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Crazy For You 04

注意事项:

1.强制爱下的囚禁梗

2.有肉

3.第十赛季结束后开始

4.狗血天雷ooc

5.结局HE……如果能写完的话

6.太久没有码字,手有点儿生

7.太久没有炖肉,手有点儿生

8.已放飞

9.进入卡文debuff,效果是码一千字删八百字,隐藏效果是用废话凑字数

10.待补充

=============================


04

 

抽完烟,叶修汲着拖鞋把浴室门口的凳子搬到床头柜前,周泽楷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想帮忙,被叶修无视。

周泽楷是想让叶修躺在床上,自己喂他吃,可还没来得及张嘴,叶修已经一屁股坐下,然后又龇牙咧嘴地站起来。

周泽楷拽着他的手腕把他往床上按,叶修用力挣开,捞了一个枕头放凳子上,找了找角度,小心翼翼地重新坐下。

托盘上是一粥两菜。菜一看就是超市卖的半成品拿回家自己加工的那种,粥是窝蛋牛肉粥,还加了拇指大小的新鲜鱼丸。

周泽楷坐在床上紧张又期待的望着叶修。

“你做的?”

周泽楷猛点头,眼睛亮亮的像在求表扬。

叶修拿起汤匙搅了搅,舀起满满一勺伸到周泽楷面前。周泽楷有点儿懵,但下意识就张开嘴,叶修精准的把汤匙塞进周泽楷嘴里。

刚盛出来的粥的温度可想而知,周泽楷被烫的狼狈,好容易勉强咽下去,连眼睛都红了,可怜兮兮的模样像受了欺负的大型犬。

然后又有一汤匙的菜伸到他面前。

尽管被粥烫的眼泪都要含眼圈了,周泽楷还是开开心心的张嘴,让叶修把菜倒进他嘴里,一脸的“被前辈投喂了好幸福”的蠢样。

叶修看他的表情就猜到他脑补了什么鬼东西,也不说破,放下汤匙等了一会儿,看周泽楷没困没晕,才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平心而论,周泽楷这粥熬得很合叶修的口味。忘了具体是什么时候,有一次他和黄少天在群里扯皮,顺口说了窝蛋牛肉粥加鱼丸才是绝配,引得一向喜欢和他唱反调的黄少天大为赞赏,但马上又嘲笑他不吃姜和香菜是偏食儿童。

在叶修的印象里,周泽楷很少参与群里的插科打诨,发言也只是跟风排队型或者语气助词大法,印象最深的大概是那次黄少天组织“揪出叶秋”工作的时候,两个“呵”字可把黄少天调戏的暴跳如雷。

叶修想起黄少天曾跟他提过,打完“埋骨之地”的副本后,周泽楷私敲过他询问叶秋的去向。黄少天提到这事儿的时候还一惊一乍的,一个劲儿逼问叶修和周泽楷什么关系,叶修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大概就是不熟不知道一类,压根没往心里去,转头就被他给忘了。

没用汤匙,叶修是端着碗喝的粥,咽下最后一口的时候,嘴角不可避免的沾上点儿米汤,半透明的乳白色,叶修自己看不到,也想不到那么多,完全是无意识的舔了一下,周泽楷跟着也舔了舔嘴唇。

吃完饭,周泽楷端着空餐盘离开,叶修注意到周泽楷只要出了这间卧室就一定会从外面锁上房门,显然是不想让他离开卧室半步。叶修站在门口研究了一下,十分遗憾这门竟然无法从里面反锁,看来他是不能把周泽楷锁外面了。

周泽楷回来的很快,一开门就看到叶修站在门口,周泽楷进来关门,叶修只来得及看一眼客厅,除了大之外,啥都没看清。

起码要知道从卧室到玄关的最短距离是多少啊。叶修想。

 

叶修从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反感被男人碰。他有一个孪生弟弟,小的时候睡上下铺,同进同出,离家出走后和苏家兄妹住在一起,他和沐秋挤在一起睡,挤在一起吃,挤在一起洗澡,在嘉世在兴欣,他也没觉得和队员之间搂搂抱抱拉拉扯扯的有什么问题,拿冠军的时候大家都抱得可紧了,可是现在,他站在窗台边对着窗口抽烟,周泽楷无声无息的走到他身后,双手绕过他的腰,将他揽入怀中。

叶修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周泽楷把下巴杵在他肩膀上,如果单看玻璃的倒影,他们仿佛一对亲密的伴侣,可实际上叶修只想立刻逃离。

“舌头疼。”周泽楷竟然主动说话,委委屈屈的小声音跟撒娇似的。

他的舌头今天很遭殃,先是被叶修咬,然后被叶修烫,

叶修没说话,只抽烟。

“想什么?”周泽楷歪过头,啄了一口叶修的下巴,叶修在心里“靠”了一声。

想怎么逃走,这话叶修是不会说的。

“累么?早点儿睡?”

叶修转头,面无表情地喷了他一脸的二手烟。

周泽楷毫无防备,头往后躲了躲,手臂安定地圈着叶修的腰,掌心贴着小腹,热乎乎的。

“调皮。”周泽楷针对叶修这一行为作出点评。

叶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靠着我。”周泽楷手上用力,压着叶修的小腹贴紧自己。

他说这话并不完全是为了跟叶修调情,叶修平时站姿懒散,怎么得劲怎么站,有能靠着的地方早就借力靠着了,可他现在却站得笔直,像军姿,他的腰一定在疼。

“有意思么?”叶修问。

周泽楷眨眼,他是真没听懂。

“这么玩有意思么?”叶修又问了一遍。

“不是玩。”周泽楷委屈,为什么叶修总说他在玩,他明明是这么认真的在爱他。

“疑心重。”他指着叶修的胸口说,一副无奈又宠溺的口吻。

叶修终于体会到沐橙常说的“雷”是什么感觉了。

 

幸好睡觉就是睡觉,名词,没变成动词。

身体很累,精神也很疲劳,叶修入睡的比想象中的快,没一会儿就在周泽楷怀里睡得不省人事。

周泽楷不困,更睡不着。前辈就在他的怀里,他怎么可能睡得着?能忍着不做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小心地调整姿势,大胆地将硬起来的部位贴上叶修的大腿,聊胜于无,心里跟淌了蜜一样甜。

前辈在他怀里睡得这么熟,他觉得是个好兆头。前辈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反感自己,不然不会在自己怀里安然入睡。

如果周泽楷知道叶修在被嘉世驱逐的那天,躺在兴欣网吧逼仄杂乱的杂物间里,在老板娘陈果还没离开之前就秒睡了,他就不会想的这么甜。

宠辱不惊,去留无意,叶修的强大不仅仅是他能领着一个草台战队从挑战赛杀出直接杀到总决赛拿冠军,他的心理同样强大。如果沐橙在这里,或者是唐柔陈果、哪怕是安文逸,都会再告诉周泽楷,叶修之所以不恨不怨不愤懑,是因为他不在乎。

他有明确的目标,就不会分心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或事。上一次他的目标是总冠军,这一次,是逃跑。

 

叶修一醒,周泽楷也跟着醒了。周泽楷没敢睡实,叶修每次翻身都能惊醒他。

眯着眼睛,周泽楷抓着叶修先来了个早安吻,被叶修一把推开,又对着叶修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前辈,早。”

好看的赏心悦目。连叶修都惊艳了一下。

“早餐,吃什么?”刚醒过来的周泽楷,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点儿鼻音,撩人于无形。

可惜对着的是叶修。

虽然周泽楷号称男女通杀,但叶修是个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现在对周泽楷的好感度还是负分,能惊艳一下就挺不容易了,被撩还不至于。

叶修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灌饼,多刷辣。”

周泽楷眨眼,然后笑着应下来,“好。”

叶修想如果周泽楷会做灌饼就算我输。

周泽楷当然不会做,洗漱完就换上运动服出门去了。

卧室门不出意料的被锁死,叶修趴在门板上听到周泽楷在客厅走动的声音,然后是开大门关大门大门被反锁的声音。

够谨慎的。看来要逃跑得攻克这两关。

叶修开始翻箱倒柜。其实屋里没有箱子,柜子只有电视柜和床头柜。

电视柜里除了烟还有游戏机,游戏盘满满当当地塞了一抽屉,各种类型都有。

昨天吃饭的那个床头柜里是润滑剂,打眼看下去少说有十来瓶,叶修看得脸都黑了。另外一个是空的。

叶修没有太失望,他没天真到以为随随便便就能逃出去,周泽楷肯定防着他逃跑,屋子里的东西都是能少则少,连根别针都没有。有也没用,他没学过开锁。

叶修叼着烟站在窗边,有些惆怅,因为周泽楷把打火机拿走了。


TBC


PS:这是一个以监禁强制爱开始,在逃跑与反逃跑的攻防战中沦陷的恋爱故事【捂脸】

老叶没有斯德哥尔摩,小周是会卖萌的霸道总裁,老叶一定是因为小周的好才爱上小周的,负分是会刷到满分的,小周有实力!

最后请再跟我念一遍注意事项的第四条,狗血天雷OOC【换成大写比较醒目】

PS又PS:PS是为了凑字数的,但是还是没能凑满3000字_(:з」∠)_

PS又PS的PS:大家看强制爱监禁文的时候,最喜闻乐见的剧情是啥样的?


评论(8)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