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kaze

鼠猫【白玉堂X展昭】不拆不逆
恭苏【古剑游戏+剧】不拆不逆
初次【一触即发电视剧】不拆不逆
快柯【名侦探柯南】不拆不逆
周叶【全职高手】不拆不逆

【周叶】Crazy For You 01

注意事项:

1.强制爱下的囚禁梗

2.有肉

3.第十赛季结束后开始

4.狗血天雷ooc

5.结局HE……如果能写完的话

6.太久没有码字,手有点儿生

7.待补充

=============================



01


叶修睡了一场好觉。实际上总决赛结束后他就已经睡了将近一天,但是精神和身上的极度疲劳并不能靠十几个小时的睡眠就补回来。

然后他退役了,再一次。

兴欣内部给他开了一个小型的告别宴,第二天一早他就收拾好行李,独自离开了上林苑。

但是他没能上飞机,他睡着了,再睁开眼,就是自己躺在这么一间毫无印象的房间里,四肢被缚在床上的状态。

这个时候叶修还没有害怕的感觉,有的只是疑惑。他的身体还能动,但也只是能抬起肩肘或半曲起双腿的程度,不难受但也无法坐起无法翻身。缠住他手腕的布条不紧不松,像是怕伤到他的手臂一样,另一头却是紧紧地绑在床头,叶修伸开手指试了试,解不开。

想来“绑匪”同志是不会留给他机会轻易挣脱束缚的,是的,直到这个时候,叶修还不认为自己正身陷险境,并不是因为他心大的仿佛能漏风,而是这种小心翼翼的捆绑方式以及这间宽敞舒适的卧房,怎么看都不像是关押“人质”的方式。

除了自己正躺着的这张双人床以及一看就是配套的床头柜,房间里其他的家具也只有摆放在床对面的电视柜和一台巨大的液晶电视。电视柜靠着的墙壁的右边有一扇门,床右侧的墙壁上也有一扇门,现在两扇门都紧闭着,叶修还有心情猜测哪一扇后面是卫生间。

他是真的不紧张,不仅是因为这完全紧张不起来的氛围,最重要的是他记得最后和他在一起的那个人是谁。

周泽楷。

轮回的周泽楷。

三日前被他带着的兴欣断了三连冠之路的枪王。

这么看他是该紧张一点儿的,虽然往日无怨,但却是实实在在的近日有“仇”啊。

 

电视那面墙壁的门后传来脚步声,叶修看过去,不出意料,打开门进来的人正是周泽楷。

叶修像以前一样,懒懒的招呼了声“小周”,然后抬起胳膊示意他,“能解开了么?”

周泽楷停在门口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小声的叫了声“前辈。”

“其他人呢?”叶修抻着脖子往周泽楷身后张望,“你们轮回不就是输给我们个冠军么,多大仇啊,还得把我绑起来。”

周泽楷当然是没有回答的,转身关门,用行动告诉他除了自己没有别人。

“小周?”

周泽楷走到床边,英俊到极致的青年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叶修,像场上紧迫盯人的枪王。

“前辈,又一次退役了。”

“啊,是啊,冠军也拿到了,哥也该功成身退,好给你们这些小年轻些机会。”叶修屈居下风,却也见不到局促或狼狈,周泽楷笑了笑,前辈一直都是这幅样子,无论什么境地,都是不见丝毫慌乱的游刃有余。

“说吧小周,你们准备了什么整蛊节目啊,是要在我脸上画乌龟还是贴纸条啊?”

“没有。”

叶修点头,“也是,你看你们费这么大劲把我弄来,应该不是这么简单的整蛊,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头,太过分的话可不行啊,你们要是敢让我穿女装拍照片什么的,以后冠军就都没轮回的份儿了啊。”

小周眨眨眼,仿佛还有点儿脸红,但是依然摇头。

“哎,到底是谁推你进来的啊,小江在不在外面,让他来给哥说吧,咱们速战速决,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出门前老板娘还嘱咐我到家后给他打电话报平安呢,拖得太久不打电话老板娘会发飙的。”

“报过平安了……”周泽楷慢慢的说道,“前辈和我在一起,B市。”

“这里是B市?”叶修顺口问道。

周泽楷却不回答了,点头摇头都没有。

叶修看着他,终于换了个口吻,严肃道:“小周,是你把我绑来的?”

这次周泽楷点头了,还清晰的说了声“是”。

叶修的表情又严肃一分,“不是因为我断了你的三连冠之路要报复我吧。”

“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叶修有些茫然,除了这个仇他想不到他哪里还得罪过这个后辈,实际上除了比赛,他和周泽楷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无论是现实还是网上。

叶修迎上周泽楷凝视自己的目光,听到青年缓慢又坚定地吐出两个字。

“喜欢。”

喜欢?叶修更茫然了,这没有上下文的阅读理解实在是连他这个玩战术的祖师爷都有点儿无能为力,而周泽楷像是被他这副愣愣的表情愉悦了一般,唇角翘起,笑得腼腆又好看。

“喜欢前辈,一直。”

叶修想挠头,胳膊一动,才想起来自己还被绑着呢。

“不是,小周,你说你喜欢我,那你干嘛要把我绑起来?”叶修捋不清其中的逻辑关系,只能期待周泽楷给他答案。

“退役,离开。”我再也找不到你,就像上一次你退役一样,没有人能找到你。

“嗯,我是退役了,可是我没打算彻底离开荣耀啊。”顺着周泽楷给出的答案,叶修按照自己的理解把词组扩成句,仿佛玩起了完形填空。“回家我也会玩游戏,君莫笑还在兴欣公会里挂着呢,虽然不是正式的,但我还是兴欣的场外指导,你们轮回下赛季想拿冠军也没那么容易。”

周泽楷点头,像一个乖巧听前辈教育的后辈,叶修感到了胶着。

就像在赛场上识破不了对方的战术意图一样,叶修知道自己对此刻周泽楷在想什么,要干什么,毫无头绪。

所有的试探都落空了,赛点掌握在周泽楷手里。

周泽楷伸手碰了碰叶修的手臂,“疼么?”

叶修一口咬定:“疼,快给我解开。”

周泽楷低沉地笑出了声,指责叶修“骗人”。

他亲手绑的他当然清楚,不会疼的,不会伤害到前辈最重要的手臂和手指,怎么舍得呢。

“我说小周,你到底想干啥,给我个准话行么?”叶修放弃了,这个后辈的嘴太紧,该说的不该说的似乎都不怎么爱说出来。

周泽楷又笑了,长得好看的人笑起来不是一般的有感染力,但是叶修这次却笑不出来。

周泽楷吻了他。

不是纯情的额头或者亲昵的脸颊,枪王的嘴唇分毫不差的贴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来不及反应,灵活的舌尖挑开叶修的唇齿长驱而入,有那么几秒钟,叶修脑子里都是空白的,呼吸缠上呼吸,枪王的气息霸道地瞬间充满胸腔,湿润、灼热、以及纠缠不休。

抢夺到先机的枪王丝毫不给叶修逃脱的机会,像是要把他吻死在这张床上一样,扣着他的下巴不容他逃开分毫。

大龄魔法师叶修连初吻都没有过,就直接被带着体验深度舌吻,除了差点儿憋死之外,剩下的感受也只有莫名其妙被亲之后的生气。

好容易熬到了周泽楷放手,叶修扭着脸试图用胳膊蹭干净下巴上淌满的两人的唾液,周泽楷凝视着他涨红的脸庞和泛着泪光的眼角,再一次笑得春暖花开。

“我喜欢你,前辈。”

这一次,叶修听懂了,也不会误会。

周泽楷,他的后辈,对他抱有情爱上的好感。

疯狂的。

叶修还在试着用胳膊擦口水,那副拼命的样子在周泽楷眼里被自动解释为嫌弃和厌恶。

事实上不仅如此,叶修更觉得恶心。

周泽楷整个人都绷紧了起来,仿佛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不是没想象过,一旦告白,会被前辈用怎样的目光看待。他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可到了这一刻,对上叶修冰冷抗拒的视线,他还是觉得疼,戳心的疼。

叶修再一次抻着手指去解束缚住自己的布条,周泽楷绑的十分有技巧,死结靠着手背,无论怎么转动手腕,他连够到都困难。

周泽楷俯身,再一次脸贴着脸压制在叶修身上的同时,双手握住他的双手,十指交叉,温柔又强硬的制止了叶修的自救。

“放开!”

周泽楷又吻他,叶修扭脸逃开,接着耳垂上传来被舔舐轻咬的感觉,叶修气红了眼,更用力的挣扎。

全都是无用功。他怎么可能挣得开。

周泽楷只是压着他,唇舌至始至终没有离开叶修的皮肤,整只耳朵都被舔了个遍,耳垂被含咬着变得通红,青年急促又火热的喘息一丝不漏的吹入耳道,隆隆的鼓动着骨膜。

热。

周泽楷压住他的身体热,吹进他耳朵里的气息热,舔舐着他皮肤的唇舌热,贴着他手背的掌心热。

“周泽楷!”

听到叶修含着怒气的叫他名字,青年终于停下了亲吻,稍微放松了些钳制。

“你要强迫我么!”

周泽楷凝视着他,眼神微苦。

只能强迫,他别无他路可走。

周泽楷怎么会不知道叶修根本不喜欢他呢,怎么会不知道叶修根本不喜欢男人呢,就算是小心翼翼的接近,也只是会被叶修当成喜欢的后辈加以照拂,他能得到叶修的关注,甚至能走到叶修的身边成为朋友,像黄少天那样,又或是苏沐橙那样,可他想要不仅仅是朋友的位置,他想要叶修的全部。

会被拒绝,只会被拒绝,以叶修的性格,大概会很委婉的拒绝他,甚至还会安慰他,然后转头彻底躲开他。

他连叶修家在哪儿都不知道,叶修想要躲开他轻而易举,而他只会永远的失去他。

他不想再回味第八赛季得知叶修退役离开时的滋味了,被切断了唯一的联系,再也找不到叶修的恐惧,明明脚踏实地却仿佛下一刻会踏空般的惶然不安。他试过用QQ小窗敲过叶修,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复,他也整夜整夜的监视着职业选手群,奢望能守到叶修的消息。他知道黄少天苏沐橙甚至是王杰希张新杰都对叶修的去向有所掌握,可所有人都默契一致的对他的私敲选择了避而不答。

他明白,叶修不是想隐藏行踪,但叶修也没想昭告天下,所以除了朋友,其他人没必要知道。

他就是其他人中的一员。

心疼的像破了个洞在流血,身体却彻底热了起来。

两个人都是短袖一件,身体贴着身体不过隔了两层布料,叶修身体的轮廓,体温,以及他的味道,全都毫无距离的将他包围,触手可及。

还有什么比这更能刺激一个渴望已久了的男人?周泽楷又狠狠地亲了口叶修的耳朵,小心又甜蜜的告诉他,“我爱你。”

他说爱,叶修觉得匪夷所思。

哪怕今天是韩文清跟他告白他都不会难以理解到现在这个程度,可是周泽楷?周泽楷说爱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小周,你先放开我,我们好好谈谈。”叶修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在事态还没有发展到无可挽回以前做最后的自救。

同是男人,他怎么会不知道周泽楷此时高热的体温意味着什么。

“谈了会爱我?”周泽楷歪着头眼含期待的问道。

叶修迟疑的点头,周泽楷笑着亲他的嘴角。

“骗人。”

没什么好谈的,不过是叶修的缓兵之计,周泽楷很清楚。

叶修的套路并不仅限于荣耀,生活里他一样善于掌控制造局面,让对手跟着他的步调走,唯一的破局方法是根本不踏上他铺好的路,周泽楷不打算给他下套的机会。

 

TBC


下一更外链

好久没外链了,也不知道以前用的那个日本博客还能不能用了,不能用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吧哎

评论(11)

热度(78)