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Crazy For You 06

注意事项:

1.强制爱下的囚禁梗

2.有肉

3.第十赛季结束后开始

4.狗血天雷ooc

5.结局HE……如果能写完的话

6.太久没有码字,手有点儿生

7.太久没有炖肉,手有点儿生

8.已放飞

9.进入卡文debuff,效果是码一千字删八百字,隐藏效果是用废话凑字数

10.有私设

11.待补充

=============================


06

 

周泽楷跟进了浴室,叶修终于明白昨天周泽楷只做了一次就放过他是多么的仁慈。

每一次以清洗为名的抠囿穴最后都会变成操囿穴,叶修忍不住骂他无耻,周泽楷只是笑,然后干得更狠。被操囿干到又哭又叫哀哀求饶的叶修看不到周泽楷的眼神,跟狼似的,不把他吃到连骨渣都不剩不会善罢甘休。叶修的身体满意他,他就得寸进尺,他要叶修臣服,更要叶修沉沦,他要在叶修身体里刻下自己的烙印,最好刻到心里去,他在叶修神志不清的时候哄他说爱,来来回回地就三个字,说爱我,听上去十分霸道总裁,却始终得不到叶修的回应,重复的久了,反倒听不出到底是谁在乞求谁的怜惜。

但身体是满足的,周泽楷抱着彻底昏过去的叶修,笑得温柔缱绻,在黑夜褪去之前,他们交颈而卧,像一对甜蜜的爱侣。

 

叶修醒来的时候,屋里只有他一个人,静悄悄的。

拉紧的窗帘透不过太多的光线,让他无从判断现在的时间,他试着坐起来,腰腿屁股甚至连胳膊都发出让人抽气的酸疼,活似头一天跑了个马拉松又来了个铁人三项。

床头柜上摆着凉好的白开水,谁准备的自然不言而喻。叶修渴得厉害,端起来就喝,喝得太急还顺着嘴角流了一条细线下来,他用手背抹了,长出一口气。

叶修觉得自己应该是睡了很长时间,身体虽然跟散了架一样的动一下就咔咔作响,精神倒还不错,脑袋有些睡多了的胀痛,按了会儿额头,舒服多了。

身上没有衣服,隔着被子叶修也感觉得出来,连内裤也没有,也不见有人准备好摆在旁边。倒是旁边的枕头有被躺过的痕迹,但是身边的床铺是凉的,显然人离开有段时间了。

叶修的视线自然而然的就扫了眼门,然后就定在那里一动不动,连眨都不眨。

门没有关死。

逃跑的冲动就像火苗落入棉堆,静谧又汹涌的在心底剧烈燃烧。叶修没考虑太多,他太懂得机会转瞬即逝的道理,扯了枕巾围住腰,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尽量不发出声响的赤脚踩过地板,慢慢移动到门口。

门虽然没有关死,但也不是敞开着任由他来去自如的状态,应该是周泽楷出去的时候随手带门的力度差了一点儿,门板和门框只是微微的错开,连条能让叶修趴上去偷看的缝隙都没留出来。

叶修只用了一秒确认门外没有其他的声音,就骤然拉开房门,结果他还没来得及踏出半步,隔着一个偌大客厅的对面,也有一扇门被人从里面拉开,周泽楷握着手机走出来。

似乎连时间都停止了那么一瞬,两人几乎是同时反应过来,叶修奔着大门冲了过去,周泽楷几乎是用扑的将叶修拦腰抱住,两人一起倒在地板上摔成一团。

叶修四肢并用的推周泽楷,周泽楷胳膊腿一起去缠叶修,手机在两人撕扯的时候滑落一旁,叶修眼尖,翻身爬着去够,周泽楷直接压上去,一手撑在叶修的背上,一手从叶修手里把手机抢了下来,用力抛开。

砰砰砰,手机在墙角摔出个三段跳,屏幕亮了一下又灭了。

周泽楷气喘吁吁地压在叶修的身上,心脏狂跳不止。整个过程不超过半分钟,两人却好像激烈的做了一场一样,特别是叶修,从手指到脚趾,已经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像条死鱼一样的被周泽楷压在地板上,只有喘气的份儿。

周泽楷把叶修从地板上拖起来。叶修没穿衣服,围在腰上的枕巾也早在两人纠缠的时候散开落地,离叶修还有段距离,这会儿他是名副其实的赤身裸体,和穿着T恤长裤的周泽楷对比鲜明。

叶修没顾得上羞耻,反正再羞耻的样子周泽楷都看过,他抓紧时间观察客厅布局,直到自己被拖回卧室,视线再一次被熟悉的门板遮挡。

周泽楷扶他上床,叶修没拒绝,借着周泽楷的力气躺回被窝,侧身趴着,周泽楷拉过空调被给他盖好,然后转身又出去了。这一次门被好好的关严上锁,叶修躺着一动不动,琢磨起刚刚看到的大门。

比预先设想的还要棘手。那道门不是普通的防盗门,还加装了密码锁,想从里面打开,需要密码。

叶修完全不指望周泽楷的密码能设成生日这么简单的数字,虽然他连周泽楷的生日是几月几号都不清楚。

没一会儿周泽楷捧着个白色小箱子回来,开了灯,一言不发的坐到叶修旁边伸手掀被子。叶修知道自己现在没力气反抗,也就不反抗,由着他掀了被子,扶住自己的肩膀盯着胸口看。

叶修知道他在看什么,心里念叨着不要在意不要管他,可脸还是红了。他的胸口几乎找不到一处好的皮肤,红红紫紫的特别精彩,不过最严重的要数乳囿头,那里昨天被周泽楷掐着咬着吸了半宿,一碰就钻心的疼,刚才又被压在地板上蹂躏,现在红肿着仿佛要滴血,就是吹口气上去,都能疼的叶修直抽抽。

周泽楷从箱子里拿出管软膏,挤了黄豆粒那么大的白色膏体在指尖上,然后眼巴巴地瞅着叶修,嘴唇动了动,挤出一个“忍”字,对着一边的乳囿头涂了上去。

破了皮的地方一旦被药膏糊住立刻起了针刺的痛感,密密麻麻的揪在胸口让叶修不由自主的哼了一声,沙哑的嗓音让周泽楷一下子就想起昨夜他被自己做到受不住时,连哭喊都没力气的无助呻吟,顿时耳朵热,脸热,心也热。

手上的动作倒是没慢半拍,麻利的给两边都涂好了药,又从箱子里翻出创可贴。

叶修一开始没明白创可贴要用在什么地方,直到他看见周泽楷拿着这玩意儿照着自己的乳囿头贴了上来。叶修抬手去挡,周泽楷极认真地解释给他两个字:“衣服。”叶修想了一下,最终还是妥协。

乳囿头肿着疼,穿衣服肯定会磨得厉害,他不想光着身体裸奔,贴上创可贴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可是看着周泽楷红着脸目光闪烁地盯着自己一边贴了一个创可贴的胸口不放,叶修还是老脸一红,一把抓过被子挡在胸前,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活似受到非礼的小姑娘,瞪着周泽楷眼神还挺凶。

周泽楷被逗乐了,闷笑着凑近他想亲,叶修躲开,周泽楷又从箱子里拿出管软膏,瘪下去一块的管体显示出这是已经使用过的,他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问一句,“后面,涂药?”

叶修没听懂一样地瞪着他,周泽楷又笑了一声,觉得这样的叶修可爱极了。

“我来?自己?”他还给了叶修选项。

叶修让他滚,周泽楷哈哈笑着,把药膏放回箱子,然后趁叶修不注意,迅速凑过去亲了他一口,又甜蜜蜜的笑起来。叶修忍不住疑惑,气氛是怎么从他逃跑未遂被周泽楷抓回,直接过渡到周泽楷跟他单方面腻歪上的?

这个疑问叶修没打算找周泽楷问个明白,既然周泽楷是就此揭过的态度,他更没必要再去刺激周泽楷,有这个功夫,他更想旁敲侧击一下密码是多少,虽然周泽楷一定会防着他套话。

 

翻来覆去的又躺了一会儿,叶修喊周泽楷给他拿衣服。虽然宅男,叶修却不喜欢赖床,身体不舒服?打打荣耀就好了。

周泽楷也算是一回生二回熟,而且服务态度真的超好,除了立刻贡献出自己的外星人,还准备好了叶修习惯用的键盘鼠标,崭新刚拆封,当叶修面拆的。除此之外,更让叶修惊讶的是,电脑里多了好几个不同类型的训练软件,几乎涵盖了全方位的训练内容。

“不愧是轮回,训练软件做的很到位嘛。”叶修挨个点开看了一遍,不住的点头。“哎,这个跳跃练习软件真不错啊,角度可以自己调的?佟林有两下子,我以前想编一个给我们兴欣用,就是没时间,只好让小唐他们在游戏里练,哎,你这个能不能借我拷一份?”

周泽楷一手握着螺丝刀一手举着个桌子腿,呆呆地看向叶修,他想说把训练软件给非战队人员用就已经是违反规定了,拷给别家战队用绝对不行,他还想说前辈你已经被我关在这里了,拷贝了也没用,可是这两句话哪句都很长,说起来太麻烦,最后他只能摇摇头,可叶修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早就对着显示屏琢磨下一个软件去了。

“哟,连水战的练习软件都有,这个可真不多见,好像从第四赛季就没再见过有战队选水战地图,其实水战挺有意思的啊,为什么大家都不爱用。”

“慢……”周泽楷一心二用,一边努力回应叶修的自言自语,一边埋头研究桌子的安装说明图。

“而且效果不好看,啧。”

周泽楷盯着手里的安装说明图,绞尽脑汁的想该怎么接叶修的话,前辈不喜欢太炫的操作?可他的操作一向被评为华丽炫目,虽然他不是为了好看故意那么打的……但是前辈也夸过他打得好……

叶修研究完轮回的训练软件,一抬头就看到周泽楷表情严肃地盯着手里的纸张,好似在思考什么重大难题一样,心想就一个桌子而已,难道很难装?

叶修凑过去从周泽楷手中抽走说明图,1234ABCD,步骤简单明了易于理解。叶修干脆自己拿了螺丝刀拼桌子,他还想快点儿玩训练软件。被抢了手里活计的周泽楷终于回神,可叶修已经上了手,他也就只能在旁边递个螺丝打个下手。眼瞅着桌子成形,他又想起还有两把配套的椅子,箱子还立在墙边没拆。

不到半个小时,卧室里就多了一张桌子两把带靠背的椅子。都是实木的,原色,简洁大方,符合叶修的审美。桌子不算大,两个人用正好,吃饭也好打游戏也好,面对面也行,挨着一人一边也行。叶修迫不及待的把电脑搬上了桌,但是对着电源线又犯了愁,周泽楷转身又拆了个纸箱,里面是个线很长的插排。连叶修都忍不住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

还有最后一个纸箱没拆。

因为和插排的箱子放在一起,叶修也看到了。周泽楷拿起箱子抱着没动,叶修看他不打算拆的样子以为是私人物品,也没兴趣看,埋头调试键盘鼠标,周泽楷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把箱子拆了。

叶修听到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抬头扫了一眼,脸色骤变。

周泽楷手里捧着一条老长的锁链,银光闪闪,看上去还挺轻。

叶修不说话,靠着椅背抱胸的姿态看上去充满了防备,之前对着训练软件喜上眉梢的表情也全然消失,换成了尖锐的冷意。他的目光对着周泽楷,周泽楷却突然没了勇气迎上,垂着头看着自己定制的枷锁,抿着嘴唇也是一句话都不说。

“我以为你趣味没那么低级。”叶修冷笑,“也是,你什么事儿干不出来啊,周先生。”

周泽楷像是被他的话刺痛了一样,头垂得更低,嘴唇抿得更紧,在叶修看不到的角度下,连眼圈都有些红。

“前辈……逃跑……”

叶修呵了一声,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

“想说这是对我今天逃跑的惩罚?”

周泽楷小小的点了一下头,幅度小的都快能忽略不计了。

“我什么时候跑的?一个小时前?这些东西什么时候到的?我睡觉的时候吧?准备的挺早啊?如果我今天不跑,你打算什么时候拿出来?周先生,你自己趣味低级不要把责任推卸到我身上,这链子有多长?够不够我去厕所?以后我是不是上厕所都要求着你?”

周泽楷拼命摇头,“够的……不是……前辈……我……”他急死了,可是越着急越没法好好的说明白自己的意思,其实说明白又有什么用呢?他的本意就是限制前辈的自由,说的再明白,对前辈来说都是恶意。

没什么好说明白的,周泽楷抱着锁链靠近叶修,叶修就那么看着他一步步靠近自己,然后单膝跪在自己的腿边,叶修没有躲闪也没有反抗,反正都没有用。

咔嚓一声,锁链的一端扣在了叶修的左脚脚踝上,然后周泽楷在叶修居高临下的冰冷视线中,将另一端扣在了自己的脚踝上。

“你有病吧?”

周泽楷不说话,只是仰着头注视着叶修,眼眶微微泛着红,漆黑的眼睛里带着水光,看上去那么无辜又可怜。他将手交叠放在叶修的膝盖上,然后把头靠了上去,那么的温顺臣服。

叶修觉得荒唐极了。


TBC


PS:关于水战的内容是我胡编的,忘记原著中是怎么说的了。因为没有大纲又要保证HE,所以剧情随心所欲的厉害,大家看看就好,别较真哈~


评论(32)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