者,如果连他都动摇,可就真是有病了。

他不再去考虑周泽楷为什么要把锁链的另一端扣在自己的脚上,另一端扣在哪里都无所谓,床柱也好周泽楷也好,都是用来禁锢他自由的点而已,他有更重要的事……

“前辈……”

叶修想的出神,周泽楷走进来的脚步拖着锁链的声音也没听到,直到周泽楷站到他面前,小心翼翼地叫他。

“前辈,去客厅?”周泽楷好像很难为情,叶修仰着头看他,他比着手指,追加解释,“做饭,链子不够长。”

叶修不置可否,周泽楷就那么站着,一副一心要等叶修指示的模样,叶修笑了,感叹似地说:“看来带上条链子也不是没好处,起码能出门了。”语气满是嘲讽。

周泽楷看着叶修,一脸认真地说道:“和我在一起,去哪里都行。”

叶修点头,他自然明白周泽楷话中的意思,爱情也是一种枷锁,将两颗心绑在一起,身体离得再远,也不会分开。但是叶修不爱周泽楷,所以周泽楷需要身体上的枷锁来禁锢叶修,直到叶修爱上他,心甘情愿地用心灵上的枷锁换下身体上的枷锁。

叶修把外接键盘鼠标放到手提电脑的键盘上,端着电脑起身,周泽楷露出小小的笑容,跟在叶修身后,亦步亦趋的走向客厅。

 

厨房是开放式的,在客厅的左侧,以链子的长度来看,叶修得坐在餐厅那儿,才能让周泽楷在厨房里自由活动。叶修无所谓坐在哪里,他正在看周泽楷下到电脑里的荣耀对战视频,是英国那边的赛事。因为白庶的转入,各大站队都开始关注起外国的荣耀比赛,叶修更是连欧服的账号卡都弄了两个,练不了散人,练了一个战斗法师和一个神枪手。名字还是苏沐橙给起的,分别是yiyezhiqiu和qiumusu,她自己也有个账号,叫muyuchengfeng。后来叶修发现他们兴欣所有人的欧服账号都是自己账号的拼音拼写,叶修觉得挺好的,风格一致,陈果还建了个公会,叫xingxin。

叶修一边看,一边随手建了个文档记录,写了一段之后按保存,发现默认的存档位置上已经有了好几个观摩笔记,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做的。叶修没什么压力的点开一个,写的正好就是他现在看的这一场,叶修看了开头的几段,又看看自己写的内容,发现很多地方都不谋而合,顿时起了兴致,他又把周泽楷写的文档关掉,继续自己分析比赛,做记录,等做好了这一场比赛的记录后,他再打开周泽楷的那份文档,像对答案似的来回比较。

重合度太高了,叶修想到的看到的,周泽楷都想到了看到了,这两份笔记好像是同一个人做的,只是表述的方式不同,周泽楷那份笔记有着强烈的周泽楷说话风格,字不多,能简则简,表达的意思也十分清晰,和回答记者时的模式截然相反。

叶修开始找周泽楷做过笔记的视频来看,等他看完了第二个,突然闻到一股浓郁葱油味,肚子顿时咕噜了一声,他饿了。

顺着香味看过去,周泽楷挺拔高大的身影正在灶台前忙碌着,以叶修的眼光来看,他的动作算不上娴熟,倒也有条不紊,显然不是临时抱佛脚练出来的,应该只是平时少下厨房。不过职业选手大多远庖厨,周泽楷这个水平放到联盟里估计可以笑傲绝大多数人了。

这时电饭锅跳闸至保温,周泽楷把砂煲移到小灶头上用小火继续煲,开始着手处理煮过的烤麸,叶修看到案板上还摆着笋块,估摸着这两个菜就是四喜烤麸和油焖笋了。

关上电脑收到一边,叶修拖着脚上的锁链进了厨房,周泽楷一边忙着挤干烤麸里的水分一边组织语言让叶修坐着等就好,叶修摆摆手,问他还有锅没,周泽楷连忙指了指叶修上方的橱柜,叶修从里面又拎出一口崭新的炒锅。

两个灶头两口锅,周泽楷负责他的四喜烤麸,叶修则接管了油焖笋。溢着葱油香的平底锅里的是葱烤大排,砂锅里的是汤白味美的腌笃鲜。周泽楷又从冰箱里拿出碟熏鱼,四菜一汤荤素凉热,都是他从小吃到大的,也是他比较会做的。

周泽楷还是拿出了那瓶准备好的红酒,叶修瞟了一眼不置可否,周泽楷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劝。他本来就嘴拙,之前的气氛又实在不好,别看叶修进厨房帮忙,那只是因为他饿了想快点儿吃饭,实际上叶修几乎没怎么正眼看他,他知道昨天能劝的酒,放到现在只能无限拖后,除非他想硬灌。可知道归知道,心底还是忍不住的失望,今天前辈也做了道菜呢,简直是意外之喜,值得纪念。

“你要实在想喝就自己喝吧,我一杯倒,不能喝,有饮料的话给我拿个饮料。”叶修突然开口,周泽楷眼睛刷的就亮了,“可乐行么?”

叶修无所谓的点头,周泽楷笑得开心,眼睛里闪着细碎的光。家常菜和心爱的人,质朴的两个词组合在一起,带给他心底的满足感超过曾经幻想过的烛光晚餐,他为叶修倒好了可乐,为自己倒了半杯红酒,玻璃杯轻轻碰在一起,液体摇晃。

叶修先给自己盛了碗汤,周泽楷目标明确筷子直奔油焖笋就去了。长的帅的人吃饭也帅,何况周泽楷这种称得上是无死角的真帅哥,哪怕他现在嘴角沾着油焖笋的酱汁,腮帮子还鼓起一块,一边秀气的嚼嚼嚼一边冲着叶修笑得一脸傻气。

“好吃!”字少用标点符号凑,叶修觉得他能听出周泽楷这两个字后面跟着一个感叹号,绝对的真心实意。叶修抬眼平视他,问了一个他疑惑了三天但一直没问出口的问题。

“什么时候开始的。”

周泽楷楞了一下,然后迅速反应过来,放下筷子端正坐好,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回答:“第五赛季,新秀墙,三场指导赛。”

叶修没想到周泽楷给的时间点竟然一竿子支那么老远,指导赛这事儿他当然记得,那时周泽楷刚出道,人长得好看技术更好看,铺一出道就有了封神的气势,但他依然没能逃过新秀墙的诅咒,在墙上撞得死去活来,叶修就是这个时候来轮回办事儿,办完事儿正好遇到结束训练的周泽楷,小年轻规规矩矩的跟他问好,队里的老鸟趁机怂恿他们打一场,叶修一眼就看出对方让他跟周泽楷PK是假,骗他打指导赛才是真。他当即就揭穿了对方的阴谋,嘴上说这是资敌,他才不打指导赛,就让轮回未来的主力撞死在墙上好了,人却乖乖的被拉进训练室,挣扎也没有的被按在椅子上,痛快的掏出一叶之秋,和周泽楷连打了三场。指导赛。历史2个小时37分钟。

那个时候的周泽楷还不是现在的枪王,没有形成自己的体系,连押枪都是时灵时不灵,枪体术更不用说,他徒有意识,但找不到法门,被战斗法师近身那就是一个惨,叶修没有明说关窍,只用一叶之秋制造各种状况然后留出空隙给他应对的时间,2个多小时很长也很短,却足以让周泽楷对这位看上去不正经但实际很靠谱的前辈产生敬仰之情。然而指导还没有结束,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叶修站在他身后对着录像在他耳边提点,这一次说的不是他的技术问题,而是他与团队脱节的问题。

叶修的手从他的背后伸过来握住他的鼠标,拖动着录像上的时间轴,用懒洋洋的烟嗓在他耳边说着如果在团队赛里用这个技能破局,应该怎样引导队友配合自己,怎样最简洁最有效地发出指令,这些轮回队里没有人能教他,其他战队的主力不可能教他,只有叶修,也唯有叶修。叶修对当时还是中下游水准的轮回了若指掌,哪个队员什么职业善于什么打法,能和他达到怎样的配合,随着叶修的讲解他仿佛从自己的显示屏上看到了另外四个队员的身影,五个角色打出精妙的配合,他的视线跟着叶修的指尖在显示屏上指点游移,想的却不再是荣耀,而是叶修。

前辈的手真好看,一点儿也不像男人的手,也不是女人那种柔弱无骨,柔有,看上去很柔软,修长有力。前辈的声音也好听,声线不高不低,恰好能震动心底的那根弦,听在耳朵里,苏到心尖上。还有前辈的嘴唇,颜色很淡,薄厚适中,微微翘着,好像在引着人去咬。他想得出神,直到叶修用他那只漂亮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加油,当那只按在他肩膀上的手掌离开时,周泽楷觉得心里一空,怅然若失。

他用三个小时爱上了叶修,用5年追逐他的身影,接下来他要叶修用一辈子成全他的爱情。

“其实我给很多人打过指导赛,少天他们就不用说了,你也看到了,他天天在群里缠着我PK,嘉世训练营的小孩哪个我都陪着打过上百场,连大眼都找我去给他们家小孩当陪练,我徒弟邱飞……”叶修的话音消失在周泽楷灼热的目光下,小年轻那双无论什么时候都干净清透的眼睛里爱火如焚。

“我和他们不一样。”周泽楷执拗地强调,但叶修只是看着他,平静的说:“在我眼里,你们是一样的。”

周泽楷歪着头,眼里的爱火不变,又多了一份狡黠,“现在呢?”他问,叶修眼神复杂,“你厉害。”

周泽楷开心的大笑,像得到了表扬的孩子,得意极了。“他们笨。”谁不知道前辈的好?谁不想得到前辈全部的好?可是前辈的眼里心里只有荣耀。他用他的温柔蛊惑了每一个人,又在他们试图靠近时无辜拒绝,他可以用情至深,为嘉世耗费掉最好的年华,也可以狠心绝情,转身退役离开他耗尽心血的兴欣。幸好他早有准备,不然也抓不住这个滑不留手的前辈。

叶修点头,似真似假的感叹:“你聪明,还心脏,我防谁都没想过要防着你,可不就着了你的道。”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对不起。”

“真觉得对不起我,不如把我放了?”叶修一副商量的口吻,周泽楷坚定摇头,叶修转而去看盘子里的大排,瞅准最大的那块,一举夹走。

“放了我吧,你知道我不会报警。”叶修说完,低头慢条斯理的啃起了大排,直到他把啃干净的骨头丢进骨碟,周泽楷也没再说出半个字,只是看着他,有几分严肃。

“至于这么惊讶么?你能预判我的反应,我就不能猜出你的小九九了?”叶修嗤笑,抓起可乐大灌了一口,“我得承认,你很了解我,周泽楷,我不会报警,无论你对我做了什么,只要不是杀了我弄残我,我都不会报警。”

“为什么。”他的声音有些干巴巴的,叶修过于平静的眼神告诉他他已经看透一切,自己在他面前无所遁形,周泽楷有些紧张,说不清为什么,他就是觉得紧张,抓着红酒杯的手不自觉地收紧。

“你问我为什么?对答案么?行,咱们对对答案,看看你这个荣耀第一人的战术素养是个什么水平。”叶修放下筷子,又给自己倒满可乐,还举起红酒示意周泽楷再来点儿。

周泽楷没有拒绝,他看着叶修给自己的杯子里倒满了红酒,然后在叶修的注视下仰头干掉。

“酒量不错啊,听说你经常给老冯挡酒,不愧是老冯的宝贝疙瘩,他还真没白疼你。”叶修说着,又给他倒了半杯,周泽楷不说话,小小地打了个酒嗝,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叶修,有些委屈。

“怎么还委屈上了?不是自愿的?那不能啊,你要是不愿意,老冯可舍不得逼你,你可是他一手捧起来的荣耀第一人,他委屈谁都不会委屈你。”叶修脸上笑着,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荣耀第一人,你说你要是因为绑架监禁同性被抓,老冯是不是得直接进医院?联盟……联盟得完蛋吧?不完蛋估计也要大整顿,荣耀……”

“前辈,都猜到了……”叶修的话都说道这份上了,周泽楷知道自己的底牌差不多都被摸透了。

叶修对他做了个举杯的动作,“恭喜你,你预判的很准,我不会报警,我可舍不得荣耀联盟因为你跟着倒霉,这些破事儿我早晚能忘记,就当被狗咬了,最多就是留个疤,不影响我以后的生活。”

“不影响?”周泽楷的脸色第一次变得很难看,就是痛失第十赛季总冠军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难看过。“前辈笃定,我会放你?”

“不然你还能真关我一辈子?”叶修又笑,这次是真觉得好笑,“你告诉沐橙你和我在一起,目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了稳住沐橙,不至于立刻爆出我失踪的消息,你在联盟里一向是乖宝宝,沐橙也不会怀疑你,你就有时间和我慢慢磨。我可以失踪几天,但我不能一直失踪,沐橙找不到我就会报警,那个时候警察就会从机场的监控里发现是你把我带走的,你不会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所以从一开始,你的目的就是囚禁我几天,做你想做的事,然后留下我的把柄,好在以后拿捏我。说说吧,你最后的底牌是什么?”

周泽楷面沉如水,过于英俊的五官在他不说话也不笑得时候就显得极具侵略性,如出鞘的刀锋,令人不由屏息。

他从裤兜里摸出之前被他自己摔瘪一个角的手机,指纹解锁后在屏幕上点了几下,然后推到叶修面前。那是个视频,封面是两个赤囿身囿裸囿体的男人交叠在一起,露背的是周泽楷,露脸的是叶修,背景是隔壁那间卧室。

“摄像头,在电视机的扬声器里,浴室,也有。”周泽楷又点开相册,给叶修看那一串的视频文件。

叶修面无表情的盯着周泽楷,半响,十分服气似的点点头,“好,好,好,不愧是荣耀第一人,战术玩的溜,下限也够低,看来把联盟交给你我可以放心了。”

周泽楷垂下头,指尖摩挲着屏幕边缘,低声道:“我……迫不得已……”

叶修想这才是活脱脱的恶人先告状。“是我逼你拍的?”

周泽楷摇头又点头,叶修懒得再猜他的意思,直接问道:“说吧,放了我的条件是什么。”

周泽楷收回手机,沉吟了几秒,慢慢地说道:“想见前辈的时候,前辈不能拒绝。”

“可以。”叶修同意的十分干脆,周泽楷这种大忙人时间不会太多,但不讨价还价也不是他叶修的风格:“你来找我,我就见你,但我不去S市,你别想让我送上门给你囿操。”

周泽楷被他那个直白的操囿字弄得俊脸爆红,嗫声说了个“好”字,又一脸心甘情愿地表示:“我送上门。”

“不用你上门,自己订酒店去,我去酒店找你。”

周泽楷有些失望,闷闷不乐的强调:“酒店,要过夜。”

叶修眼神嘲弄,“行啊,你的目的不就是要我的身体么,我知道。但是过火的我不玩,你不能在我身上留下痕迹,像这样的,”他指了指自己脖子上几乎连成片的红红紫紫,“绝对不行。”

“看不到的地方,可以。”周泽楷也要捍卫自己的利益,不肯退步太多,“不会过火,要听我的,白天,要约会。”

“呵,还要玩恋爱游戏啊,也行,如果我有空的话。”

“前辈不能拒绝。”周泽楷拿出强硬的气势,寸步不让。“而且,不是游戏。”他的眼神执拗的认真,叶修抿着嘴瞪了他半响,点头道:“确实不是游戏,对我来说,是噩梦才对。”

周泽楷低下头,再抬起时漆黑的眼睛里沉淀着不容动摇的坚定,他对叶修说:“会好的。”

叶修不想问他他这股迷之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他只想赶紧结束这场荒唐透顶的谈判。

“白天约会,酒店过夜,可以,我答应。但是你也要答应我,等你腻了的那一天,你必须把视频的原件交给我,删掉你手中的所有备份,而且在这期间,你必须保证没有其他人能看到这些视频。”

周泽楷用力点头,其实他根本不需要叶修来强调这一点,如果不是为了抓把柄,他根本不会偷摄自己和前辈的欢囿爱囿现场,前辈在床上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分反应他早就刻在了心里,只想独占。

“还有补充么?”叶修问。

周泽楷仔细想了想,摇头,冲着叶修笑得一脸满足。叶修觉得哪里不对,忍不住把这几天的事儿回想了一下,又琢磨了一下他们刚才谈的条件,他突然意识到,周泽楷搞出这么多破事儿,就是为了能跟他“白天约会,晚上过夜”?

叶修瞪着周泽楷,觉得自己的智商有些不够用了,“你……”

“可以的话,不想放前辈走,可是不行,我想,和前辈在一起,一辈子。”周泽楷直视着叶修难以置信的目光,清透的黑眼睛里只有不容错认的爱意,为了这份难以企及的爱恋,他拼上会被叶修憎恨一生的可能,做下了监禁叶修这件事,所求的不过是让叶修没有拒绝余地的接受他的追求。绑架监禁叶修很容易,但是他不可能将叶修关在牢笼里太久,他爱着叶修,爱着他自由强大的灵魂,爱着他潇洒恣意的样子,他又怎么舍得折断他的羽翼,将他囚禁在一方牢笼之中看着他怨情而终?

“你真是个疯子。”

“只为你。”


TBC


PS:这章真是卡吐我了,最终肝出6000+,中途删改了不知道多少遍,还是有很多想写的该写的都没写出来,希望后面能有机会补充吧。之前说过这文没大纲,随心情瞎写的,监禁梗玩的爽到飞起,上一章更完基友提醒我再这么搞下去就是妥妥的BE,还怂恿我干脆这么BE掉算了,然而我是个有底线的人!拒绝BE,从我做起。所以这章后半段开始不要逻辑的瞎掰,还是那句话,大家当小白文看看就好,千万别跟我较真剧情,我已躺平装死_(:з」∠)_

嗯,原著里老叶刚升神之领域那会儿为了练级不是把几大公会折腾的灰头土脸么,小周搞这么大阵仗,只是为了让老叶答应自己追求他。别打我,我知道ooc,来,跟我再念一遍注意事项的第四条,狗血天雷OOC【大写加粗】

PS又PS:日更比较难,三次元忙成狗,我尽量两三日更吧,打了tag方便大家关注,欢迎大家来评论里找我玩,另外求点小心心_(:з」∠)_

PS又PS的PS:再看最后那两句话,我觉得把TBC变成END也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呢……快告诉我你们也是这样想的!【这样我就可以完结了!】

评论(50)

热度(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